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榜

第一百二十八章 托亚风格

今天我一口气上传三章,大家过过瘾,但是恳请大家去收藏一下我的新书<美少女的宠物>,点几下,推荐几票!!!!!

托亚并不把这般人放在眼里,说实话,他是闲着无聊,没事想找点事情做。随便看般口出狂言兔崽子到底有何能耐。

那客人仗着自己这边人多,早早就托亚围成了一个圈。

此刻,已经惊动了夜总会其他客人,人们纷纷头抱以好奇和看好戏的心态,竟没有一个人敢过来多事。

托亚无聊的打了个哈欠,无味道:“快点吧,要动手就快点,不要妨碍我风流快活的时间。”

客人闻言,心中大怒,大叫一句:“大家一起上,出了事情我负责。”

好大的口气,看来他也不是一般的小混混,可是托亚才不会管他是谁,要比凶也比不过黑榜的杀手,要比狠更是相差甚远。

“慢——”托亚潇洒的叫了一个字,继续道:“我们打个赌,三十秒后要是你们没飞出这个娱乐城的大门,就算我输了。”

众人大怒,手抄酒瓶冲了上去,根本就没有人去答应他这些废话,看来势必要把托亚废了才舒服。

“哎——无知的人。”托亚摇了摇头,他刚到中国,不想开杀戒,何况杀了这几个人也没有钱,更加会暴露自己,只不过看到他们这么嚣张,想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果然不出所料,三十秒种后,大门口横七竖八的飞出好几条人影,纷纷乱七八糟的倒在地上,从样子上看估计早就分不清谁是谁了,估计叫他来认,只怕也不会有太大的困难。

托亚冷冷一笑,走出大门,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道:“爷爷我不发威,当爷爷是病猫。要不是今天爷爷我心情好,你们的下场会更惨。

地上那披被打的像猪头一样的客人,早就晕了过去,完全听不到他说什么。

妈咪叫着经理赶了过来,可是没有想到这么快会结束了“战斗”,而且托亚毫无损伤的站在原地,更没有紧张和要逃跑的神色。

“这……”妈咪香手轻轻的捂住自己的小嘴巴,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托亚看了她一眼,无所谓道:“清理了几个垃圾,敢和我争女人,不知死活,我最讨厌别人和我争女人了。”

说完,还毫不掩饰的打了个酒嗝。

妈咪为难的看着经理叫了句:“经理,这——”

还没有说话,那个管事的经理,就阻止她继续说下去,他看了看托亚,很清楚对方不是一般的角色,起码不是小混混的那种类型,单看着断断的三十秒,好几个大汉被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放倒了,并非池子中之物品。

托亚很明白妈咪的意思,活动了一下酸疼的脖子继续道:“你放心,所有损坏的东西我会双倍赔给你们的。”

“那位经理一听,想不到他出手会这么阔绰,心想对方来头必定不小,连忙对笑上前,有心交结道:“老板,真是好魄力啊!今天的事情,我来处理。所有损坏的东西我们店自己负责,而且你想带走的小姐,我也全部免费送给你。”

“哦”托亚半眯着眼睛,细细的打量着这为经理,有点不相信道:“天下好象没有这样免费的午餐吧?”

“哈哈……”经理从容一笑,继续道:“我只想和老板您交个朋友,要是不嫌弃,我们里面谈。”

托亚职业关系,一听到有人主动要和自己交朋友,心底一沉,酒气也消散了几分,满脸严肃道:“不必了,我不需要朋友,等我需要的时候在来找你吧。今天损坏的东西我都会赔偿,而且女人也要带走。”

经理突然被人拒绝,脸色变的极为难看,他万万没有想到托亚这个人会好不给面子的回绝,心下一时也不好再说什么。

托亚可不管那么多,掏出一叠钱就放在经理上手,一句话也没有再说。直接到自己的包间,亲自把那些小姐台上车,没有在去麻烦任何人。看来他今天不干完这些女的是不会怕羞了,食色性也,这就是托亚的风格。

跑车毕竟空间有限,稍微坐上四个人就再也无法的将剩下的小姐带走。

托亚心中一阵惋惜,喃喃道:“早知道就买辆大点的车了,哎——”一想到自己要损失好几个美女,心里就不是个滋味,心中叹道:“罢了罢了,只有等下次了。”

当着经理和妈咪的面,挥了挥手,**荡的笑了起来,道:“不要打搅我快活,呵呵……拜拜。”

