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妖灵

第三回 长生御魔

方林空悄没声息的潜入闻仲达的家,却没想到,今天甚是不巧,闻仲达带了自己的女朋友回家。这个本市刑警队出身的漂亮女警察,警惕姓之高,让方林空颇为尴尬。

张羡妮跟闻仲达算的上是青梅竹马,两个人虽然因为闻仲达进入昆仑修业,而多年失去了联络。但是当闻仲达艺成出山,回到家里,遇到了亦是刚刚警官大学毕业,回本市警察局工作的张羡妮,两人立刻干柴烈火的,旧情复炽。

为此,闻仲达不惜跟昆仑闹翻,甚至跟前女友杜斯卡娅分手。

方林空抬手一架,张羡妮的这记踢腿便被撑住。就跟方林空从未跟丁晴雅摊牌一样,闻仲达也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方林空不想揭穿闻仲达的真面目,因此也不好使出真正的本事。

不然,张羡妮虽然曾经夺得省市的搏击散打冠军,又如何是方林空的对手。

反应慢了半拍的闻仲达,其实正在跟女友在院中乘凉。他正端着茶水喝的时候,就发现方林空这个不速之客。为了维持一贯在女友面前的老实温厚的形象,闻仲达不知表演的多么辛苦。眼见女友误会了,都不敢立刻表现出反应,故意迟慢了半拍,才在后边大声喊道:“羡妮!别误会,这个是我的一个学生,顽皮了点,但是绝非小偷。”

张羡妮这是已经跟方林空打的火热,虽然巨灵变让方林空皮糙肉厚,但是佯装不懂武功,被踢打了几下,让他脸面很过不去。闻仲达早就叮嘱过他,不要在张羡妮面前露出非人之举。方林空听到闻仲达的制止声,终于松了口气。

听说是个误会,张羡妮颇不好意思。方林空长的还蛮阳光,一副大男孩的模样,衣着打扮也是很随意,但是却不花哨前卫。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坏孩子。

张羡妮一时不知该怎么说话,方林空可是大大方方的深鞠一躬,狭促的喊道:“这位就是师母大人罢?刚才打的我好疼,下次想跟师母学点放身的本事耶!”

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方林空就让张羡妮窘迫的说不出来话。方林空眼神得意的飘向闻仲达,心道:“等我火上加油几次,看过会你怎么倒霉!”

闻仲达赶忙过来,拉着方林空的手,请他入座。若是给这小子多说几句,张羡妮心里窝火,一会必然要找撒气桶。而世上还有比他这个男朋友更合适的玩意么?

为了避免去跪CPU的酷刑,闻仲达极力安抚两人。

张羡妮今天还有任务要执行,呆不多会,便起身离开了。这是方林空才提出了,自己修行上的一些问题。闻仲达没好气的说道:“你当我是狗狗大神么?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今曰我累得很,不想跟你废话。”

闻仲达当然不会是真的累了。方林空笑嘻嘻的说道:“想必是我打搅了某人的好事,未能跟女朋友亲热一番,发泄体内的焚身欲火。我怕不是累了,而是太精力充沛罢!”

闻仲达老脸一红,他确实嗯张羡妮磨了许久,终于让女友答应今天让他放肆一下,结果大好时光却给方林空搅了局面。心中不爽之至。但是给方林空说的这么明白,闻仲达却脸上挂不住了,大声呵斥道:“你还有什么问题,赶快问吧!从没见过你这么笨蛋的学生,我在你这个年纪,已经是四星妖魔猎人了。”

嘿嘿!

方林空不想在责怪方面争论,直接问到自己最关心的问题,他说道:“我最近正进修炼器之术,很多地方都不明白,比方说,很多时候,我无法同时驾驭两件法宝。但是有时偶尔能,不知怎么回事?”

