史前十万年

第六十一章:延续的战血

对方是一个强者,至少从气势上来看远胜于小矮人、蛮古等人,甚至自己对他也没有任何把握。

这个奇怪的人气势太奇怪了,与自己不一样,与小矮人等强者的气势更是迥然不同。张凡虎却能从对方身上感到一种熟悉之感,之后恍然大悟:与智月父亲几乎一模一样的气势,只是不知道有没有智月父亲强大,但即使要弱,也不会逊色太多。

而且到了张凡虎这种程度已经能将自己的气势完美地内敛,他知道对方实力绝对不比自己弱,所以虽然实力同级,但是张凡虎还是不能将对方实力摸清。

刚才张凡虎和对方都不约而同地集合自己最强盛地力量略微试探,就像两颗导弹擦面而过一样,用这种最危险有最简单有效的方式来试探,但是依旧无效,或者两者都只有一个效果——对方不逊色于己。

“来吧,让我看看你这些杂鱼又长到了什么阶段。”对方一脸不屑之色,但是张凡虎还是能感受到对方的认真,这是一个无论身心都极为危险的人!

“哼!今时不同往日!”小矮人是队长,而且脾气古怪,只有他一人与对方斗嘴。虽然高手战斗之间似乎都不会说废话,但是也别先看了言语的作用,有时犀利的语言比利剑还有效,会让对方心浮气躁、暴怒不已,这时对方的实力至少会下降两层!

“就多了他么?”对方眼睛一扫张凡虎。眼中充满了不屑。“这次你们违规了,所以可别怪我下狠手!”

“你没资格说我们,你们不也一样——制度之外的事情用制度之外的方式解决!”女祭司开口。

“好!”对方眼珠一转,露出白森森的尖牙,“其实,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对方一说完,气势陡然一变,如临在渊,似对魔口,剩余的几只史前巨型鸭嘴兽居然瑟瑟发抖起来。这可是实力相当于泰坦巨鸟、剑齿虎、帝鳄等一级史前猛兽的啊,甚至比起三叶虫王、海蝎子王等超史前巨虫一级的生物也不逊色多少。

“吽!”白墨突然发出一种怪异的叫声,如同低沉的牛叫,但又有骏马嘶鸣的高亢。更有它原本的斑马鸣叫。白墨双眼血红,头上的独角发出淡淡的荧光,原本的半透明独角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流转。

对方看了白墨一眼,眼神凌厉而冷酷,杀意变为一种贪婪。张凡虎缓缓前踏了一小步,将白墨防护牢。虽然白墨实力强悍,但是也就鱼人族长身边剩余的那个强者的实力而已,远逊色与小矮人、蛮古等强者,与对方的实力差距更为巨大,他不想让白墨受到伤害。

“滴!”树叶上一滴水从叶尖垂落。滴落在湖面上。

东非大裂谷中微风徐徐,宽大的湖面上波光粼粼,在失去威力的阳光下闪硕着耀眼的光泽,一滴水落入湖中就像沸腾的锅中掉入了一粒针头大白糖,对整个湖面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但是在湖面上荡起了一圈小小的波纹,就如同光滑的玻璃镜面上起了一圈小小的褶皱。

张凡虎这类强者能稳稳地站立在水面上,他们的气势在无形之中已经影响了周围的环境,所以他们站的地方方圆上百米的湖面都是光滑如镜的。

那一点波纹诞生于那怪异强者脚下,就在树叶上那一滴雨水刚好挨着湖面的一瞬间,他脚下就诞生了那么一个波纹。

对方消失了。不,是太快了,一般人是绝对看不到他的,而且那划破音障的声音也没有,他已经和张凡虎一样到了另一种境界。能与周围环境完美地融合。雁过无痕,鱼潜无波。

张凡虎也消失了。他脚下也产生了一圈波纹——比对方的小、浅。

当两人脚下的波纹直径接近一厘米的时候智灵的父亲、小矮人、火属性人妙妙、蛮古先后而动,在之前小矮人已经从巨人蛮古肩上来到了湖面上,所以现在是四个方面同时冲向中心的对手。鱼人族长、女祭司伺机而动,从侧面准备进攻对手。

“呼!”张凡虎和对方都突然出现,两个同样高大的身影相对,面对面停了下来,而两者之间的空隙不到二十厘米。

“轰!”湖水突然四处飞溅,以张凡虎和长蝎尾对手两者为中心,方圆上千米的湖面就像沸腾了一般溅射其数米高的水花,将除了张凡虎之外所有的人类都笼罩了。

“吱!”张凡虎感到一种熟悉的力量从自己身后激射而来,什么快如奔马、离弦的箭都太慢了,这就是一颗飞行的子弹甚至数倍音速的导弹!

