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八十三章 机械设计人才杨思齐

第八十三章机械设计人才杨思齐

麦仲肥一直睡到日上三杆才起来。蜀王府的下人帮着梳洗后骑上大花马去兵工厂找李恪。

骑马缓行在林间小道上的麦仲肥经过昨晚的发泄心里轻松了不少。林间鸟鸣花香,清幽静谧让麦仲肥的头脑逐渐清晰。远处山谷里兵工厂的高炉滚滚烟尘都让他倍感亲切。

青华山兵工厂的大门还是原来的样子,很低调。但现在里面的设施却是大唐最好的,这里是他麦仲肥一手建立的,是他来到这个时代的梦想起源。

李恪正和一个三十多岁陌生男人在指点着一张图讨论着什么。两人听到马蹄声抬头看到麦仲肥,李恪拉着那人迎了过来。

麦仲肥下马见礼毕。李恪介绍“老师,这是机巧人匠做少监杨思齐”技巧人就是会造消息机括的技师。

杨思齐重新给麦仲肥见礼,麦仲肥问“你们刚才在看什么呢?”

杨思齐将手中的图纸递与麦仲肥道“在下正与蜀王殿下商量这个”

麦仲肥看那图纸上画的难道是一支…火枪?“这是…”

李恪道“老师,我是这样想的。火炮虽然好,但它实在太大、太笨重,就想将火炮缩小到一个人也能操控,就把这想法和杨思齐说了,这是他刚弄出来的图纸。”

“铸造上能达到这样的精度吗?”麦仲肥看那图纸问。

“还不行,但可以用竹管代替”杨思齐道

“竹管?竹管能够承担火药的爆破力吗?”麦仲肥很有疑问。

“竹管上用铁皮覆盖加固后问题不大。”杨思齐自信地说。

“哦,你先试试吧,注意安全。最好能使用金属管,那样更安全。”麦仲肥提醒。

杨思齐走后麦仲肥问李恪“火炮的问题解决了?”

“现在打五十丈开外,炮管加长了两尺。另外杨思齐来后设计出了新的炮架,能用一匹马拖着走。”

“领我去看看,这个杨思齐是怎么找来的?”麦仲肥对这个杨思齐很有兴趣。

两人上马边走边谈。原来太宗皇帝对麦仲肥提过的取士方略很重视,在对人才选拔考试时特意分出了好几科,而机巧科就是其中之一。这个杨思齐就是贞观六年秋的机巧科头名,划分到了工部司。

工部尚书段纶对杨思齐的考试作品自走小木人很是感兴趣。就想利用杨思齐的手艺狠狠拍下太宗皇帝的马屁,上表太宗皇帝说杨思齐有异才,能制造各种新奇好玩的东西。

太宗皇帝一听说有人能用木头做出自己会走的小人,也是十分好奇,就同意了段纶的表章令杨思齐随便做个来看看。太宗皇帝没有明确说做什么,这让杨思齐很是犯难,就去找段纶想办法。段纶出主意让杨思齐制造傀儡戏具,以博太宗皇帝高兴。”

杨思齐以牛筋为动力做了个活动小人,穿上戏服,做出各种动作。段纶满以为这下他可在太宗皇帝面前露脸了,没想到太宗皇帝看着那小人的表演眉开眼笑的高兴完后,把脸一绷对着段纶就开骂“你小子真不是东西,这么好的人才,你不让他给国家设计机械器具,却让他去做这些烂俗的傀儡玩偶,你让以后选上的能工巧匠还有什么心思去工作?你看来不适合当工部尚书,去蜀郡做太守去吧。”段纶拍马屁不成反丢了尚书之位,只好灰溜溜去蜀郡当太守去了,而杨思齐被太宗皇帝大笔一挥给了个匠做少监的职称,送进了兵工厂。

