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240章 行军打仗并不那么简单

诈们对此有何看法。小李治旦二人看宗程名振战报后绷省脸问道。

见三人沉默李治有些发怒道“此时距离先皇东征不过七载有余,我大唐军士就如此不堪?亦或是程名振惧战编造出的理由?”

见李治有些发怒,李绩一捋颌下白须缓声道“陛下,此事不怪名振。先皇东征麾下将兵十五万,水军四万,猛将、良将无数,敌只高句丽一国。如今名振麾下将兵只八万余,敌却是新罗、百济、偻国三国之兵,能够死守大营不失已经相当不易。为今当速速发兵增援。”

李治不置可否,转头又问麦仲肥“仲肥。你不是说我等一发兵他三国当各有打算,难以齐心应对,我军当能各个击破吗?如今程名振与三国之敌僵持于鸭绿江东岸,进退不得,这可不是当初你与联所言结果啊!”麦仲肥心里暗暗埋怨道:这能怪我吗?我的设想是在火器辅助下的战役,当初我让你把库存的手雷取出一半将三千掷弹兵尽数交到程名振手中,另外再调动五万大军参与平东,可你却不知道怎么想的,小力小小气的只拨过去三万兵士,五门炮。现在程名振只能打常规战,他能用区区四万人挡住数倍网获得大胜的三国之兵已经很不错了。

想是这么想可不能这么说“陛下,先皇东征,没于王事者皆遣使吊祭,追授官职,或以死者官职追授子弟,凡渡海者皆授勋一转,由此将士奋命,更兼火器辅佐,我军乃大胜。

如今辽东将士七载无战事磨砺,奋勇之心以怠,况七载时间其中多有老迈,既无火器辅佐,又无诸事激励,名振能以四万之众抵御住数倍之敌已属不易。况敌兵数倍于我,没有压力他们如何能各怀心思?恐怕他们现在的想法应该是将我军击溃,压回对岸,复夺江边发江称臣与我大唐讨价还价吧。”说完很无奈地看了李治一眼。

李治脸上闪现出尴尬之色,随即脸色一正对席君买道“荐尚书,此事你有何建议?”

席君买拱手道“陛下,为今只有增兵一途,此战如果不能全功,恐为诸国笑谈。”

李治一听心里一紧,心道:说的不错,是联失误了。联只认为当初父皇东征多是以少胜多故此抱有轻敌之心,且认为东夷已经被打怕了,对付他们用不着那样大张旗鼓,却忘记了这个,仲肥说的那叫什么来着?哦!对,是国际影响力这个问题。”

想到这里,李治在座位上对三人一拱手道“此事是联思虑不周,你等皆是联的股脑,联不明战事,你等勿怪!”

李治这一手把三人弄的急忙起身一拱到地齐声道“臣等安敢怪陛下耶?”

李治急忙摆手道“平身,平身!此事就交与你三人处置,联只有一个要求,联要在一年内见到东夷束手,如此可行?”

三人再次躬身道“臣等安敢不尽力!”

“如此甚好。你等就在此处商议,联就在这里听卿等高论。”之后一笑又道“其实联也担心会出现旷日持久之战,在云、沧、平、营四州招募甲兵已有四万之众,登州所屯之米粮不下八十万担,漠南产的肉干也有十几万麻包,也一并交与你三人管理。”

李治之所以提起漠南产的肉干,是因为漠南的肉干早已经成为唐军必不可少的战略物资,二十几块肉干就可以煮出一锅香浓的肉汤,这在战场上对于兵士来说可不光是充饥那么简单的事情。要知道在当时只有富贵人家才能吃到肉的时代,这一碗肉汤意味着什公

“臣等遵旨!”

既然皇帝把此事交与三人,三人当然要好好谋划一番。依着李绩的意思,从长安再调四万兵马与云、沧、平、营四州招募的四万甲兵一同由李绩统帅前往朝鲜半岛,李绩总揽前线指挥。

“不妥,不妥!司空不可轻动。”李绩的提议麦仲肥不赞同。麦仲肥并不是怕李绩掌兵会怎么样,而是担心李绩已经上了年纪,万一出个好歹,朝里连个能镇住朝臣的都没有那可就不怎么好了,自从听了长孙无忌的话后,麦仲肥可真不敢认为自己能够镇住这帮人。

“有何不妥?”李绩疑惑地问道

“司空年事以高,不宜亲身前往。仲肥觉得此战对外影响力要远远大于战役本身的意义。所以仲肥觉得平定东夷尚在其次,炫耀武力以镇宵小才是此次战役的关键。”你们是不知道后世五六十年代美国和苏联拎着原子弹到处吓唬别的国家的情景,现在的手雷和火炮完全可以比拟后世的原子弹,虽然咱产量低,但其他国家可不知道啊。

“阁老的意思是这次应丁示诚役里大量使用火器。“席君买有此醒悟※

“对!就是这样。那里多山多林,不利于骑兵攻击,这样反而不必担心战马受惊,完全可以大量使用火器。”

李绩释怀后也缓缓点头,随即又说道“可是对于火器在战场上的使用,绝大多数将领都不懂,难不成仲肥你要前往指挥不成?”

