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妖灵

第一回 魔眼晶石

“我自小就不知父亲是谁,跟母亲生活在贫民区。虽然我生下来就发现自己有着古怪的力量,但是这些力量,并不足以让我跟母亲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随着依比丽带着眼泪的哭诉,林语立刻就进入了公主与王子,或者罗米欧跟朱丽叶,梁山伯跟祝英台之类的剧情当中。

“我三岁的时候,有个古怪的男人,自称是猎魔团的执法者,他说我是妖怪的后裔,按照规定,虽然可以保留生命,却要封印住妖力,这个封印非常奇怪,它不会让我丧失力量,只会在我违反了人间法律的时候,通知执法者。执法者就可以通过这个封印,对我进行处罚。我母亲只是个普通的人类女子,当然无法对抗强大的执法者。因此,我从小就痛恨这些暴徒,他们从来也不会管我们这些人的生活多么艰辛,只会给我们惩罚!”

林语颇为理解依比丽的心情,她自身就是昆仑仙道的弟子。也知道在中国,亦有这样的制度。对新出生的妖怪,进行监控。当然这种监控,只会面对依比丽这样的无助弱小,比较强大的妖怪,是不会允许自己的后代,被人下什么监控封印的。

方林空则完全不知依比丽在说些什么,他既没有类似的经历,也没有相应的资料可看。而且,从踏入修行领域,一直顺风顺水,实力有如火箭般暴涨,方林空根本无从体会那种没有力量反抗的难过。

三人都在依比丽的魔毯上,林语一边听着依比丽的故事,一边在帮着她贩卖着鲜花。

方林空则一时姓起,默默的把一些法术,施展在依比丽的鲜花上。这些鲜花,并无什么神奇功效,仅仅是为了给参加大拍卖会的年轻男女们一个表达情意,当作装饰的之用。方林空炼器手段古老,但是创意却颇为新奇。

几朵浮空代步的鲜花,卖的甚是畅销。方林空卖了大朵的鲜花,顺手又附了一些分身术在花朵小些,但是鲜艳无比的鲜花上。美其名曰:“五色花衣!”只要扬在身上,就会幻化成无数的花团锦簇,闪耀着点点的星光,围绕在身体周围。此物一出,登时有几名淑女捷足先登,依法使用在自己身上,漂亮的更加华彩照人,姿色平庸的也显得端方无比。惹得周围男人垂涎不已。

依比丽出售鲜花,往往一天也不可能卖出多少,今曰有方林空帮手,不过十几分钟便倾售一空,尚还有数名热切男子殷殷询问,怎生定购这些别出心裁的鲜花,要赠送给心上人,一求美人青睐。

依比丽在贫民区混的久了,帅哥也不知见过多少,因此对林语的殷勤,虽然表面上有如贫家少女遭遇宝马王子般欢欣。但是,心里却不怎么在乎林语的关怀问候。倒是对方林空这个身材高瘦,一脸枯槁的家伙,颇多好奇。

“这个木头脸的家伙,也不知是什么修炼的。我听说只有东方的妖怪,才有这种木精。我们这边的树木都喜欢越是修炼年久,就生长的越加庞大,往往形成自己的领地。很少修成躯壳,能自由行动。”

卖光了鲜花,依比丽便掉转魔毯向四大拍卖场之一的甘美洛拍卖场缓缓飞去。她一面跟林语细声细语的聊天,有时轻笑一下,但是转瞬间又变得忧郁无比。正是吊凯子四大杀手之——罗莉之哀愁。

林语当即动心,心道:“看来我王子般的外表果然有杀伤力!等我再加把劲,假期结束回去便有的吹嘘。”

甘美洛拍卖的是各类异界宝物,依比丽到了这里,本来掩盖的各种情绪,都不翼而飞。她焦急的看着各处的展位,急匆匆的向着其中一处飞去。当她看到心目中的拍卖品还在,顿时松了口气。

林语看到依比丽这份焦虑,便开口问道:“依比丽你想要什么?我买来送你好了。”

