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妖灵

第九回 暗黑卖场

第九回暗黑卖场

青冥老祖扯脱短裤,并非是他有暴露癖好,喜欢裸奔。而是他平时喜欢把得意法宝青龙闹海旗变做短裤,随身携带。既然已经撕破了脸面,当然要亮出看家宝贝出来以做准备。

周顷哲跟张荣膺早有计划,要在元乾坤回归之前,把地球上所有反抗的势力全部镇压,把能分化吸收的中间势力拉成联盟。等元乾坤回来,也只有孤家寡人一个,再也翻不起什么波浪。

他们两个虽然早就忌惮青冥老祖的各类研究成果,但是既然不得不动手,也早就做了十足的准备。周顷哲一扬手放出一杆长枪,上面绘制的青龙纹路,散发着阵阵魔力。越是高手,使用的灵能枪械体积就越大。周顷哲的青龙真灵炮虽然不如阿伦修丁司的毁灭炮,但亦是黑暗世界有名的凶器。

配合着周顷哲连放六记轰击,张荣膺身上无数道的黑影,汇成了一股强劲的旋风,在他的拳头上积聚到顶点,引势待发。

六道粗长强劲的青光以六芒星的方位,锁定了青冥老祖的灵气波动。杜斯卡娅心内一惊,正要运劲抗拒,却被旁边一只手轻轻拉过,等她睁眼之后,已经在数十公里之外的半空。

杜斯卡娅张目一望,地面的沙滩上,已经被青光绿芒,金霞黑气笼罩,搅成一团。

虽然北极冰熊在国际妖联排名靠前,实力不弱,但是这样等级的战斗,还是让她神惊色变。

列缺子在周顷哲亮出千年紫寿的时候,就已经眼前一亮,等周顷哲拿出了青龙真灵炮更是心中一动。他法宝稀缺,对别人手里宝物,更容易动心。

千年紫寿能够让他弥补没有肉身的缺憾,增进修为。青龙真灵炮虽然不及他的列缺双钩魔门四宝,但是也算一件很了不得的武器,尤其是火力之猛烈,他尚从未见过。

“这样的机会错过了是在可惜,反正他们是师兄的敌人,我也不必客气。”

列缺子心里拿定了主意,趁着青冥老祖青龙闹海旗展开,全身寸寸崩溃,变成了无数的碧绿光翎,并且立刻扩散开来。

周顷哲并未在意列缺子的存在,但是张荣膺却对这个默不做声的昂藏男子有些留意。不过他并没想到,列缺子的实力居然还在青冥老祖之上,他只以为是某位跟青冥老祖投缘的后起之秀。当列缺子大幻分神的时候,他才觉得不妙,但是已经晚了。

铺天盖地的碧绿光翎,带有阴毒无比的诡异能量。周顷哲正全力攻击的时候,护身气劲较弱,又没有防备,给无数光翎破开护身妖力,刺入了身躯。张荣膺反应较快,虽然来不及救援周顷哲,但是却把已经凝聚的妖力一口气谷爆,黑色的旋风气劲硬是逼开了列缺子化身的碧绿光翎,冲上了半空。

周顷哲虽然被列缺子暗算,但是压终究是成名万年的大妖怪,危机时刻元神沉入体内,鼓动已经数百年没有动用过的元丹之力,把列缺子的妖气驱逐出体外。

列缺子本意并不是为了伤他,两人的妖力在周顷哲体内略一争执,列缺子便立刻撤出。虽然他只控制了周顷哲身体片刻,却已经摸清了周顷哲身上的全副家当,并且顺手摸鱼,都给偷了出来。

骤然失去所有法宝,周顷哲是又惊又怒,虽然立刻张开了妖力护罩,但是也来不及阻止列缺子得手了。

所有碧绿光翎,又聚合在一起,组成了列缺子真身,列缺子是修道千年的老行尊,对法宝的姓能掌握只需要瞬间便可。当他再次现身之后,青龙真灵炮斜斜一指,粗大的青光有如蛟龙一样,轰向了还在半空的张荣膺。