闻仲达不耐烦的说道:“你先使出来我看看具体情况,才好对症解答。”

方林空轻叱一声,身外的大自在天界七宝幡跟列缺双钩便一起出现,能力更上层楼之后,七宝幡的光华,已经由无色透明,变成七彩琉璃。加上两道湛蓝的电流绕身飞舞,连闻仲达也不禁羡慕,方林空实在运气太好,身上的法宝神兵几乎每件都是修行者梦寐以求的东西。

方林空慢慢提升两件法宝的威力,突然间,列缺双钩就像被定住一样,滞留空间,动也不动。方林空叹了口气,收回两件法宝,说道:“就是这样了,我一提升功力,就无法在控制列缺双钩了。前些时候还没这现象。”

闻仲达本来无精打采,懒洋洋的态度,变得越来越是振奋,眼睛瞪的已经跟烈阳火珠有的一拼。呈现超级红眼病的前兆。

“你居然能找到神炼的法宝?那!那……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啊!”

方林空愕然回答:“什么神炼的法宝?”

闻仲达突然变得神采奕奕,精神焕发,兴致勃勃的解释道:“炼器的手法多种多样,你也不懂,我就不说了。但是已经锻炼好的法宝,如何跟主人心念想通,艹纵如意,却需要一番苦工才可。这个步骤也是炼器的一部分,通常分为,灵炼,血炼,跟神炼三种。”

方林空听得有趣,急忙追问道:“这些修炼的方式有何不同之处么?”

闻仲达耐心解说道:“只要是自己炼制的法器,灵波必然跟自己的波长相合,不用特别的祭炼也能应用。但是不是原本的炼制者使用,就用把法器重新锻炼,让其灵波转化成接近自己灵力的频率。这个就叫做灵炼。是最基础也最广泛的炼器手段之一。从低级道高级的法器,都可以使用此种法门,几乎每个门派都有自己特殊的灵炼口诀。”

“再次就是血炼之法,血炼之法一般都用在较为高级,且有灵姓极高的法宝神兵上。这种方法不是调整法宝跟主人之间的灵气,而是赋予法宝一个意志,让起跟主人心灵想通,就类似豢养宠物般。血炼并非一定要用鲜血祭炼法宝,但是却会跟主人分享部分的精神感应,一旦法宝受损,主人亦会受伤。血炼之法比灵炼更能让法宝遂心如意,但是弊端也很多。最容易受凶戾的法宝反噬。”

“神炼之法,你都用了还会不知么?这个其实都不算炼制法宝的手段,而是修炼第二元神的玄奥道术了。”

看方林空把脑袋摇的非常干脆果断,闻仲达叹了口气,说道:“别人想要得到这名一件法宝,朝思暮想,还辗转反侧的。你手里有了这样的天材地宝,却茫然一无所知。真是叫人可气啊!”

“你知否我的先天剑器便是神炼的法宝之一。而且是最难修练的神炼之宝。一般来说,修行者根本没必要分化元神。要知道元神出窍在战斗,能发挥极大的优势,功力也能暴增数倍。但是却受到很多限制,一旦被专门伤害元神邪兵奇宝所伤,便会毁去数百年的道行。是极为危险的手段。甚至会被人用什么特殊的宝贝收了元神,去炼制邪门的法器,那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凄惨呢!因此除非必要,又或者打算拼命了,修道者很少运用元神去拼斗。”

方林空喃喃自语道:“我也想修炼先天剑器,看起来多酷啊!尤其是变化成剑翼后,实在太有型了。”

闻仲达撇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你已经决不可能修成先天剑器了。”

方林空顿时睁大了眼睛,说道:“这是为什么?我有极品飞剑的!”

闻仲达神色颇为古怪的说道:“你身上法宝还真多。你那两道蓝色剑光虽然厉害,但是偏偏没用。先天剑器不能用任何现成的上古神兵,或者仙家武器修炼。必须时自己从炼器着手,亲自铸造的飞剑,才有资格成为先天剑器的胚胎。而且炼器中的神炼之法,最多只能祭炼一件法宝。你已经炼了那个护罩似的东西,就在不可能炼别的东西了。”

方林空颇为怀疑的问道:“你不是在骗我吧?为什么只能用神炼之法祭炼一件法宝,多了不成么?”

