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动地

第78章:(长篇小说)第三章 (三)艰难的“成交”

“江城”号豪华高速客轮在越下越大的雨中停靠到了客运码头上。

按照冷坚电话里的要求,程一鸣破例起了个大早,亲自开着他的豪华宝马760轿车来到客运码头接他。

二人一阵简单的寒暄后,程一鸣驾着豪华宝马760快速的直奔他的别墅。

一进入程一鸣在郊区装修豪华的别墅,昨夜留宿的两个女“混子”一个又是递烟、又是上茶,另一个忙着打电话催预定的外卖,按照程一鸣事先的交待,热情的接待着冷坚。

冷坚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烟不抽、茶也不喝,急着让程一鸣打发两个女“混子”离开,好谈他的“惊天动地”的大事。

程一鸣打发两个女“混子”去了别的房间。

然后,他拿出一盒古巴名牌雪茄,打开包装递给冷坚一支,自己点燃一支,深深的吸了一口。

“坚哥,什么大不了的事啊,搞得这么神秘?”

冷坚将雪茄放到面前的茶几上:“惊天动地的大事。一鸣,你坐下。”

程一鸣把一杯茶放到冷坚面前,坐到冷坚的对面的沙发上。

冷坚正重的望着程一鸣:“我先问你,这几年你是否还在干你的老本行?”

程一鸣摇晃了一下肥大的脑袋,微微一笑:“说实话,偶尔干上一两次,你还不知道吧,我去年开了家海鲜美食娱乐城,每天大事没有,屁事不断,就是有活,也都是下面的小兄弟们去干......”

冷坚打断他的话:“你听我说,是这样,江城的一个哥们给我说了个事,我实地察看了一圈,这事要是干成了,足够咱们下半辈子享用的。”

程一鸣两眼发光:“噢?......”

“有趟火车,江城直达金城,G101/102次豪华观光列车,每逢双月的十五号那趟要在开车前加挂一辆特种车厢,在半道上一个不知名的小站停上四十分钟,装上十几只大铁箱子,这辆车有武警押运,目的地是金城的国家金库......”

冷坚说着打开提包,取出一叠经过白冰精心放大、制作的电脑图片递给程一鸣,然后拿起茶几上的雪茄点燃,默默的吸着。

程一鸣仔细的看着特种车厢各个部位的一张张图片,他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我说坚哥,这么高级的车厢,运的什么东东?”

冷坚吐出一口烟:“黄金。”

程一鸣全身一震:“黄金?......”

“每趟最少十五箱,每个箱子得俩人抬,估计有一千两。”

“坚哥,你?……”

“我打听到这些箱子从金矿到火车站,是由装甲车运送,所以,只能在火车上干。”

程一鸣大惊失色,额头上沁出汗珠,

“坚哥,你,你要抢黄金?......”

“不全要,最多搞它五、六箱。”

程一鸣满脸冒着汗。

“坚哥,你疯了?......”

“我很正常,所以才来找你。”

“不!我可不干......我不干!这可不是一般的溜门撬锁,被当局抓住,要杀头的!”

“软蛋!算我找错了人!”

冷坚拍案而起,提起他的提包就要走。

程一鸣急忙拦住:“坚哥,你听我说……”

冷坚甩开程一鸣:“告辞!”

程一鸣哭丧着脸:“坚哥……”

程一鸣坐着女“混子”开着他的豪华宝马760追上冷坚已经坐上的出租车。

宝马760将出租车挤到路边停住。

程一鸣跳下车,伸手拦在出租车的前面,冲着车内的冷坚喊道:“坚哥,你听我说......”

冷坚探出头:“没设什么好说的!图片还在你家,你想好了,十四号之前到江城来找我!”

“坚哥,你要是缺钱,说一声......”

“开车!”

出租车在冷坚的催促下绕过程一鸣和他的豪华宝马760,快速驶去。

“嘿!......”

望着绝尘而去的出租车,程一鸣摇着他那肥大的脑袋,高声叹息。

冷坚坐着出租车直接到了客运码头,登上了开往江城的“重庆”号豪华高速客轮。

一上船他就坐在也是设在顶层的酒吧的室外防雨棚下,要了一个冷拼,两瓶啤酒,独自一人喝了起来。

雨下得更大了,顺流而下的江水在西北风和雨水的吹打下,翻卷着浑浊的浪花。

冷坚望着江面,心中充满无限的愤懑和无奈。

他满怀信心的来找程一鸣,万万没想到他会一口拒绝。

是啊,现在的程一鸣不是从前的程一鸣了,他有钱、有豪华车、有别墅,还有他的海鲜美食娱乐城,还有说不清的多少“美女”陪伴......

