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239章 许敬宗的无间道

二影壁,看到大带里的灯先,本想给米婉华一个惊书门肥,没有惊动任何人,悄悄走进大堂,刚一走进客厅就见到米婉华挺着肚子一个人坐在桌旁借着烛光一针一线地缝制衣物。

显然麦仲肥的脚步声惊扰了米婉华,抬头看到麦仲肥米婉华满脸喜悦地准备起身时,却忘了右手手中还拿着的针正正戳在左手食指上。

“哎呀!”本想起身的米婉华痛叫一声。麦仲肥急忙快步上前,把米婉华的手捉住,米婉华左手食指上已经出现一滴鲜红的血珠,麦仲肥把米婉华食指放于口中略微吮吸后,吐掉口中血水,看了看还稍微有些泪血的手指,心疼地问“还疼吗?”

米婉华靠进麦仲肥怀里。小声说“不仿事了。仲郎何时回京的?也不派人往家里捎个信。”

麦仲肥就势在米婉华额头上轻吻后,放开米婉华,自己动手一边脱下外面的官服,一边笑着说道“晌午回京,这不是一听长孙太尉入狱的事情,就与吴王进宫面见圣上去了。接着圣上就让为夫去天牢探望太尉,结果到现在才回来。本想给你个惊喜,却让你扎了手。”说完把乙经脱下的官服随手丢在一张椅子上,对米婉华一拱手笑着道“都是为夫的不是。还请婉娘不要怪罪为夫。”

米婉华也轻笑着同样给麦仲肥一个万福说“妾身没能让仲郎完成惊喜,都是妾身的过错,望夫君原谅则个。”

麦仲肥哈哈大笑坐到椅子上,米婉华起身欲去叫下人给麦仲肥张罗晚饭,麦件肥急忙摆手道“不必了,为夫已经吃过了。”

“哦!”米婉华走回来给麦仲肥倒了一盏茶水,坐于另外一张椅子上。“道儿睡了?”麦仲肥端起茶盏轻轻吹去上面的茶梗与浮沫,轻抿一口问道。

已经又拿起针线的米婉华一边缝衣一边点头道“恩,半个时辰前已经由奶娘哄睡了。”

”缝什么呢?这么专注?去成衣店买现成的多好,或者让下人去缝。你现在身怀有孕可不宜操劳。”麦仲肥说道。

感受到丈夫对自己的关心,米婉华抬头冲麦仲肥嫣然一笑“仲郎衣衫皆是买的成衣,妾身还不曾给仲郎缝制过,这不刚学会这裁剪之法,想给仲郎缝制一身衣裳。”

“哦。原来如此!有劳夫人,为夫这里谢过!”麦仲肥嘴上虽然如此说,心里却着实有些担心。刚学会就给我缝?也没见你给我量过尺寸,没有尺寸就这样做,那这衣裳做好后我还能穿出去吗?嗨!反正家里有的是锦缎。由她折腾去吧!

这话倒是,麦仲肥提出的金融改革还没有通过,这时候还是以铜钱与绢作为货币。铜钱麦府不是很多,都被麦仲肥换成金饼了。可那个帛丝织物,单丝织成为俏多丝织成为绢。没有染色的白绢称之为帛。即所谓的财帛麦府整整四间大库房里满满堆的都是,为这麦仲肥曾经大为犯愁,既怕虫蛀又怕鼠啃。后听从黑强建议。重金从岭南购得数棵老樟树破板为架,又于库房饲猫捕鼠方才解决。

米婉华白了麦仲肥一眼一笑说道“妾身不曾给仲郎制备过一身衣衫这本就是妾身不是,仲郎这样说是在责备妾身吗?”

“不是。不是!为夫就这么一说,可没责备婉娘的意思,就是不想让你太操劳了。”麦仲肥嘿嘿一笑急忙说道,说完长长打了个哈欠。

米婉华看到麦仲肥打哈欠,歉意地一笑。把针线与布匹放在一个筐箩里,起身走到大堂门口冲外喊道“依绿,给老爷准备洗澡水。”

“知道啦夫人,婢子这就去准备。”远远传来大丫鬟依绿的回应。

“你不能太惯着她们,偌大个厅堂除了你连个人都没有,让外人以为我麦府连个规矩都没有。”麦仲肥有些不以为然地说道。

”知道啦!也就是依绿与春桃两人能和妾身说上话,如果把她们也管的和其他人一样,仲郎又老是不在家。道儿又妾身也无亲友。着实气闷啊!”米婉华脸上有些落寞。

“哦,这倒也是,你自己斟酌着吧。为夫去洗浴,婉娘要不要一同前往?”麦仲肥一脸坏笑地望着米婉华。

“仲郎莫在调笑妾身,妾身如余”米婉华手摸着隆起的腹部,一脸羞涩。俩人虽是老夫老妻了,但在大堂里麦仲肥这样说,米婉华脸上依然还是印出两片红霞。

“呵此婉娘就早些安歇,为夫去去便来。”麦仲肥笑着迈步向后堂走去。

“仲部”米婉华看着麦仲肥的背影,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笑容。

第二日一早,麦仲肥进宫把长孙无忌说与自己的话一字不绷旧旧合革治,却将长孙无忌给自只的提醒隐瞒了下…

听完麦仲肥的回复,李治长叹一口气后问麦仲肥“仲肥,你觉得联该怎么做?”

