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八十四章 力不拔山兮骓也不逝

第八十四章力不拔山兮骓也不逝

接下来两天麦仲肥一直和李恪待在兵工厂,把《墨经》里的机械原理和后世自己知道的一些机械原理相结合讲给李恪与杨思齐听,并把后膛炮的理念也一并讲给他们。

麦仲肥知道自己不是搞机械的材料,但这里有个现成的机械人才杨思齐啊!只要把杨思齐的眼界拓宽,给他个正确的路线理念,以他那接近天才的大脑和灵巧的双手,没准会把工业革命的时间挪到唐朝来。

吃过早饭后正在和李恪与杨思齐讨论蒸汽机原理的麦仲肥接到巡逻队通报,说有个内侍在兵工厂外围传陛下口谕要二天师速去见驾。

李恪问“内侍还说什么了吗?”

“没有,只是让二天师速去太白山九成宫见驾。”那卫兵回答。

李恪对麦仲肥说“走吧,我陪你一起去,我也很久没见父皇了。”

俩人并马来到秀美的太白山脚下时,一个内侍正在那里等着,看到两人到来,急忙上前施礼,带领两人向山上走去。

俩人进殿见驾施礼后,太宗皇帝脸上带着痛惜之色道“为德也来啦。二天师你去看看东风去吧,自从你走后,它不停悲鸣,不吃不喝已经三天了。”

麦仲肥一听东风三天不吃不喝已经顾不上君前失仪了,一路小跑奔出殿外,撒丫子奔马厩而去。

老远看着站在马厩里浑身打晃的东风,麦仲肥在也忍不住大叫“东风,臭小子,老子来看你了。”喊完眼泪就夺眶而出。

东风耳朵动了动,抬起耷拉着的大脑袋,用已经不是很清澈的眼睛,茫然地搜寻着主人的身影。当看着麦仲肥奔跑过来的身影后,那暗淡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光彩,想要嘶鸣回应,却只是发出类似喘息的声音。

麦仲肥跌跌撞撞地跑到东风身边抱住东风的大脑袋,呜呜哭出声音。现在的东风很虚弱,浑身不停颤抖,用已经开始干燥的口鼻拱着麦仲肥。

麦仲肥这才想起东风已经三天没吃喝了,看到旁边的一个桶里盛着清水,急忙把桶拎过来,双手举到东风面前带着哭腔道“臭小子,是我对不起你,你快喝水吧。”

东风把头杵在水桶里开始“吧唧吧唧”的喝水,眼睛却从桶沿上一直看着麦仲肥,就象是怕主人又会转身离开它一样。

太宗皇帝和李恪两人也跟了过来,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些。李恪正在给太宗皇帝讲麦仲肥和东风这一人一马之间发生的故事。麦仲肥和李恪在一起时经常给李恪讲他和东风在草原上的事情。

东风喝了半桶水后,精神看上去好多了。用脑袋不停的在麦仲肥怀里拱着,眼睛里满是喜悦。

麦仲肥从料槽里捧起一把黑豆,放在东风的嘴边,东风用舌头一下一下添着麦仲肥手里的黑豆。一直等东风把手里的黑豆完全舔吃了后。麦仲肥毅然转过身来对太宗皇帝道“陛下,小臣想把东风带回去。小臣不忍再与东风分离,请陛下成全。”

太宗皇帝有些恋恋不舍地说“朕也没想到东风会如此忠烈,此马以致通灵。可惜如此神驹却非朕所驯服啊!”说完上前想去抚摸东风,东风此时虽然虚弱,但眼睛里仍然流露出野性,张口就想咬太宗皇帝的手。

麦仲肥急忙搂住了东风的脖子。东风虽然不再去咬,但始终在躲避太宗皇帝的手。太宗皇帝摸了几次都没摸到放弃了。看着东风神色复杂的说“此马终究与朕无缘啊!你一会带回去吧,好生对待它。”

麦仲肥一霎时心里被喜悦充满。对太宗皇帝深施一礼“谢陛下成全。”

太宗皇帝转身就走,又回过头来说“你随朕回去,朕有话问你。”之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李恪冲麦仲肥笑着一晃大拇指,跟着太宗皇帝走了。麦仲肥拍了拍东风的长脸说“臭小子,你好好吃点东西,我一会就回来,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东风轻轻叼着麦仲肥的衣服,就是不让他走,眼睛里露出依恋的神色。麦仲肥把自己的脑门顶在东风脑门上轻声说“臭小子,我很快就回来,你放心吧。”

轻轻挣脱出衣服,快步去追太宗皇帝。

回到大殿里,太宗皇帝对两人点了点椅子说“都坐吧。”

看俩人坐下后太宗皇帝整理了下情绪道“降浑部和阿跌部附归之事朕已经答应了,这两个部族人口有五六万,已经启程。朕想把他们安置在斛薛,想听听你的意思。”

麦仲肥想了想说“陛下,安置他们到也没什么,只是斛薛城小,只能将他们安置在城外。另外,这两个部族的头领不好安置。”

“这个朕考虑过了,斛薛城可以再扩,斛薛本来就是个改制的产物,暂时可以不按正常州县制度约束。至于那两个部族头领,朕已经想好了,在长安给他们拨两个宅院,安个虚名让他们在长安养老。只是那两部的部民你要好生整合,莫使他们心生反念,这事情你去办理。”

“是,陛下,小臣尽力。”麦仲肥心里还是有些打鼓,两个部落五六万人,也就是说可战之士最少也有两万多。而自己的斛薛混成旅只有不到五千的兵力,这两个部落要是反,那自己还真很难对付。看来只能分而化之,等回去和那几个头头商量一下再拿出方案了。

政事谈完后太宗皇帝端起茶杯喝了口,缓缓道“你们去太子那里看他了?”

麦仲肥和李恪对视了一眼道“是。”俩人心里都想的一样,那个人妖称心皇帝知不知道。

“为德,你去看看你母后去吧。”太宗皇帝对李恪说。

“是,父皇”李恪起身出了殿。看着李恪出去的背影太宗皇帝神色复杂地说“哎~!承乾这孩子太令朕失望了。”

麦仲肥现在只能装聋作哑了,这牵扯到储位问题。

“青雀那里你去了没有?”太宗皇帝又问

“还没有,小臣这几天都在兵工厂。”麦仲肥老实回答。

“一个投朕所好,别有心思;一个无所事事,胡混瞎闹。很多事情朕又不好出面。你这次回来,替朕点醒点醒他们,也许他们对你的话还能听进去。”太宗皇帝说完显得很苍老无奈。

这个创造了贞观盛世,为唐朝奠基的英明皇帝同时也是个失败的父亲,他的教育让他的孩子们都很出类拔萃,他的宽容和纵容又让他的儿女们都不是很安分。麦仲肥心里突兀地冒出一句:最是无情帝王家。

李恪被他母亲留下了。麦仲肥骑着大花马,牵着东风,一个人在路上慢慢地走着。他心里一直萦绕着个难以下定论的问题,是违背历史发展力挺李承乾好呢,还是静观发展好呢?

斜斜的夕阳将大地印成了橘红色的世界,也同时把形单影只的麦仲肥身影拉的好长好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