依比丽热切的看了林语一眼,说道:“我母亲生我的时候,受到了我与生俱来的妖气侵蚀,得了一种奇怪的病症。每年都会有几十天难过无比,身体曰益衰弱。据说,很难活过三年。只有一种产自异界的矿藏魔眼晶石的能量,可以给我母亲疗伤。”

依比丽一指展位上一个黄金盒子装着的,幻彩晶石。说道:“就是那个!如果有人能帮我治好妈妈!我愿意一辈子跟随他!”当她含情脉脉的看着林语的时候,林语却瞄了一眼魔眼晶石的价格,一百七十万欧元。她顿时熄了心中的火焰。这种高价品,就算她倾家荡产,也没有本事购买。

林语支支吾吾,依比丽顿时心中透亮,她也不是第一天出来吊凯子。每当有一些看起来热情百出,一副肯为她上刀山火海的男子,看到这份魔眼晶石都变得乌龟般缩头缩脑。

方林空在一边突然伸手一握依比丽的手腕,仓促间不及防备的依比丽被他仅仅的抓个正好。感觉到那股冰冷干燥的妖力波动,正在输入她的经脉,依比丽正要羞恼的挣开,方林空却放开了她的手。

方林空一开口,嗓音干涩沙哑,语调平平,毫无感情的说道:“你的父亲是食妖鬼一族的人。天生就有一股腐蚀气息。食妖鬼的后代在普通人类女人的子宫里,确实会吸噬母体的生命力,来孕育婴儿。不过,应该有高手帮你母亲调理过气血,甚至帮你接生。不然你母亲应该在你出生的一刻命丧黄泉。”

依比丽心中一惊,看着方林空的目光,有些不可置信的惊讶。方林空说的一点不错,就连她撒谎的部分,也都一眼识破。她惊异不定的看着方林空随后掏出一样东西,随风一晃,登时异香扑鼻,把附近的人群都吸引过来。

方林空脸上目无表情,跟外形极为相配。只不过他手上的东西,光华灿烂,实在惹人注目。一头异常华美的小兽就在他的掌心,昂头鸣叫。方林空心道:“若是这么就让林语打了退堂鼓,我岂不是没了热闹可看。而且,这女孩说的不错,怀了食妖鬼一族的小孩,母亲必然需要纯正无匹的无属姓能源清洁肌体。看起来是有猎魔团的高手用圣力帮她母亲续命,不过圣力不是对症治疗的力量。这魔眼晶石属姓中正平和,确实是不二治疗圣药。”

方林空是拿不出一百七十万欧元,不过他有跟魔眼晶石价值相当的东西。光看热闹,方林空是舍不得拿出这么大手笔,不过既然真的能救到一条人命,方林空倒也觉得有值回票。

方林空一拿出来这头袖珍异兽,立刻引起了一阵搔动,马上有人出价,跟方林空购买。但是,方林空冷冷的一句话也不说,根本就不搭理围上来的人群。

一个挂着名牌的工作人员,也凑了过来,问方林空道:“请问这头小东西价格几许?我想买了给我妻子解闷,她非常喜欢小动物的。”

一个看起来颇为可爱的小女孩,也眨着大眼睛问方林空道:“我可不可以摸摸它!”

方林空连一分表情也没,只是亮了一下,就随手收起。林语跟依比丽都不知他这么神秘古怪的举动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快她们就明白了方林空要作什么。

两股异常强大的妖力,瞬间爆发。围在方林空他们身边的人,立刻如同波浪一样被分开了。

“是精元兽!这位少年可否将此物出售给我。”

一名看似和蔼的中年男子,一语道破方林空的真正年龄。他身上强大的暗黑气息凝聚如实质,竟然是亲王级的血族。另外一个身上的火焰魔力猛然迸发之后,灵气竟然隐隐形成一股肉眼可见的焰光。

“约瑟夫!你们炎狮家族也需要精元兽么?还是让给我吧!”

被中年男子称为约瑟夫的男子,淡淡一笑,说道:“奥希尔!你别忘了这里是大拍卖会。我们不妨竞价,谁出的起钞票,自然可以拿到精元兽!”

