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二十二章 进门

“苏大少爷,您行行好,先把我的手放了,可好?我又不会逃了,请您心平气和的,不然咱们没法子说话了”如锦声音平静得如一块木头,却能让人感觉如锦的不满。她也没有看在苏彦宁是苏府大少爷的脸面上和气的说话。

苏彦宁兴许觉得自己确实再过冲动了,再这么装得狠了,就假了,便松了手。

如锦心里一松,不停的揉着手腕,苏彦宁虽然是个书生,可力气却比她大,这么一小会儿,手腕上便多了一圈红红的。显然苏彦宁下手不轻。她心里恼怒不已,强压着心里头的火,待过了几许,才把那股怒火给平了下来。

“夫君好生坐下吧,不知道夫君这么火急火燎的来妾身这里,有什么急事”如锦淡淡道,让杨妈妈先出去。

杨妈妈担心的看着如锦,如锦摇摇头,示意杨妈妈不必担心。

苏彦宁冷笑,“怎么,我到你这里来不行吗不跳字。

“当然行,只不过夫君这么怒气冲冲的过来,妾身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惹得夫君如此生气,连话都不说就想动手”如锦嘲讽的说道。

“陈如锦,你也就嘴皮子厉害了点,等老祖宗知道了你的真么面目,看你怎么得意。我告诉你,幽雪一根汗毛都比你好百倍千倍。老太太是不熟悉幽雪,才对她有偏见。哼,你在府上也横不了几天,幽雪很快就会到苏府。不妨告诉你,幽雪已经有了我的儿子,老太太再怎么也不会舍得自己的曾孙子流落在外,你就等着吧”苏彦宁站起身,便往外头走。

老太太也正好带着人来了,如锦听到外头的声音,赶紧追出去,见到老太太,唇角往下一拉,眸中带着隐隐的泪光,怎么看怎么就是个被人欺负的样子。

老太太冷着脸,说道:“彦宁,这又是怎么回事”

“老祖宗……”苏彦宁刚想说话,却被如锦给抢了先。

“老太太,方才夫君只是过来告诉妾身,那位叫云幽雪的姑娘已经有了夫君的子嗣。”如锦咬着唇说道:“再怎么也是咱们苏府的血脉,可不能让他流落在外。”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老太太起得浑身发抖,难怪苏彦宁看了那荷包就扔在了地上,原来那个狐狸精竟怀上了,苏彦宁看着荷包上的图样就想起了那个狐狸精女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什么时候的事”这个时候,老太太竟十分的清明,声音听不出怒气,只是有些冷罢了。

“四个月前就有了,那时候孙儿也不晓得。”

苏彦宁本来就不是生病,只是对外称作病了而已,他这次差点没了性命,是被云幽雪的爹打的。他被打得躺在**是三个月前,显然那个孩子是苏彦宁的无疑。

老太太紧紧的捏着手里头的拐杖,咬牙切齿的说道:“明儿把那姓云的接回来,在外头住着,像个什么话”

苏彦宁大喜,“您是答应让孙儿休了这个陈如锦?”

老太太冷眼看着苏彦宁,“哼,她云幽雪想做我苏家的正紧儿媳妇,没门。她要进门,没问题,要有名分,也没问题,等她六个月后生下儿子再说。”

苏彦宁的脸色难看之极,陈如锦在他面前和在老太太跟前完全是两种做派,若陈如锦真的是个恪守规矩的女子,他不介意这般养着。但陈如锦对他那种态度,显然不该出现在一个曾经一直在深闺中养着的女子对丈夫的态度。是以,他不确定陈如锦的身份,或者……陈如锦也是那姓云的老狐狸手中的暗棋

这么一想,苏彦宁更加着急,他该如何做,但老太太却是铁了心护着陈如锦。他强压着心里的焦急,既然现在陈如锦没有动老太太,便可以暂时放在一边,云幽雪进府才是一等大事。

可是按照老太太的心思,就算云幽雪生下了长子,也绝对不会容易的给云幽雪一个好名分。云幽雪会进苏府吗?显然不会的。

“老祖宗,您不能这样啊,幽雪肚子里好歹是您的长曾孙”苏彦宁跪在地上求起了老太太。

好在云锦苑里的丫鬟婆子不多,如锦方才也留了份心思,把丫鬟婆子们全都赶出去了,不然让她们看到这么一出,嘿,这苏府可就乐大了。

“哼,一个野女人肚子里的孩子,若非如锦的身份实在是太低,若是生了嫡子,也会让我那嫡曾孙受人白眼,我又何必会留下那个女人的孩子”老太太面无表情的说。

如锦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老太太松口,是为了让那位云幽雪把肚子里的孩子生出来,然后再认到她名下养着,到时候也是个嫡子,生母的身份也算得上不错,人家好歹也是个三品大员的嫡女。

“要不要把那云幽雪接到府里头,你看着办。想做我苏府的主母,不可能。”老太太拄着拐杖,带着夏妈妈和江妈妈离开。

苏彦宁从地上站起来,看着脸色有些不大好,如锦这个时候却说道说道:“再怎么也不能让孩子吃苦不是,夫君,您赶紧把人接回来吧。妾身可听说那云幽雪三个月前就被云大人赶出了家,她一个千金大小姐,在外头吃了苦也是您心疼。”

苏彦宁猛的转过身看了如锦一眼,如锦被吓了一跳,可还未等她反应过来,苏彦宁就跑了出去,只要老太太同意云幽雪进府就好。

看着苏彦宁如此焦急的背影,如锦摇了摇头,心里苦涩,看来云幽雪进府是定了。本来只要云幽雪不再出现,那么这一世,她便不可能去报复云幽雪,不可能给自己报仇。

可现在,云幽雪既然要进苏府,那么上一辈子的仇,肯定是要报的,不然她又怎么会对得起她自己。

何况,本来就是她给了苏彦宁那个荷包,才让云幽雪这辈子有机会提前进府。

“云幽雪,这辈子,我陈如锦与你誓不罢休。”如锦目光清澈,眼中透着坚定,喃喃的说着。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