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二三四回 恩仇

方荣冲在了前面,一路杀将下去。教众也跟在后面往下冲,势如破竹,下面教众也往上冲来。方荣冲到宁王军腹中,见了几人提了大刀往方荣砍来,这些人都是宁王门客,武功都是不弱,便是专门对付江湖高手的,方荣正要攻上前去,早有九将攻了上去,只叫方荣去生擒宁王。

方荣一路杀一路寻,与山下教众会合,李勤才告诉他宁王逃跑的方向。方荣突破宁王军,往宁王方向追去。追了一阵,至一小山谷处,忽地一阵箭雨射下来,方荣忙避让,瞧了山上弓箭手,并非天地教之人,而是官兵,原来宁王也派了兵埋伏于此。

方荣知教众定然也会跟着追来,定然不能让他们中了埋伏,但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继续追吧,教众定然中埋伏,不追吧,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只怕没了。

正想间一人提了个大阔斧从山上跃了下来,原来他们见乱箭射不死方荣,又不能让他暴露了这里,忙叫了个厉害人物下来解决方荣。那人到了方荣面前,二话不说提斧劈来,方荣嘿嘿一声冷笑,身子微微一侧,伸指一点。那人马上动弹不得,被重斧一带,整个人往地上倒去,满脸满嘴的土。

正在此时,十二妖的马妖马捷带了教众奔马追来,方荣忙退出山谷,将情况告之,马捷忙叫人先放了火箭烧山。

方荣理不了那么多,借了一匹骏马,避了箭往前追去。又追了一个时辰,前面忽地拦了许多官兵,拉弓搭箭,不再让方荣前进。这时马捷已然追了上来,在方荣后面停下了。再过一会,十二妖几乎都来齐了。教众也几乎多过官兵。

这时一大将军骑了战马提了大刀跃到阵前来,喝道:“宵小山贼,谁出来送死?”

马捷哈哈一笑,提了刀冲上前去。那大将军等马捷近前,大刀一挥,往马捷拦腰砍去。马捷身子一低一滑,到马背上去了。长刀去从马肚下往那将军脚踝刺去。

那将军脚一抬,刀法亦快,如千斤顶一般直接砍在了马捷马背上。马一声长啸,直接倒在了地上。马捷也被拉摔在了地上。那将军也没停手,挺刀往马捷刺去。

马捷翻滚而起,远远避开了那将军。

虎妖熊虎正欲上阵,方荣道:“我来会会。”说着接过马捷抛来的大刀,往那将军冲去。

那将军哈哈大笑道:“哪来的黄口小儿。”

方荣不理,挥刀便往那将军劈去。那将军还未反应过来,人头已然落地。宁王军一阵惊慌,天地教教众士气大振,踏马往宁王军冲去。

宁王军一下失了将军,没了指挥,乱作一团,被天地教教众一阵砍杀,方荣知这些宁王军十二妖对付得了,忙冲过宁王军,又往前追去。

追至天黑,宁王影子未见到,却受了许多阻挠,暗想宁王早已逃不知哪去了。

这时十二妖也追了来,见了方荣,马捷道:“教主,老君早已算了一卦,说宁王虽有败象,却无囚象。所以说是上天让他逃走的。”顿了顿又道:“教主,其它地方的官兵也基本被消灭了。”

方荣叹口气道:“那你们回去吧。就跟东方叔叔他们说,我去武当了。”

十二妖忙给了方荣盘缠,退去了。方荣一路赶,终于至一小镇,其时天也亮了,忙找了一家客栈休息,睡了两个时辰,起来吃饭,吃到一半,进来两女子,一个是杨羽,另一个却不是柳琳,而是宋惠,看来柳琳照顾师父了。

二女一入客栈便警觉地瞧了一圈客栈,见到了方荣,又惊又喜,忙在方荣旁边坐下了,宋惠雀跃道:“方哥哥,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你。”

方荣忙道:“我正要去武当呢。”

宋惠忽地低下了头,道:“方哥哥,武当现在不能去啦。到处都是官兵。我爹娘也上山去啦,誓死保卫武当。我本来也要上山的,可是……可是我要找杨姐姐。”

方荣道:“杨姐姐,你们要去哪里?是去找我么?”

