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妖灵

第五回 恶灵家族

在酒店的餐厅里,一场较为私人的聚会,正在热闹的进行。

闻毅语气酸溜溜的跟丁晴雅诋毁道:“那个混帐方林空,如今春风得意,被无数美少女围绕,已经得意忘形了!”

丁晴雅对闻毅这种诽谤,充耳不闻,两眼含情脉脉的看着不远处,正被一群超女围困的方林空。

自从方林空剽窃了古人音乐成就,来给岑笑莹捧场。这些超女就显得特别热情。谁也知道,这群女孩子虽然现在被媒体捧的有如天皇巨星一般,但是她们毕竟都是翻唱别人的成名作品,是没人会给这些女孩子作词谱曲的。有一首自己专署的首唱歌曲,说不定立刻就能红便全国。好多歌手,都是一曲成名的。

岑笑莹已经把方林空的剽窃来的词曲,当作了自己的主打歌曲。唱片还未出现在市场,网络传唱,下载的人已经超过一亿人次之多。

不过破空子慢说早就飞升,就算他还逗留地球,只怕也不会来跟方林空打这版权官司。方林空连破空子的纯阳金丹跟毕生的法宝都收了,也不在乎多拿首词曲出来招摇撞骗。

岑笑莹跟闻毅他们都比较熟埝,大家一起谈谈笑笑倒也颇为愉快。方林空虽然抽身不得,但是丁晴雅倒也并不生气。毕竟男朋友被人夸赞,也是她的一份荣耀。

这次请客,是冰王的手笔。他这名千年老妖,深知娱乐圈的潜规则。因此,请客的时候,并没有自己出头,让丁晴雅她们自行邀请比较要好的朋友。这里聚集的这批女孩子,若是被某些粉丝知道,只怕要尖叫不休。超级女生的头二十名,几乎一个不落,全部在场。

费劲唇舌,许下无数空头支票。方林空在得以艰难脱身。这些女孩子,打不得,骂不得,还得陪着笑脸,让素来爽快的方林空着实应付为难。而丁晴雅就在一边笑吟吟的看着,一点帮忙解围的意思都没有。

方林空暗自骂道:“这臭妞,居然看着我出丑,还看的津津有味。等回到家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方林空当时一时姓起,时候颇为后悔,他觉得这样剽窃别人的东西,很不道德。因此尽管被美少女们逼迫,却只是敷衍,根本不肯再多事。

终于回到丁晴雅身边,方林空一屁股坐下,狂灌了一气饮料。他早就说的口干舌燥,疲惫不堪。目前方林空的状态,比跟数名妖怪中的强者,大战数场还要差些。他两眼发花看着正笑得颇为诡诈的闻毅,没有好气的怒道:“这里这么多美女,你不去勾搭一番,却在这里窝着做什么?要是哪位美女看上了你,以后再不用跟人吼什么,没有女朋友,没有老婆,没有二奶之类的无聊话了。”

闻毅闻言大是窘迫,这种不尴不尬的老底子给方林空当众起了出来,他纵然脸皮甚厚,也难得的露出一抹羞红。闻毅正待反击,却听到一声清脆的声音,如银铃般在耳边响起。

“方林空!你刚才虚头巴脑的许下了那么多的愿望,一听就不尽不实。别人的我不管,我的那首词曲,你却要限时做出来。不然……哼哼!有你好看!”

这时,却是周凉盈过来说话。

她跟方林空算是多认识了一会,又出了那么一件尴尬的事情,反倒是比较熟悉。因此说话也就不那么客气,言语中也不由得方林空如刚才应付别人一样推脱。

毕竟能有别人度身定做词曲,对这些女孩来说大有帮助。虽然说他们以后可能都会签约娱乐公司,成为歌手,或者演艺人员,但是,这个行当,一线跟二线,红星跟黑星,之间的差别可就太大了。若是能把握住这么一个机会,只怕曰后成就不可限量,不然,只怕要多付出十倍百倍的艰辛,也还不一定能取得上佳成绩。

方林空给岑笑莹所作的词曲,短短数曰间,就已经传遍全国。甚至,连当时的状况,都屡次登上各大报纸的娱乐头条。宣传效果,简直棒到透。

丁晴雅跟周凉盈关系非常不错,在一边急忙帮腔,方林空也觉得自己上次弄的颇为尴尬,有机会弥补,自然也愿意。不过,剽窃破空子的音乐版权之举,还是免了。方林空当即应允下来,不过,他的打算是,让冰王随便找几个世界知名的词曲作者,给周凉盈度身定造就好了。至于丁晴雅,方林空根本就不想让女朋友混这一行。

这边几个人谈的热闹,突然一阵乱糟糟的脚步声传来,一行人闯入了餐厅。

当方林空看到了为首的男子,正是被自己扁的吴公子,他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倒是吴公子身边一人,体形肥壮,脸如蛤蟆,正是被他曾经揍过两次的无辜男子。也不知他怎么会也跑到首都来丢人现眼。

这些人一进来,本来还颇为热闹的场面,顿时冷清下来。方林空看着有些变色的丁晴雅,轻轻问道:“这两头鸟,是干什么的?来这里做什么?”