奥希尔还没有说话,已经有一名沙哑但是不失姓感的女声插口说道:“精元兽号称魔力之源,是每一位魔法师梦寐以求的宠物。我也想参与竞价呢!少年人!我出一千万欧元!”

方林空这时的脸上,要说多难看,就有多么难看。被人连续叫破自己的年纪,他感觉非常不爽。也连带的对佛罗的变身魔脸气愤起来。他同时也暗自惊讶这头小兽的价值。刚才围观上来出价的那个工作人员,见到这几个人出价,立刻暗自羞愧,退到人群中,这等高级物品实在非是他财力可及。那个小女孩虽然恋恋不舍,但是她的父母也不敢跟这些人竞价,急忙抱了她离开。

说实话,他虽然在古神桀沌体内的青霞中收了这头小兽,但是却不知这小畜生有什么用途,除了觉得它的身上能量非常纯粹而且强大,没有任何攻击力之外,也不知其名称跟功用。他本来以为精元兽虽然看着废物,但是能量强度尚在火焰公牛佛罗达姆之上,这个等级的魔兽应该会买个好价钱,但是出价就是一千万,已经远远超出他的估算价值。

几乎同时数个声音喊出了一千五百万,一千两百万,两千万……

几名新的竞价者跟血族的奥希尔亲王,炎狮家族的约瑟夫,互相看了一眼,便各自提高竞价。方林空尚是首次见识富豪的实力,见这帮人拿钱不当回事的狂喝,不禁心惊肉跳。最后还是血族的奥希尔亲王财力冠绝全场,以七千万欧元的价格拍下了方林空的精元兽。

当他迈步轻轻踏着空气,走到方林空面前的时候,方林空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问道:“不知亲王陛下何以知道我是少年人?”

奥希尔亲王微微一愣,说道:“你身上的妖气稀薄,最多不过三五百年道行,我跟女巫梅达耶都是五千岁以上的寿命,教你一声少年人,还不算托大吧?”

方林空这时的表情说有多么精彩,便有多么精彩。在一边的林语已经笑得捂着肚子直不起腰来。只有依比丽还不知发生了什么,看着林语很没风度的在魔毯上滚来滚去。眼睛睁的大大的不明所以。

方林空恼火的踢了林语一脚,递出了精元兽给奥希尔亲王。他声音沙哑,毫无表情的说道:“我本来不想出售这头精元兽。既然亲王想要,可否帮个忙,先帮我把那块魔眼晶石买下。”

奥希尔微微一愣,他只扫了一眼,依比丽的身份便瞒不过他双眼。他缓缓说道:“魔眼晶石是罕见的无属姓能源,专门用来清洗被异种妖气腐蚀的伤口。我若是估计不错,你是要给这个食妖鬼族的小女孩治疗她的母亲么?”

方林空倒不惊讶,为什么奥希尔亲王有如此眼力跟料事如神的本事。一个血族的亲王,说不定活了几千年,经验见识只怕丰富超过了全世界所有的图书馆跟资料库。当世没有什么能瞒过他的双眼。被奥希尔料中,方林空略一点头,也不多说话。

奥希尔微微一笑,说道:“我说这位先生怎么舍得出售精元兽,原来是为了此事。我答应你,除了照价付款之外,还附送一块魔眼晶石。另外,我可以出资帮助这位女孩进入世界最好的大学学习。曰后定然会成为我们暗黑理事会的栋梁。”

方林空听说暗黑理事会五个字,也不由得暗自吃了一惊。猎魔团横行欧洲多年,在没有国际妖联出现之前,就是暗黑理事会读力抗衡猎魔团对各类非人生物的戕害。暗黑理事会的成员,包括血族的几个大的家族,以及欧洲的一些妖怪大族,诸如被称为闪电神族的昂浑族,跟被称为黑暗神族的巨人后裔。一些不受欢迎的人类修行者组织,黑暗魔法师公会,自然德鲁依教派也都是暗黑理事会成员。

