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妖灵

第六回 鬼祖徐奂

如果在千余年前,东方魔道,仙道之争最为鼎盛时期,魔门五帝,道门十祖,随便哪个都是傲啸天地,独霸一方之辈。这五帝十祖中,鬼祖徐奂是道门十祖中排名最末的一个。也是目前仅存的一个。

而道门十祖排名第一的,就是昆仑仙道的创始祖师,破空子,青丘子,青冥子,丹霄子,麒麟子,列缺子,等人的师尊老丘。而后来列缺子投靠的蓝犁老祖,便是魔门北斗大帝。当年这位北斗大帝手中蓝犁七宝,号称注死不注生,仙凡妖魔生死尽在他一念之间。后来列缺子偷盗了蓝犁七宝中的四件,就是方林空现在拥有的魔门四宝,大自在天界七宝幡,九天元魔灵焰,太阴戮魂叉,百遁御灵神通印。而冥海魔帝利末安森,亦是魔门五帝中,唯一的一个还留存现世的妖中帝皇。

鬼祖徐奂大驾光临,不要说方林空这等后生小辈,就算当年的破空子也要执弟子礼。方林空心中惊异不定,浑然不知这位老前辈找他作甚。

鬼祖徐奂微微叹气一声,说道:“什么前辈,老夫特意请绿眉搭个线头,今次是远来有求与你。不知方林空小哥有否卖老夫这个面子?”

方林空心道:“这个世上,若是你这老鬼还办不到的事情,换一百个我也不可能成。这种请求必然艰难无比,我怎好贸然答应?”

他心里这么想,嘴上就打开了哈哈。说道:“老祖真爱开玩笑,我若是有能力帮的上忙,一定竭尽全力。不过晚辈能力有限,只怕不堪老祖使用!”

鬼祖徐奂缓缓叹气,说道:“当年我也是一时意左,跟老丘道友起了一些冲突。便用血神幡炼化了他的第二弟子,虹瑚子的元神,后来也跟老丘道友其余几位弟子略略交手。双方都吃了些亏。本来此事我事后想起,也颇为内疚。只可惜老丘道友早就羽化飞升,他门下的弟子,也都先后脱离这万丈红尘,老夫也没处道歉。近曰,一些传闻,老丘道友门下的列缺子再次出世,我想请方林空小哥,给作个联络。让老夫有机会分说当年的误会!”

“啥!当年昆仑十二仙,都被这老鬼炼化过一个?”

方林空虽然怎么看,眼前鬼祖徐奂,都不似那么穷凶极恶的歹人,但是听闻这老鬼当年的凶威,还是不由得毛骨悚然。暗自提劲,在体外形成了一层护罩。

徐奂微微苦笑,说道:“老夫亲子也亡在虹瑚子手内,座下十八位弟子,如今只剩下了两人。这样的代价也算够了罢!”

方林空倒抽了一口冷气,镇定心神,缓缓说道:“这样的仇怨,我哪有本事排解,不过,我定会在列缺子师叔面前极力转圜,至于效果我可不知!”

“如此多谢!”

鬼祖徐奂双手一拱,眼神中露出一分笑意,说道:“既然你愿意帮忙,此物便请方林空小哥,送给令师叔。多半会有些效果。”

方林空随手接过,鬼祖徐奂递过之物,竟然是一根青铜长杆,上面镌刻无数山川,禽兽,符咒,印诀,一幅黑色的长长幡布缠卷其上,隐隐约约间透漏出无限杀气。方林空对此物感觉颇为好奇,便把神念延伸,试着探索。他的神念刚刚接触到这杆长幡,一股阴邪无匹的幽魂怨念便反噬而来。刹那间,方林空入度过人间无数寒暑,经历了杀伐,血腥,亲友死别,骨肉相残,屠城,冤狱……等等无穷人间惨事。饶是他修为了得,也禁不住心灵巨震。幸亏危机时刻,大自在天界七宝幡光明界限护主,弹开了这股由亿万冤魂凝聚的怨念,方林空才一身冷汗的清醒过来。

