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七十七回 发誓

两人再走几步,正见那马在前面吃着草,朱莹喜道:“圆哥哥你瞧,那马儿不是在前面么?莹儿又可以骑马啦。”

方荣暗道:“你可以骑,我却不可以骑。”笑道:“那你去把它牵过来吧。”

朱莹欢喜地跑了过去,将马牵到了方荣面前,道:“圆哥哥,抱莹儿上马。”

方荣道:“你自己试试能不能上去吧。总不能叫别人帮着才能上去。”

朱莹不依起来,道:“莹儿就要圆哥哥抱上去。”

方荣道:“不行,你爹娘已经惯坏你了,我可不能也惯坏你。”

朱莹又怕他生气,只好无奈地自己踏了上去,道:“圆哥哥,我们走吧。”

方荣笑道:“原来你骗我的,你根本自己能上去。下次我可不能相信你的话了。”

朱莹忙作个鬼脸,道:“才没有呢,那是莹儿聪明,一学便会了。”

方荣牵了马往前走去。入了城,天也黑了,方荣只得叫朱莹寻了一间客栈进去。方荣倒没瞧见有高手在里面的迹象,心中也放心起来,道:“小二,定两间客房。再要几样好菜上来。”

朱莹轻声道:“圆哥哥,只要一间客房好不好?”

方荣倒是脸上一红,道:“这怎么可以?”

朱莹道:“可是莹儿一个人会害怕,而且,现在莹儿是男儿身,没人笑话的。”

方荣胀红了脸,忙道:“可是我们……告诉你,我可是……别人都叫我**贼。”

朱莹道:“我不信。因为你抱了我也没对莹儿怎么样。而且,莹儿是要做圆哥哥娘子的,莹儿不怕。”说着脸也红了,却是很坚定。

方荣暗道:“原来我如此有定力。”道:“说不行便不行。”

朱莹落下泪来,道:“可是莹儿一离开圆哥哥便会害怕,莹儿不要离开圆哥哥。”

方荣忙道:“我便在莹儿隔壁啊,在你有危险之前,我会第一个赶到的。”

朱莹突然哭出声来,道:“莹儿不要圆哥哥走。”

方荣忙捂了她嘴道:“别哭了啊,我答应你了。你现在可是男子打扮,一个大男人哭多难看。”

朱莹见他答应,突然笑道:“嗯,可是我还是女子呀,女子说哭便哭,说笑便笑的。”

方荣忙叫道:“小二,不好意思哦,我钱不够了,只要一间客房便成了。我会多给些赏钱的。”

朱莹道:“我们两兄弟许久未见了,今晚我们哥两个要触膝而谈。”

小二忙笑着去收拾了。朱莹对着方荣笑笑,以表自己的聪明伶俐,却见方荣便未瞧着自己,自己的可爱状未能让他瞧见,道:“圆哥哥,你在想什么?”

方荣笑道:“当然是想莹儿聪明了。”

朱莹大喜,道:“圆哥哥,莹儿这么聪明,以后我学东西一定很快,这样莹儿便能照顾圆哥哥了,圆哥哥便舍不得离开莹儿啦。”

两人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了。小二送了饭菜,朱莹也不挑食,方荣吃什么,她便吃什么,还吃得津津有味。

吃完饭,方荣道:“莹儿,累了吧,我带你去睡啊。”

朱莹以前可都是很早便睡了,现在又奔波劳累了一天,确实有些累了,却道:“莹儿不累,莹儿要陪着圆哥哥。”

方荣见她说话也模糊起来,道:“莹儿,去睡了。不然我生气了。”

朱莹忙道:“嗯,莹儿马上去睡。圆哥哥,你陪我上去。”说着牵了他手,往客房走去。方荣拿她没办法,只好跟着她上去。朱莹在小二的引路下进了自己的房间,方荣赏了他钱,那小二才高兴而去。朱莹拉着他走床边,道:“圆哥哥,莹儿不累,我们聊聊天吧,我们聊天到天亮。”

方荣明显地感觉到她话中的倦意,再说自己与她也没什么好聊的,忙道:“睡觉,什么也不许说了。”

朱莹委屈,道:“好吧,圆哥哥,我们一起睡吧。”

