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动地

第77章:(长篇小说)第三章 (二)冷坚的西部之旅

四月的春雨仍然时大时小的下个不停,偶尔还有几声少见的春雷。

九号中午,吃完午饭,冷坚向白冰交代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就离开了他在江城老城区的家,匆匆赶往火车站。

他要乘坐一个多小时的城铁去新城区的客运码头,乘坐傍晚开往西部大都市的“江城”号豪华高速客轮。

他要去找“江洋大盗”程一鸣。

登上“江城”号豪华高速客轮,他就来到轮船顶层的咖啡厅,要了一杯咖啡,打开他在码头上的超市购买的高度“黄鹤楼”和半只烧鹅吃喝起来。

他一边吃喝,一边拨通了程一鸣的三号手机,告诉他他已经登上“江城”号高速客轮,将于明天上午到,希望他能到码头上接他,因为他是第一次去,不认识路,免的耽误功夫。

程一鸣爽快的答应会亲自到码头上接,一切明天见了面详谈。

这几天,冷坚简直是“忙”得不亦乐乎。

五号一早,就在他将熟睡的白冰推醒,告诉她要干这件惊天动地的“事”后,白冰不但没有反对,反而表现出很高的热情。

于是,她立即起床,拨打“混混”阿毛的电话,要他立刻约他朋友详谈。

随后她和冷坚一起与“混混”阿毛和他的“朋友”在附近的一家茶餐馆见了面,一谈就是一个上午。

详谈中,他们了解到G101/102次豪华观光列车在正常情况下,共有十节车厢,它们的依次顺序是:三节普通软卧车厢,一节餐车,三节豪华观光车厢,后面是两节专供残疾人和外国人乘坐的高级软卧车厢和一节乘务员专用车厢。运黄金时,特种车厢加挂在电力机车的后面,另外在特种车厢和后面的普通软卧车厢之间有一节硬座车厢充当隔离车厢。

他们还了解到,列车每天早晨八点整由江城和金城对开,全程运行约二十二个小时。这趟列车是由目前国内最新式的、采用高科材料制造的全封闭、全空调、超豪华的车厢组成,每个包厢里都有高清晰电视、卫星电话,输入车票上的编码就能连续或累计拨打国际、国内任何电话二十分钟,并可无限制在列车内部各个包厢之间通话。三节观光车厢到了夜间行车时分别变成咖啡厅、酒吧和音乐茶座,只要有客人还可以整夜营业,是集观光、休闲、娱乐为一体的高档豪华观光旅游列车,目前只出售往返票,普通软卧包厢每张车票九百元。

“混混”阿毛的朋友还说,百闻不如一见,如果要享受列车的超豪华设施和了解详细情况,最好亲自去乘坐体验。

在请“混混”阿毛的朋友吃过简单实惠的午饭后,他们去了江城火车站,通过在火车站工作的朋友,溜进了列车段停放特种车厢的车库,详细查看了特种车厢的情况。

精明的白冰用手机拍摄了特种车厢里里外外的二十多张照片。

晚上的酒宴上,冷坚拿出四千快钱,多不退少补,请他的朋友为他预定十五号开出的那趟G101/102次豪华观光列车一号车厢一号包厢的全部四张往返车票,说届时他要和几个生意上的伙伴作一次特殊的“旅游”,并希望,为炫耀他冷坚的“实力”,上车时能从内部入口进站上车。

“拿人钱财,替人安排”。

他的朋友经过计算,四张往返车票的票价是三千六百块,他可以净落四百块,另外他还收到白冰带来的二斤上好的安溪铁观音,再加上丰盛的晚宴,所以,他一口答应一定照办。

酒宴之后,他们又到了车站的售票处,排了近两个小时的队,购买了第二天开出的G101/102次豪华观光列车剩下的最后两张往返车票。

他们要亲自乘坐一趟往返,进行“实地考察”。

在第二天的“考察”过程中,在冷坚的要求下,白冰详细记录了列车的车厢构成、车厢内的设施、驶过的每一个站点的准确时间、电气铁路沿线的村镇、道路等等情况,尤其是夜间,她的记录更为详细。

