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妖灵

第二回 黄金手指

这群流氓妖怪的为首卷发青年大声喝道:“我要按照拍卖场的规矩,正面向这三人提出挑战!你们可不能阻止我!那个血族小白脸!就算你拒绝挑战,离开大拍卖场的范围,也会被我们围攻。还不如在这里公平的干一架。我给你一次机会!”

林语微微踌躇,立刻就答应了对方挑衅。大拍卖场经常会有这样的暴力冲突发生,主办者也不想镇压这种事情,因此出了一个规矩,只要有什么恩怨,就可以正面发起挑战。当然,若是被拒绝,挑战者还不肯罢手,他就要面对成队的保安。只不过这个保护条款只在拍卖场的范围内有效。

方林空懒洋洋的,他对拍卖场上面的很多商品都有兴趣,但是跟着林语,依比丽却让他感到束手缚脚。因此,他正在想怎么找个借口,跟这两个人分开。

当林语答应了跟对方决斗,方林空突然想到了一个自觉不错的主意。

“等下我就说让林语跟依比丽去看她妈妈!这两个人一走,我就解放了丫!然后好好逛逛大拍卖会,林语这笨妞说要来,却只顾着跟那个不良妖怪少女鬼混,真是无聊之至!”

他这边刚刚做了决定,已经有人引着他们去决斗场。出于活跃气氛的考虑,主办者不但允许公开决斗,还允许一些商家,成为临时赞助商,给决斗的双方提供武器。当然,这种别开生面的广告效果还是不错的。

林语跟那个卷毛的金发青年各自登上决斗的拳台时,已经有了四五家公司,向林语游说。虽然林语对自己的八九元功自信满满,但是看到对方欣然接受了所有公司的馈赠商品,全副武装的模样,便改了主意,拿了几种适合自己战斗的装备。

大拍卖场除了拍卖之外,餐饮,赌博,娱乐,酒店,兔女郎,无不应有尽有。这决斗场修建的面积宽大,比拳击比赛的拳台大了二十倍。周围的防护也不是那几根栏绳,而是一层透明的能量力场。有了这个双向护罩,场外观众不虞给里面的决斗者误伤,场内的决斗者也可以避免被**起来的场外观众,扔几个妖气弹之类的玩意砸在脑袋上。

“在下达罗师!是狼人族。不要说我没提醒你,你替她出头的那个丫头,是我们街区有名的烂货。老子早就玩的腻了。她欠的债务,连要她以肉身偿还的人都没有。根本不值钱!哈哈哈!你个血族的小白脸,笨蛋!”

林语何时听过这么粗俗的骂词,而且对方还涉及到了依比丽的隐私,林语虽然不知那是否是真的,心里倒是有了七八分犹豫。“为了这么一个女孩,跟人战斗不知是否值得?我是不是玩的过火了?”

林语的表情怎么会瞒得过依比丽这种在社会上打混多年的少女。她脸色微微一变,立刻就恢复了镇定,大声喝道:“达罗师!你这个不带种的家伙,早就听说你那话不成了。那次见了才知是真的。”

达罗师气的脸色发青,哪个男人被人当场说他不成,情绪也不会太好过。

他大声喝骂道:“小贱货,等我踢翻了这个血族的小白脸,亲自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男人!”

依比丽袖子一挽,刚才的乖巧卖花少女,已经不见。一个大声的跟男人对骂的街区小妞出现了。依比丽讥讽道:“是么!那么上次那个缩头乌龟棒棒球的是哪个?”

达罗师气急败坏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你跟哪个男人鬼混,老子可是从没被女人说过没用!”

依比丽正要继续对骂,方林空脸色毫无表情的往前一踏,拦住了依比丽的冲动。他小声的说道:“依比丽!跟男人对骂的粗鲁活计还是让我来吧!”

依比丽住嘴了之后,疑惑的望了望方林空。化身木妖的方林空,说起话来,平平淡淡,不带丝毫火气,慢慢悠悠的怎适合对骂这种激烈的运动。不过当依比丽看到方林空掏出一个MP3,并且按动按键的时候,传入她耳朵的喝骂声,让她漂亮的大眼睛充满了不可思议的震惊。

方林空也不知哪里搜刮的国际各路骂词,在他的艹作下,这些骂词汇成了滚滚浊流,向达罗师涌去。也不知方林空怎生剪接的音频文件,达罗师开始还不在意,这种玩意怎么会比得上真人的骂仗精彩。而是事先录制的骂词,定然词不达意,骂的离题万里。不过很快他就知道错了,方林空手上的MP3,乃是佛罗亲手设计,手工制造的智能骂人机,不但可以按照当时的情况调整骂词,更汇聚了各国的经典骂句数百万条,污言秽语,直如满天的黄金大便一样喷向了达罗师。跟林语的战斗还没开始,达罗师已经呈现了必败的征兆。

“老大!赶快用药。先打死那个血族的小白脸!”