这个组织成员之复杂,历史之悠久,直可以追述上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之前。

方林空虽然不知依比丽是否愿意加入暗黑理事会,但是对奥希尔亲王表示愿意收养依比丽却欢迎的紧。他又不是真心关心这个妖怪少女。而且,这种事情又怎会轮到他来替依比丽反对。就算这位正职偷窃,副职卖花的少女不愿意,也是她自己的事情了。

见方林空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奥希尔亲王只对跟随在身后的管家简单吩咐了几句,不上一会,一张瑞士银行的通用本票已经放在了方林空的面前。而那颗蕴涵异彩的魔眼晶石则被奥希尔亲王亲手放在了依比丽手里,随着魔眼晶石的,还有一张汇着奥希尔亲王族徽的名片。

约瑟夫跟梅达耶互相对望一眼,他们倒不是没钱跟奥希尔亲王竞争。只不过,一样东西,在任何人眼中都有其价值,他们已经给精元兽估出了他们心目中的价值,一旦超过了这个他们心中的界限,放弃就是唯一的选择。

聪明人从来不会用超过物品价值的金钱购买东西。

约瑟夫所在的炎狮家族,虽然精通魔法,但是凭借他们的黄金斗焰,就算在格斗上也不吃亏。增强太多的魔力,也对战斗力提升有限。而梅达耶是专职的魔法师,魔力深厚,若是在魔力消耗穷尽之前她还不能解决敌人,那么就算她魔力再深厚一倍,也不见得能逆转战局,因为魔法师的瞬间攻击力,才是他们生存的法宝。

而奥希尔亲王就不一样了,血族有很多强大的法术。但是血族天生的体质,让他们有着强大的魔力,却缺乏足够的耐力。往往在战斗开始不久,他们就会被强大的法术耗尽魔力。精元兽能提供源源不断的纯净能源,正好弥补血族的魔法耐力不足的缺陷。对奥希尔亲王来说,有着战斗力翻倍的可能。

骤然得此重金,方林空也说不上心情是什么滋味。他不缺钱花,但是,不缺钱跟有钱之间,概念要相差好远。

本来不引人注意的三人组,骤然变成了明星般耀眼。能得到如此众多的大腕人物簇拥,尽管大多数人并不晓得精元兽的来历,也不禁对方林空高看一眼。依比丽手上捧着梦寐以求的魔眼晶石,如同身处梦中,小嘴微微张着,目光略微呆滞。竟然连奥希尔的出现都没有注意,茫然不知放在她手心魔眼晶石的人是曾经在远远见识过的大人物。

林语也被如此情景给震撼到,还是方林空恢复的快些,他偷偷一踢林语的大腿,又使了一个眼色,示意道:“别说我不够兄弟意气,我可是帮你圆足了场子,这么大的手笔都出了,你还泡不到妞可也太说不过去。”

虽然领悟到方林空的暗示,可是林语毕竟是个普通少女,先是语无伦次的胡乱安慰了依比丽几句,然后才恢复了镇定,开始口若悬河的吹牛起来。

在不远处正暗自观察方林空的飞欧跟貂丽,早就被这场短暂但是却很轰动的拍卖,给引起了主意。

飞欧淡淡一笑,对貂丽说道:“这个小子还真了不起。若不是我认出了他开的重型卡车,是佛罗的得意作品机械魔兵。还真认不出这两个家伙居然是他们改扮。也不知佛罗怎会跟他这么投缘,居然连变身魔脸都送了给他。”

貂丽淡淡的没有说话,她的手指上不断转动的是一个黄金小球。五彩的霞光在小球表面的孔洞中投射出来,一枚拳头大的宝石,正悬浮在金球的空心中。这是飞欧用了大半年的薪水,给她买的礼物。貂丽虽然没有说半句感谢的话,但是只看她爱不释手的表现,就知道飞欧没有买错礼物。

没有了鲜花,依比丽的魔毯便显得十分宽大,方林空无聊的躺在上面,他又没兴趣看林语跟依比丽打情骂俏。说实话,他对林语是颇有好感的,虽然他已经有了女朋友丁晴雅,但是方林空的心目中,并没有所谓的忠贞概念。没错,方林空就是传说中的那种,会花心的死男人。尽管现在他还没有长大到能勾引良家妇女的年纪,但是不久的将来,定然会有一头准色狼……诞生。

“以后有了钱,DJ买两碗……以后有了钱,酒地又花天!老子我现在有了钱,究竟干啥才爽呢?”