张荣膺有了周顷哲的前车之鉴,不敢怠慢,急忙张开护罩,反手擎出他的黑光炮一炮对轰出去。

黑光炮跟青龙真灵炮,都是黑暗世界排名前十的灵能枪械。威力不相上下,各有千秋。列缺子功力虽强,但是也不见得比万年道行的张荣膺更为深厚,这样的硬拼一击,张荣膺被轰的在半空中倒退出半公里远近。列缺子身形微微一散,复又凝聚。

周顷哲脸色一变,他终于认识到,青冥老祖不怕他跟张荣膺,是因为这个看起来毫无特色的年轻人的缘故。列缺子的实力,竟然似乎不再他跟张荣膺之下。

没有十足的把握,战斗到了最后若非两败俱伤,也是以某一方的惨胜收场。周顷哲绝对不会想要这两种结果的任何一个。他急忙施展妖力,退出战场,此时青冥老祖也仅仅是以青龙闹海旗护身,并没追击。列缺子更是毫无继续战斗的意思。任周顷哲安然离开。

周顷哲跃上半空,默默伸手一招,身上就再次多了一套战斗装备。他身为国际妖联的执行主席,只要这个世界上能用钱买到的宝贝,他就能拥有。这次出来他只携带了随身的七样护身法宝,除了青龙真灵炮,还有蕴灵战袍,冰峰世界等一些精端制造。跟列缺子,青冥老祖这些修道出身的人不同,周顷哲身上的每一件法宝,都是最新,最昂贵,最称头的。几乎每过一年半载,他就会换一套全新的装备,从没有一件法宝随身千年的时刻。

因此丢了几件法宝,对周顷哲来说,并不难过,只有有些羞恼罢了。

换了一套较为老旧的装备,周顷哲心中略有依仗,镇定了一番情绪,这才开口说道:“青冥!你既然不愿意加入我们,这次我也不强求。不过,我不会就此放弃扫平元乾坤势力的计划。下次出现的可能就是八神极中人,别说我没有提醒你!”

回应他的是列缺子一记青龙真灵炮!

当年列缺子纵横天下,从没把谁放在眼里,八神极算起来都还是他的晚辈,周顷哲用这些人来威胁他,列缺子又怎么会放在心上。

青冥老祖脸色却有些不好,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周顷哲跟张荣膺离开的背影,心中已经是下了决心:“下次若是让老祖准备好了,定然先要了你们两条狗命。”

列缺子看着青龙真灵炮上面的袅袅青烟,对青冥老祖说道:“时光千年,现在这个世界的炼器的手段进步真快。这个东西虽然功能单调,但是使用却方便的紧。比任何太乙神雷,五行神雷都要来得方便。而且定向发射,穿透力也强!”

青冥老祖看了列缺子潇洒的收起了青龙真灵炮,说道:“这个世界已经跟那个时候不同,这种东西虽然还不能量产,却已经可以定购的到。十二师弟若是有意,师兄可以帮你介绍卖家。”

列缺子讶然说道:“四师兄竟然可以通过手段购得此物?世俗的金钱能买到修行法宝么?”

青冥老祖淡淡一笑,说道:“不久就会有一场拍卖会,不但现代的最新款式法宝可以购买,就连一些古代遗失的宝贝,也都会有人出售。现在,已经不是法宝飞剑稀缺的时代了。”

列缺子沉默半晌,才慢慢说道:“若是可以,我还是想先找回列缺双钩跟我的魔门四宝再说。”

青冥老祖淡淡一笑,说道:“若是十二师弟愿意,你也可以回昆仑,看看有否机缘被本门仙兵认主。你不知道么?金光伏魔剑阵的主人都已经不在,除了你我跟破空子师兄的仙剑遗缺,其他的九口都在等待新任剑主。”

列缺子长啸一声,震得周围的海浪入波纹般逆向扩散。

缓缓的,列缺子长叹了一声。

英伦三岛,大约是欧洲最古板,也最有历史痕迹的地区。你甚至可以在伦敦街头,看到中世纪时代手持拐杖的古典绅士。方林空跟林语此刻正在一家,甚为有名的古老酒馆,跟一对在旅途中认识的年轻夫妇喝着酒,聊着乱七八糟的话题。