“叮!”张凡虎身前再次出现了一股巨大的能量,那是一道碧绿的光泽,充满了生机与死亡两种相悖的力量。

三种实力的高下立判:直径上千的湖面面积可是上百万平方米的面积,而这么大的面积的湖水全部飞溅起来,那就是数百万吨的湖水!但这只不过是两者交战溢出的一缕余波而已,如果两者全力对湖水出手,估计能将数十公里宽、上百公里长的湖搅起惊涛骇浪吧。

张凡虎感觉到的熟悉之感是智灵父亲的攻击,他与张凡虎的修炼比较类似,也是多种方式结合修炼,至少张凡虎就知道他修炼了九宫、八卦、五行修为体系,至于其余的他就不清楚了。但是看这种攻击强度,张凡虎知道,自己单靠这三种修炼体系是没有这么强的。

最后攻击的小矮人,他是木属性人类,体内有天地间最精纯的木属性能量。而神女、淡水鱼人等只要将体内的属性珠子取掉几乎就是濒死状态。而小矮人却敢将自己的属性珠子送给张凡虎。这也说明了他的实力强劲——已经不太需要属性珠子了。

张凡虎从另一方面也能了解到小矮人的强大,木属性蕴含生机,但是他的攻击却有浓郁的死亡气息弥漫,但是两种对立的气息已经能比较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了。这绝对是两仪中的修为,只不过小矮人单靠着木属性而修炼到这种阶段与张凡虎的显然有一定的差距,但是也证明了那个理论的可行性:任何单一的修炼体系甚至只是其中的一层只要修炼到大圆满,最后再寻求突破,也有可能达到那至高无上的太极!

火属性人类妙妙、巨人蛮古也用他二十余米长的拳头发出了自己最强横、狂暴的力量,虽然几种力量又先后顺序,但是也都是在瞬息之间发出的。几乎同时轰向了那体型怪异的对手。

但是这拥有四手的怪异对手实力实在不容小觑,张凡虎只见他右边上臂紧握,惨白色的拳头直接轰击在最迅捷的智灵父亲的攻击波上,这就像一个人用拳头轻轻挡住了别人手电筒照过来的光一样。对方身体顺着攻击方向一偏。用左边的两只手接下了小矮人和妙妙的攻击,最后蛮古的也被旋转半圈的对手另一只右手抵挡住了。

“砰!”水花四溅中,淡水鱼人族长的攻击自下而上到了,这是一条手臂粗的白色长矛,直刺对手两腿之间,如果一旦被刺中绝对能给对方留下一个难看的重伤。

哪只对方依然没有丝毫动摇神色,在身体半眩去迎击妙妙和巨人蛮古的攻击中,他刚才硬接下智灵父亲攻击的右边手臂的另一只手臂向下一晃,精准地轰击在已到大腿部位的矛尖。在哗啦一声中两者相交,就像钢柱遇到一条棒冰一样。后者瞬间粉碎。

“嘿!”张凡虎轻喝一声,左手九宫八卦五行之力、右手七星六道四象之力合一,最后分别在两手间各化为一个一黑一白的圆形。张凡虎双手相向,拍向对手头颅,而对方用剩余的三只手硬挡。但是他小觑了这股力量,张凡虎双手微微一缩然后双手一合将这股新生的力量向对方胸口按去。

这是张凡虎另一种两仪之力,以前他还需要将所有修为之力聚集入体内经脉,最后在双手中诞生出阴阳两仪之力,麻烦又耗时,现在他在于神树族族人们一起生活的数年之中不仅将四象修炼成功了。而且将两仪修炼体系再次提升到了一种高度,因为阴阳两种力量在分后又逐渐相溶了,而到了最后的完美融合那就是太极了!

