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七十八回 夺人

林竹道:“姐姐,你瞧出来了么?”

史梅道:“瞧出什么?”

林竹道:“那圆公子,其实是个眼盲之人,刚才我瞧出来啦。”

殷兰笑道:“你倒瞧得清楚。”

林竹脸上一红,道:“姐姐,我是说正经的呢。”

史梅道:“那又如何?他眼睛瞧不见了我们也非他对手,刚才你没瞧见你殷姐姐么?”

林竹道:“我们可以利用这点,他们二人不是对我们心存好感么?我们便与他们同行,然后引那圆公子到一个……你们明白了吧?”

史梅道:“这样不好吧?”

殷兰道:“成大事者哪里管那么多?只要我们不害死他,也算对得起他了,谁叫他要与天下人作对,他可说是天下百姓的罪人。”

史梅道:“可是他已知我们是长乐宫之人,他大概是朝廷中人,是那朱莹的贴身保镖,他虽未对我们动手,只怕也早已防备了。”

林竹道:“我瞧他不像是为朝廷做事之人,而且我见他在听到我们是长乐宫之人时并未见他有何不对劲的神色。”

殷兰道:“我觉得林竹说得对。”

史梅道:“那便这样吧,走一步算一步吧,大不了我们被他杀了,我们也对得起长乐宫,对得起百姓。”

方荣全听在耳中,对她们是又惊又怒,听到后来,暗道:“我怎么成了天下人的罪人了?莹儿的爹爹到底是什么人?”问道:“莹儿,你是爹爹是当什么官的?”

朱莹乍听此言,突然落下泪来,道:“圆哥哥,不要提这个好不好,莹儿会好伤心的。”

方荣道:“你爹爹对你怎么了?”

朱莹双手捂住耳朵,不住摇头道:“圆哥哥不要问啦,现在莹儿只有哥哥。”

方荣道:“哦,那莹儿哥哥是做什么的?”

朱莹道:“莹儿不说。”

方荣气道:“为什么不说?”

朱莹忙道:“莹儿怕圆哥哥不理莹儿了,因为莹儿知道,圆哥哥一定会很恨我哥哥的。”

方荣道:“你既然这么说了,我不理你了,怪不得他们要追杀你呢。我可不想做天下人的罪人。”说完甩开她手。

朱莹大惊,双腿一软,坐倒在地,大哭道:“圆哥哥,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对莹儿,莹儿是莹儿,哥哥是哥哥,莹儿不是哥哥呀?圆哥哥,你说过不离开莹儿的。”

方荣本是要吓吓她,见她哭得如此厉害,一把扶起她,笑道:“圆哥哥可不是那种人,刚才骗你的呢。”

朱莹在他怀中粉拳不住打方荣胸膛上,道:“圆哥哥真坏,你以后不要吓莹儿啦,好不好?圆哥哥恨我哥哥,莹儿不回去了。”

方荣暗惊,她是一定要送回去的,忙道:“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么?圆哥哥没恨任何人,所以也不恨你哥哥,圆哥哥答应过你,便一定会送你回家的。”

朱莹停下无关痛痒的捶打,喜道:“圆哥哥,你是说真的么?那莹儿便更加放心啦。”

方荣笑道:“当然是真的。”

这时,那三女已追了上来,史梅道:“圆公子,朱妹妹,你们要到什么地方去呀?”

方荣笑道:“我们要去少林寺。不知三位要不要一起同行啊?”

三女暗惊,莫不是刚才的谈话被他听到了吧?殷兰笑道:“真是巧了,我们其实正要上少林呢。本来有些小事要往南阳,既然如此巧碰上了二位一同去少林,我们不如同行吧。”

方荣笑道:“那真是太好了,我们二人正不认得路呢。”

朱莹道:“三位姐姐,有圆哥哥在,我们便不怕遇上坏蛋啦,圆哥哥都能将他们赶跑的。”

史梅笑道:“怪不得朱妹妹喜欢跟你圆哥哥在一起哦。”

朱莹笑道:“嗯,莹儿是要做圆哥哥新娘子的。”

三女均想:“想不到被圆枯娶到这么漂亮的姑娘。”

方荣忙道:“莹儿,不要胡说八道。三位女侠,那我们走吧。”

三女见如此顺利均是大喜。五人同行。殷兰一路观察着方荣,见他走路时一点也不像瞎子,不禁暗暗称奇,小心问道:“圆公子,你的眼睛是从小便盲的么?”