夜总会这么多人竟没有一个人敢去拦他,单看他刚才在夜总会里的那翻身手,就已经是震惊四座了,虽然在托亚眼中这些只不过是雕虫小技,可对于大多数门外汉来说,可是通天绝技。

托亚开车绝尘而去,带这几份酒意,车开的是越来越快,托亚心里更是爽到了极点,还不时的大叫来发泄心中的“愉快”车上那些被灌的不省人事的小姐们早就摇的东倒西歪,可是依然是没醒来,看来醉的不轻。

石傲天和莫君言刚刚吃饱从海鲜楼下来,而人正想驾车会住处。

莫君言开着车看着前方道:“石头,说实话,你最近变了很多。”

“人总是会变的。”石傲天看着窗外若有所思。

“你后悔吗?”默君言问着模棱两可的问题。

“后悔?”石傲天轻轻的重复着,要说后悔,他已经没有选择,不论是东方情,还是李静静,或者是黑榜,都没有他去后悔的权利,人一旦进入江湖,要想抽身退出已经是不容易的了,进入黑榜就像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要想回头,只怕“十殿阎罗”也不会允许。

“石头,你放心,我们生死与共,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莫君言深情的看了石傲天一眼,细心的安慰着他。

石傲天回过头来,仔细咀嚼的这句话的意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突然继续道:“真的可以吗?”

“只要我们努力,就一定可以。”莫君言点了点头,以表示鼓励。

“希望是这样吧。”石傲天苦苦一笑。

“等你了结了这些事,我带你离开这个地方,过我们自己应该过的生活。”莫君言不自觉的加了一脚油门,好象在等待着石傲天的一个答案。

“那阿吉兄妹怎么办?”石傲天显然担心的不是一个问题,如果要离开,这里实在有太多的留恋,不论是人,还是事情,对他影响都是非常深刻的。

莫君言笑了笑,道:“你就放心吧,我已经安排好了,他们不会有事,难道你还不放心我吗?没隔一段时间,我们就回来看他们一次。我只是想帮助你,不论什么事都想帮你。

石傲天心中一热,看了看莫君言,安心道:“我相信你。丫头。”

“哈哈——”一阵熟悉的大笑声音从身后传来。石傲天心头一惊,立即回头看去,只见一辆红色的跑车从他们车边飞驰而过。

“石头,你怎么了?”莫君言看了出有点不对头的地方,她的听力远远没有石傲天强。

“是他?”石傲天小声的嘀咕了一下。

“谁?”莫君言脱口而出。

“丫头,加快速度,追着刚刚过去的那辆红色的车。

莫君言当下也没有问那么多,连忙换档,一踩油门飞速追了过去。

石傲天脸上露出了笑容,笑了起来道:“好个白痴小子,没想到他真的过来了。”

“白痴?小子?”莫君言双眼注视前方,好奇的问了句。

“你忘记了吗?就是我和你说的,在日本任务中的一个搭档。”

莫君言没有做声,只是不由的加快了速度,她想好好见识一下这个从石傲天口中所认识的“杀手朋友”到底是一个怎么的人物,要是居心不良,定要他付出代价。

两车就这样一前有后紧紧相随,托亚不由于从后视镜中一看,虽然看不清楚,但是已经发现有人在跟踪自己,不由的笑了笑,心道:想和我玩,我就陪你。

连忙连续换档,飞速直去,把莫君言远远甩在了后面。

他莫君言脸色一变,也换档跟了上去。石傲天不会开车,也只有光坐着份。

两车一直追到了郊外山顶没有去路的地方,这里一到晚上一般很少人来,一般只有少数情侣过来兜风幽会,托亚就是一看摆脱不了对方,如今杀心一起,干脆看看对方是哪路“神仙”,顺便解决了他们。

汽车嘎然而止,托亚开门手了出来,外着头打量着对方的车子,由于天色太黑,也看不清楚对方的真面貌,可是石傲天和莫君言在车内看的是清清楚楚。

莫君言一看,淡淡道:“是他吗?”

石傲天一眼就认出了托亚,大笑起来,开心道:“是他。”说完也就开门下车。

托亚见对方已有动静,准备先发制人,飞速奔了过去,正准备攻击,一靠近便发现是石傲天,连忙收住身形,吃了一惊,道:“呆子?”