麦仲肥听的哈哈大笑,心情舒畅之极。不为别的,有了杨思齐这样的人才,可以考虑把机床的原理说给他,没准这家伙可以做出个手动机床来,那大唐的军工产业可就插上翅膀了。

来到成品区仓库时,麦大人突然想看看有多少存货了。李恪命人去找来钥匙,两座巨大的仓库门前匾额,一书弹药库,一书炮库。炮库里五十尊火炮炮口冲墙,面壁而蹲。炮管下是带着两个两尺直径的铸铁轮的铁架子,炮管就固定在铁架子上,铁架子后突出了两只铸铁的脚杵在地上,炮管和地面成大约四十五度倾斜。

李恪介绍说“这是杨思齐设计的。将绳索捆住两只铁脚套在马上就可将炮拖着走。机动性比原来的固定炮架方便很多。”

麦仲肥啧啧称奇,这炮整体看来已经有了清末的样子,只是炮轮还不是辐条状,而是留有三个大窟窿的饼状。模铸技术已经相当成熟了。

参观完炮库进了弹药库,这里面小木箱大木箱满满堆放了大半仓库。李恪介绍“小木箱里是手雷。共有三万三千多枚。大木箱里是炮弹,四千二百个。如今掷弹兵已经扩充到三千人。正在训练的炮兵二百人。”

训练场方向传来的隆隆爆炸声,说明那里正在训练。麦仲肥对李恪说“陛下来看过这里吗?”

李恪脸上露出丝骄傲神色“父皇每个月都会来这里看看训练情况。”看来这小子没少受到太宗皇帝的夸奖。

麦仲肥看这小子的得意神色用肩膀碰了碰他说“我当初给你说的没错吧?”

李恪带着笑容说“没错,这里真的比朝堂更适合我。在这里我心里很踏实。”

“呵呵”麦仲肥没在沿着这话题说下去“走,我们也去看看他们的训练,离开这里一年多了,还真是想念这里呢。”

俩人上马向训练场走去。如今的训练场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是掷弹兵的训练场地,另一部分是炮兵的。

掷弹兵训练仍然沿袭着麦氏训练法。炮兵们就不同了,一个都尉手持望远镜不断的校正着炮兵的弹着点。五门炮轮流发射着实心炮弹。李恪介绍说“这里的炮弹都是石弹,可以减少对炮膛的磨损,只有石弹打的很好了,才可以使用铁弹演习。”说完用马鞭一指远处的五门炮。

“他们现在成绩这么样?”麦仲肥接过随行人员递过来的望远镜看着弹着点一边问。

“装药的技术还不太熟练,炮兵开始训练的时间不是很久,只有不到两个月。”

“对了,我在斛薛城时想到了一种能够快速装填弹药的方法,我管它叫子母膛装填法,现在我们回去,把老宋和杨思齐找上一起来商量一下。”麦仲肥感觉应该是时候可以和他们说下子母膛的问题了。

回到李恪的办公室里把老宋和杨思齐找来,麦仲肥把子母膛的方法告诉这几个军工砖家。

老宋头看着麦仲肥画的图样,沉吟着说“这子膛铸造上不是问题,但子膛还要便于从母膛中倒出,光是表面抛光就阻碍大量生产,现在的抛光都是人工用铁挫一点点挫平。”

“这问题不难解决,我斛薛城有胶厂,可以用皮胶和麻布生产砂布来抛光还可一用骨胶做砂轮,这事我回去就安排,我这只是设想,还没实验过。你们先试着做少量的子膛灌装来实验下。”麦仲肥说。

老宋和杨思齐都点头“成,先实验下。如果能达到二天师所说的效果,在大量铸造,等二天师把那个砂布和砂轮做出来,再抛光就是。”

等老宋和杨思齐走后麦仲肥对李恪说“我明天想去看看太子,你去吗?”

“我和你一起去吧,你上次走时让我常去看看他,我也经常过去看他。他现在变的疑神疑鬼的,青雀就不说了,连雉奴他都不放心了,对我还好。”李恪点头道。

“那我们明天一起去,晚上我还回你那里住。”麦仲肥一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