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一章 庄周梦蝶

一天,庄周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自己非常快乐,悠然自得,只认为自己是蝴蝶不知道自己是庄周。一会儿梦醒了,却是僵卧在床的庄周。不知是庄周做梦变成了蝴蝶呢,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周呢。老麦今天就是做了这西里糊涂的庄周。

昨晚打麻将把这月工资输了个精光。等后半夜老婆睡着溜回家,没敢去卧室,自己在沙发上睡了一晚上。

早上就被乱七八糟的喊声惊醒。怎么家里来这么多人?睁开朦胧睡眼四下一看,周围围着很多穿蓝布长缀,头带两片瓦式帽子的陌生人。“做梦了,肯定做梦了,自己输光工资怕老婆骂,压力太大做噩梦了。再睡一会,就好了…”老麦心里想。

“小子,你还要躺多久啊?不就是贫道做法时不小心把手里的桃木剑脱手砸在你小子的头上吗?你就躺**三天不起来?”一个好听的男中音响起。

“师傅,你那一下可不轻哦,小麦师弟当时就口吐白沫昏死过去了呀。”一个童声小声嘀咕。

“你小子懂什么?不是贫道这一砸,让这小子口吐白沫昏死过去,贫道怎能如此风光收场?”是那男中音带有得意的声音。

“哦……..?!”周围响起了一片带有明显明白了某事有浓厚起哄色彩的回答。

“哦什么哦?还不去做功课去,小心贫道中午不给你们饭吃。这帮臭小子。”周围淅沥哗啦的脚步声。

屋子里安静下来。那个男中音叹了口气说“小子,你这下没白挨,帮师傅解决了大问题,既然你已经醒了,我就放心了。今天为师还要去鄂国公府,你先躺着吧。”提里趿拉一阵脚步声听到“吱纽”一声门响后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

听到没人了,老麦把眼睛睁开条缝扫了扫四周后急忙坐起来。“我应该是中大奖了。咱也穿越了,哇…哈哈~~。老婆不会在问工资的事情了。”

下面是老麦现在的个人履历表:

姓名:麦兜字仲肥(老麦一时恶搞给现在的自己取的名)

曾用名:麦(原只知道麦姓,无名。)

年龄:13岁(返老还童了,哦耶~~)

政治面貌:道士(自幼被拐入道门)

家庭成员:孤儿(父母是谁不知道,有无姐妹不知道)

文化程度:不详(但识字)

家庭住址:长安城外七道岭青羊宫别院(刚从成都青羊宫搬来)

婚否:否(屁话,你见过13岁娶老婆的道士吗?)

师承:袁天罡(大仙级神棍)

有何特长:念经,装神弄鬼(没办法,老师教滴)

至于为什么卧床不起是因为跟师尊(就是袁大神棍)去莒国公唐俭新买的院子做镇宅表演时,袁大神棍表演太投入了桃木剑脱手飞出不偏不歪砸在麦兜麦仲肥的头上导致麦兜麦仲肥口吐白沫因工负伤昏倒在地。

好在袁大神棍是实力派表演艺术家,那实力绝对不是吹出来的,用手一指还在地上吐白沫的麦兜麦仲肥大喝一声“呔~~~那妖孽,贫道已经把你打入小徒体内,待贫道回山将你炼化。”说罢掏出一张马粪纸,哦不,是黄表纸,手沾朱砂,口含日月(不小心露出的门牙反射的阳光)指走龙蛇刷刷点点一张千古奇文(估计没人认识上面的东西,当然是奇文)鬼画符就展现在众人面前。在符纸背面喷上一口青涎(就是吐沫)飞步来到麦兜麦仲肥身边,“啪”贴在了麦兜麦仲肥的脑门上,收功完毕。吩咐身边还剩的三个道童“你们还不将师弟身躯和那被为师定住的妖魔带回山去,待为师回山后炼魔。”一递眼神心说“你们快走,一会你师弟醒过来,就要穿帮了。”

那三个道童怎么也是袁大表演艺术家的徒弟,那里还敢怠慢抬起麦兜麦仲肥,飞快冲出莒国公府第回山不提。

再说袁大表演艺术家看到三徒弟将麦兜麦仲肥抬走,暗出一口气。一甩拂尘对还在目瞪口呆的莒国公唐俭打了个稽手说到“这妖孽到也藏的好深,如不是贫道在这里为国公宅院开光祈福,将那妖孽惊出降伏,恐怕还会藏在国公府内寻机闹事,那国公府内恐怕鸡犬不宁矣!无量天尊。”