“可不是就是我吗!”石傲天潇洒了笑了起来。

此刻,莫君言也跟着下了车,动作又种说不出的气魄。

“哈哈……”石、托二人放声大笑,走上前去,相互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这个世界可真是小啊!!没想到这样都可以遇见你,我以为要在好你还要花点工夫的,看来是我错了。”托亚本来来中国的目的就是找石傲天,最近闲着无聊,正好在泰国遇见了他,如今为了打发时间,也只好过来找石傲天叙叙旧。

石傲天开心的拍着托亚的背部兴奋道:“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你小子,可真有意思啊。”

“当然,我可是答应过你的,而且我一个人在泰国也腻了,干脆来中国找你玩咯,你应该知道,我可是最喜欢玩的了。”

“当然当然,我怎么会不知道呢?”石傲天和托亚分开,继续道:“我给你介绍一个人。”

托亚下意识的看了看不远处的莫君言,一看是美女,心里一下乐开了花,道:“就是你身后那位美女,挺不错的,快介绍给我认识。”

石傲天知道托亚风流成兴的毛病,当下也只是摇了摇头,和托亚一起走到莫君言身边介绍道:“丫头,那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位白痴兄弟。”

莫君言半眯着眼睛打量着托亚,秀眉一扬,不是很热情的伸出出了手道:“真是兴会,我常常听他在我面前提起你。”

托亚也伸出了手与之相握,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马上明白过来,这不是个普通的女人,能让自己的呆子兄弟常常暴露自己,看来必定与黑榜有关系,不由客气道:“是吗?”

石傲天微笑道:“兄弟,这,这个是……是……是……”

突然间,石傲天也不知道怎么去介绍莫君言的身份了,说经纪人,好象不太妥当,毕竟这个组织内部的关系,告诉别的不太好,所以一时也不好怎么去说了。

莫君言毫不犹豫的接声道:“我是他未婚妻,莫君言,很高兴认识你。”说完,目光如电般的盯着托亚。

托亚似乎没有太大的反应,心照不宣道:“想不到呆子兄弟能娶到如此娇妻,可为是艳福不浅啊?真是没有想到兄弟你也是性情中人。”

“这……”石傲天一时语塞,只是无辜的笑了笑,连忙话锋一转道:“兄弟,你不告诉我你要来啊,我也好去接你啊?”

托亚和莫君言握手分罢,笑着拍着石傲天的肩膀,无辜道:“我怎么找你,你有没有告诉我你的地址?”

石傲天神秘一笑,调侃起来:“要是告诉你,我们家早被你拆了。”

“哈哈……”石、托二人惺惺相惜的笑了起来。

莫君言看在眼里没有做声,从一开始就觉得托亚这个人不是一般的黑榜杀手,其实力很可能在石傲天之上,要是安排一个这个的人在自己身边,只怕夜夜都会提心掉胆,当下正琢磨着应付托亚这人。

说的人性的直率,莫君言远远没有做的石傲天那么好,所以托亚也愿意和石傲天这样的人做朋友,虽然大家都是杀手,但是彼此就信任过,只少现在是这样。

托亚虽然平时很喜欢玩,也很喜欢女人,但是他也不是个笨蛋,能在黑榜生存这么多年,必定有过人之处。和莫君言握手,就可以感觉的出,此女绝非一般人物,所以也一直留了个心眼,没有和她多说什么,反倒和石傲天更加的亲近。

“呆子兄弟,我发觉每次就到你,你都会破坏我的好事,上次在泰国也一样,本来想去快活一下,没想到又被你破坏了。”托亚说着把目光往车里一瞟。

石傲天下意识的看了过去,只见几个女的在托亚的车上呼呼大睡,又闻到托亚身上那一身的酒气,只怕那几个女的是被这小子整的很惨。

“那不好意思,虽然我知道你这小子有这个嗜好,但是今天注定你玩不成,走,到我那边去喝两杯。”石傲天挺了挺身子,有种酒逢知己千杯少的味道。

“好,呆子兄弟,就算你不在这样说,我也要这样做。”托亚说完变哈哈大笑起来。

莫君言一切都看在眼里没有做声,她觉得把托亚请到家里未尝不是件好事,这样可以好好的研究一下这个和自己最爱的男人称兄道弟的杀手。

“还等什么?上车吧。”石傲天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托亚摇了摇手,道:“不行,我开我自己的车,我怎么好意思打搅你们小两口呢?”说完不禁看了莫君言一眼。

