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榜

第一百二十七章 出来乍到

今天我一口气上传三章,大家过过瘾,但是恳请大家去收藏一下我的新书<美少女的宠物>,点几下,推荐几票!!!!!

开卷语:感谢各位对《黑榜》长期以来的支持,在此特向支持我的朋友和天鹰文学网站的各工作人员说声“新年快乐”,随着新年钟声的想起,《黑榜》从2005年写到了2006年,中间的酸甜苦辣不是三言两语可以道尽。从今天起,黑榜恢复更新,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黑榜组织内。

周云匆匆走向少爷办公室,他几天已经不止一次去找少爷了,可是每次的结果都一样,这不得不让他感到奇怪。

“周助理。您不能进去。”少爷门前平白无辜多了两个看门的人,两人见周云过来,连忙用手礼貌的拦住周云。

周云不禁皱眉头,一股无名怒火涌上心头,深沉道:“让开。”

“这……”,其中一人表示为难,显然是命令难为,继续道:“周助理,少爷吩咐过,不让任何人来打搅他,如果他要见你,回请你来的。请不要让我们为难。”

周云脸色变的很难看,阴沉的脸上没有半点笑容,十指关节不自觉的捏的“啪啪”作响。

两人心头一惊,他们是头一次看到以前平易近人的周助理会有这样的神色,可是少爷命令是组织的“圣旨”,任何人都不能违抗,心中直感无奈。

“哼——”周云奋力转身,迈出一步,冷然道:“少爷究竟有没有在办公室里?”

次话一出,看门的两人脸色一变,浑身哆嗦起来。另一人连忙摇头:“周助理,我们确实不知道。我们也是按照命令办事的。”

周云没有再说下去,大步离开了少爷的办公室,他额头上的青筋第一次冒起,心中的不满和愤怒不可言喻,黑榜现在大大小小的事情可以说都是他再搭理,少爷是不过是象征性的过问一下,觊觎少爷对老爷心中的不满意和恨意,只怕他早已无心打理黑榜了。

少爷一连几天都不和他见面,而且叫人守在门口,这明显就是不想让自己知道在做什么的缘故,而且八成已经不在组织里了。

周云心中一叹,身为下属也不过这些事情,但是身为暮的兄长,他有必要去约束暮,夹在中间做人的他深感为难。对于少爷这几天的动向,他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此时,托亚正在娱乐城和众小姐喝得不亦乐乎,其中不乏有酒量好的,但是和托亚拼了几箱后也已经身形摇晃了。

“哈哈……”托亚豪气万丈,道:“开心,真的很开心啊,有你们这些美女做伴,我是无上的荣幸啊。”

说归说,眼睛不由的向别上瞟了一眼,一不小心,又被他放到了两个。看来他今天是不把她们这些女的全部灌倒,是不会罢休的。

娱乐城的妈咪可就急了,她带的小姐基本上都用上了,可是效果仍然不见大,好在客人有钱,不然真的不好做。现在已经有很多其他的老顾客问她要小姐了,可是托亚这样拖着,只能在心里干着急。

“啪——”托亚破门而出,指着妈咪大叫一声道:“你给我过来。”

“我?”那妈咪显然没有反应过来,连忙堆笑前去,献媚道:“老板还有什么吩咐啊?”

“全给我包了,我要带他们出台。”托亚酒气冲天的叫着。

“全部?”妈咪看着托亚显然有点不相信,以为他说的是酒话。

“对。全部。”托亚清醒的很,随手冲口袋里掏出一大把前,塞在她的手中,打了个酒嗝继续道:“你少给我废话,这些钱够他们出台了,小费我会另外算。把她们给我全弄上车。快……”说完,转身向洗手间走去。

妈咪看着手中的钱,还没有会过神来,只是“哦”了一身。突然间她想起了身,连忙跑出去向别的客人解释,所有的小姐全被一个大老板包了,今天不能来陪了。显然托亚给的钱已经让那个妈咪动了心。

“妈的——”一个客人将一杯酒全泼在了妈咪的脸上,气愤道:“老子一来叫要等,现在你说今天不行,你消遣我们是不是。”

同台客人见状都纷纷笑了起来,附和道:“就是啊,老子又不是没钱,今天我不管是谁包了,反正我一定要看到你带的那些小姐。”

妈咪连忙把脸上的酒擦干,她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财大气粗的客人了,被泼酒也是经常的事,人都已经麻木了,脸上依然堆着笑容解释着。

