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二十三章 执念

老太太瞧着如锦呆呆的看着苏彦宁离去的背影,心里也不是滋味,她极希望如锦和苏彦宁夫妻间感情好,不说恩爱,至少也得相敬如宾。可照着现在这个势头发展下去,两个人不成仇,就是她苏家祖宗保佑了。

“如锦,难为你了,别多心,早些歇息,待过些日子,彦宁总会知晓你的好”老太太出声安慰如锦。

如锦回过神,瞧着老太太,还有尔珠她们关心的眼神,笑了笑说道:“老太太放心,孙媳晓得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京城里的世家,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就算是我父亲那样的官儿,不也有那么几个姨娘么,这点容人的度量,孙媳还是有的,只是……”

她唏嘘了一声说道:“只是怕夫君太伤您的心,那人……毕竟与苏家……”

老太太眉间的皱纹动了一下,又松开,连带着看如锦的眼神里都有了探究,但如锦申请坦荡,若说真有什么情绪,那只有无奈。老太太也不想再提这事儿,毕竟有了苏家的血脉,总不能流落在外,更不能让云家的养了去,这事儿到此为止吧。

“罢了罢了老身大半截身子都快要入土的了,还要为你们这些小的操心”老太太摇了摇头,神色略显疲惫,“夏妈妈,咱们到院子里转一转,好些日子没出来转转,我这把老骨头都快生锈了。”

如锦赶紧三两步跨上前去扶老太太,老太太瞧了一眼如锦,笑着说道:“你也累了,休息去吧”

如锦双手叠在一起行了个万福,目送这老太太和夏妈妈离去,心里却实实在在的松了一大口气。

方才老太太看她的那一眼,她差点就说了心里话。如锦双眼半搭,闹了这么一上午,着实累了。

尔珠、尔英、杨妈妈三人瞧着如锦的样子不该如何安慰,让如锦进屋坐下,尔英便去拿跌打药,如锦手腕上还青紫一片呢。

尔珠倒上了茶,先开口说道:“少奶奶,咱们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呀,姑爷连老太太的话都不听,竟在外头有了女人和孩子,若那女人真的进了门,又生了个儿子,咱们在这府上可是一点地位都没了。虽然有太太帮衬着,可她平日又不怎么出院子,可如何是好?”

“奴婢是过来人,那些小宅子里头的姨娘个个都是人精,就莫说这种世家里头的女人了,您有容人之心,放了一个进来,姑爷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姨娘,那个时候,就算老太太还帮衬着您,您也压不住寨子里头的女人呀”杨妈妈也把心头的担忧说了出来。

如锦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老太太也就是想抱孙子才让那姨娘进门,您看老太太一介女流,在老太公去世之后就把国公府的御赐牌匾给摘了,这样的气度和心思,可不是每个世家里头的主母会有的。老太太一心一意为了苏府,不会让苏彦宁把一个个的女人全都弄进府上。”

方才那话,她也就是说给老太太听的,毕竟方才她也帮了苏彦宁求情让云幽雪进门,老太太也是过来人,怎么可能不晓得女人就算再大度,也不会让其他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

哪个女人会大度到把自己的夫君推到别的女人怀里?可她说了那番话,反倒会让老太太认为她是在吃味的吧。

“您也用不着帮姑爷的忙啊,就让那女人在外头把孩子生了,弄个难产死的假象把孩子抱回来不就得了。”尔珠不满。

如锦不置可否,她确实可以一直坚持不让云幽雪进门,老太太就算心里头松动了,可对云家的恨,可大得很。就算想抱孙子,也不用把人送到府上来。可若云幽雪不进府,她又如何报上辈子的仇呢?

她完全可比避免上辈子的一切,但这又有什么意义,老天给她重生的机会,就是复仇的,她要亲手解决了云幽雪。这是一种执念,一种已经深入了骨子里头的执念,不亲眼看着云幽雪生不如死,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快活。

“你为你那女子是个无足轻重的女子么?她的爹是朝廷三品大员,就算现在被赶出了家,可若是在外头被人给整死了,那就是打云大人的脸,你以为云大人不会查吗不跳字。如锦哑然,若这么简单就把人给弄死了,她又何必用这么麻烦的办法想着报仇,直接买凶杀人不就得了。

“啥,三品大员?你说那人的爹是三品大员,还姓云?”杨妈妈瞪大了眼,完全不敢相信,一个三品大员的女儿怎么可能未出阁就跟男人搞大了肚子。那云大人可是礼部侍郎啊,就算她常年在内宅里头,也晓得几个大官的名字。

这下子可棘手了杨妈妈越发的担心,本来只以为是个平凡女子。

如锦突然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不过这事儿虽然在京城早早的便传开了,但陈家刚搬来没多久,在内宅里头的丫鬟仆妇自然就没这方面的消息。来府上这么多天,府上的丫鬟婆子也都以为她们知道这事儿,便没有提过,是以杨妈妈她们根本就不知道。不过她却可以肯定陈夫人知道这事儿,不然也不会这般迫不及待的就把她嫁了过来。

她的眼中含满了笑意,瞧着一个个如临大敌的样子,如锦又说道:“咱们过咱们的日子,怕她做什么。别忘了我嫁到府上的目的,只要老太太身体健康,长命百岁,受苦的不会是咱们”

“好了,不与你们说这些闹心的事儿”

尔英撩了帘子进来,疑惑的说道:“说什么闹心的事儿?”她快步走到如锦跟前,拿了跌打药给如锦揉。

如锦顿时觉得手腕处传来疼痛,“哎哟,疼,尔英,你动作轻一点啊”

“轻点这淤血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尔英一边说着,一边揉道。

“又不是什么大伤,我每天都在宅子里,就算手上的淤血散得不快,也不伤大雅”如锦瞧着尔英给她的手腕全都涂上了跌打药,赶紧抽出手来。

手腕上青紫了一圈,看起来着实可怖,“明儿拿一根丝巾栓在手腕上就没人瞧见了不是。”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