他一口气喝完第二瓶啤酒,招呼服务员又要了两瓶。

四瓶啤酒下肚,他醉了,在四周一片惊讶的目光中踉踉跄跄的回到船舱,一头栽倒铺位上呼呼大睡。

第二天早晨,“重庆”号豪华高速客轮靠上江城新区的客运码头。

冷坚下船后没再乘坐城铁,他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老城区的家。

白冰不在家。

冷坚在厨房的冰箱里找到一只咸鸭蛋和一根火腿肠,又找到没喝完的半瓶“黄鹤楼”,又独自一人喝了起来。

白冰今天起了个大早,她要和“混混”小六子去远郊区的事故科“醒酒处”,接在“小号”里醒酒的“混混”阿毛。

昨天上午,她费了很大功夫,终于找到了冷坚在税务局工作的同学亮子,亮子又费了很大的功夫找到了他嫂子的嫂子在交警支队工作的哥哥。

下午,她和小六子在亮子的陪同下,拿着交警支队一位副支队长写的条子来到了事故科。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软缠硬磨、讨价还价,最后交了两千元的罚款,事故科终于答应放人,免除拘留处罚,但是,要吊销阿毛的驾驶执照。

白冰一听急了,又经过近一个小时的软缠硬磨,又打通了亮子嫂子的嫂子的哥哥的电话,最后在“哥哥”的“关照”下,事故科终于答应阿毛的驾驶执照可以不吊销,扣六分,以示警告。

随后,她和小六子又在亮子的陪伴下,看到了仍在“小号”里呼呼大睡的阿毛和撞弯了前保险杠的吉普车。

当然,在“哥哥”的“关照”下,晚上她通过过去开火锅城时认识的市里最高档的“鲍翅楼”的老板,请了“方方面面”的人大吃了一顿。

接出阿毛,白冰让小六子开着吉普车到事故科附近的汽车修理厂修车,她和阿毛进了一家包子铺。在阿毛狼吞虎咽的一口气吃了一斤猪肉大葱包子、两大碗三鲜鸡蛋汤后,将他送到医院去陪她的老娘。

临近中午,她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

一进门,她就看到倒在茶几上的空酒瓶和吃了一半的咸鸭蛋,随后又找到了歪躺在卫生间地板上昏睡的冷坚,并闻到一股着酒后的吐出物的恶臭。

顿时,她气不打一处来,打开淋浴器的冷水喷头,冲着冷坚的头一阵猛冲。

冷坚被冰冷的水冲醒了。

“这......我在哪?......”

“在自己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还是喝、喝、喝,真是死不了改不了!”

白冰忿忿的瞪着冷坚。

冷坚没有顶嘴,慢慢的站了起来,脱掉沾满吐出物的上衣,走出卫生间,一屁股坐到客厅的沙发上。

白冰开始清扫卫生间,她越想越生气。

五号那天早晨,冷坚将她从熟睡中推醒,告诉她要干惊天动地的“事”后,她不但没有反对,反而表现出很高的热情。

几天来,她陪着冷坚会朋友、用手机拍照片、制作电脑图片、乘坐豪华观光列车“实地考察”、制定行动计划、购买器材用品,凡此一切,她将她的聪明智慧发挥到了极致。

虽然她还没有嫁给冷坚,但是大学期间中国传统文化熏陶,中国女人的“三从四德”,尤其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混蛋理论,已经在她的灵魂深处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她憎恶“大难来临各自飞”的论调,坚信“同舟共济灾自灭”的信条。

自从和冷坚同居后,她就将冷坚当作她终身的伴侣。

可眼下,难道又出了什么大岔子?不然冷坚不会独自一人回来,也不会大早晨酒就喝得酩酊大醉。

她打扫完卫生间,打开洗衣机,将冷坚的脏衣服扔了进去,然后回到了客厅。

冷坚仍然坐在沙发上发呆,眉宇间显现出更加无比的愤懑和无奈。

白冰泡上一杯茶放到冷坚面前的茶几上。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打个电话?”

冷坚看也不看白冰,继续发着呆。

“说话啊!你聋了?”

冷坚还是看也不看白冰,还是继续的发呆。

白冰的无名火顿时再次爆发,一个箭步走过去揪住冷坚的耳朵。

“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一鸣......那个混蛋.....他不干......”

“啊......”

白冰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屁股坐到冷坚身旁。

冷坚点燃一支烟,狠狠地吸了几口:“只能找阿毛和六子了......”

白冰给“混混”阿毛打了电话。

阿毛一口咬定他得陪住院的老娘,只能抽空去半道接应,说什么也不肯参加“行动”。

另一个“混混”小六子也一口咬定,只要阿毛参加,他就参加。

得到二人坚决的回答,冷坚和白冰就象一对都泄了气的皮球,又气恼又无奈的对坐在沙发上,谁也说不出话。

直到下午,程一鸣打来了电话,他们悬在空中的心,或者说即将消失的“救命稻草”又回到他们的“手中”。

程一鸣在仔细研究了冷坚留下的图片后,经过一天一夜的思考,他那个贪梦的心终于致使他下了决心。

他想好了,这将是他退出“江湖”的最后一道大餐!

他要和冷坚一起干这件“惊天动地”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