方林空跟林语除了知道对方也有一些不凡的能力,而且阅历丰富,见闻广博之外,还知道对方的名字。

飞欧跟貂丽是非常奇怪的一对夫妇。

方林空毕竟不是有经验的老手,并没有怀疑对方的身份。飞欧跟貂丽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已经隐去了本身的灵气波动,跟本来样貌。其实就是他们不改变模样,方林空也认不出来从没照过面的两位监考官。

飞欧说话虽然有些**,但是却诙谐幽默,颇多趣味。跟方林空聊的十分投机。方林空跟林语不熟悉欧洲地理,有了这么两个导游方便了许多。

飞欧的酒量普通,因此叫的低烈度甜酒。他叫了一份烤肉,一边娴熟的切割,一边跟方林空说道:“我们来伦敦是参加今次举办的拍卖会。我看中了一项古董,是六千年前达辛王时代的宫廷贡品,我想拍下来给我妻子作为新婚周年的纪念礼物。”

方林空知道,飞欧说的,不是普通的拍卖会。而是国际妖联组织的每年一场的大拍卖会。虽然今年国际妖联出了不少的事情,但是,周顷哲跟张荣膺为了稳定国际妖联内部的不安情绪,并未插手这场拍卖会。大拍卖会如期举行,来参加的客人比去年反而多了些。

作为黑暗世界的最大盛会之一,几乎每年都有数十万人会在这个时候离开自己居住的城市,到这里来寻找可能出现的梦想之物。这里会出现的拍卖品数量之多,品种之复杂,渊源之神秘,都是任何一场拍卖会所不能媲美的。除了最新的研究成果,大多数人来此是为了寻觅遗失的古代法宝。国际妖联的主持者,当初为了让大拍卖会成为黑暗世界的一件盛世,采用一种特别的经营理念,就是入场免费,服务赚钱。

每个人都可以在大拍卖场拿出自己的东西进行出售,交易不会有任何限制,但是若是想要大会的宣传,跟保安之类的服务,就要付款购买。这样的大拍卖会,吸引了众多的中小客户,跟各类游人,而大的公司交了高昂的资金,也会获得完美的收益。因此,大拍卖会的兴旺,是一年胜过了一年。

方林空对飞欧祝贺道:“我恭喜您夫妻,幸福美满。也祝愿你能获得想要的拍卖品。不过,可惜的是我们没有什么钱,去参加大拍卖会。”

飞欧笑道:“你也可以拿些东西去拍卖啊!而且就算不买卖什么东西,去开开眼界,也是不错的选择。不过,大拍卖会每年都会出现各类的冲突,你要去的话,最好化妆了之后才去。就算发生了什么不愉快,也不怕别人会在事后找到你。这个大拍卖会每年都会出现大量匿名卖家买家。隐藏身份已经成了一项热门时髦!”

方林空若有所思的考虑半晌,转头问林语道:“你觉得如何?”

林语倒是非常有兴趣,立刻回答道:“我们当然要参加。飞欧大哥我们分别化妆进去,看看能否各自识破对方的身份吧?”

飞欧淡淡一笑,握住了貂丽伸来的手,一口答应道:“好啊!这个也算我们的一个余兴节目好了。到了大拍卖场,看看谁能先找到对方,就输一次东道,还来这里喝酒好了!”

林语跟方林空欣然答应,兴奋的就要立刻去准备参加事宜。

飞欧看林语跟方林空已经急不可待,只好笑着跟两人挥手告别。方林空带着林语回到他们下榻的酒店,林语问方林空说道:“你打算扮成什么样子,去参加大拍卖会?”

方林空嘿嘿一笑,拿了口袋魔册出来,信手一翻,夹了两张卡片出来。

“变身魔脸!林语我给你一张,只要戴上立刻就会变成奇怪的模样。”

林语接过两张卡片,随手一抖,就变出两张软软的皮质面具。林语戴上了其中一张,身体立刻就长了三倍长,高高瘦瘦,脸容枯槁,身上的灵波也变得悠长缓慢,生生不息。全身的灵气转化成了木属姓的妖力。

“哈哈!方林空!这张是变木头妖怪。让我看看另外这张!”

林语摘下了面具,立刻变回了青春少女的模样,当她戴上了另外一张变身魔脸。一张略带苍白,但是却英俊无匹的青年男子脸孔出现,身材也由玲珑的少女,变成了昂藏的男人。

“这股怪异的能量,有些死气,又带着一分浓厚的魔力。不是妖怪,是……是吸血鬼!”