虽然方林空接的有些狼狈,但是在鬼祖徐奂眼中,这个少年竟然亲手触碰血神幡,只是冷战几下,便若无其事。这份修为,在当今天下屈指可数。当年鬼祖徐奂这杆邪兵异宝不知杀过多少修道之人,强横妖怪。封印的冤魂更是连他自己也计数不过来。近年来,若非是必要,连他自己也不愿意轻易碰触这柄邪兵,只怕其中的无数冤魂突然反噬。

方林空一面点头为礼,一边全力运转体力灵气,包裹住握住血神幡的右手。他已经顾不得被人看出来窘迫,右手上的青色火焰,已经凝聚的宛如实质。几乎不会跳跃的青火神焰,映射的他右手翡翠般青翠,也显得十分诡异。

鬼祖徐奂看到方林空全力运转真气的模样,淡淡一笑,将控制这枚邪兵的口诀告诉了他。方林空按照口诀慢慢将血神幡缩小,他心念一动,忖道:“这东西如此邪门,我还是找个东西装起来它为好!”

方林空想到就做,随手掏出万法魔樽,将缩小了的血神幡丢入其中。这万法魔樽虽然大半功能被破坏,但是收藏宝物的功能,却给方林空无聊之时,试着修复。虽然,还有诸多限制,却已经比他的黑木戒指好的多了。

这万法魔樽内部自成世界,容量几乎无穷无尽。比之黑木戒指只有十八个一立方米的储藏空间,那是大的多了。

鬼祖徐奂猛然看到方林空手上的东西,两道长长的眉毛也不禁抖动,此物他怎会不识。当年蓝犁老祖飞升,他座下的弟子们为了争夺蓝犁七宝互相打斗起来。这万法魔樽被蓝犁老祖的大弟子抢夺到手,后来着实掀起了一番风雨。若不是给数十名道门顶级修士,联手破去这法宝的神妙威力,万法魔樽早就成了废物。方林空仅仅拿此物随便招摇,只怕便会引来无数的麻烦。正邪两道,各大门派,国际妖联,暗黑联盟只怕都会忍不住出手抢夺。

绿眉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如今方林空已经是黑暗世界,灼手可热的人物。虽然他缺乏背景,没有什么抄做,而且出头露面的次数也少,不够其余一些暂露头角的风头人物来得光鲜。但是一些权威机构,对方林空的评价,已然极高。如果不是方林空战绩太少,无法评断,只怕地球上最强的二十名男人中便会有他一份位置。

这次鬼祖徐奂惊觉列缺子破困而出,心下大惊。就算列缺子已经跻身天妖之位,鬼祖徐奂数千年苦修,法力通玄,倒也未必怕了。只不过,修行到了他这种地步,虽然因为潜修的道法不同,还未能破碎虚空,飞升异界,但是已经堪破世间一切,所有的正面,负面情绪尽数摆脱。正因为如此,鬼祖徐奂才对亲身来求方林空这个小辈的行为,不以为意。要是能化解一场生死之战,这点小小的屈辱又算得了什么?

收起了血神幡,方林空正要开口说话。鬼祖徐奂已经先轻咳一声,开口说道:“如此便有劳方小哥,此事不管成不成,我都先再次谢过了。如果列缺子道友定然要找老夫麻烦,也请方小哥暂时置身事外,免得我们争斗中误伤了你!”

方林空连连点头,以列缺子的为人气度,也根本不必他插手。而且,这鬼祖徐奂高深莫测,列缺子功力纵横霸道,这两大强者之间的战斗,以他的本事掺和进去也是死路一条。

修行的道路上,并非只有一个方向。虽然重塑自身,提升生命层次,以求拥有冲破异次元屏蔽能力,是一切修道之士跟妖怪修炼的终极目标。但是,也有一些人跟妖怪,因为起始的目标不同,可能永远也不能达到这个目标。诸如冥海魔帝利末安森,诸如冰王,诸如鬼祖徐奂。甚至,没有获得古神桀沌原体之前的列缺子,都是这样的存在。

他们虽然在生命的构造上,有着极大的缺陷存在。但是,单纯的力量,这些人并不会比八神极差的很多。尤其是利末安森跟鬼祖徐奂这样人物,经历的岁月实在太悠长了,他们的智慧经验,跟战斗手段,都不是相对而言还十分生嫩的八神极可比。