方荣脸上一红,道:“我不睡了,我瞧着你睡,我十天八天不睡没问题。”

朱莹道:“嗯,那莹儿睡啦。”说完躺上床,又将方荣手牵了过来,紧紧地握在手中,道:“圆哥哥在旁边,莹儿才睡得着。”说完闭上眼睛便沉沉睡了过去。

过了一会,握着方荣的手也松开了,方荣暗喜,终于摆脱了她,随即暗骂自己胡涂,竟然将另一间房给退了,现在又不好意思再要一间,暗道:“我不睡床又如何?”只好摸到桌子,坐在凳子上扒在桌子上睡了过去。朦胧中似乎听到朱莹在叫自己,一惊而醒,道:“莹儿,怎么了?”许久未见她回答,暗道:“原来她在说梦话,连在梦中也不愿离开我。”

被她吵醒,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心里想着在一个女子房中也甚是郁闷,忙轻轻开了门,走到门外,可惜眼睛什么也瞧不见,哪里也去不了,只好在门口坐下,想起师父的内功心法从来没练了,忙盘坐地上修练起来。他却忘了在这种地方修练极其不妥,也是方荣一时心血**,一整天被朱莹闹得心烦意乱,好不容易静下心来,竟想到师父,又不禁想到不练他的内功心法甚是不孝,也不想那么多,说练便练起来。只因方荣内功本来已至几乎无人能一较高下的境界,练一层通一层,不过半个时辰,已然练到第八层。

突然屋顶上轻轻一响,正是朱莹所住的客房之上。方荣大惊,一站而起,忽地一口血喷了出来,胸口其闷无比。要调息已然不及,忙轻轻进了房,从窗户跃了上去。一掌往那人方位攻去。那人似乎是不敢恋战,一跃下屋,展开轻功逃去。方荣眼睛瞎了,也不敢去追,反正这种事也见得多了,抓住了他也没用。不想那人又停了下来,又往这边而来,方荣大怒,一跃下地,往他追去,那人急忙又逃了。方荣停下来,笑道:“原来是个贪生怕死的无赖之徒。”若非方荣眼睛真的瞎了,非追上去痛打一顿不可。不想那人见方荣停下来,他也停了下来,又往方荣走近一些。方荣怒道:“今日非教训你一顿不可。”说完提腿追去。

才追不远,忽听客栈中朱莹尖叫道:“圆哥哥!”方荣大惊,暗道:“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说完疾往客栈中去,正见两人将朱莹抱起。那两人也未料到方荣回来得如此之快,一人忙一掌往方荣劈来,方荣手下也不留情,一掌往那人掌上接去,那人岂是方荣对手,只听骨骼断裂之声,又听一记闷声,手也断了,胸前还中了一掌,远远撞门而出。抱着朱莹之人知了方荣厉害,忙夺门而出。

方荣一闪拦在了那人面前,正欲伸爪扣朱莹喉咙要挟方荣,方荣早已一掌击来,正中额眉,哪能留命在,倒在了地上。方荣忙接住朱莹,道:“莹儿,没事吧?”却见她不回答,忙摸她脸,一切正常,却觉全是泪水,忙道:“莹儿,对不起,我来晚了。”却见她还未答话,身子也不动一动,想起她可能被点了穴,忙解开了穴。

朱莹一把抱住方荣哭道:“你去哪里去了,你去哪里去了?你为什么要离开莹儿?”

方荣忙去擦她眼泪,道:“都怪我不好,以后我再也不离开莹儿半步了。不要哭了啊?”朱莹却哪里停得下来,哭得更大声了。

忽听小二大声叫道:“杀人啦,杀人啦。”一吓滚下楼去。

方荣惊道:“我们快离开这里啊。”朱莹本被点了穴,现在哪里有力气,方荣忙抱了她跳出窗外,马也不要了,直往城门逃去。

城门早已关了,方荣只得抱了朱莹爬上城墙跳了下去。一口气跑了十里,胸中猛地一闷,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倒在了地上。