杨羽道:“嗯,惠儿说非要来找你。其实我们许多人都来了。正是要助你一臂之力的,可是我们得到消息,好像我们来晚了。”

方荣忙笑道:“是来晚了。你们还是回去吧。”

杨羽道:“方……盟主,昨日我们见到宁王了,我们本来蒙了面要去擒他的,可是后来又被另一伙人截走了。这帮人武艺高强,似乎都是女子。有些像蓬莱岛的招式。”

方荣暗惊,莫非宁王被丛锦怡截走了?不知他们是一伙的还是黄台吉叫她做的,道:“你们知道他们往哪去了么?”

杨羽忙道:“我们追了一阵,后来忽然跳出来两人,一阵彩光一闪,我们便什么也不知道了。后来醒来时天已黑了。那么我们昏睡了至少两个时辰。她们不管到哪,我们都追不上了,更不可能知道他们往哪跑了。”

方荣道:“宁王绝不能落入八旗教之手。”

杨羽惊道:“什么,她们是八旗教之人?那宁王岂不凶多吉少?”

方荣也不知道,道:“可能如此。可是我不希望他死在八旗教手里。”

杨羽道:“可是怎么找啊?”

方荣道:“杨姐姐,你们还是回到你师父身边吧,以后也不要独自出来找我了。这样很危险。”

杨羽低了头,道:“我明白了,你平安无事,我便放心了。”

宋惠忙道:“方哥哥,你不知道杨姐姐多想你么?”

杨羽忙喝道:“惠儿,不要乱说话。”

宋惠忙又道:“方哥哥,你不知道我有多久没见你了么?”

方荣叹口气道:“惠儿,我明白,可是我真的给不了那么多。希望你明白。”说完起身道:“杨姐姐,希望你尽快告诉众人不要再往贵州赶了。我走了。”

宋惠忙跑到他面前拦住道:“我要跟你去。”又拉住他手道:“方哥哥,无论你去哪,我都跟你去哪,像花妹妹以前一样。”

方荣甩开她手道:“惠儿,请自重。”宋惠泪马上忍不住流了下来,扑入正好上前来的杨羽怀中哭起来。方荣不敢看杨羽,低了头往外走去。

方荣知宁王若要死,当时应该就死了。如果宁王是被八旗教抓去的,那么黄台吉一定像抓武林人士一样想威逼利诱为他所用,自己必须救他出来。如果宁王真的与八旗教勾结,那么自己必须杀了他,不过这可能性非常小。

方荣知时间应该充足,只有再上蓬莱岛找丛锦怡了,更希望他们将宁王带上蓬莱岛了。于是转而往杭州去。

到了杭州,绕开众人,连行人也少见,至湖边,忽然想起当日围困各派掌门的地方,想想应该先去那瞧瞧,于是雇了一条船,往那地方而去。湖上也有官船,但毕竟方荣一人,又像个书生,却也没引起官兵怀疑。

到了那座山下,忽然见了一条大船从山另一角驶了出来,在小船旁停下道:“这里是私人之地,闲杂人等不得久留,速速离去。”

方荣倒没想到这里还是八旗教地盘,官兵未来查,连受过辱的各派掌门后来也没再来讨回公道过,见了船上几十人,且人人会武,实属厉害角色,忽见了几个女子,甚是面熟,似乎在蓬莱岛见过,忙道:“小人不知,小人马上离开。”忙叫船夫划走。船夫划了一阵,方荣忙这般这般吩咐他一阵,自己偷偷潜入深水中,然后小船离去。

方荣潜到山旁,钻入草丛中换了口气,然后又潜入水中往山洞入潜去。

当方荣浮出水面时,忽听得一人惊道:“方荣?”正是梁俊的声音。

方荣忙一跃上岸,笑道:“梁公子,好久不见了,呀,琼瑶仙子也在啊。”这时守在这厅中之人已然将方荣围了起来。

梁俊冷笑道:“方荣,你这不是来自投罗网么?”

方荣哈哈一笑,道:“梁公子,我既然能进来,可想而知外面已然全是我的人了。我若出不去,你们也休想出去了。”

梁俊哼一声道:“不知方盟主来此所为何事?”

丛锦怡笑道:“方公子,我师妹没跟你一起来么?她也舍得让你一个人来冒险呀?”看来她并不知道方荣多少事,梁俊也没跟她提起过。

方荣不理会她,道:“梁公子,听说你们请了宁王来做客。”

梁俊笑道:“正是。不过你放心,宁王若不答应我们要求,我们会帮你杀了他的。”

这时黄台吉与药王走了出来,黄台吉骂道:“方荣,你来送死么?”