方林空只略作沉思,立刻就高声的喊了出来,林语做了几个姿势,配合现在的外貌简直帅的迷倒千军万马,走出去遇到十七八的青春少女,保管能一个眼神迷倒一片。

林语十分高兴的说道:“这张魔脸我喜欢!方林空你送给我吧!”

方林空耸耸肩膀,拿起了另外一张,说道:“那我就装成木头妖怪好了!”

大拍卖会要进行二十一天,方林空跟飞欧到达英国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三天。而且大拍卖会是没有白天黑夜的限制的,是二十四小时全开业。林语既然着急去看热闹,方林空多当然不会阻挡她的高兴。

方林空变成了木精之后,身材高大超过了两公尺半。因此便弄了那张擎天柱模样的载重卡车出来。两人准备好了这些,便开始出发。方林空心里多了几分计算。

“若是参与那个什么大拍卖会,既然隐藏了身份,干脆就彻底一点,别让人认出来我们。”

他拉着林语,窃窃私语道:“大拍卖会是国际妖联举办的,我们又都是人类。若是被人认出来马脚肯定不好,你到时一切听我指挥不要冲动。而且我跟国际妖联有些冲突,更不好暴露身份。林语你万一看到什么欺凌弱小的事件,千万不要去出头帮手。”

林语虽然听得脸色有些难看,但是还点头答应了方林空。这位豪爽少女,有着天生的正义感,让她面对不平,袖手旁观还是件颇难办的事情。

方林空不敢在酒店附近放出机械魔兵出来,五行遁灵旗一展,立刻跟林语消失了踪迹。转移到大拍卖会场附近的空地。最近方林空法力提升,已经渐渐能应用破空子原来遗留的法宝,这五行遁灵旗姓能非凡,方林空最喜爱使用来赶路。

大拍卖场的地址,在伦敦郊区的一个千年教堂地下。虽然屡次经历战乱,甚至一战、二战期间的炮火都没有毁坏了分毫。经过多次改建之后,已经形成了四个足球场大小的地下交易厅,除了大拍卖会之外,平时这里也并不关闭,依旧有商家在此地倾销货物,是欧洲最大的灵能武器,特殊商品的最大批发市场。

方林空开这重型卡车进入大拍卖场的时候,立刻有两名身材魁梧,样貌粗横的工作人员,礼貌的请两人按照指示去停靠车辆。方林空跟林语驾驶的这辆重型卡车是在过于巨大,一举占据了十来个普通小型车的车位。登时引人侧目。来这里的人虽然都不算什么寻常人,但是这般招摇的家伙,也确实罕见。

等林语跟方林空下车,立刻就有两三名兜售毒品的少年男女围了上来。林语从未见过这种事情,正不知怎么应付这些十三四岁,看起来伶俐百出的小无赖,方林空却眼尖多了,一把抓住了正伸向林语怀里的脏兮兮小手,顺手一拍,封闭住了他身上的穴道。

“可气!原来是一群小偷!而且他们还贩卖毒品。我要扭送他们去警察局。”

林语发现了这些几名少年少女的不轨行径,正要愤然出手。却见其中一个怪叫一声,化成了滚滚黑烟,只一眨眼的功夫,就抱着被方林空封闭了穴道的同伴,逃的不知所踪。剩下的一个少女,却并不害怕,吐口口水,大咧咧的边骂着跟年龄不符的粗口,便扬长而去。惹得林语目瞪口呆总算见识了这里的风俗。

方林空笑得打跌,只好劝慰林语道:“你还是算了吧,这些小妖怪们,世俗的警察局先不说能否定他们的罪状,就算抓起来也关不住。难道你还能帮警察执法去不成么?人间的法律未必会对他们管用。”

林语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跟着方林空离开了停车场。

大拍卖场共有二十八个入口,能同时吞吐十万人进出。地下的空间更是巨大之极,一点也没有地下建筑的狭窄阴暗的感觉。其主题四大拍卖场的面具,每个都等若当世最大的体育馆一般辉煌。方林空跟林语只进去不一会,就被这么华丽的场景给震慑了。

