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

第二三五回 交易

方荣忙笑道:“不用了,你留着吧。”

船夫忙笑道:“我知道了,公子是大富人家,岂会瞧着起这一千两呢。不过我全家老小这一辈子不用愁了。”两人又聊些闲话,终于上了岸。

方荣此时也不知身往何处,本来想着应该回去瞧瞧花语婕,但想起其她女子,又不敢回去了,想想自己只身一人,无牵无挂,应该上京才对,打定主意,往京城而去。

顺道去了宁王府,得知宁王无事,也已上京去了,再去瞧了瞧武当,官兵也只在山脚下站着,戒备稀松得紧,看来他们其实也不敢对武当怎么样,只是不敢违抗上级的命令罢了。

方荣也放下心来,又往京城而去。到了京城,方荣忙去找刀王,进了屋,第一眼见到的不是刀王,竟然是应该与自己父母在一起的宫珠娥。

宫珠娥见了方荣,扑入他怀中哭道:“方郎,你终于来了。”

方荣不知所措,道:“宫姐姐,你怎么来京城了?”

宫珠娥道:“我怕……我在他们面前怕,而且他们对我的眼神也变了,虽然……虽然他们对我像以前一样好,没有骂我,可是她们很少跟我说话了,我不敢住下去了,所以来找你。”

方荣不知说什么好,道:“那你怎么知道我会来京城?”

宫珠娥道:“我知道你会来的,一定会来的。”

方荣忙道:“那你一定见过萧伯伯了?”

宫珠娥摇摇头道:“没有,萧伯伯一次也没回来过。”

方荣忙又问道:“秘王来过么?”宫珠娥忙摇头不敢说话。方荣忙道:“宫姐姐,你不用对秘王害怕,他不会害你的。”

宫珠娥大惊道:“方郎,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叫我去找秘王么?我跟他没有什么,什么也没有,方郎,你要相信我。”

方荣想不到她误会成这样,忙帮她抹了泪,在她脸上一吻,道:“宫姐姐,我不是那意思。”

宫珠娥将方荣搂得更紧,道:“方郎,我们马上成亲,我们马上入洞房,我要成方郎的女人。”

方荣惑道:“宫姐姐,你怎么了,我们是订了亲的,我迟早是要娶你过门的呀。现在谁也不在,我们说成亲也做不了准。”

宫珠娥道:“我怕,我真的好怕。”

方荣忙道:“没事的,还跟以前一样,什么也没变。宫姐姐,我们出去吃饭吧。”

宫珠娥点点头,道:“我来了京城后,哪也没去。我就怕方郎来了后不见我,我也好想逛京城。”

方荣笑道:“反正也没事,宫姐姐,从明天开始,我带你再逛一次京城吧。”

宫珠娥道:“方郎,我也记得以前的武功了,所以我不会像上回一般了的。”顿了顿又道:“方郎,我出来时为了自保,我又做了许多毒药,别人要伤害我时,我可以用么?”

方荣想了想道:“你只要有分寸就行了,比如正派人士时你无论如何也不能毒死他们的,明白么?”

宫珠娥点点头道:“嗯,其实平常之人没几人是我对手的。”

两人来到一客栈,叫了几样好菜,又叫几壶好酒,两人吃起来。

这时走进来一女子,身后还跟了四人,那女子坐下后,四名男子却只是站在她身后,看来是这女子保镖了。那女子坐下后,还往方荣微微一笑,叫了几样菜后又一直瞧着方荣了。

方荣知她一定为自己而来,但瞧她与四名保镖都远远不是自己对手,也不放在心上。宫珠娥怒目而视,道:“你是什么人?敢这样瞧我方郎。”

那女子扑哧一笑,道:“姐姐不必惊慌,妹妹不会抢你的方郎的。”

方荣道:“你是谁?你找我有什么事?”

那女子道:“小女子姓金,小名唤作凤凤。”

宫珠娥取笑道:“又土又怪的名字。”

金凤凤不理,又道:“方大侠,听说八旗教教主与你有深仇大恨,不知真假。”

方荣笑道:“他与我有仇,我与他却无仇。”

金凤凤道:“那也一样了。说实话,我与他也有仇。”

方荣笑道:“你是想让我帮你杀了他?”