方荣一瞧,那射日弓竟然在他手中。这时已然拉弦将箭头对准了方荣。方荣冷笑一声,道:“黄教主,我不过贱命一条,不过要是我死了,我想黄教主也休想离开这里。这里已然被包围了。”

黄台吉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方荣,你以为这地方只有一个出口?我会自己困死在这里么?外面什么情况,我会不知?方荣,说吧,你来此所为何事?不过你也休想再离开这里了。”

梁俊道:“他是为宁王而来。”

方荣道:“正是。”

黄台吉笑道:“你是要活的宁王还是死的宁王呢?”

方荣笑道:“活的也好,死的也罢,我只是想见见败兵之将的下场。”

黄台吉道:“好,方荣,你若接得了我三箭,我便让你见见宁王。”

方荣知他所说的当然不会是剑法之剑,而是弓箭的箭,道:“好。”

黄台吉哼一声,一声脆响,箭已射出,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箭已然在方荣手中。方荣之手也渗出血来,心道:“这射日弓果然不同寻常之弓,自己终于亲见这射日弓的厉害了。”刚丢了那箭,一箭又射了过来。方荣这回做了防备,手一握,不想这第二箭比第一箭力更大,箭头还是往前钻去。方荣忙又使了力用力一握,生生将箭拆断了。手心却已模糊一片。

黄台吉手心也发了汗,想不到两箭都被他抓住了,而第二箭他已然使了全力。原来这射日弓与众不同,人的内力有多大,这弓的威力便有多大,弦全靠内力才能拉得开来,当然还需人的箭术也要一流。而黄台吉一向对自己箭术颇为自信,一向例无虚发,今想不到加了射日神弓也奈何不了方荣,正自气愤,药王轻拍了他后背,药王内力已传至黄台吉。黄台吉会意,哼一声道:“方荣,瞧好这第三箭了。”说完拉弓一放,只道方荣这回死定了,不想只听得一声大吼,射出去的箭在方荣手中断为三截。

原来方荣也知了药王阴谋,忙使了全力,用了双手,才将这箭接了下来,用缠布将血淋淋的双手绑了起来才道:“黄教主,你可是履行你的承诺了。”忽感双手一麻,知中了毒了,忙点了手臂之穴,止了血往上流,骂道:“药王,你好卑鄙。”这时双手已然完全没了知觉,忙不住暗暗逼毒。

药王道:“想不到你内力厉害至斯,若是别人,中了我这毒,早已全身动弹不得,想不到这么久了,你的毒还在手臂上。”

这是连黄台吉也想不到的,哈哈一笑,道:“国师,做得好,做得太好了。”说完向旁边侍卫使了个眼色,那人忙钻入一洞中。黄台吉忙又道:“国师,这毒能坚持多久?”

药王道:“若他自行逼的话要天个时辰。”

梁俊哼一声,挥剑便往方荣刺去。黄台吉忙道:“且慢,梁公子,等下再动手不迟。”

梁俊不解他意,这时宁王被带了出来,方荣一瞧,宁王倒没多大变化,还是那么一股王者风范,神态还是那么傲慢,根本不像个败兵之将,也不像个刚刚被辱之人,见了方荣,哼一声道:“方荣,你追到这里来,是来杀本王的么?哈哈,你放心,你不杀本王,八旗教也会杀本王。今日落入你们手里,本王早将生死置之度外,方荣,还等什么,动手吧。”

方荣笑道:“看来你是被他们擒来的了?”

宁王哼一声,道:“士可杀不可辱,废话少说,动手吧。”顿了顿又道:“当日与我说得真是富丽堂皇,想不到原来方盟主与八旗教是一丘之貉。”

黄台吉哈哈大笑道:“宁王,你错了。我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说完一挥手,众人往方荣攻去。

方荣手没了知觉,脚可还自如,飞起一脚,直接把最前面一人踢飞了,还带倒一大片。方荣脚法一点也不比手上功夫差,且更有力度,一会功夫已将所有冲上前来之人踢倒在地。

黄台吉惊得后退几步,道:“你到底是不是人?”慌忙中又一箭往方荣射去。

方荣步法一展,让开了这箭,忽地踏到了宁王身旁道:“宁王,我来救你出去。”

宁王大惑,道:“这是你们的苦肉计么?”