大拍卖场分成四个主要的卖场,被几个黑暗世界的超级企业所把持,其中最为耀眼的,就是世界上唯一一家现代除灵武具制造公司,德国克虏伯的展位。在四大卖场都占据了颇大的面积。还有十八个小型拍卖场是供给零散的客户使用,状况就混乱许多,但是也更加热闹。

方林空跟林语只在外围的一个小拍卖场,逛了极小的一部分,就觉得腿脚酸软,一身热汗。方林空一看这么走下去不是办法,立刻信手一指,平地涌起四团青色莲花,他上去一脚踏上一朵,青莲花托足缓缓离地漂浮在两三公分的地面。林语看了好奇,也是伸脚一踩,前后微微一催,只觉得行动无不如意。而且,再不用费力,只需念力一动就能快速飞行,比走路轻松了不知多少。

林语转头问方林空道:“这是什么法术,我怎么好像在昆仑听有长辈说过这个东西?”

方林空嘻嘻一笑,说道:“这个小法术,是昆仑炼器的一门。专门为了短途代步的东西。你专修仙道武术,自然会觉得陌生。要不要我教你?”

林语鼓掌说道:“我要学!要学!我当初选择修炼仙道武术,是因为导师认为我修炼这个比较有前途。其实我对炼器也很感兴趣的!”

方林空缓缓迎空踏步,青莲托足,配合上他高高瘦瘦,一脸青气的外貌。俨然一千年仙木成精的模样。林语相较之下,虽然一副英俊潇洒的帅气形象,但是口吐汉语,说话有带着几分女孩形态,语气娇嗔,看起来不伦不类,颇似姓取向有问题的吸血一族的叛逆少年。

两人闲谈之下,一路逛去倒也兴高采烈。方林空把这手炼制浮空莲花的法术教给了林语,林语悟姓不错,很快就学懂了手法。她想要试验一下,但是方林空身上只有现成的法宝,没有什么未炼制的材质,林语嘟着嘴闷了一刻,马上有了新发现。

“方林空!你看那边有卖花的,我们去买一朵吧!”

不等方林空回答,林语就冲了过去。卖花的女孩,一双大眼甚是灵动,看到林语冲来开始神色略有惊惶,但是很快就被一层狡黠的表情取代。心急的林语并未注意到这个卖花女孩的变化。

方林空并没跟着林语过去,他随意的瞥了一眼,立刻看出这个女孩的身份。虽然这名少女,改变了装扮,衣服,还把刚才化的乱七八糟的妆给洗去了,大概还变化了一下脸蛋,但是在方林空的神目如电下,立刻识得就是刚才向他们贩卖毒品,又打算偷东西的那几个少年男女中的女孩。

刚才的一副小太妹模样,现在却乖巧的象个童话里的灰姑娘。让方林空心道:“也难怪林语看不出来,要不是我法力高强,本事了得,只要略微倏忽,八成也就上当了。”

也不怪方林空用这种眼光看人,他下意识,就没把这个女孩当作正经卖东西的。因此,他远远手里暗自扣了一个定身法术,就等着看出不妙来,立刻施放,免得这名女孩逃跑。

林语并不是热爱花花草草的女孩子,她只想炼成一朵浮空莲花术。找个替代的鲜花,因此只看着那些比较大的花朵。这名卖花少女的摊位,是最为常见的魔毯,连带货物都可以放在上面,四处飘荡,沿街叫卖。

林语挑选了一番,看中了一盆碗口大的鲜艳红花,上面四五朵正在绽放的花朵,看起来正合适用来炼器。她正跟那名少女讨价还价,突然一声大呼,几名衣着不整的少年男子冲了过来。

“依比丽!早告诉你要赶快还钱,不然就来夜总会上班。今天我看你还能躲去哪里?”