金凤凤笑道:“如若方大侠有那个本事更好,不过小女子不会袖手旁观的,我只希望我们达成合盟。要杀他,小女子少不了方大侠,方大侠也少不了小女子。”

方荣道:“看来你对八旗教教主了若指掌。”

金凤凤哈哈一笑,道:“为了报仇,不择手段。”

方荣道:“那你了解他多少?”

金凤凤走到方荣一桌,道:“我可以坐下来么?”方荣点头示意,金凤凤坐下后,又道:“现八旗教正在拢络人心,崆峒派、蓬莱岛、药王、五毒教……”

方荣惊道:“什么?五毒教?现在五毒教教主是谁?”

金凤凤道:“以前是个叫陶宝珠的,现在好像是她的女儿,叫彩朵的。”

宫珠娥惑道:“呀,朵妹妹。方郎,朵妹妹走后,再也没回来过。”

金凤凤笑道:“原来你们认识呀,那更好办啦,五毒教教主正在舍下作客呢。”

方荣怒道:“你说什么?”他知所谓的作客可不是真的作客。

金凤凤一点也不惊,笑道:“她去刺杀崔呈秀,危在旦夕之时,小女子救了她,她正在舍下养伤呢。不过方大侠放心,并无大碍。”

方荣起身情不自禁拉了她手道:“快带我去找她。”

金凤凤唉哟一声娇嗔,道:“方大侠,男女受授不亲,请放手。”

方荣脸上一红,忙放了开来,道:“她若有何闪失,拿你是问。”

金凤凤摸着确实生疼的手臂道:“我们是朋友,我们是合作伙伴,何必闹得不愉快呢。只要我们合作愉快,彩妹妹我还是会好好照顾的。”

方荣坐下道:“看来我们做的不过是一场交易。”

宫珠娥怒道:“你不放了朵妹妹,你信不信我让你变丑八怪,永世不敢见人?”

金凤凤笑道:“还未请教姐姐是花姐姐还是于姐姐还是洪姐姐呢?”

宫珠娥哼一声道:“九尾狐狸宫珠娥。”故意将九尾狐狸说得大声一点。

金凤凤脸色一变,稍纵即逝,笑道:“宫姐姐。做大事的,都需有一点魄力,若这般便被你吓到了,也成不了大事了,当然你如果真让妹妹变了丑八怪,那也是狗急跳墙之事了。”

方荣不欲她们吵下去,道:“不知以后我们怎么联络?”

金凤凤笑道:“只要方大侠在京城,我应该可以找到你的。好吧,为了公平起见,我也告诉你一个联络我们的方法,这条街有个饺子店,那是京城最大的一家饺子店。”说着又掏了一块玉,道:“凭这个,你可以找到我。跟店里掌柜说便成了。”

方荣接过,只见上面精雕细琢的一只凤凰,入手冰凉,晶莹剔透,乍是好看,道:“不知可卖得多少银子。”

金凤凤扑哧一笑,道:“到时你见不到我我可不管。如若方大侠手头紧,小女子倒可赠个百把两百两救救急。”

宫珠娥哼一声道:“谁要去找你。谁要你的臭钱。”

金凤凤不理会她,道:“方大侠,今日来,我也不只是与你结盟就算的,其实八旗教教主来京城了。”

方荣道:“还是等金姑娘想好了个万全之策再来找我吧。”

金凤凤道:“万不万全之策不敢说,但方大侠只需将药王引开即可。还有蓬莱岛岛主。”

方荣道:“有什么办法么?就好像让我引开你的贴身保镖一样。”

金凤凤道:“那只要方大侠缠住药王即可。”

宫珠娥道:“如此说来,其实方郎不是与你合作,而是听你使唤。”

金凤凤笑道:“宫姐姐太会说话了,刚才方大侠说了,我们算一场交易吧,你利用我的情报,我利用你的武功罢了。其实,我倒想真正与方大侠做个朋友的,只是我们不可能罢了,这也是我平生一大遗憾。”

方荣对她不了解,更没有真要与她成为朋友的想法,更何况她还用彩朵来威胁自己,道:“好了,你可以告诉我黄台吉下落了。”

金凤凤惑道:“黄台吉?哦,你是说八旗教教主。黄台吉不过是他音译。准备好了,自然会找你的。”

方荣道:“你是叫我一直等在这里不成?”