方荣一时不知她为何要问这事,这可是连朱莹还未发现的秘密。果然朱莹道:“你们胡说,圆哥哥眼睛好好的,怎么会瞎?哼,那是圆哥哥瞧不见你们这种无耻小人。”她也学的方荣的口气将小字拖得老长,开始她觉得三位姐姐好好的,一听说她们骂方荣瞎子,那便一定是像王氏三兄弟一般的人,自然也不客气了。

殷兰道:“朱妹妹,原来你不知道的么?你圆哥哥……”

刚要说下去,已被史梅拦住道:“殷兰,不要胡说,多管闲事。”

朱莹也不是什么也不会想之人,忙抬头去瞧方荣眼睛,却见方荣眼睛果然无神,眼珠连动也不动一下,哭道:“圆哥哥,你眼睛怎么了?为什么瞧不见莹儿呀?”

方荣怒道:“殷兰,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胡说八道?”气得青筋都快爆出来了。

殷兰吓得退开几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朱妹妹不知道。”

朱莹哭道:“圆哥哥,不要紧,莹儿会找最好的太医帮你治好的,就算永远好不了,莹儿也会照顾圆哥哥一辈子的。”

方荣不愿与三女翻脸,忙道:“殷女侠,刚才我一时冲动,你不要放在心上,请恕罪。”

殷兰刚才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只怕方荣一气之下杀了自己,要知,方荣能娶朱莹这样的人不容易,要是自己一说这话朱莹不愿嫁给他了那不比死还难过?不杀了自己才怪。虽然事实并非如她所想的一样,见他自行道歉,忙道:“都怪我不好,我说话一向口没遮拦,心中的话一向藏不住。也请圆公子恕罪。”

方荣笑道:“瞎子又如何?我心中却明白得很。瞎子,我不是照样活到现在么?”

朱莹道:“圆哥哥,我们马上上京,我去找太医帮你治好眼睛。”

方荣道:“不用了,我这眼睛马上便好了,它自己也会好的。”

史梅道:“这么说圆公子是中了毒?”

方荣道:“可能吧,以前我的耳朵也聋了,现在好了,我想我的眼睛也差不多好了。”

朱莹大喜,道:“那太好啦,圆哥哥眼睛好了,便能瞧见莹儿的容貌了,到时,圆哥哥也一定会喜欢上莹儿的。那样圆哥哥一定不会再赶莹儿走啦。”

三女又惊又奇,奇的是原来是朱莹喜欢圆枯,而非圆枯喜欢朱莹,惊的是方荣的眼睛马上便会好了,要是在自己阴谋未实施之前突然好了,那就前功尽弃了。殷兰道:“圆公子,那你知道什么时候会好么?”

方荣道:“不知道,不过应该没几天了。”

五人寻了一间客栈,又见没什么武林人士,五人便走了进去。寻了一张空位坐下了。方荣笑道:“三位女侠,我也不知你们喜欢吃什么,你们点菜吧,反正我什么也吃得。”

朱莹道:“圆哥哥吃什么,我便吃什么。”

其实长乐宫也没什么禁忌,只点了几样寻常菜色。吃过饭,方荣对小二道:“准备五间上好的客房。”

史梅忙道:“圆公子太客气了,我们三姐妹住一间便成啦。”

殷兰笑道:“是呀,我们三姐妹有许多私心话要谈呢。”

方荣暗道:“谈一些如何对付我的话吧。”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要三间。”

朱莹忙道:“圆哥哥,你忘了么?你说过不离开莹儿的。莹儿要跟你住一间房。”

她自己不知道这有什么羞人,方荣和三女却羞得满脸通红。方荣忙道:“胡说八道,我们怎么能住在一起。”

朱莹泪已至眶,随时一泻如注,道:“可是圆哥哥发过誓的,莹儿真的好害怕。他们每天都要来杀莹儿,莹儿不想离开圆哥哥。而且我们昨天不是睡在一起么?你一离开,莹儿便差点被他们捉了去,莹儿不想再那样了。”

方荣被她说得几乎抬不起头来,她天真无邪,方荣与三女却不再天真,都是羞得说不出话来,三女只暗骂朱莹不知廉耻。方荣无奈,只得道:“好好好,我们要两间房便成了。”