被手下提醒,达罗师这才勉强压下被骂的狗血喷头的羞愧,拿出一管针剂正要注射。此时方林空手上的智能骂人机,把所有男人不堪忍受的词汇统统调动了起来。什么……达罗师你没有伟哥便不敢撒尿,生怕鸡鸡掏不出裤裆之类的贬低词汇,让达罗师手上的药剂,针尖都已经刺到皮肤上,就是没脸推进药剂去。

“妈的!我跟你拼了。”达罗师突然怒吼一声,一手摔碎了针剂,向林语恶狠狠的扑了过去。

林语探测器早就打开,当她看到达罗师的妖气竟然高达三百七十六,林语暗自吃了一惊。虽然她的实力在妖魔猎人的考试中已经锻炼的更上层楼,但是也才不过两百出头。平时的战斗状态还无法保持在那个最高数值,只会勉强在一百八九上下浮动。

“好强的妖怪,狼族的人攻击力一定很厉害,我不可硬拼!”

林语只是拿了几样她觉得对战斗有利的商品赞助,其中一样就是全美达型节能护罩。这个东西是类似腰带一般的东西,打开之后,只要消耗平时百分之三十的灵气,就可以形成强度跟全力发出的护罩一样防御力的能量壁。

其实在方林空的眼里看来,这种东西不过是调整能量精微控制,到了一定层次,修行者对能量的控制越加精确的时候,这个腰带就完全没有作用了。但是对林语这样初级修行者,还是很不错的选择。

林语的武器是她的长剑,虽然打开了能量壁,但是林语也不敢跟达罗师硬拼。林语只是轻轻移身,长剑缤纷出五朵剑花,斩落在达罗师的身上。

铮铮!两声,达罗师的身体也不知用什么法术强化过,林语的长剑居然没能划开他的皮肤。

林语一击无功,达罗师恶狠狠的说道:“血族的小白脸,你怎么学起了中国的道士,舞起剑术来了?不过,就算你精通血族的法术,兼修中国仙道也都不顶什么大用!”

林语轻哼了一声,长剑上突然吐出了一截青青的剑芒。她挥剑横扫,大声说道:“有本事你还是接了我这一招再夸口罢!”

达罗师虽然身材高大,但是动作却极为灵活,步法一错,躲开了林语的剑芒。他又非傻瓜,怎肯用自己的身躯,去试验林语的剑芒是否锋利。

“我说你的本事不成,是因为,我是黄金手指达罗师!小子受死罢!”

达罗师手腕一抖,一把黄金镶嵌,象牙手柄的左轮手枪,已经不知何时握在手中。并且砰砰的连放了六枪。林语的速度尚不足以躲避子弹,当她看到自己胸口上的血花,眼神中露出了古怪的神色。定定瞅着达罗师。

达罗师得意的一笑,手上的黄金左轮又消失不见。他说道:“你以为我是狼人族,便是依靠体力战斗的蠢货么?我的枪法可是全英国头三位的。黄金手指之名远震欧洲大陆。”

方林空也没预料倒这个看起来一脸混帐的家伙居然会使用计谋。当他看到林语的胸口溅出血花,什么也不顾的冲上了擂台。几名公正人正在示意方林空此举违反规则,但是方林空又怎么会在乎这个。他伸手一按林语的后背,正打算逼出刚才的子弹,但是他的木属姓的妖气,刚刚输入进去,方林空就察觉到了。

变身魔脸不但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外形,种族,甚至灵气,还有极强的防御能力。林语的外表是个血族,但是她真正的身躯却是人类。达罗师的一枪击穿了林语的血族外表,但是却没有伤害到,变身魔脸幻化出来的外表笼罩在内的林语本人。

感到林语毫发无伤,自己只是虚惊一场。方林空这才感到松了一口气。而林语在生死关头走了一遭,心情激荡下,任由方林空扶着下了擂台。

“好了!依比丽现在已经没人能护着你了,跟我们走罢!”

达罗师正在得意洋洋的跟依比丽大喝,依比丽脸色惨白,她也没想到林语竟然会败的这么快,这么惨。方林空知道林语没什么大碍,但是在别人的眼里,林语全身六个鲜血淋漓的窟窿,一句话也不能说出来,自然是死的就差那么一口半口的气息了。

就在达罗师的手下也冲上来要拉走依比丽的时候,方林空冰冷的语气淡淡的震慑全场。

“你们想要活命的给我快滚,不然就永远的留下来罢!”

达罗师嬉皮笑脸的正要卖个乖,方林空哪有闲心跟他多话。他只是缓缓的转头,一双枯槁的眼神突然绽放出璀璨青光,达罗师在一瞬间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不但僵直的无法动弹,还被一股无名的大力狠狠的撞飞到半空中。

当他摔到了地面,他的手下都突然看着自己的探测器,目瞪口呆。方林空身上的妖气,从淡淡的微弱不可察觉,突然变得强横无比,暴涨到了三千有余。

“妈妈丫!这个是大妖怪!”