“这确实是咋。问题,自己倒是真想去,可惜自己也不能去,长孙无忌说的对,自己还要抓住李治的心思呢,如果自己去上战场,那李治有事的话百分百会去找武后商议,这样一来岂不是被武后钻了空子?让李恪去?也不行。虽然他懂得如何制造,却不明白在战场上的使用,更何况现在的李治可不是当初的李治,已经知道皇权威力的李治也不一定敢让李恪接触军队。

“要不我去!”席君买沉吟半晌后果断地说道。

“这,也好!,你和嗣业一起去。”麦仲肥心里也想着这火器是造出来了,可会使用的将领真是少之又少,好武器还要有人会使才行,自己以前还真是忽略了这方面的人才培养。

转头问李绩“司空,您老觉得这样行吗?”

“夫不知。”李绩一脸古怪笑容看着麦仲肥说道。

“不知?不知你笑的那么诡异做什么?”转头看一手托着下巴看着他们三人讨论的李治问道“陛下的意思呢?”

“联已经将此事交与你等,不必问联。”李治咧嘴一笑道。

“都什么态度?”麦仲肥低声嘟囔一句后,对李治与李绩一拱手道“既然陛下与司空不反对,那就这样吧。”

“仲肥!你还没说出兵几何,火器需要多少”李绩依然一脸古怪笑容地说道。

“哦,我疏忽了。子母火炮二十门,子镜一千枚。手雷二万枚,火炮所需炮兵七十人,掷弹兵二千,从长安出府兵一万,兵部尚书、右骁卫大将军席君买统带,鸿驴卿、右屯卫大将军萧嗣业为辅限一月内到达辽东,与东夷都护程名振汇合。云、沧、平、营四州招募的四万甲兵立亥开拔增援程名振。”麦仲肥把自己刚才考虑的设想一一道出。

麦仲肥又想了想后补充道“一月后到达已至深秋,还需要多带冬装,严防接下来的寒冬。”

“此路军的行军路线呢?”李绩又问道。

“李老头这是要做什么?怎这个也要我说?这不是领军将军的事情吗?”麦仲肥暗自纳闷。看了席君买一眼,席君买一乐,却不说话。

“我觉得此路军应在登州上船,在卑沙城补给后由水路直抵鸭绿江口下船与程名振所带之军汇合。”麦仲肥按照印象里的地图说道。

“呵呵,如果仲肥是统军之帅这样走的话恐怕两个月也到不了鸭绿江口。”李绩呵呵笑着说。

“哦?”麦仲肥惊异地问道“还请司空指点。”

李绩一笑对席君买道“君买,你来说。”

席君买一拱手笑着对麦仲肥说道“阁老你这是想当然了。须知这不是镇北骑军的千里奔袭。且不说大军随行粮草抬重有几何,单单阁老所言火器的运输就是一个庞大的车队。如果按照阁老设想行军,真的是二个月也到不了前线。”

“对啊!自己确实没考虑到这炮

”麦仲肥暗自懊恼。

“君买,你说说你的行军方法。”李绩淡笑着对席君买说道。

“司空,我是这样想的,事有轻重缓急。现在程名振那里压力太大,需要快速支援。可将长安出兵分作两部分,按照阁老所言两千掷弹兵只需在马背上安放褡裢每人携十枚手雷与三千轻骑为先军,快速驰援辽东,其余人等与抬重随后缓行。按照我的预想,三千轻骑与马背上的两千掷弹兵到达我军营寨时,四万新募甲兵也差不多同时能够到达,这样一来,程名振不但有了足够的防御兵力,甚至已经可以反攻敌军,等后续炮兵抬重等到达时正可用于野战、攻城等事项。”

李绩捻须笑道“仲肥可明白了?”

麦仲肥对两人拱手“仲肥受教。”当个领军将领还真不是那么简单,各个方面的调动,沿途运载工具的运载能力,甚至行军的脚程都要考虑进去。既然此非自己长项,还是藏拙吧。自己还是安心在内政方面做出贡献。

李绩转头对李治拱手道“陛下!,臣等已经拟定,还请陛下下诏实施。”

“嗯!好。仲肥,就按照刚才你们所言拟诏吧。”,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