那小二听他们一下由五间房变成二间房,心中不免不高兴,不过瞧他们五人都瞧着很是舒心,也不敢怠慢了,忙去收拾。于是五人各自进房休息。

朱莹躺在了**,对着坐着的方荣道:“圆哥哥,我好困,你也一起睡吧。”

方荣道:“我不累,我瞧着你睡便成了。”

朱莹道:“不成,莹儿知道,圆哥哥两三天未睡觉啦,一定比莹儿还困还累,你也睡到**来吧。”说着让出了一个床位。

方荣笑道:“我可不会跟女人睡觉,我只跟娘子睡觉。”

朱莹脸上浮起一阵红云,道:“莹儿也是会做圆哥哥娘子的呀?再不睡明天没精神啦。”

方荣忙道:“我真的不累,我其实一天睡一个时辰便够了。”说着上前轻轻点了她晕睡穴。朱莹闭上眼睛沉睡过去,若不解开,不到第二天绝不会醒来,而以朱莹的体力,只怕更久。方荣笑道:“昨天我怎么没想到呢,下次你一吵我便点了你的晕睡穴。”忙附耳去听隔壁的声音,却是什么声音也没有,那三女大概是真的睡着了,方荣也只好靠着墙休息。

到得子时,果听一阵穿衣之声,又听殷兰道:“姐姐,想到办法了么?”

林竹道:“可惜那不知廉耻的贱人一步也不离开圆枯。不然我宁愿用我的性命拖住圆枯,你们将那贱人带走。”

方荣听她骂朱莹贱人,恨不得马上冲过去撕了她嘴。

史梅道:“林竹你可千万不要这么说,要死也是姐姐先死。我们来之时不是去过后山么?那里可不是跟迷宫一般?”

殷兰喜道:“我还正准备叫竹妹妹装病缓两天呢,好让我与姐姐设计好陷阱,原来后山本来便是现成的陷阱,而且那里还有个悬崖,他这瞎子会不会掉下去可是他的造化了。”

林竹道:“他不是说不识得去少林的路么?我们便带他去那。”

史梅道:“只不知他是不是骗我们的。”

殷兰道:“姐姐,一个瞎眼之人,他便是知道怎么走,我们带着他,他能知道走到什么地方?”

史梅道:“嗯,明天便由我去说,要是被他发现了,要死便死我吧,你们要跑回去告诉宫主,或者与太平帮的人会合,再合力对付圆枯。”

她们三人都好像知道自己要死了一般,都轻轻抽泣起来,方荣本对她们恨之入骨,但听到她们如此,又很是同情她们,更何况她们是黎依凤的人,方荣是绝不敢杀她们的,本来方荣是要趁她们睡着之际冲进去点了她们穴的,而偷听她们说话不过是好奇罢了。三女只道方荣即便未睡着,就算故意偷听她们谈话,但以她们能力,可以不让方荣听到的,但却不想还是被方荣神乎奇神的听力听到了。

方荣得知她们便未想出什么会害死自己的办法,暗道:“今晚先不教训你们,看你们明天把我请不请得动。”于是方荣靠在墙上闭目而睡。

等方荣醒来,见朱莹似乎还未醒来,笑道:“今日终于让你睡安稳觉了,以后天天让你睡安稳觉。”过了一会又听殷兰来敲门,方荣忙开了门,道:“殷女侠起得真早呀,朱姑娘还未醒来呢。”

殷兰不免脸上一红,道:“我们在下面等你们吃饭,吃完饭我们便上路了。”不敢多有停留,忙往楼下跑去。

方荣暗道:“难道怕瞧见不堪入目的场面?我正人君子一个。除了雪儿,我谁也瞧不上。”若非他瞎眼,他可能便不会说这种话了,笑道:“殷女侠是怕了我么?”

殷兰心中有鬼,道:“谁怕你了,男女有别,难道要我一直站在你身边不成?”