客人好象不是一般的蛮横,不但不听,丝毫不给一点面子,今天是不见到小姐,不走了。至于其他的小姐,一律不要。摆明了就是吃定他了。

托亚醉意熏熏的从洗手间出来,刚放完水的感觉,让他无比的舒服,而且已经卯足了劲,等下一人御十几女。可来到包间以前,那些女人依然东倒西歪的躺着,丝毫没有被人搬动的痕迹,心中顿感不快。转身出门。

“我要你把那办小妞给我抬到我车上去,你却跑到这里和其他人调情,是不是要我亲自动手啊?”托呀终于在大厅找了妈咪的身影,隔着老远就叫了起来。

妈咪一看托亚无缘无辜的跑了出来,脸上一阵难色,心中大感不妙,连忙解释说:“老板,不是的,这边有位熟客,我和他说说就过来帮你搬。

“快点行不行?”托亚撇了撇嘴:“我还等着去快活了,不要耽误了我的美好时光。”

“好好……”妈咪笑的很难看,连忙答应着。

托亚也只好摇了摇头。他不是一个轻易发脾气的人,最多只不过喜欢胡闹一阵,所以也没有太在意妈咪的表情。

“是不是他?”他客人看着托亚漫不经心的表情,指着托亚生气的问着妈咪。

“这个……”妈咪很为难,两别都不好得罪,只是委婉道:“老板,你大人有大量,改天我给挑几个好的来陪你,今天算了吧。”她显然还是帮着托亚的。

“妈的……老子的钱就不是钱吗?我不管***是谁,今天老子把他们全包了。”客人低气十足的说着。

不说还好,一说着声音过大,传到了托亚的耳朵了,当下脸色就变了一个人,返身回来直径朝妈咪和那叫嚣的客人身边走去。

妈咪一看托亚又返身回来,心中叫苦连连,眼看托亚只有一人,对方人多势众,要中冲突起来,只怕托亚会吃亏。

可托亚不这么想,本来今天是想找石傲天叙旧的,可是现在人没找到,到还买了辆新车,所以决定来潇洒一下,目前正是闲的荒,既然有人要和自己作对,那也只好陪他玩两下了。

妈咪连忙上前拦住托亚,道:“老板,我马上就来,你去包间稍微坐坐,这里有我处理。”妈咪显然是好意。

托亚将手一推,直径走到那客人面前,冷冷的看着他道:“你是不是要包我要的小姐?”

那客人潇洒的坐着,翘着二郎腿抽着烟不屑道:“是。今天你要的女人我都包了。”

“是吗?”托亚扬了扬眉毛,嘻嘻笑了起来,样子看上去超级傻。

“怎么?有意见吗?”客人看着托亚的傻样,是吃定他了。身边众人也笑着附和着。

托亚并不介意他们轻蔑的态度,只是搓了搓手,“为难”道:“可是我全包了耶,钱都付了。”

“啪——”那客人猛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从怀中掏出一把的钱,丢在托亚脸上。

托亚也没有躲,任那百元大钞砸着自己。

“老子有的是钱,你出多少,我双倍给你,今天我就要你包的那些小姐。”客人财大气粗的笑着。

“你有钱也不一定有命话。”托亚面带微笑的看着地上的钱,感到十分心痛,不知是在痛惜这些钱被所以丢弃,还是在痛惜客人命不久已,其中意思不可言喻。

“你什么意思?”客人身边围坐的七八的大汉都站了起来,目露凶光的瞪着托亚。

“没什么意思,要是不知道就当我没说。”托亚从容不迫的看着众人,道:“今天不管你们出多少钱,向要我从手中抢走东西,代价是很惨重的,最重要的就是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在众人的眼中,托亚的态度异常的嚣张,可是说到手段,只怕托亚完全有这个嚣张的实力。

妈咪见形势迫在眉睫,连忙横身拦住客人,媚笑着解释,而且还一个劲的给托亚使眼色,示意他快走。可托亚完全当没有看见,只是漫不经心的摆弄着自己的手。

“滚开——”个人大吼一声,推开妈咪,完全就听不进解释。

妈咪见情况危机,连忙跑开叫人去了。

托亚上前一步,嚣张的笑了起来,完全不把这些人放在眼力道:“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们最好不要乱来,到时候伤了谁我可不负责的。”他是有心想和这些人玩玩,给自己来中国的第一天添加一点生活色彩。要是此时石傲天和午夜都在这里,只怕会被托亚气死,动手就动手,还说这么多的废话。这就是托亚的特色,生活本就是缺乏乐趣,所以要及时行乐,他的生活方式完全是一种另类的杀手生活方式,和那些正而八紧之会杀人的杀手大大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