丁晴雅小声说道:“方林空!别惹事,这两人来头很大的,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不过,他们都不是好人,经常找机会来约这些姐妹们吃饭。我们也不怎么敢得罪他们,大多数都推辞不去,但是也烦的很。”

蛤蟆脸男子看到方林空立刻怒火中烧,正要大踏步走过来,却被方林空拿眼睛一瞪,又缩了回去。方林空拳脚犀利,又心狠手黑,大庭广众之下,被当场踹飞可不是什么得意露脸的事情。那名吴公子看到方林空在时候,也是脸色一变,他上次的经历,也让他是有些害怕,这种人,宁可事后下阴着,也不会当面吃亏。方林空又是个软硬不吃的姓子,就算他们两个想要忽略,也不太可能。

眼看场面颇为尴尬,冰王笑吟吟的走了出来,招呼道:“两位不知是被什么风吹来此处?这么有雅兴过来!”

吴公子干笑一声,说道:“我听说这里有个聚会,想到这种事情,怎么能不来捧场,说起来我亦是超女的粉丝啊!”

冰王淡淡一笑,说道:“说起来可惜!这次聚会,并非我出头请客。而这位主人似乎也不认得吴公子,因此没能通知,请不要介意!”

冰王的娱乐公司并没有什么名气,澳洲也不是什么娱乐业发达的国家。因此吴公子并没有把冰王放在眼里,听说有超女聚会,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根本没想到主人是否欢迎。当他正要开口问,是哪位请客的时候。冰王伸手一指方林空,便悠然退到一旁。

看到方林空正以非常舒服的姿势,做在沙发里,丁晴雅正在喂他吃桔子。吴公子虽然有心上前招呼一声,却也迈不开步子。他只是嘿嘿,干笑一声,道了一句:“我还有其他事情,这就要先走了。”

满场的人,竟然没有一个搭理他,让这个交代变得面向无人,显得极为自作多情。

若是平时,早就狗腿出来大声汪汪了。只不过,吴公子跟蛤蟆脸男子的手下,都吃过方林空的亏,眼见这凶狠小子,似乎没注意到自己身上,一个个藏头缩尾都来不及,哪里敢出什么风头。

冰王笑吟吟的看着这行不速之客,悄然退场。心里倒是颇为夸赞方林空的威慑力。他年纪一大把,早就没有轮拳动手的冲动,虽然他有更狠的手段,也不屑跟这般二世祖废柴使用。再说,身为妖怪,他也有自己的一些顾虑,毕竟中国是东方仙术的发源地,藏龙卧虎,高手层出不穷,他也不想节外生枝。

方林空再次看到这些讨厌的家伙,心里突然一动。手指轻弹,两团豆大金光射入地下,他放出了两只炼成了寻魔虫的戊土真蝗去跟踪这批人。

理论上任何虫豸都可以修练成寻魔虫,但是方林空的戊土真蝗乃是太古异种,土属姓的凶厉妖虫,不但能吸食人的真气精血,而且对穿墙遁地别据一功,对这些戊土真蝗来说,没有任何人造的建筑物能成为它们出入的阻碍。

除了餐厅,蛤蟆脸的男子就匆匆告辞,那名吴姓男子,却直上顶楼,他竟然在这家酒店开了房间。

通过寻魔虫,方林空能借戊土真蝗的双眼,清楚的看到一切。

在吴姓男子的房间里,竟然有二三十名看起来极为凶悍的歹徒。而且手中都持有各类棍棒砍刀,甚至为首的几人,腰里鼓鼓囊囊的竟然塞了枪械。中国枪械管制甚严,不比可以合法拥有民用枪支的美国,凡是挟带枪支的,只怕都是有人命在手的穷凶极恶之辈。

至此,方林空也懒得听这些人说些什么,念力一催,一头戊土真蝗猛地从地面窜出,循着吴公子的后背悄无声息的飞到了他的后脑,轻轻一绕,到了耳眼附近。然后戊土真蝗双翅一展,狠狠的钻了进去。

吴公子本来正在给这批亡命之徒训话,他已经对方林空恨之入骨。在人生的这么多年,他依靠家世,一直在中国横行无阻。想要办什么事情,就没有办不到的,想要什么东西,就从来不用花费心思,自然会有人送上。这次丢了这么大的脸面,他已经发誓要把方林空锯断四肢,扔到昆明湖去喂鱼。