方荣笑道:“说的也是,我又非什么正人君子,殷女侠如此是对的。”

三女知他与朱莹关系,早不当他是正人君子了。殷兰也不再答话,忙红着脸与她们坐在一起。

方荣回到床边,摸了朱莹细滑的脸,道:“莹儿,快醒醒,起床了。”

朱莹醒来,感觉方荣在摸自己的脸,忙羞得又闭上了眼睛,脸上却是一阵火热。方荣放开,笑道:“莹儿,我知道你醒啦,快起床吧,三位姐姐可等不急了。”

朱莹道:“莹儿知道啦,圆哥哥,你知道么?昨晚是莹儿睡得最好的,睡得好安心,睡得好舒服。”

方荣笑道:“当然了,有我守护着你嘛。”

本来朱莹也未脱衣,其实直接起床洗脸漱口便成了。于是两走下楼去与三女坐一起。朱莹忙打招呼道:“三位姐姐早,让你们久等啦。以后我一定起得早早的。”

殷兰忙笑道:“怎么会,以后朱妹妹想睡多久便睡多久,要怪便怪姐姐把你吵醒了才对。”

林竹道:“而且朱妹妹是天仙般的人儿,每天一样要睡好,不然会容易变老的哦。”

朱莹忙道:“嗯,老啦别人会不喜欢莹儿的,圆哥哥也会不喜欢莹儿的。姐姐会驻颜之术么?快教教莹儿。”

方荣道:“胡说八道,我怎么会不喜欢莹儿了呢,我永远都喜欢莹儿。”

朱莹喜道:“嗯,不过莹儿永远都这样,圆哥哥会更加喜欢莹儿的,竹姐姐,你快教教莹儿。”

林竹忙道:“姐姐哪里懂什么驻颜之术了,那只是别人告诉我的罢了。随口说说的。”

朱莹道:“那谁会呀?”

方荣道:“莹儿,你怎么好这个的啊?人都是要老的,谁也拦不住,大家都老了,你却不老,也没什么好的。”

朱莹忙道:“嗯,莹儿以后再也不想这个了,莹儿要与圆哥哥一起老去。”

三女可不堪听他们见不得人的话,史梅忙道:“菜都凉了,快吃饭吧。”

吃完了饭,史梅道:“圆公子,我们上路吧。”

方荣突然捂住肚子道:“啊,我的肚子好痛。我走不了了。先住两天等我的病好了再说吧。”一下满脸通红,大汗淋漓。

朱莹大惊,道:“圆哥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呀?快去找大夫吧。”

方荣忙道:“不用了,这是老毛病了,一般没三天好不了,不过怎么治也是没用的。”

殷兰忙道:“圆公子,那你现在真的走不了路么?”方荣吃力的点点头。殷兰道:“那你还有力气么?你还能使武功么?”方荣只求越装越像,也先没想她问这话什么意思,只不住点头。殷兰忽地将朱莹抱过,林竹会意接过,往门外便跑去。

方荣大惊,想不到她们说抢便抢,忙要去追,史梅一剑指住他,道:“圆公子,我们与你没过节,我们不想伤害你,你最好不要再追来,不然说不得我是要杀你的。”

方荣一指点去,史梅剑一翻,方荣刚才全装病去了,功力未恢复,竟被逼开,殷兰又是一剑刺来,竟是要杀了方荣,方荣大怒,本来对殷兰最是痛恨,一指往她胸前点去。殷兰不及脸红,方荣已点了上去,哪里还能动弹,被方荣如此污辱,也可能方荣用力过度,脸都绿了。

方荣只欲将她制住,可没想那么多,一制住殷兰,身一转,已到了史梅身后,也是一指,史梅也是动弹不得。

方荣忙出门追去,街上满是武林人士,内功也相差不远,想要找出林竹可不容易,一下已不知林竹身影,方荣正自着急,忽听林竹道:“黄前辈,快救救侄女。”

又听一人道:“林姑娘,这不是朱莹么?想不到被你擒住了,这可是大功一件,长乐宫之人出手便是不凡。”

等他??峦辏?饺僖殉辶松侠矗?徽仆?种窕魅ィ?饺俣?骷瓤欤?种裼置环辣福?成弦煌矗?铝艘豢谙恃?乖诹说厣稀7饺倜?庸?煊ǎ?饬怂?ā?

朱莹哭道:“她们坏死了,莹儿再也不相信她们了。”

那被林竹叫作黄前辈的道:“原来是你?你已不义杀了一人,想不到现在又杀一人。”

方荣道:“我没杀她,她不过晕过去了。”

那姓黄的忙扶起林竹,果见她没死去,忙输入真气,过一阵林竹醒来,道:“快,夺回朱莹。”

那姓黄的道:“林女侠,我们不是方荣对手。”

林竹大惊,道:“他便是方荣?怪不得。可是他也不应该这样不知轻重。”

方荣道:“你们这样对她,就是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