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八十四章 太子的男宠--人妖称心

第八十四章太子的男宠--人妖称心

上午麦仲肥和李恪刚到太子宫,没多久,李治就流窜进来。麦仲肥惊异地问李承乾“晋王殿下经常来玩吗?”

李承乾看到麦仲肥、李恪和李治来看他很高兴,笑着说“他不常来,可能是听说老师来了才跑来凑热闹的。”

麦仲肥走到李治面前笑道“你这小鬼头。还真是个有奶就是娘的主,看到那热闹就往哪钻。”这话有点大不敬了,但这哥几个和麦仲肥笑闹惯了,附近也没外人,都没往心里去。

李治一瞥嘴道“没奶的是爹,这道理我懂。”

麦仲肥指着李治道“这家伙比我还明白呢”几人哈哈大笑。

麦仲肥转身对李承乾说“派人去把魏王殿下也叫来吧?一起热闹,热闹。”

李承乾脸色有些不自然道“他不一定来。”李治和李恪一个劲给麦仲肥使眼色,麦仲肥这才明白看来这哥俩已经有些水火难容的意思了。

李承乾还是派了人去请李泰。并把众人让进了大厅里。大厅门口站着个三十多岁的人,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三绺墨髯修饰的很好,麦仲肥看着这人心想:着就是常说的温润如玉的君子形象吧。李承乾介绍道“这是太子宫左庶子于志宁。”麦仲肥和于志宁见礼。

李承乾在麦仲肥耳边轻声说“这个老于人很好,就是有些迂腐,刚才咱们说的话要是让他听到了,指不定怎么训斥呢。”

麦仲肥正色道“这不是迂腐,是认真,这样的人你用着放心。”李承乾点头。

派去请李泰的人回来了说“魏王殿下说身体不适,今天就不过来了。还说有时间让几位殿下和二天师去魏王府做客。”李承乾让那人下去后对麦仲肥说“如此我们就自己热闹吧。”

承乾殿里笑语盎然。太子李承乾居中而坐。左边是蜀王李恪,李恪下面坐着晋王李治,右边是麦仲肥,下面是太子宫左庶子于志宁。

宫女们穿梭般将珍馐美酒送上,舞姬们开始歌舞。李承乾举杯祝酒,众人起身举杯,正规而庄重的按规矩进行完所谓的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于志宁起身告退,果然是很君子,很有眼力架。

李承乾也将歌舞众人挥退只留了两个添酒的小宫女后,这才举杯对麦仲肥道“老师,我敬你一杯,上次的事确实是弟子冒昧了。”

李恪自斟自饮,从容淡定。李治眼睛咕噜乱转支棱着耳朵,一副狗仔队的样子。

麦仲肥淡然一笑道“太子说那里话来,你能想起贫道,贫道足感盛情。”说完一口将酒喝了道“几位殿下和贫道年龄相仿,私下里还是莫在叫贫道老师了,只做朋友相待如何?”

三个皇子对望一眼后还是李承乾说“这使不得,当初父皇亲口所说,我等也都行了拜师礼的。”李恪、李治也点头。

“贫道是说有外人在,你们还叫老师,没外人在,我们就当是朋友相处吧。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太傅、少傅之类的官面之师。我也大不了你们几岁,我们本来就是半师半友之间,朋友相交贵在知心,你们觉的这样不好吗?”麦仲肥是真不想当这个老师了,这几位都长大了,再也不是以前那帮起哄架秧子的小屁孩了,何况现在还有两个为了争宠还在暗斗的。

三皇子又对了下眼神,便点头答应了。这下气氛更融洽了,李承乾索性叫人把四张小几拼在一块,四人各居一边开心吃喝,到是真找到点以前的感觉。

李治边喝酒边把一些趣事说来听,这小子不当狗仔队真是屈才了。麦仲肥突然有个想法,如果成立个FBI之类的组织,让这小子当头,应该能做的不错吧?看来以后多给这小子灌输点间谍的知识,让他有个准备。

四人正在开怀畅饮之时,殿内袅袅婷婷的走出来个十一二岁的美人?麦仲肥醉眼细看不由的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TD是个死太监。

那小太监扭着来到太子李承乾身边,把只飞着兰花指的手搭在李承乾肩上,柔声道“太子殿下,还是不要喝那么多酒了,对身体不好。”

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的麦仲肥,偷眼看那两个皇子的表情,李恪视如不见,喝酒如常。李治满脸厌憎,看着盘子里的一块鹿肉狠狠地用筷子扎。

李承乾把一直手搭在那个人妖的手上,满脸尴尬地看了麦仲肥一眼。麦仲肥冷冷看了李承乾一眼道“太子殿下,此人是谁?”

李承乾尴尬地说“这是内侍称心。”李恪瞟了一眼麦仲肥,递了个眼色。

麦仲肥对这个李承乾有些失望,也感慨这历史的车轮沉重,自己刻意的想改变李承乾,没想到这个死人妖还是和以前的历史上一样出现了。

那人妖媚地一笑道“奴家见过二天师,奴家是伺候太子殿下起居的。”

麦仲肥大脑有点当机了,这TD的真是个死太监?这一笑比女人还女人。这事要是让太宗皇帝知道了,那李承乾的太子位可真就开始摇晃了。这个混蛋竟然好这口,要想个办法把这人妖弄没了。

“太子殿下,可否让这个内侍先回避一下?贫道有话要和太子殿下说。”麦仲肥强忍着心里的烦恶,平静地说。

李承乾在人妖手上拍了拍。那人妖看了一眼麦仲肥后扭着身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了。

看着人妖走后,麦仲肥语重心长地对李承乾说“太子殿下,你真觉的没事可做了吗?你给我的信里说陛下对魏王青眼有加,可你自己看看,他在做什么?你在做什么?陛下又怎么会对魏王不青眼有加?”说完这话,麦仲肥不能再说别的了。再说就两头不讨好了。

李治这家伙也感觉这会儿太压抑了,站起来对李承乾施礼道“太子哥哥,小弟吃好了,想回去了。”

李恪和麦仲肥一起站起来施礼“谢太子殿下,我们也告辞了。”

李承乾有些失落,站起来楞了片刻后说“我知道你们瞧不起我,可我当初也不是这样的。你们看看父皇对青雀什么样,再看看对我什么样。”

李治有些火了“父皇当初对你不好吗?你自己把路越走越窄,你还能愿谁啊?四哥是有些对父皇投其所好,你也可以啊,你自己不争取,老是怨这个怨那个,我真不知道你每天在想什么。你自己看看今天的事,我就不明白了,苏氏嫂嫂哪点比不上那个不男不女的东西!三哥,老师我们走吧,我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

李承乾和李恪就像不认识他一样看着眼前的小大人样的李治。就连麦仲肥都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曾经的小屁孩李治。这个曾经懦弱的小屁孩今天展现了他冷静、刚强的一面。看来原历史上李世民立李治也不一定是无奈的选择啊!

三人没管还在原地发愣的李承乾,走出了太子宫。李恪笑着拍拍李治的脑袋说“行啊!雉奴还有这一面呢,三哥我还真是看错你了。”

李治绷着脸巴拉掉李恪的手说“我就看不惯他这自暴自弃的样子,什么吗!”

麦仲肥也有些失落,淡淡地说“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