莫君言也不是傻瓜,心里很清楚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托亚就是不放心莫君言这个丫头,虽然看上去只是个年轻的女子,其心机和城府不是一般的深。

“那你车上那些女人呢?”石傲天意味深长的问着。

“好办,丢下车不就得了,今天就放过她们了,陪兄弟喝酒为大。”说完潇洒的走到自己的车前,将那些小姐全都抓下了车,往地上随便一放,就算完事。

“这样不太好吧。”石傲天故意多嘴道。

托亚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地上的小姐,点了点头道:“的确不好,一定也不像我的风格。”说完立即从怀中套出一枝笔,在她们这些“醉猫”的脸上涂鸦起来,边涂还边笑,仿佛遇见了这个世界上最开心的事一样。

不一会儿,只见那些小姐门的脸上“爬”满了乌龟、大便、刀把等等可笑的图案,这会托亚才满意的手笔,舒了口起道:“搞定。”

石傲天看的是不禁莞尔,他很清楚托亚的个性,他平时虽然胡闹了一点,但是绝对是一个不错的朋友。

莫君言可就不理解了,看着托亚这样的做法,心里很反感,一个这么大的人了,还玩些这些孩提时代才玩的游戏,可以说是无趣之极,当下就转过脸去,懒得再看。

“我说,白痴。可以了吧?满意了吧?”石傲天笑着催促去来。

“等等,还有一项最伟大的程序没有完成,请两位稍等。”托亚说完立即从车尾箱那出一把大麻绳,将其几位睡梦中的小姐纷纷绑了起来,顺手吊到了一个大树的支干上,便拉绳子,嘴里还一边唱着中文歌曲。

“我有一头小毛驴,从来也不骑,有一天它月经**,骑它去赶集……”

不唱还好,这一唱,倒是让石傲天和莫君言大跌眼镜,两人不由从头上流下了一条冷汗。

莫君言也不好怎么说的他,说他故意的,也不像,说他不是故意的,他还唱的煞有其事一样。

“喂,不是‘月经**’,是‘心血**’。”莫君言面色难看的帮托亚纠正着错误。

“哦?”托亚将手中的绳子紧紧一系,疑惑道:“我唱错了吗?可是我听的歌曲里唱的就是‘月经**’啊。开始我也觉得奇怪,后来也就没有怎么想,就这样唱了。”

莫君言看着托亚那无辜的表情,心中一气,懒得和他再说下去,连忙进到了汽车里。

托亚慢慢的咀嚼着这两个词语的意思,正色道:“不好意思,也许是歌曲唱的太快,我没有听清楚,也许是‘心血**’,好我马上纠正。”

石傲天无奈的摇了摇头,正拿这个托亚没有一点办法。

“兄弟,搞定了,我们走吧。”托亚笑着上了车,连被他挂在树上的那几个小姐,看都没有看一眼。

石傲天也懒得去欣赏他的杰作,随后就上了车子。莫君言更加是不屑去欣赏,连忙开车掉头直接离去。

托亚落得一个人到清闲了,一边唱着纠正后的歌曲,一边紧紧的跟在他们身后。

两车就这样直接朝半山花园别墅开去。

一路上,莫君言都没有说话,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石傲天看了看她,问道:“丫头,你生气呢?”

莫君言连头也没侧一下,冷冷道:“没有!我哪敢生气。”

“哎——”她越是这样说,石傲天心里就越是明白,解释道:“白痴兄弟,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他平时只是贪玩了点。”

“是!他的确不是我想象的那种人。”莫君言老大不高兴的说着:“本来我认为你是个怪人了,没想到你的朋友比你更怪。你希望我把他想象成一个什么样的人?”

石傲天为之语塞。

论口舌之争,他完全不是莫君言这丫头的对手,这点连他自己也明白,当下也没有不好再说下去。

莫君言看着石傲天久久没有反应,不由担心的偷偷看了他一眼,随后道:“石头,我并不是对你的朋友有什么偏见,只是我不喜欢他的行为,完全是没事找事做,吃饱了撑着。”

石傲天苦苦一笑,他早就认为托亚是这样的人了,刚开始他和午夜都有点接受不了,但是相处久了也无所谓了,反而还会觉得,托亚这个挺搞笑,要人人人都像他一样过日子,可就舒服了。

“他就是这样,等你和他接触久了,就会发现这个人其实挺好的。”石傲天感慨万千的说着。

莫君言叹了口起,也就不在争论,平缓道:“但愿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