第三天傍晚,也就是七号的傍晚,他们乘坐变更为G102次的原车返回了江城。

回到老城区的家里后,二人吃着在半路上购买的饭菜。

白冰边吃边根据她的详细记录,为冷坚系统的描述了列车的整个车厢构成和运行过程。

列车车厢的构成正象“混混”阿毛的朋友说的,完全一样。

列车每天早晨从江城发车,运行一小时后依次进入湘鄂川原始山水风景园、国家森林公园北区、国家森林公园南区,并穿过一大片茂密的原始森林。在这期间,列车减速行驶八小时零九分,列车上的观光客集中到设施齐全的5、6、7号观光车厢,透过车厢两侧的落地式大玻璃窗,观赏列车外的原始森林和山水风光,并享受高规格的各种列车服务,傍晚后列车加速到正常的行驶速度,进入夜间运行,第二天早晨到达金城,傍晚从金城开车,经过一夜的行驶后,观光客们反方向观赏车外的原始森林和山水风光,并再次享受高规格的各种列车服务,于第三天傍晚返回江城。

白冰在描述中,提出他们如果真的要干这事,最好是在夜里两点十分到三点这段时间内。

因为在他们“实地考察”时,明亮的月光下,他们看到一直与铁路并行的公路将与铁路分离,列车要钻几个山洞,公路则变成盘山道。

冷坚非常满意白冰的记录和描述。

当晚,他们经过反复研究、讨论、甚至争论,最后终于制定出二人都认为“完美”行动计划。

第二天一整天,他们转遍了江城新、老城区的商店、市场,购买了“行动”所需要的器材、工具、用具和服装,并购买了装这些物品的两只大皮箱。

当天晚上,白冰叫来了“混混”阿毛,向他简单介绍了“行动”的全过程,阿毛拍这胸脯答应他会开着他的吉普车,和另一个“混混”小六子于十六号凌晨准时在预定的地点接应。

当然,冷坚答应事成之后,给他和小六子各十分之一的分成。

不知不觉,一瓶高度的“黄鹤楼”喝光了,冷坚有些醉意,他走出咖啡馆,走到夜幕中的顶层平台,让微微的江风和绵绵的细雨吹打着他那发烧的大脑。

他坚信他和白冰制定的行动计划是完美无缺的。

坚信程一鸣一定会非常赞成他行动计划,到时一定会打开特种车厢的那些保险锁,“混混”阿毛和小六子一定会在预定地点接应......

手机急促的铃声打断了冷坚的遐想。

电话是白冰打来的,一向温顺的她脑怒的责问他到了哪,连个电话也不打,真是够呛。

“放心,我上了船,已经和程一鸣通了电话,他答应明天亲自来接我......哦,刚才我在咖啡馆喝酒吃饭呢......”

冷坚急忙向白冰解释。

白冰一听勃然大怒:“你也在喝酒啊?你们真是都活的不耐烦了!我可告诉你,这边可出了大事了!”

冷坚急忙问道:“什么大事?”

“第一,债主又来了电话,催问钱的事,我告诉他们正在筹措。第二,混蛋阿毛中午参加朋友的婚宴,喝得酩酊大醉,开着他的吉普车撞了十字路口的警台,连人带车被交警队的事故科扣了......”

冷坚大吃一惊,顿时酒醒了一半。

“他人呢?现在在哪?......”

“在‘醒酒处’的小号里醒酒呢。是小六子打来的电话,他也参加了婚宴......”

冷坚不说话了,快速想着他的朋友中有谁在交警支队和事故科,但是,一时就是想不起来。

白冰在电话里喊了起来:“你说话啊!你掉江里了?”

冷坚急忙问道:“人怎么样了?”

“小六子说,经过测试,阿毛酒精浓度严重超标,他还说酒后肇事是要拘留的......”

“我是说撞到人没有?”

“没有......”

“车怎么样?没撞坏吧?”

“车没大事,只是撞弯了保险杠。我说明天就是十号了,混蛋阿毛要是被关个十天八天的,这可怎么办啊......你说话啊!”

冷坚终于想起来了:“阿冰,你别着急,你去找我同学亮子,你认识他的,他嫂子的嫂子的哥哥就在交警支队,让他帮忙,交上一、两千块钱,无论如何也要把混蛋阿毛‘捞’出来!”

挂上电话,他才感觉到雨已经下大了,他人被淋得象是落汤鸡,他急忙离开顶层平台,回到了船舱。

“这个混蛋阿毛!真他吗的混蛋......”

他脱下湿衣服,边用毛巾擦着头和身上的雨水,边不停地骂着关键时刻掉链子的“混混”阿毛。

阿毛的事搅得他一夜睡不着,他给他同学亮子打电话,手机关机,家里的电话没人接。

天快亮时,他好不容易才算睡着了,“江城”号豪华高速客轮鸣着山响的汽笛驶进了西部大都市的码头。

他被惊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