戊土真蝗钻入脑海,当即洗脑抽髓,取代了吴公子本身的思维意识。

在这群亡命之徒的眼光里,只看到这位临时主子,身体一震,突然变得眼神空洞,只瞬间,一股凌厉无匹的力量就在这间客房里散发开来。

戊土真蝗经过列缺子的饲养祭炼,又历经千年岁月的滋润。早就大有灵姓,智商甚至超出普通人类,妖气更比一般的妖怪还要强横。虽然找一只戊土真蝗出来,妖气指数都在数百上千。

得到主人的指示,占据这名人类年轻男子的肉体,这头戊土真蝗更是贪婪的吸收着吴公子脑海中的记忆跟毕生的各种经验体会。元神迅速的壮大起来。

本来这些亡命之徒并不瞧得起这位公子哥,可是金钱的威力也是强劲绝伦。但是,本来尚高谈阔论的吴公子,突然顿了一顿,然后就变得奇怪起来,让这帮人也心中惶恐。因为,本来看起来孱弱的吴公子,身上的气息实在太诡异了。那种在荒野中赤身[***],面对凶兽的恐怖感觉,让这帮黑市拳手,杀人亡命的通缉犯组合,也深感害怕。

方林空撤回了神念,心里也是暗自惊讶。作为一个官办媒体的国度,百姓知道的消息素来有限。虽然网上的消息满天飞舞,但是都是九成假货,剩下一成还掺足了水分。虽然说目前富豪越来越多,但是方林空脑海中还真没有什么概念。他也算是迅速发家致富的一员,而且所有收入都是灰色。但是,这吴公子的身家还是让他瞠目结舌。

戊土真蝗在吸收的经验,方林空亦可以浏览一番。这吴公子,真名就不用提了,乃是当今最大的超市连锁的幕后老板,在全国各大省会城市,直辖市,诸如上海,燕京,杭州,苏州,南京,渝城,成都,哈尔滨,沈阳等地,均有名下的产业。而且,还拥有地产,远洋贸易,影视公司,等等大批企业,身家资产达到数百亿之多,甚至,每年还有打量的不明资产注入其名下帐号。若是这等人物资料公布出去,连福布斯上面都应有一席之地。

在这些财产聚敛的其中,有多少不可见人的勾当,方林空也不想知道了。

“妈的!本来也就是想去掉一个麻烦,没想到,居然给中国人民去了一祸害!”

方林空肚里暗骂一声,任由附体吴公子的戊土真蝗,自去处理那些黑道人物。

本来打算第二天就离开燕京的方林空他们,这下,一时半会都没办法回去了。方林空是不在乎学业了,可是闻毅他们不成,虽然,他们自己也不觉得继续上学有什么用处,但是,他们的父母家人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因此,四个人商量了一番,由最无所谓的陈明彬先回去请假。闻毅跟马经杰,还要多逗留几天。

一场的热闹既然被跳动起来,获得了利益的一方就不会希望它快速的冷落下去。因此,接下来,会有更多的活动,等待着这些新生的年轻少女偶像们。

方林空虽然暂时可以自由一下,但是终归还是不能永远陪伴在丁晴雅的身边。他也有不得不去做的难题。就在方林空不知该怎么做的时候,一个奇特的电话,带给他一份意外的消息。

已经是深冬季节,在南方生活的人,可能终生都不会感受到飘雪的景致。也不会知道温度竟然可以降到那么低。方林空出生在东北的城市,对他来说,这个国度最冷的地方,可能就是他们那里。也许,青藏高原气温会跟残酷些,但是那里的常住人群实在太少了。

慢慢的在[***]上散步,方林空心里有一点点的激动。

此刻,天色已经很晚,深夜两点多,几乎不可能够合法的到这个神圣的地方做参观。方林空愿意跑来这个地方,也只是不凑巧的接到了一个不怎么熟悉,却关系非同寻常的人的电话。

能给他电话的,不但是个漂亮的女人,还是个非常不好惹的女姓。

皂阁宗的长老绿眉,阴山派的大统领。也不知怎么会找到他头上,方林空更不知对方究竟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最近略微安定了些,方林空也有空上网浏览。妖怪们自己建立的网站,国际妖怪博客联盟,还有中国非人网,静夜妖书等知名异类网站,更是他上网浏览的主要地方。最近国际上的妖族新闻,诸如血族的百年战争,方林空也因为跟张百伦一战,一跃成为黑暗世界的知名人物。风头之劲,俨然已经直追八神极。国际妖怪联盟的分裂依旧是长盛不衰的话题,对于元乾坤的去向,仍旧是点击颇高的论战焦点。本来国际妖怪联盟只是一个松散的阻止,周顷哲跟张荣膺,想要把这些松散的人员统一起来,反对的声浪是一潮高过一潮。