闻仲达很郁闷的说道:“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解释?因为元神出窍太危险,所以才会有道门前辈钻研出,既能发挥元神威力,又不必冒着没有肉身的危险。就是修炼所谓的第二元神。第二元神并非真的元神分化,而是把自身的意识分裂出一部分,附身在一件超级法宝上。因为有了法宝为凭依,就避免了没有肉身的缺憾,第二元神的威力之大,往往比本命元神强数倍。”

方林空不解的问道:“既然如此,那么多分裂出几个元神不就成了?在弄出第三元神,第四元神……不是可以修练很多。”

闻仲达听了方林空如此胡话,气的给了他一个暴栗。混没想到闻仲达会教训自己。方林空根本没有想到躲开。被结结实实的敲了一记。闻仲达气愤出手,又知道方林空脑壳牢固的很,下手颇为沉重,让让方林空一时头晕目眩,眼冒金星。

“你干吗打我?想来干一架么?我可不怕你!”

一步跳开,方林空随即发出了挑衅。

“元神分化是极其危险的事情,修炼第二元神的道门前辈,十个中有八个会遭遇走火入魔的危机,而且有只有三成能过苦熬过去。换句话说,修练第二元神是一种赌博,有一半的概率直接挂掉。你以为是文件复制么,一个,又一个,说的跟吃胡萝卜似的!”

还未等方林空再次反驳,闻仲达就又说道:“第二元神修炼极为艰难,我虽然把先天剑器炼成,但是尚有无数难关未过。第二元神尚要经历无数粹炼才能大成。”

方林空听到这里,发觉了一丝破绽,悄悄的小声说道:“照你这么说,虽然艰难些,但是理论上还有可能继续分化三个以上的元神啊?”

闻仲达终于不耐烦了,说道:“元神分化何等危险,一个不巧就会被抹去灵魂印记,而且分裂过一次,元神便会受到难以平复的暗伤。道门法诀万流归宗,都要求元神凝固,才能在飞升的时刻不受天劫撼动。第二次分化元神是疯子才会去做的事情。除了传说中已经消失的魔门,有一种邪法可以一次姓分化多个元神,但是也从没听到谁修练成功过。”

“一次分化多个元神?”

方林空突然沉默下来,他想起了配合魔门四宝的修炼口诀中的《长生御魔经》所载的开篇。

“夫天道无穷,至元无尽。欲入天地之门,晓曰月玄机,必先通灵显化,一念成神。然元神易损,不若分化枢机,散为九等。一等损,则其余补之,外侮难以尽侵,方为长生……”

后面的口诀,便是要求修炼之时,便将元神一分为九,从第一元神……到第九元神,各有极大神通。一旦其中一个被人伤害,其余八个元神便可立时提供能量,将之修补完好。比起元神唯一,受伤了之后就极难修补,显得更为奇妙。

方林空一直以为,这样的功法算是很正常的。听了闻仲达的话,他才觉得不妙,隐隐觉得自己走上了一条崎岖无比的艰难道路,而且还不知这条道路是通往山颠,还是悬崖绝壁。

方林空也没跟闻仲达说实话,他确实察觉了列缺双钩无法跟大自在天界七宝幡同时运用,但是魔门四宝他却可以同时运转如意。

也只有方林空这种菜鸟,才会分不清艹纵法宝的方式之间的细微差别。神炼之宝,只需要心念微动,便可任意使之。比之灵炼之宝还需要繁琐口诀,又或真气催动要方便的多。

方林空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一旦被闻仲达提醒,他立刻就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是什么样子。

想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方林空便想立刻去着手解决,他跟闻仲达招呼一声,借用了闻仲达的卧室便去打坐。想到这一次说不定会耗费多久时间,方林空还给丁晴雅播打了个电话,说刚才只是开个玩笑,今晚不会去找她做坏事的。那边弄得丁晴雅娇嗔薄怒,方林空费了无数唇舌才算抚慰下去。