要是真的发生了战斗,元乾坤这样的绝世强者,或者有办法应付鬼祖徐奂层出不穷的法宝,妖术,但是坎贝托和阿伦修丁司这样的新生代神极,因为战斗的手段过于单一,往往会被抓住弱点,给人玩弄在掌股之间。

只不过,八神极的名头实在太响亮了,在大多数的修行者,跟妖怪中。他们都代表了无敌的存在。甚至,在黑暗世界中,八神极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输给天皇巨星的人气。跟玉米,凉粉,一样的崇拜者都够组成几个军团。

方林空可不是某些妖族中的追星族。他也不会完全迷信八神极之类的东西。八千年的时光,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论资排辈去做政党主席了。鬼祖徐奂当年便已经跻身五帝十祖之内,只看他能一直屹立不倒,无人敢去招惹,就可以想想,这老家伙隐藏了多少绝活。

仅凭刚才到手的血神幡,方林空就可以确定,这邪门的法宝,真实威力不在魔门四宝之下。也许血神幡不够魔门四宝那样,博大精深,来历神秘。但是,在战斗中,血神幡所能发挥的威能,绝对不会比魔门四宝中任何一件略差。

绿眉看到鬼祖徐奂跟方林空终于达成协议,心底也不由得送了一口气。方林空若是不肯答应鬼祖徐奂的请托。那么,已经杀过昆仑虹瑚子的鬼祖,绝对不介意,让方林空去血神幡上,跟虹瑚子的元神会会面。

看到方林空已经收起了血神幡,绿眉咯咯笑道:“方林空你可知道,最近你又闯了大祸了!”

方林空闻言,颇为心虚。

吴公子的事件,对他来说,总是有些影响。第一次用法力手段,去对付普通人。尽管他有无数的理由,都不能抵过多少年来,受到的遵纪守法的教育。

被绿眉一提,方林空正要极力抵赖。鬼祖徐奂却笑着说道:“绿眉的话,倒也不错。人类跟妖怪之间,为了和平签署了无数的协议。不得以任何理由,对普通人使用法术,本来是为了限制妖怪们的出手,只不过,当初的适用范围,也包括了修法的人类。本来,若是普通事件,也没什么人回来管。方林空你用异虫,吞噬了一名颇有社会影响力的男姓元神精髓,便算是有些过分了!”

方林空开口辩解道:“这种人死有余辜。而且,也是他想要先对付我的,难道我正当防卫也不可以?”

绿眉笑嘻嘻的说道:“人间的法律虽然对黑暗世界没有约束力,但是,黑暗世界自己的法律,却不是什么可以狡辩的东西。没有任何一种法律,会在执行上赋予太大的弹姓。方林空你又不是没有非杀伤姓的手段,对付那个白痴,这样的辩解不足采信的。”

方林空问道:“那会怎么办?我难道要被什么执法队,宪兵队之类的东西追杀么?中国道门,有组织这类的武装战团么?”

绿眉笑道:“看来方林空你还真的是初哥耶,连中国陆军降魔组都不知道。这个非官方部队,本来是一些年轻的道门子弟,自发组成的同好会。后来因为组织者中间出来几个出类拔萃的顶尖人物。就发展壮大起来。跟欧美的异能者有严密的组织不同。国内根本就没有一个能完全说话算数的大机构。几个超级门派各执一方牛耳,他们的互相扯皮之下。处罚什么的最多只是虚应事故。但是这个中国陆军降魔组,却是例外中的例外。他们的组建得到了各大道门的允许,甚至通过各种手段,取得了国家的正式执法资格,虽然是非官方机构,但是,执行黑暗世界的法律却异常严谨。方林空!你碰到了他们,会很头疼的。”

“中国陆军降魔组?不是中国A组么?我怎么觉得看看樱花大战?当初还是很喜欢真宫寺樱的!”

方林空表示了自己的不解之后,立刻把话题切入了关键的方向。

“那么!绿眉大姐,我该如何应付他们哩?是好言相劝,还是威胁贿赂,难不成束手就擒,然后去聘请国际大律师来打官司么?”

一旁的鬼祖徐奂,突然插口说道:“其实,我倒是有几个办法,不知方林空你愿意做何种选择!”

方林空急忙说道:“老祖有什么教诲,就赶紧说罢!不必藏着掖着,我又不是外人。”

鬼祖徐奂缓缓开口,说出了一番叫方林空大开耳界的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