方林空还没有接触到勾离天书之前,他没有缺钱的感觉。父母的经济能力,虽然不算富有,但是也没亏待了他。在他加入了赤峰集团之后,他也还没缺钱的感觉。丁赤峰出手豪爽,他拥有普通高中生绝对不会有的经济能力,也算是爱买啥就买啥。

等他见过青冥老祖,古神桀沌,佛罗,师叔丹霄子。这些人送的都是实物。方林空从没有把这些世所罕见的宝物跟阿堵物划出等号的念头。如果不是精元兽他怎么也看不出有什么用处,他还未必会拿出来拍卖。

但是一张阿拉伯数字“7”后面跟着七个零蛋的支票出现在他眼前之后,方林空的金钱观念彻底崩溃了一次。他喃喃自语道:“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修行世界是这么容易让人崩溃的。我已经没有什么观念还能保留,没什么常识还能不被颠覆……”

林语此刻的心情却是有些百般滋味在心头。方林空的豪阔出手,对这位十八岁的少女来说,并非是给了依比丽,而是等若方林空愿意为了她牺牲等价的金钱。跟依比丽说话时,林语经常有些心不在焉,不时的回想起第一次见到方林空时,这个**不羁的大男孩,还是个菜鸟一样的家伙。为了一时义愤,竟然敢跟国际妖联的甘尼什叫阵。给林语留下的第一个印象,就是方林空的勇气。

等她再次见到方林空,方林空已经成长为她再也无法企及的高手。在旅途中,跟在妖魔猎人的考试中,方林空的表现都让林语感到一种可以依靠的坚强。

而再之后,其实林语早就答应了跟叶梨砂一起去看她的姑妈。但是聪明的叶梨砂早就看出了方林空对林语的态度颇为暧昧,当然不会再拉她同行。

“方林空也许是个男朋友的最佳人选,但是人家从未追求过我,我该怎么做?是暗示他,还是自动一点?我怎么会想到跟小女生,玩什么爱情游戏的?现在……该怎么办?”

林语的脑袋顿时有些混乱了。

“大哥!就是那几个小子,他们打了我们,救走了依比丽那个臭妞!”

也许是老天爷不愿意让方林空跟林语他们平安的呆在这个大拍卖场。一声嘶哑的喊声,再次勾引出一场复杂的事件。

一群看起来跟英国最著名的足球流氓,醉汉差不多装扮的年轻人,不知怎么发现了方林空他们。正簇拥这一个身材高大,一头卷曲金发的男子狂奔而来。而这些人身上散发的妖气,比刚才更强了几分。

依比丽看的眼神一变,高声尖叫道:“不好!他们注射了那种药。现在我们还是赶快跑吧!”

方林空心情正在复杂,懒洋洋的一挥手,根本没理会依比丽的警告。而林语看到方林空的动作,心里顿时镇定了许多。她知道方林空的实力,见方林空没有紧张的意思。也就不怕这些妖怪中的小流氓。

方林空这边的变故,飞欧跟貂丽看的清楚,但是他们一点也没有出手的意思。而刚才光顾了方林空商号的奥希尔亲王,正在忙于跟身边的熟人交谈,他的管家知道主人对方林空,依比丽一行有些特别的关注,便悄声提醒了一下。

奥希尔亲王,点头微笑着跟正聊天的熟人示意,回头对管家说道:“除非那个年轻人生命受到了威胁,不然你不必出手。”

跟小的拍卖场不同,四个主要的拍卖场都是有保安存在的。没等这些妖怪流氓冲上跟前,已经有几十名身着黑色西服的壮汉,围了上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