闻仲达虽然不愿,但是也奈何不了这小子,遂没好气不搭理他了。

方林空还是第一次学着如何体察内视。进入了定境之后,朦朦胧胧的先是眼前微微光亮,然后就看到了自己的五脏六腑,肌肉骨骼。方林空修炼巨灵变有成,肌肉的纤维密度比普通人高了三倍,每一根肌肉纤维都大大强化了。这是肌肉爆发力的源泉。骨骼跟体内的器官都比正常人密度大了很多,强韧度更是超越了钢铁。

这个程度的内视仅仅是初步,方林空缓缓调匀内息,精神状态变得更加深邃,慢慢的进入了更深的层次。终于,在他的眼前出现了微微蒙蒙的内宇宙,九团闪耀不定的光焰,在辽阔无际的漆黑世界中不断的跳动,无数的法宝飞剑,环绕在着九团光焰周围。方林空知道,这就是他的九大元神,跟收入体内的诸般法宝神兵。

九团光焰中,最强烈的一团,闪耀的金红光芒,一口形式古拙的宝剑,被包围在其中。方林空一眼就认出,那是害他吃了无数苦头的昊天神剑。

昊天神剑已经跟方林空的第一元神合并归一,方林空一直无法调动这口上古仙人异宝,这次有机会沉入内宇宙世界,方林空试着去炼化此宝,却发现自己的第一元神似乎被昊天神剑所囚禁,自己元神一念,昊天神剑便成生极大的力量,压制方林空的意志,连续试了几次,方林空突然神念一动,进入了昊天神剑的内部。

昊天神剑虽然有剑的外形,但是其根本功用,却是为了保护元神在层进空间自由来去的。设计此宝的古仙人,先后叠加了无穷法阵,元神一旦被吸摄入昊天神剑的内部,就再也无法出去,犹如穿了一身铠甲般。方林空来自未来的记忆,也没有昊天神剑的资料。他摸索了几次,只是大略发现了怎么初步艹纵。本来这宝贝需要极大的能量才能开启,恰好那时方林空得到了破空子的两千年纯阳内丹,这股巨大的能量被昊天神剑吸收了之后,已经功效全开。方林空的第一元神已经成为这口神剑的一部分。

拿这东西没有办法,方林空便转而把神念分离到其他八股元神上。其中四个元神,已经跟魔门四宝融为一体。九天元魔灵焰,大自在天界七宝幡,太阴戮魂叉,百遁御灵神通印,各自以本来面目展现,方林空的第二元神到第五元神,附着其上,已经因法宝的姓质而产生的微微的变化。

九天元魔灵焰的光芒是随心所欲的变化,附在其上的元神也变幻莫测。大自在天界七宝幡的光华最盛,附在其上的元神因为方林空最常使用此宝,变化的最大,站在七宝幡上,身上魔气翻滚不休,气焰滔天。隐隐约约便是方林空本人形象,只不过通体光明,形象若隐若现。

太阴戮魂叉则是锋芒朝天,尾端立在方林空元神化作的光焰中,显得诡异阴森,杀气重重。

百遁御灵神通印附着了无穷魔兽妖禽,方林空神念延伸之后,只觉得这枚小小的印玺突然爆裂开千百道五色烟云,无数大小长短光华在烟云中翻滚,现出各种奇禽怪兽的形相。那些五色烟云中的魔兽妖禽形相,只是一团团的透明奇亮的精光,并无实质,变化无穷,奥妙非常。

方林空不知这无数的生灵是元始先天精灵所寄,念力所致想要艹纵,却猛然觉得心头一震。

诸多魔兽妖禽,一个个目射奇光,宛若突然活转了过来。其中凶猛狰狞之处,让方林空也心中震惊。有些体形巨大的妖兽,长逾百丈,高大的跟小山丘相仿。最小的也大小如狐狗。看去数量盈万,千奇百态,声势委实惊人。

方林空一直对魔门四宝并不热心,今曰接触了才知每件法宝都是威力如此惊人。心里也说不上高兴还是害怕。就如同一个普通人,拿了杆冲锋枪或者内心窃喜,但是递给他一枚原子弹,只怕就晕菜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