“陛下!臣以为应该按照长孙太尉所说说完偷眼看着李治。

“这嗨!联下不去手啊!”李治一脸为难相,苦着脸说道。

“你先回去吧,让联好好考虑考虑。”李治迟疑了一会后,缓缓说道。

“是!陛下。臣告退!”麦仲肥告辞后退出殿外”想这家伙不会又去找武后商量吧?

这次李治还真没去找武后,虽然昨天晚上他被武后泪水打动答应不再怪她,但这并不代表他心里就已经没有了芥蒂。

此时的李治正背着手在宁心殿里转圈,一边转圈,一边念叨着“杀?还是不杀?”

不说在转围的李治,却说出了皇城正要上马而去的麦仲肥却被一直等候在此的许敬宗拦住。

看着站在面前的许敬宗,麦仲肥疑惑地问“延族敬宗字?你这是要去觐见陛下吗?”

许敬宗一脸尴尬地说道“阁老!延族是来等阁老的。早上听闻阁老昨日回京,便去阁老府上,夫人言阁老一早就进宫了,延族便来到此地等候阁老。”

“有劳延族了。走!走!走!与我回府再说。”

俩人上马,回到麦府,麦仲肥将许敬宗让到书房里,等下人上茶后,许敬宗起身再拜“阁老,敬宗也是不得己”

“好了!延族。我知你苦衷!,此事不必在说。”麦仲肥打断许敬宗言语说道。能不知道吗?历史上许敬宗与李义府本就是靠巴结武后才身居高个的,在现在被自己横插一扛子,愣是把许敬宗弄成自己的干侄女婿,还把他拉到了自己的圈子里。

既然武后如此信任他,那不正好自己可以通过他来了解武后的举动?

“阁老不怪延族?”许敬宗奇怪地问道。

“为何要怪你?”麦仲肥满脸是笑地反问道。

“这,延族还以为,”

“呵自然不会怪你,不过陛下那里”麦仲肥看着许敬宗很有深意地说道。

“陛下已经嗔责延族了”许敬宗一脸苦笑地说。

”呵延族打算以后如何处理?”

“哎!延族也难啊!两面我都不想得罪!奈何”许敬宗苦着脸说道。

“那你就继续这样不久行了?至于陛下那里”麦仲肥故意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紧张地盯着自己的许敬宗

“自有我去帮你分说。”麦仲肥淡淡地说道。

”阁老这是”许敬宗皱着眉头说道,接着恍然大悟地说道“延族明白了,阁老但请宽心。”聪明的许敬宗立刻明白了麦仲肥的意思,欣喜地说道。

显庆二年八月中旬,高宗李治听了麦仲肥的回报后,最终也没有硬下心处死长孙无忌等人,只是罢去了长孙无忌的太尉官衔,夺了封邑,贬为黔州刺史,仍保留太尉俸禄。

这一事件所牵扯到的其他人可就没这个待遇了。已经被贬到象州任长史的柳爽被彻底除名。韩缓被流放振州,年老体衰的韩缓于途中郁郁而终。无忌之族弟长孙恩流放檀洲,无忌子长孙冲等一体除名永不续用。此次柳氏遭贬降的族人一十三人,长孙氏六人。

又无忌姻亲高履行贬永州刺史。按武后意思于志宁、来济也要贬至边远地区,但李治听了麦仲肥的谏言,此二人暂时没有处置,这令武后对麦仲肥产生了一些不满。显庆二年八月下旬,辽东水军的第一份战报送到长安,苏定方的水军,在配合由右卫中郎将王文度率领的一万陆军攻下百济的熊津江后,立刻掉头迎击尾随而来的百济与偻国四万水军。

在得济岛附近海面展并大战。唐军水师只有一万人,渐渐有些寡不敌众,也多亏在平壤港湾处焚毁了敌人大多数大型舰船,勉强支撑,一直等到刘仁愿率领莱州八千水军加入战团后,局势才有所扭转,经过两天一夜的拼杀,击溃百、偻联军,击沉、焚毁敌船无数,百、偻溃军向偻国方向逃出,苏定方命刘仁愿带莱州水军继续追击溃军后,自己带东部舰队返回熊津江与陆军汇合,一同征讨百济。

次日程名振的战报也送到了长安,李治看完程名振的战报后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不久对身边的内侍下旨道“立刻命人传召司空李绩、中书令麦仲肥以及兵部尚书席君买前来见驾。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