金凤凤道:“那倒不是,黄台吉来京城,一来是与魏忠贤暗杀宁王,一来是与魏忠贤密谈清兵入关之事的。可想而知,一个有情报,一个有杀手,刺杀宁王是多么容易一件事。”

方荣心道:“真有那么容易,以魏忠贤能耐,还用得着别人?”道:“天快黑了,没事我走了。希望你好生待彩朵姑娘。”说完拉了宫珠娥离去。

方荣叫宫珠娥在家等着,忙往安宁王府去。方荣本来要偷偷潜入,想不到王府里三层外三层站满侍卫,看来是重要人物在了,方荣知自己潜入是不可能的了,想了一阵,只得敲响了大门。

门卫开了门骂道:“小兔嵬子,滚一边去,不然把你大卸八块。”

方荣道:“在下方荣,求见袁丰公子与长宁公主。”

那门卫大惊,忙道:“方公子请稍候,小的马上去禀报。”说完匆匆而去。其时其余门卫连门也不敢关了,只诚慌诚恐地站在一边。

方荣只觉好笑又觉无奈,自己已是个让人敬畏之人,可是自己还是过着被人追杀的日子,真是上天捉弄。

过了一会儿,安宁王、宁王、信王、袁丰与朱湘都出来了。安宁王道:“方盟主,深夜造访,不知有何要事?”

方荣道:“既然你们都在此,那我告诉你们吧,八旗教与魏忠贤勾结,欲刺杀宁王。宁王好自为之。”反正也见了这里戒备森严,连自己都没办法进去,也放下心,不欲久留,也不与袁丰问些朝廷之事,急急离去。

方荣回到家,正见秘王坐在一边,宫珠娥惊恐地站在一边,见了方荣回来,忙躲到方荣身后去了。方荣怒道:“你来干什么?”

秘王也怒道:“我来看珠儿也不行么?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长辈。你以后说话客气一点。”

宫珠娥忙道:“我不要你来瞧我,你以后都不要来了。”

秘王道:“方荣,我知你来京城不是来游山玩水的,所以我放心不下珠儿,我要接珠儿走。”

宫珠娥忙道:“不要,我不要跟你去,你马上走,不然我不客气了。”

秘王道:“方荣,珠儿可以不相信我,难道你也不相信我?”

方荣道:“那是当然,我凭什么相信你?”

秘王拍案而起,骂道:“你存心气我是不是?”一掌往方荣击去。宫珠娥忙到一边去了。方荣也一掌往秘王击来,不想秘王身子一晃,往宫珠娥而去。

宫珠娥呀地一声,身前一阵彩光亮起,一枚峨眉刺往秘王刺去。

秘王一时忘了宫珠娥已然恢复记忆,那么武功也回来了,一招不成,急急往后退,但这时方荣已然拦在了宫珠娥面前。秘王哼一声道:“方荣,若珠儿有什么闪失,我定不饶你。”心理好受了些,又道:“好吧,我也在这里住下了。刀王应该不会那么小气。”

宫珠娥道:“不行,你敢住我便毒死你。”

秘王道:“珠儿,你师父也来京城了。”

宫珠娥又惊又喜,瞧了瞧方荣,想起什么,忙又道:“她来做什么,我不要见她,她已与我没师徒名分。我已经与她没关系了。”

秘王道:“她与八旗教教主在一起。这不要脸的贱人。”

宫珠娥怒道:“不许你骂她,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方荣万料不到这黄台吉这么有能耐,道:“希望你能劝劝她。”

秘王哼一声道:“死了更好。”

宫珠娥大怒,挺了峨眉往秘王刺去,方荣忙拉住她摇摇头。

秘王道:“哼,她一听说药王,马上便去找他,你说她是不是贱人?哪日我定要杀了这对奸夫**妇。”

宫珠娥骂道:“你这老东西,你这臭不要脸的,我师父的事关你什么事了,你给我滚,不然我毒死你。滚!”

秘王怒道:“难道你听不出来,你师父本来是我的女人么?你说她是不是犯贱?方荣,你不是与那八旗教教主有深仇大恨么,好,我们马上去,你杀八旗教教主,我去杀了这对狗男女。”

宫珠娥一下呆住了,道:“你说我师父本是你的妻子?她……她这么做确实不该,她真是……真是这样的人么?她不是这样的人的。我以前天天与她在一起,她不是水性杨花之人。你胡说的。你这样说,是何居心?”