朱莹大惊,忙爬起扶住方荣道:“圆哥哥,你怎么了?不要吓莹儿,不要吓莹儿呀……你要是死了,莹儿哄传陪你一起去死。为了莹儿,你不要死呀,莹儿一个人害怕。”本来方荣抱住她时已然不哭了,现在又哭了起来,比上次哭得更厉害。

方荣本未晕死过去,只是胸口气闷,一时说不出话来,听着朱莹的哭诉,心中又伤心又感动,忙调息内气,过了不久,终于将塞在喉间的血咳了出来。

朱莹见了,又惊又喜,紧紧抱住了方荣,哭道:“圆哥哥,你终于活过来了,你说过永远不离开莹儿的,莹儿也说过,永远不离开圆哥哥,圆哥哥要死了,莹儿也不活了。”

方荣忙道:“我怎么会死呢?莹儿不要哭了啊,我们都没事啦。”

朱莹脱开方荣,瞧着方荣的脸,道:“圆哥哥,你要发誓,圆哥哥要永远不离开莹儿,莹儿便不哭了,不然莹儿像望帝一样哭出血来,一直哭到死去。”

方荣忙道:“圆哥哥以后永远不离开莹儿,永远也不离开。好了,莹儿,不要哭了啊。”

朱莹道:“圆哥哥骗莹儿,圆哥哥没有发誓,圆哥哥要发誓。”

方荣忙道:“我发誓,以后永远不离开莹儿了。”

朱莹道:“不行,要说圆枯圆哥哥永远不离开朱莹。”

方荣忙道:“圆枯圆哥哥永远不离开朱莹朱妹妹。”

朱莹破涕为笑,道:“嗯,圆哥哥,你没事吧?刚才你怎么了?”

方荣道:“没事了,刚才练功之时出了错,现在一点也没事了,不要当心了啊。”

朱莹笑道:“莹儿相信圆哥哥,因为圆哥哥是世上最厉害的人。”

方荣道:“莹儿,你还困么?”

朱莹摇摇头道:“一点也不困,圆哥哥,你以后一定要离开莹儿一会,先告诉莹儿好不好?”

方荣笑道:“嗯。那我们上路吧。”

朱莹道:“莹儿一点力也使不出来啦,圆哥哥背莹儿走吧。”

方荣忙道:“我也没力气了,那我们还是在这里休息吧。”

朱莹靠在方荣肩上,笑道:“以前,我不知道,原来被圆哥哥抱着是那么幸福的事,后来我知道啦,所以现在圆哥哥抱着莹儿,莹儿才是最开心的,以后莹儿不管睡觉时、休息时、走路时……都要圆哥哥抱着……”说着说着又睡了过去。

方荣听到她细细的呼吸鼻音,暗道:“这可怎么办?我虽也很喜欢她,可是我见也没见过她,但我最喜欢雪儿,虽说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可是,雪儿会在乎么?要是雪儿在乎,我是一定不能娶她的,可是不娶她,像她这样,会不会真的去死啊?不行,我绝对不得对不起雪儿,我又没见过莹儿,谈不上我喜欢她,我只要将她送回家,由她爹娘管着,再帮她寻一个好郎君便成了。”想通了这节,心情大好,笑道:“好妹妹,哥哥一定会帮你找一个好郎君的,好一个王子,你便可以做皇后了。”

过了也不知多久,忽然方荣发觉三人往这边走来。方荣不忍吵醒朱莹,也不起来,只全神戒备。

三人走了过来,对方荣道:“少侠,没事吧?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竟然是女子的声音。

方荣道:“我的事不用你们管。”

另一女子听了此言,怒道:“师姐,这种不知好歹之人我们不用理他。”

方荣道:“我一向不知好歹,你们还是走你们的路吧,我没事。”

其时方荣口角有血迹,又抱着睡着的朱莹,乍看来,好像是方荣抱着死去的亲人,因痛苦不舍亲人而这样一直抱着。刚才最先说话的女子见了心有不忍,道:“公子,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节哀顺便吧。”

这时朱莹被吵醒,站起叫道:“圆哥哥,怎么了?”