方荣怒道:“你把方荣看成什么人了?”哼一声又道:“我可不想你死在八旗教手里,要死也是死在我手里。”

这时梁俊挺剑刺了上来,丛锦怡紧随其后。

黄台吉叫道:“将两个人都杀了,一个不留。”

方荣这时知绝不能让开,自己一让开,宁王定会死在梁俊或丛锦怡剑下,忙只用脚跟与梁俊之剑接招。梁俊与丛锦怡剑法竟也有些默契,方荣总是将要踩住梁俊之剑时丛锦怡及时来救,当然丛锦怡剑法远远在梁俊之上。

其实丛锦怡也惊叹方荣腿功之厉害,自己堂堂琼瑶仙子,虽说剑法非自己最善长的,但这剑法也足以傲视群雄了,但现在在方荣脚下却也不过如三流剑法一般,且现在是两个人合攻,更甚的是方荣始终在一个地方。

原来方荣本来眼疾脚快,又能料敌先机,知两人下一招是什么,自然事先出腿将剑半路截下了。只是方荣要胜也是不容易,若能离开宁王,他自然能出奇制胜,但绝不敢离开宁王,不然宁王马上有生命危险。

黄台吉在一边也是暗暗着急,他虽也厉害,但与方荣与丛锦怡比却远远不如,自然帮不了忙,更何况自己千金之躯,自然不能动手,而一旁的药王也是知他脾气的,他不出手便绝不出手,任你如何命令,他若要出手,也绝不经别人同意。所以也不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只希望丛锦怡与梁俊能出奇制胜。

正打得难解难分,忽地从潭中同时跃出十几人,见了宁王道:“王爷,小人救驾来迟。”说完往八旗教人攻去。

这时又相继从潭中跃上几十人上百人,黄台吉知大势已去,忙道:“梁公子,丛岛主,我们走。”

药王彩光一闪,与众人往洞内走去。前面几个大内高手马上倒在了地上。彩光许久不散,众高手也不敢再追。

宁王忙道:“不用追了,这洞如迷宫,你们进去了只怕永远出不来了。”又对方荣道:“方盟主,这次又多亏了你救本王一命了。想不到方盟主不记前嫌,实让本王汗颜啊。”

方荣道:“你攻打我天地教也是君命不可违,反正也是我天地教胜了,而且你确实为国为民,至少你也对魏忠贤恨之入骨,将来我杀魏忠贤之时说不定还要靠你呢。再者辩子兵对我大明虎视眈眈,大明还要靠你呢,你现在自然不能死。”

宁王忙问道:“方荣,你伤势不要紧吧?你是不是中毒了?”

方荣冷笑道:“刚才你也看到了,我中毒了你也奈何不了我,你最好少费点心思,不然他们便是榜样。”原来地上至今还躺着被方荣踢死踢晕踢残的呢。

宁王道:“战场上我们是敌人,私下本王还是把你当朋友的,更何况刚才还是你救了我,本王绝不会无耻到这种地步。”又对来救他之人道:“外面什么情况?”

一人忙道:“属下早将外面制服。外面船正等着我们,只是要委屈王爷下水。”

方荣道:“这里许多箱子,宁王可以躺在箱子里面,至少不用受寒气。也不用闭那么久的气。”

宁王哼一声道:“你当我是文弱书生么?倒是你怎么办?”

方荣道:“若宁王真的想感恩,你们走时可以留一条小船给我。我要先在这里逼毒。”

宁王道:“好吧,那先告辞了。”说完首先潜入水中。众人怕他再出事,忙也跳入水中紧紧跟在宁王旁边。

等他们都走了,方荣忙盘坐于地,慢慢将毒血逼出来。果然逼了三个时辰有余,才将毒全部逼了出来。其时里面早已漆黑一团,壁上火把早已燃尽,不过方荣也瞧得清楚,跳入水中往外潜去。将至外面时,也不先浮上头,又潜至一水草边才浮上来,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瞧了水面上只有一叶孤舟,正是昨日自己雇的船,忙游了过去上了船。

那船夫见了他万分高兴,道:“公子,终于等到你了。”

方荣万分感动,道:“多谢船家。”

船夫笑道:“这次多亏了公子,我这辈子,甚至下辈子都不用再当船夫了。”

方荣笑道:“我给你的钱自然不够的,一定是那王爷赏你的。”

船夫笑道:“公子真是聪明。这回若非公子,我也不会撞上这么好的事。我不过是带他们来这里罢了,而且这里还是公子指点我来的呢,公子,我也非贪财之人,赏银一人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