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二章 原来这也是“道”

第二章原来这也是“道”

麦兜麦仲肥正在摇头晃脑的吟咏着,感觉身上又出现了“真气”。真气顺着全身经脉游走到丹田,没停,继续向下、再向下….。不行,忍住,这里人太多。青羊宫的道士基本都集中在这三清殿了足有二三十个,决计不能在这里走漏“真气”。

麦兜麦仲肥憋的面红耳赤“坚持住,不能松劲,不能…..”憋不住了。在麦兜麦仲肥的努力压制下,那股“真气”完全被压缩成了高压气团,在冲出体外后发出个惊天巨响。

“嘭”整个三清殿里分外安静。麦兜麦仲肥到是感觉身心舒畅,全身毛孔都舒张开了。“嘿嘿”“哈哈”“嘎嘎”安静了一下的三清殿里充满了各种声音的窃笑。

“是谁?”大师兄李淳风一脸怒色的站起来向后问。一股萝卜的气息飘散在麦兜麦仲肥的身旁,周围的同门纷纷把手按在了口鼻上,鄙夷的看着麦兜麦仲肥。麦兜麦仲肥很羞愧的低下头去,一手按住口鼻一手高高举起,向大师兄李淳风示意这是我做的。

“小麦?你不在屋里养伤,怎么也来这里咏经了?众位师兄弟你们看看人家小麦这样的学习态度,真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啊!”前面的师兄都在点头,并象麦兜麦仲肥同学表示敬意。“只是刚才是谁在敲鼓?这里是三清大殿,不是杂耍班子。刚才敲鼓的站起来。”大师兄李淳风威严的说。

麦兜麦仲肥同学站了起来。“小麦?你敲的鼓?”

“不是….”

“我问谁敲鼓,不是你站起来做什么?快坐下。”

“大师兄,我……..”

“真是你敲的?”

“是我放了个屁……”

“哄”三清大殿就象是开了锅,麦兜麦仲肥同学真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也太丢脸了,不就是个屁吗。大师兄也是,只是放个屁怎么和敲鼓联系上。”

“你们这是做什么呢?成合体统?”越耳的男中音响起。

大殿顿时安静下来。麦兜麦仲肥同学孤零零的站在那里,走了不是坐也不是。

“小麦,你站着做什么?还有你们在笑什么?淳风,你过来,这里怎么了?你这大师兄怎么当的?”一连串的问话出来,没有一点停顿,再配上那好听的男中音,帅啊。

李淳风同学向老师说明了情况。老师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看老师那千年不变的飘满仙风(不是仙风是气的直从鼻孔冒气)的脸都通红了。“小麦,你怎能如此亵渎三清?罚你在三清面前跪一天。”

“跪一天啊,那我怎么受的了,要想个办法来化解。”麦兜麦仲肥同学暗想。

“启禀恩师,此事有些出入。弟子在昏迷中曾梦到道祖要为弟子疏通经络,并告诉弟子,会将弟子体内的浊气清除干净。刚才咏读经文时那经文变成了很多小蝌蚪游入弟子体内,不久弟子腹内就淤积了很多气体,这才导致了这事的发生。”麦兜麦仲肥同学委屈的说。

“一派胡言。”

“弟子不敢欺瞒老师,确实是实情,不信你问师兄弟们,他们都到什么声音。”

李淳风同学向老师汇报“我听到敲鼓声。”二师兄张怀化同学说“我听到雷声。”某同学说“我听到牛叫声”某某同学说“我听到东西掉落声”某某某同学说…………………..

麦兜麦仲肥同学又说“老师啊,你看,那些蝌蚪又来了。”

“嗵”一声麦兜麦仲肥又一次感到身心舒畅,全身毛孔都舒张开了。

同学们异口同声地说“是打雷声。”

“你随我来。”袁大神棍面沉似水的说

“是”麦兜麦仲肥同学乖乖跟着袁大神棍走进了后堂。只留下面面相嘘,疑神疑鬼的众学生。

来到后堂袁大神棍面露微笑轻轻拍拍麦兜麦仲肥肩膀开口道“你果然有些慧根,不妄为师心血栽培啊。”说完一副老怀祢慰的样子。

“原来这就是你说的慧根啊”麦兜麦仲肥很是鄙夷,脸上也不由带出点不以为然来。

袁大神棍看出了麦兜麦仲肥的想法微然一叹说道“你以为为师喜欢这样装神弄鬼吗?为师最大成就在推格算命之上,并由此带来很大名气。唐皇更是加封为师为天师。唉!为师也是迫不得已啊。”袁大神棍脸上露出无奈之色“做为一个被御笔亲封的名人,为师也是身不由己。一但出了名就要为名所累,装神弄鬼这套只是为了衬托为师不是一般人,也是为了维护这天师的称号,更是为了维护唐皇的颜面。虽是这装神弄鬼的小道为师也翻了所有道家经典,研究研究再研究,总结总结再总结。几十年下来,为师却也对丹药、医术、阴阳五行、乃至风水堪舆之术都有了小成。这都是名之所累也。难不成别人问起为师,回答:不懂、不会之语,那天师颜面何存,唐皇颜面何存?”

袁大神棍看到麦兜麦仲肥脸上若有所思的表情继续道“比如你今日之事,说白了也就是一屁事,你为了逃脱那三清像前罚跪而借口道祖为你疏通经络,排放体内浊气为由将这一屁事上升到你已经沾染了仙气的高度,这就是所谓的慧根了。慧根说白了也就是能够举一反三,触类旁通之心思,确切的说你已经领悟了入世之道。你可听明白为师的意思?”

麦兜麦仲肥似乎有些明白又似乎有些不明白,总之是感觉很玄妙。迟疑了会说“老师所说总结起来就是入世之道乃是随机应变、趋吉避凶。不知弟子可曾领会错误?”

袁大神棍拍掌叫好“妙妙妙,你果然没让为师失望矣。我道门规矩未加冠的道童,不可私自出山门。当然由师尊带领又当别论。为师出门自也会提携你一二。”

袁大神棍带着麦兜麦仲肥走回大殿宣布“小麦……”麦兜麦仲肥轻声打断袁大神棍的话“师尊,弟子已经取好名字叫麦兜字仲肥。”“哦,你们师弟麦兜麦仲肥已然堪得我道门入世之道,为师甚慰。望你等弟子努力修持,我道门三千大道皆可证原始,尔等要努力呀。无量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