方荣道:“这么说你是知道他们在哪里的了?”

秘王道:“我是什么人?本来,我是去找邪王的,他说起八旗教教主之事,又说了些被八旗教教主收买的人,药王自不必提,他突然提到九命妖猫,这贱人,气死我了。你以为她真能被什么人收买的,哼,她是去找她的奸夫。这对奸夫**妇之事还是邪王告诉我的,以前我竟然不知道。”

方荣道:“可是薛前辈那么老了,药王那么年轻,他们怎么可能?一定是误会吧?”

秘王哼一声道:“误会什么?你当药王真的那么年轻么?你当那贱人当真那么老那么丑么?药王比我们都大,只是他是药王懂得驻颜术而已,那贱人其实跟珠儿很像,简直……简直跟珠儿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她平时那么丑,不过是装出来的罢了,不信你问珠儿。”

宫珠娥心中一片混乱,道:“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秘王柔声道:“珠儿,其实……其实你师父就是你亲娘。你现在明白你与你师父为什么长得那么像了吧?”

宫珠娥恍惚道:“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我不相信你的话,你是有目的的,我不会相信你的话的。你以前对我好也是有目的的,你所有的一切都是骗我的,你马上走,我才不会信你的鬼话。快滚!”

方荣忙道:“秘王,希望你马上离开,至于杀八旗教教主之事,我会找你帮忙的。”

宫珠娥忙道:“你敢伤害我师父,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秘王道:“好,我在外面的客栈等你。”说完离去了。

宫珠娥搂了方荣哭道:“方郎,你相信他的话么?方郎,他说的不是真的是不是?他不会是我父亲的,我师父也不会是我的,是不是?我与师父没有关系了,我的亲人只有方郎。”

方荣也不知如何是好,想不到她已经猜到秘王是她父亲了,道:“宫姐姐,不管真假,我都是你的方郎。不管真假,我们都不理会便是了。”

宫珠娥道:“可是……要是他们真是我父母,我……我心里怎么会不在意呢?方郎也不会不在意的。”

方荣忙笑道:“怎么会,你忘了么,燕儿也是尸王孙女呀?难道我在意了么?宫姐姐,我明白你的心,那么,你是你,他们是他们。宫姐姐,我其实很高兴,你与以前相比,变了许多。你以我感觉,你还像失忆前的你。只是现在你不让我那么当心了,因为你也是个高手,别人不敢欺负你了。”

宫珠娥喜极而泣,道:“方郎,你待我真好。方郎,我也要为你生孩子,像花妹妹一样。方郎,我们马上入洞房吧?”说到后面几近销魂。

方荣心下一荡,脑子早已不由自己,嘴往宫珠娥脸上吻去,手也不由自己去解宫珠娥衣裳。

宫珠娥忽然呀地一声,羞红了脸道:“方郎,你为何要脱我衣服?”

方荣惊醒过来,忙离开了宫珠娥身子,她娘说得对,其实宫珠娥也是个不经人事单纯之人,脸上一红,道:“宫姐姐,对不起。我……我一时控制不住。”

宫珠娥嘻嘻一笑,道:“我明白啦,入洞房都是这样的,是不是?可是……可是我有点怕……有点害羞,这么羞人的事……方郎,我们到房间去吧。”

方荣哪里还敢,忙道:“宫姐姐,你去睡吧,毕竟我们还没有成亲,不能入洞房的。”

宫珠娥有些失望,道:“嗯,方郎,刚才你亲我时,我感觉好舒服,好幸福,我想要方郎天天那么抱着我亲我。”

她说的话总是那么销魂,方荣恨不得马上将她就地正法,还是忍住了,忙道:“宫姐姐,时候不早了,睡吧,等我们成了亲,我天天抱你好不好?”

宫珠娥羞红了脸轻轻嗯一声,忙跑入房间去了。

方荣瞧了她模样,心里痒痒地,谁叫他尝了云雨滋味呢,只是碍于未同她成亲,才不敢放肆,不敢再胡思乱想,定了定神,回到房间睡了。

第二日起来,宫珠娥早已做好了饭菜等方荣吃,方荣幸福无比,无以回报,只得赞不绝口,宫珠娥也是万分开心。方荣想着金凤凤之事,又往那客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