也不知谁向自己的母亲祈求了一份逃跑的力量,达罗师的手下顿时都一哄而散。围观的游客,爆发出了哄堂大笑。他们才不管谁人在此决斗,只要有热闹看就好。方林空的妖气虽然强大,但是还不足以震慑全场。因此,围观的游客丝毫也没顾忌这个一脸晦气的木妖。

“依比丽!我们需要一个地方休息,我要给同伴疗伤。你能帮我们找一个地方么?”

方林空淡淡的语调传来,依比丽似乎突然变得有了活力,她二话不说的拉着方林空跟林语上了她的魔毯,妖怪少女几乎把她全部的妖力都使用上了,魔毯飞的几乎带起了一阵飓风。

依比丽一边催动魔毯飞行,一边对方林空说道:“我知道有最好的灵力治疗师!她一定会救到你的同伴的。我一定不会让他死!”

方林空心里暗笑一声,偷偷对林语说道:“看!多么完美的场景,王子为了公主献出了生命,然后伟大的法师出场,在公主的恳求下,被公主的眼泪打动,救活了王子。然后幸福的小一对过着童话里的生活。接下来你应该酝酿一些感人肺腑的话了。”

林语猛地站了起来,对依比丽说道:“对不起!我并没有受到伤害。我不需要任何治疗。”

依比丽惊讶的看着林语胸口的伤,大声说道:“你不要担心好了,我这就会送你去……”

林语正要分辩,方林空眉头一皱,暴喝一声,双手前伸抓住了一枚金光闪闪的子弹。

偷袭者的气息并未做有意的隐藏,甚至连身影都那么堂而皇之的站在当道。

依比丽此时已经驾驭着魔毯离开了大拍卖场。郊外的泥土芬芳扑面而来,来人竟然跟大自然融为了一体,方林空从刚才的子弹力道上判断,对方的实力竟然不在奥伦维金之下。是方林空从所未见的枪道高手。

“我是黄金手指达罗师!我不成器的弟弟刚才被人震成了白痴,我很想知道究竟是哪位高人到场。”

拦住方林空他们去路的潦倒的汉子,手里兀自拎着酒瓶。醉眼乜视的看着方林空。他从刚才试探的一枪被方林空档下来,就晓得,这三个人里只有方林空一个劲敌。

方林空还未及回答,一个威严却不失柔和的语调响了起来。

“达罗师!你的弟弟冒你的名头,在大拍卖场闹事,不被别人给宰了就算不错。仅仅是被震成了白痴,还算他福气不坏。”

血族的奥希尔亲王身边的管家,缓步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他遵从奥希尔亲王的命令,在方林空受到生命威胁的当,便出来对上了真正的黄金手指。

达罗师确实是黑暗世界著名的枪手,他本来也是修业与猎魔团的,后来被人发现了狼人族的身份。不但驱逐他出猎魔团,而且还派出了高手追杀。但是,达罗师也不知有了什么奇遇,不但能完全隐藏自己的狼人族气息,而且,修成的圣力纯洁无匹,强横过人。已经达到了第六级的圣力修为配合他鬼神莫测的枪技,追杀他的猎魔团干部,几乎全军覆没。

后来,为了躲避猎魔团的持续追杀,达罗师加入了暗黑理事会。在欧洲,暗黑理事会的势力一点也不比国际妖联小。为此,奥希尔的亲王的管家,虽然奉有亲王的指令,也不敢轻易开罪,同为暗黑理事会成员的达罗师。

达罗师狂怒的一把掷下酒瓶,大声喝道:“我弟弟是在公平决斗的情况下,被人插手震坏了脑袋。这样的行径,已经违反了大拍卖场的规矩,国际妖联的人都没有出来说话,你这个狗腿多什么事!”

管家的脸庞立刻变得很难看,他默默的退到了一边,但是却有意无意的站到了方林空的背后。

这时,方林空才淡淡的开口说道:“这个世界哪里来的那么多规矩?不是你杀了我,就是我宰了你。只要你不后悔跟我挑衅,亦愿意接受那不可预测的后果。便来给你的弟弟找回场子罢!”

方林空大踏步的走下了魔毯,似他这样的人,脚踩空气就如同踏在坚实的大地上一般随便。面对达罗师的挑战,方林空信手给林语她们加了一层护罩,便开始打量这个真正的黄金手指。

方林空不晓得,在黑暗世界的名气,达罗师绝对不输给国际妖联的排名榜上五十名开外的妖怪。说实话,国际妖联的排行榜,虽然没有大多数老家伙,都是五百年以内,甚至最近几十年才出头的新生代妖怪。但是那个实力排名还是非常有权威的。虽然排名第一百的并不一定这世界上,就只有一百人能打的过他。但是抛开国际妖联内部的那九十九个,外面的修行者跟妖怪能胜过这个第一百的,也就不过八九十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