那女子判断失误,脸上一阵火热,也因她甚接触男子,不敢多往方荣瞧来,一时竟不知是睡着,但一个大男人抱着另一个大男人睡觉更觉不可思议。

刚才那女子笑道:“啊,两个大男人抱着一起睡觉,不害臊。”

朱莹见了三个女子,当先一人穿着一身绿衣,后面两人一人穿了白衣,一人穿了淡红色衣裳,如刚下凡的仙女一般,笑道:“三位姐姐好。”

三个女子乍见朱莹容貌,那可真是粉雕玉琢,都是脸上一红,不敢去瞧她,浑忘了他这样似乎是在调戏她们。

朱莹道:“三位姐姐,怎么不说话呀?”

那白衣女子羞道:“大胆狂徒,说话小心些。”

朱莹瞧了自己衣裳,嘻嘻一笑,道:“我很喜欢三位姐姐呢。”

那白衣女子大怒,一剑往朱莹刺来,那绿衣女子要拦已然不及,那白衣女子眼见要刺到了,忽觉一股强大的劲力将自己的剑引开去,插在了旁边土中,进去一尺有余,一时竟拔不出来。

那绿衣女子忙道:“少侠,小妹刚才多有得罪,请不要放在心上,同时也请这位少侠以后说话也庄重些,我们还有要事在身,先行告辞了。”

朱莹往三女做个鬼脸,道:“圆哥哥才不怕你们呢。”

方荣忙道:“莹儿,不要胡闹了。”

朱莹仗着方荣本要戏弄她们,见方荣阻止,不敢造次,只得不再说话。

方荣瞧出她们三人不像坏人,忙道:“刚才多有得罪,也请三位不要放在心上。”

朱莹忙拉住了那白衣女子的手道:“姐姐,刚才开玩笑的,不要生气啦。”

那女子大羞,一掌劈来,正中朱莹胸口,朱莹哪里经受得起,晕倒在地。那女子大惊,她倒不是惊伤了一人,而是发觉了朱莹其实是个女子,忙扶起朱莹输些真气。

方荣一把推开她,自己将真气输入朱莹体内,过一会,朱莹醒来,道:“姐姐,其实我跟你一样,是个女子。”

那白衣女子忙道:“姐姐知道啦,姐姐不应该打你。”

朱莹笑道:“都怪我一时顽皮,要怪只怪我自己。”

绿衣女子道:“不知少侠与姑娘是什么人?”

朱莹道:“我叫朱莹,圆哥哥叫圆枯。那你们呢?”

那绿衣女子可从来没听过有这么厉害的人物叫圆枯的,道:“我们都是长乐宫的,我叫史梅,她叫殷兰,她叫林竹。”

朱莹笑道:“还少了一位菊姐姐哦。”

史梅道:“她还小呢,跟朱妹妹一般年纪。”

方荣忙道:“原来是长乐宫的三位仙女姐姐,当年我最佩服的便是你们黎宫主了。”

史梅道:“哪里哪里,比起圆少侠来,万万不及的。”

方荣笑道:“胡说,我做过什么了?”

朱莹叫道:“姐姐,其实我也叫公主呢?别人都叫我小公主。”

史梅笑道:“那以后姐姐也叫你小公主吧。”

朱莹道:“算啦,你们叫我莹儿便成啦,圆哥哥也是这么叫我的。”

方荣道:“史女侠,你们要去干什么啊?”

史梅脸现难处,道:“实是不好意思,此事关系重大,不便对外人道也,望圆少侠谅解。”

方荣道:“那算啦,反正我也是不愿管天下事之人,刚才只是随口问问。我们还有事,先行一步了。”说完拉了朱莹走了。

后面传来那殷兰的声音道:“姐姐,这两人真不像话,不害臊。”

史梅忙道:“不要胡说了,你不知那圆公子武功厉害么?小心被她听到了。”殷兰忙不再说话。

这些话都是几乎只能看嘴唇了,但果然被方荣听到了,脸上不禁一红,暗道:“这样下去可不好。莹儿一刻也不愿离开我,到了少林寺被雪儿瞧见怎么办?”心下又烦燥起来。

忽听那从没开口说话的林竹道:“姐姐,你说朱莹是谁?”

殷兰道:“不正是我们找的人么?”

史梅道:“可是她旁边那圆公子武功比我们三人都厉害。”

殷兰道:“那我们得想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