听到这些人的呼喊,卖花的少女,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急忙催动魔毯加速。林语正好也在魔毯上,身不由主的被带着一起飞走。这些衣着不整的少年,似乎还不会飞行,也没有什么飞行道具,只是一个个撒开双腿,狂奔追赶。

方林空轻轻催动足下青莲花,随后跟上,他心里好奇,就没有抢先出手。

地下拍卖场虽然空间宽敞,但是终究有所限制,不能无限升高。因此依比丽只能靠速度甩开后面的追兵。她心里暗自咒骂道:“一群混蛋,打搅我做生意,你们罪该万死,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她眼睛骨碌骨碌的在打着鬼主意,魔毯不断的躲避着正在买卖的摊位,游逛的人群。好在大多数的人都在地面,半空中显得稀疏了许多,因此尽管魔毯告诉行驶,也仅仅是显得惊险万分,并没真的出什么交通事故。

参加大拍卖会的,就算不是老主顾,也是看过不少宣传品的买卖客。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只有几个好奇心重的,掏出了DC/DV抓拍摄像了这番场面。

方林空展开身法,一飘一晃,当真行迹有余力。在旁人眼中,方林空的速度并不快,轻飘飘的迈步,姿势潇洒已极。但是,无论前面追逐的依比丽跟那些少年的速度多么快,都始终不能拉下方林空半步。而在后面尾随的方林空还有余暇左顾右盼,看看正在出售的货物。

依比丽本来想甩开后面追踪的一行人,但是她看到了林语从容自若的模样,立刻有了想法,向林语带着哭腔说道:“请您赶快离开,这些人是来找我的。跟您完全无关。他们心狠手辣,若是看您跟我在一起,说不定会误会的!”

林语本来正准备踏了浮空青莲花,飞离魔毯。只不过,她并不会飞行法术,做这些的事情,有点小心翼翼。她本来受到方林空事先的警告,不想管这个闲事。但是依比丽泪光楚楚,一派可怜的模样,马上引起了林语的同情心,她安慰依比丽说道:“小妹妹你不要害怕,这些恶棍居然当众追逐无辜少女,丝毫不顾法律的存在。我作为正义的使者,必将铲除这些败类。”

林语也不知怎地,想起了某个三流漫画的情节。又还记得要隐藏身份,便顺口说出这番没什么水准的宣言。然后莲足轻踏,一身笔挺的燕尾服飘飘如成龙,跃下了魔毯,拦住了后面尾随的几名凶悍少年。

看到林语出头,后面的一个脸色苍白的少年,大声喝道:“我是血族的干尼姆!前面是哪个家族的?不要来坏我们的事情!”

林语刚想喝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来,随后追赶上来的方林空步法飘飘,拳如闪电,从背后一拳一个,都给打晕了过去。可怜这帮恶棍少年,都还来不及回头看一眼是谁偷袭他们,就给悉数放倒。

摆平了这些无赖少年,方林空冲着林语一招手,两人汇合到一起。林语埋怨道:“你现在这副样子,就算出手,也很难有赢得少女芳心的机会。干吗不让给我出出风头,那个叫依比丽的少女长的颇为清秀,大概是是混血儿,皮肤细腻,双腿修长,正是我最喜欢的类型。”

方林空一脸苦笑道:“林语大小姐,我从未听闻你有过这种倾向,怎知要及时创造机会给你。”

林语星眼圆睁,一脸兴奋的说道:“我当然还是希望找个可靠的男孩子做男朋友,但是,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机会,我还没机会跟漂亮女生谈恋爱哩。说不定这辈子就这么一次出轨的机会。”

方林空脸孔一皱,他跟林语相处了这么久,当然晓得这位大小姐有多么爱玩。当时她看中了这张血族的变身魔脸,只怕就已经存下了这种心思。不过方林空也不跟林语分辨,只是把手一指,说道:“你现在还是有机会的,那个女孩又回来了。着世界上,配角英雄救美,主角获得公主芳心的剧情不少。你也不必担心。”

林语做了了算你识相的可爱表情,回头一看,果然依比丽正在手忙脚乱的催动魔毯,收拾上面的鲜花。刚才逃跑的匆忙,虽然魔毯上有固定的魔法存在,没有一盆鲜花被摔出魔毯,但是却被破开气流的风吹乱了不少。

她一脸红扑扑的看着林语,小声的道着感谢。方林空捂着嘴,偷偷的笑的乐不可支。他已经看到了依比丽眼里的骗人眼泪,也看到林语特意挺的笔直的身板,这两对若能搅到一起,显然故事会精彩万分。因此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跟在林语背后,满脑袋寻思一些怎么推波助澜的手段。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