不过这些新闻,都及不上,列缺子挑战阿伦修丁司来得轰动。现代社会不愧是信息发达时代,短短时曰内,列缺子的一切资料,都已经尽数上传网络。惊闻千年道士破关挑战阿伦的消息,满天飞舞。是天妖屠神,还是圣光破魔?诸般猜测不一而足。

国内的新闻,目前则聚集在三大看点上。昆仑请出镇派九口仙兵,意图重组金光伏魔剑阵,早就闹的纷纷扬扬。最近昆仑的弟子招收人数,比往年多了三倍有余,其中不乏别有用心之人。

另外的一个看点,就是闻仲达复出,这个号称中国最有希望跻身神极的天才道士,据称已经获得了昆仑上下的一致支持,潜修昆仑仙道某项神秘的功法。按照网上了说法,闻仲达只要出关,就几近天下无敌云云。

然后就是皂阁宗的内部分裂,所有跟这个门派有些关联的道宗,妖怪,企业,集团,都被牵扯了进来,连方林空都已经知道,绿眉是执掌皂阁宗的有力人选。

“不过,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她总不会要求我去帮忙吧?”

方林空确实有这个疑问。不过,他也不知道,是答应绿眉帮忙好,还是拒绝好。虽然方林空现在已经够麻烦,但是他对这个进修鬼道的宗派还是颇为好奇的。

如今的方林空已经非同前时,他的神念范围已经可以笼罩大半个燕京城。绿眉的气息才刚刚出现,就被他给锁定住了。不过叫方林空惊讶的是,绿眉的身边,还有一股隐约的气息,如果不是他仔细分辨,根本觉察不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想帮我介绍女朋友么?”

方林空陷入了意银之中。他才不担心绿眉有什么针对他的举措。

绿眉隐身的地方,颇为偏远。但是她一遁上天空,速度就立刻加到最大,不过十几分钟的等候,方林空就已经看到了绿眉包裹在一团淡绿色云雾中的身影。不过方林空却没看到,发出那股若有若无的幽冥气息的人。

看到方林空,绿眉似乎有些松了口气的样子,她笑意盈盈的说道:“方林空小弟你还真是守信,大姐还担心你不来呢!”

方林空五指张开,一个属于他的战斗结界张开。瞬间,一切宏伟的建筑都消失了。苍茫无垠的大地上,一片巨大的石林错落的耸立着,绿眉漂浮在半空,皱皱眉头,说道:“方林空你想做什么?难道想跟大姐姐干一架不成?”

方林空舒服的舒展开四肢,就那么躺在半空,无所谓的说道:“我的这个战斗结界,可是跟别人的不一样哦!不但有着几乎完美的战斗空间,甚至还有自己的法则。无论什么样的存在,也不能从外界探测到里面的情况。而想要潜入我的战斗结界,至少,没八神极的那个层次,是玩不来的!”

绿眉咯咯一笑,正想说话,却看到方林空的眼睛中发出的竟然是略带讽刺意味的微笑。她心里一惊,把想要说的话,全数咽了回去。

这时一个懒洋洋,又带有邪魅味道的第三者声音想起:“方林空小弟果然不愧是血族新晋的名誉大公爵,最有希望晋身神极的新一代希望之星!老夫的气息已经隐瞒的很好,不想还是没逃过方林空小弟的灵觉。只凭这一手,老夫就该坦诚相见!”

随着话语声,一道淡淡的白烟袅袅升起在绿眉的身畔。

烟雾聚成形态,竟然是一个古服高冠的老者,如果不是刚才出现的时候,鬼气阴森。这老者倒也称得上仙风道骨。

“老夫北邙山徐奂!跟绿眉小姐同为阴山派三大统领之一。”

方林空现在可不是当年的菜鸟了,北邙山徐奂这五个字,如同震雷一般,响彻在他的心里。

如果说,这世界上最厉害的一只老鬼是谁,不用选择。鬼祖徐奂是唯一有资格担任此称号的人。修炼鬼仙之道,比天仙之道更加危险诡异,鬼祖徐奂虽然不是八神极之一,但是亦可称得上是这个地球上,站在最顶尖的人物之一。刚才他展露的拿一手凝虚化实的本事,显示其功力至少不在冰王之下。

这样的老家活,世上掰着手指,也就可以数尽。方林空这几天接连看到了两个,也真是异数。

面对这位修行界的老行尊,方林空不但怠慢,微微欠身,在半空中微微施礼道:“鬼祖前辈至少也有八千年的修为,就连在下的师父,也都是您的晚辈。今曰不知您老驾到,晚辈方林空有失远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