对方感到了这种天地间所有精纯力量合一的威力,虽然只是融合雏形,也不是之前那些撼天动地的力量可以比拟的。这就像杀伤力最大的匕首,在狂风暴雨的攻击之后悄然而至。让人防不胜防。

在这种时候蝎尾人也尽全力了,他最下面阻挡鱼人族长攻击的右手猛然抬起,四只手以超乎寻常的速度轮番攻击阻挡张凡虎的进攻,张凡虎的攻击就像一条冲过来的巨龙,被对方以速度而诞生的数量众多的蚂蚁迅速蚕食吞噬。

消失了,两者或者是以张凡虎为首和对方孤身一人的双方再次成了平手。

“嗤!”就在蝎尾人放下警惕的那一刹那,在他双腿间爆炸开来的碎冰中突然出现了另一股极细但是极为危险森寒的攻击气息,虽然这丝攻击被层层掩盖,但是对方那强大的警觉性和超群的实力还是在那一瞬间感觉到了。

他一直没有动用的尾巴突然以迅猛无比的速度扫了过来,其速度和力道居然比其四只手臂还要迅捷得多,甚至要超过地球周边的宇宙飞船的速度,那可是每秒八公里左右的速度!

那是女祭司的攻击!女祭司的强大一直影藏到此时才算真正地爆发,她将自己精神力和同样拥有的水属性修为力量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而且隐藏在鱼人族长的攻击之内。这两者之间本来就都是水属性,而精神力又可以附着在任何实物上,所以三者成了完美的一个整体。现在女祭司的攻击就像在高速飞行的火箭上再次起飞的飞行器,在原本的高速上再次加速,其快无比。

蝎尾人的攻击很强大,但他在轻松地轰击了鱼人族长的攻击之后就必须迎接张凡虎的攻击,而且张凡虎是连接两次并且逐渐增强的攻击,所以在此刻他完全没有防备。

强者就是强者,这已经是用微秒来计算时间的战斗了,但对方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出了反应。

女祭司的攻击是精神力攻击,是锁定对手的攻击,所以对方没有盲目地后退,而是用长尾来了一次精准反击!

“叮!”女祭司高度凝聚而成比钢铁还坚硬的水针尾部被长尾撞击到,在一声脆响中毫无意外地破碎了,而上半截依旧斜斜地刺入了蝎尾人的两腿之间。

“叮!叮叮!”女祭司与水元素结合在一起的精神力受到了攻击,但是她还是继续攻击向对方,但是在最后即将成功的时候——也的确是狠狠地刺在了对方两腿间,但是却发出了金属间相撞击的声音。

“哈哈哈。”这时候张凡虎与对方最初的交战的水花已经开始下落,放眼望去,漫天都是被太阳映射散发出璀璨光芒的水花,但这只是与头顶相隔数米而已,就在这种壮丽的景象中,蝎尾人仰天大笑着。

“靠!这样都没事?”小矮人愕然道,似乎难以相信对方居然有这么强的实力,能靠身体硬撑女祭司大半攻击力而无事,毕竟这是对方的双腿间啊,那种地方的防护力也这么强大?

“你他m的穿了安全裤吧?哦,就是俗话中的贞操裤!”小爱然说了让众人都目瞪口呆的一句,然后注视着张凡虎:“对不对,是这个名吧?”后者偏头扶着水面上的女祭司,装作看不到他,没听见。

女祭司的精神攻击很有效,因为张凡虎看到了对方双腿与刚才的不一样,对方受创绝对不轻,虽然也不重,但是绝对很痛苦。女祭司付出的代价也不少,现在她处在半晕阙状态,精神恍惚,眼睛半眯着,没有神色。

白墨如同神兽一般从岸上跑过来,在湖面上振荡起一圈圈的波纹,张凡虎将女祭司放在白墨背上,让其保护着她。

“嗯。不错!”小矮人刚才明显是在洗刷对方,他也看到了对方的受创,除了女祭司的攻击有效之外,张凡虎最后的攻击也让他没有完全化解,更是因为在受到女祭司的突然攻击而出现了略微的慌乱,最后张凡虎的太极之力雏形轰击在其胸口,虽然对方胸口还是没有任何伤痕和血迹,但对方的受创也绝对不会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