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妖灵

第二回 乘风翱翔

“我想和你交往!”

“呃!”

看着别人的尴尬的脸色,方林空笑得打滚。一手牵着脸色羞红的丁晴雅,还一面的挤眉弄眼做鬼脸。

事情的起因是这个样子的,那次短暂的接触之后,六个男孩子组成的街舞组合中,对丁晴雅感兴趣的那个,不知从哪里打听到了丁晴雅的学校。这几天都会来找丁晴雅。

丁晴雅虽然很恼怒,但是也没什么好办法。方林空虽然让对方滚远点,但是这时候的男人,还是很坚定的。什么诸如只要没结婚就有追求权利的之类的混帐话,让方林空很恼火。

“我爱丁晴雅,我不管她是否爱我,我有追求的权力!”

这种话,让方林空几次都要暴走,若不是丁晴雅死命拉着,对方早就进了医院。当方林空恶狠狠的说道:“好!我让你知道,追求爱情的权力是什么每秒滋味!”

那个名叫卢赣的男孩,还没了解到那隐含的威胁下的可怕。他身边总有同伴,一起跟来,不知方林空的底细,打架他是不怕的。

可是他说什么也没想道。方林空在忍无可忍下,私下里高价雇佣了十来名民工,着他们跟卢赣求爱。而越恶心,越痴情,报酬便越高。

这次,当卢赣出现在方林空他们学校,便有一批衣服脏了吧唧的男人,一身的汗臭味道扑了上来。搂着卢赣说着:“起奶滴,偶爱捏!我们的耐情,超越了姓别跟年龄的界限……”

特意学来的阴阳不分的语调,加上这些民工为了养家户口而努力抛出媚眼。粗壮的大手上下胡**摸之。甚至重点部位更是大力揉捏。只两三次,卢赣就呈现了精神失常的征兆。

数次嘶哑着嗓子,跟丁晴雅喊道:“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忍受,但是你不能侮辱我……哦!不要亲我,不要乱伸舌头……喔!”

兴许是为了方林空说的,愈加恶心,报酬就越高的许诺。又或者这人本身便有同姓恋倾向,看卢赣白白嫩嫩就起了色心。这些民工的懂事越来越是不堪。

丁晴雅开始还觉得好笑,但是过了一时,心里就不安起来。劝方林空道:“方林空!这样作不太合适,你还是让他们放过了他们吧?求你了,我不想把事情闹大。”

哼!了一声,方林空做个手势,令这些人停下手来。也懒得跟卢赣放话。付了钱之后,拉着丁晴雅默默走开。他最近心情就不好,上次动用了法宝,给闻毅他们看到,几个朋友就疏远了起来。

要说方林空对这种事情,可就无能为力。他总不能把自己得来的宝贝大家分分,那样到时皆大欢喜了,可是凭闻毅他们的修为,得到了法宝,也无力运用,只会引起别的妖怪抢夺。这座城市里虽然赤峰军力量不小,但是不受赤峰军管辖的妖怪也不少,加上最近国际妖联入侵。情况更是混乱了许多。

察觉到方林空不是很愉快,丁晴雅颇为忐忑。以为是自己帮卢赣求情,引起了男友的不快。想要解释,却又不知该怎么说。

方林空铮闷闷不乐,也没注意到丁晴雅的心情。快送到丁晴雅回家时,一个电话打来。方林空接起来,却是丁赤峰的声音。

电话里丁赤峰略带兴奋的说道:“我刚才得到了最新的消息。真炎神教跟猎魔团联合周顷哲,张荣膺想要进入中国本土的行动突然中止了。现在所有的人员都在陆续撤出本市,你以后不必担心那些事情了。祝你好运!方林空。今年的妖魔猎人考试,奥伦维金已经给你跟闻毅,马经杰,陈明彬他们报了名。通知书已经到了我的手里,回头你来拿吧!”

压抑在心头的危机,突然消失。方林空反而愕然不知所措,先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晓得,谢谢丁老大。”然后就呆呆的发起愣来。

知道丁晴雅担忧的扯扯他的手臂,方林空才猛然惊醒,兴奋的拉起丁晴雅的手,悄悄说道:“今天晚上能不能出来,我想跟你一起。”

正在担忧的丁晴雅,猛然被方林空的要求吓了一跳。她的思维一时跟不上方林空的跳越思维,只是顺口回答:“我父母不会让我晚上出来的。”

方林空嘿嘿一笑,显得颇为胸有成竹。轻轻抚摸一下手上的黑木戒指,手里就多了一条绳索。他递给了丁晴雅,笑嘻嘻的小声说道:“你只需要把这个绑在窗台上,晚上偷偷溜下来。就不会惊动你父母了。”

丁晴雅这时已经想到半夜跟男孩子出去,显然大大的不妥。她脸色绯红,浑然没察觉方林空从哪里摸出来的绳索。

“记得哦!晚上我发短信给你,十点半我会过来在窗下等。”

虽然方林空一直在笑着招手,但是快步跑回家门的丁晴雅,头一次完全忽略方林空的存在,内心完全被“晚上!偷溜!可能——,会发生……”等等字眼所充满。

方林空最近都会去闻仲达那里接受指导,反正回家也没什么事情,方林空决定去修炼一会,消磨一下时光。

乘风诀油然运起,方林空轻轻浮上半空。在接近傍晚,街上的人虽然熙熙攘攘,但是会抬头注意天空的却几乎一个人也没有。最近方林空乘风诀修炼的甚有进境,配合巨灵变的能力,方林空在肉搏战上已经不怕同级的敌人了。而且在闻仲达的指导下,方林空也开始进修昆仑武学,配合蛮力,速度,跟综合反应的技巧一旦成熟,在个人战斗中,会有无穷的优势。

虽然已经接近秋天,但是傍晚的时分还是有点热气,飘上半空的方林空被风儿一吹,突然感觉爽的不得了。乘风诀进展到了第五层,方林空最多能飘到几十公尺高的地方,移动的速度并不比他全速奔跑快到哪里。不过他还是喜欢这种无拘无束的自由,脱离地球引力的束缚,那种骄傲的感觉,无法用言语形容。

每次飞行,方林空都会在身体外布下一层保护光罩,这样也不怕万一失手撞上什么东西,避免自己受伤。而且这也是每个修行者都有的习惯,要么以法力结成护罩,要么使用护身的法宝。这也是御剑飞行大为流行的缘故,飞剑不但能产生强力剑芒,破开空气,让驾驭者速的更快,而且在遇到障碍的时候,可以破坏阻路的山石,建筑,避免自身收到损伤。

方林空手上最强的防御法宝就是大自在天界七宝幡,已经被初步炼化的七宝幡形成的透明光罩,比方林空自己的护身真气,强了百倍不止。

闻仲达的家虽然远了一点,但是方林空也只用了十分钟不到就降落在古朴的大院中。学懂了飞行,实在太方便了。

“咦!有贼——”

随着误会,一道凌厉的发风声光临到方林空的脑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