莒国公唐俭这才恍然大悟,急忙拱手相谢道“袁天师果然是得道的大仙哪,道行果然了得,非我等凡夫俗子可比也。”观礼的众人连忙点头称是。鄂国公尉迟恭上前拱手到“还请仙长也去我那里走走,最近总感到精神不济,内子也经常头疼。想我那宅子也可能有些鬼祟做崇,看到仙长如此手段让敬德好生佩服。”其他众人也都嚷嚷着请仙长光临指导之类的话。袁大表演艺术家一一作答,大有誓把天下妖魔一扫光之势。

莒国公唐俭设下宴席热情款待袁大表演艺术家,众人推杯换盏好不热闹。席间袁大表演艺术家那飘飘仙姿,优美的男中音让全场观众叹为观止,引的主妇侍女手窝胸口满眼红心乱冒,几欲晕倒。

以上为麦仲肥工伤退场后所发生的故事。当然麦兜麦仲肥是没福一见了。如果麦仲肥看到师尊如此受人拥戴(当然是女士)还不跪倒尘埃抱住师尊双腿大唱《我的未来不是梦》了。

此时的麦兜麦仲肥正偷偷摸摸向青羊宫厨房所在地进发。饿了一晚上,又穿越了一千三百多年,腹内早以是空空如也。拉开厨房门探头一望,此时正是早饭以吃过,午饭还没做的时候,厨房里一个人也没有。麦兜麦仲肥掀起灶头锅盖向里一望,忍不住悲从中来,只见那口大铁锅里赫然照到麦兜麦仲肥的一张悲愤交加的脸,锅里只有半锅凉水。

被悲愤和不甘所驱动的麦兜麦仲肥来到储藏间,四处张望下,不由悲喜交集,真是皇天不负苦心人啊“感谢三清道尊,感谢鸿钧老祖,多谢各路神仙终于找到吃的了。”

麦兜麦仲肥虔诚的走向那被他发现的可口的,香喷喷,水灵灵的一个青萝卜,用闪电般速度塞进衣袖里,一路小跑回到自己的住所,掏出那越看越爱的青萝卜一口一口慢慢的啃着。感动的涕泪之流(麦兜麦仲肥:那是辣的。作者:…..)一个青萝卜进了肚,麦兜麦仲肥找到茶壶狂灌下去(作者:那是昨天的凉茶,别喝….)。麦兜麦仲肥感到满意的很,八月萝卜赛人参啊,虽然辣了点,但没糠,还是比较有水分的。尤其是半壶凉茶一溜缝那个美啊,感觉身上都有了真气流动。真气顺着全身经脉游走到丹田,没停,继续向下、再向下….。

“卟”流出体外了。麦兜麦仲肥站起来走到门口,开门走了出去。(作者:你身体的伤刚好,应该继续休息呀。麦兜麦仲肥:我受不了那味了。作者:…….)

来到院里麦兜麦仲肥做了几个深呼吸后,沿着小路走向三清大殿。他知道师兄弟们都在大殿做早课。多年养成的习惯现在应该是背咏〈〈道德经〉〉的时候。

三清大殿是一做木混结构的超大房子,座落在青羊宫正中,扁人字屋面上是鱼鳞细瓦,兽头镇脊,燕尾飞檐,拱廊环绕,一抱粗的红漆立柱分列四方,门前三足香鼎中轻烟缭绕。两扇镂空雕花大门大敞着,阵阵咏经声飘向远方。

进了三清大殿在师兄弟身后找个蒲团坐下,随着大师兄李淳风一起摇头晃脑的吟咏“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恒无欲,以观其妙;恒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二师兄张怀化有节奏的敲着磬,整齐的吟咏声和清脆的玉磬声把整个青羊宫渲染的如同仙境一般。

麦兜麦仲肥一直搞不明白,道是悟出来的,这样每天和大合唱一样的吟咏,除了能渲染气氛外真的能悟到道吗?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後相随。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焉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麦兜麦仲肥一边随众人吟咏一边有想,这和自己在那世界上学时基本相同,老师在上面念,学生在下面闭着眼睛跟着哼哼。短短一篇〈〈道德经〉〉念了好几年,现在可以说是倒背如流,却依然不知道什么是道,麦兜麦仲肥也曾经去问袁大神棍师傅。袁大神棍师傅满脸神秘的说“道是玄之又玄的东西,你还没领悟到其中的真谛,象为师这样有慧根的人,也是在十几岁时才略窥门径。”

“那什么是慧根呢?”麦兜麦仲肥又问

“……慧根就是人生下来后自带的灵慧之气。”

“那什么叫灵慧之气呢?”

“灵慧之气就是………”

“…………..”

“………….”

最后麦兜麦仲肥被恩师袁大神棍在屁股后按了两个脚印飞出了门,但到现在还是没搞明白什么是道,可能自己属于没有慧根的人吧。

以上就是老麦接手的这具身体后整理出的记忆。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