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九十三章 安排

三更————

对于宁王妃意外来访,还说了不少话,如锦只是拧眉,也谈不上放在心上,只是觉得宁王妃并没有她之前认为的明慧。

兴许是第一次遇到的时候被宁王妃震慑了,才有这样的想法吧。

不过宁王妃对她毫无顾忌的露出讥讽和不屑的眼神,她却真真看在眼里。今日宁王妃又与她说了那番话,再想去宁王妃在众人面前高傲的样子,不屑与夫人太太们为伍,如锦突然觉得,她应该是知道为何宁王妃会做出那番样子。

宁王妃不屑的是她们这些守规矩的女人。

如锦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抬头问道:“尔珠,我有对你们使唤过来使唤过去吗?”

尔珠笑着说道:“自然没有,那些都是奴婢们该做的事情,不说咱们的卖身契在您的身上。就说那些在酒馆,茶馆里头做工的小二,不也是要做事的吗?府上买了咱们这些丫鬟,每个月还发了月银,自然是要做事情的,难不成还把咱们买来做小姐不成?”

如锦点点头,本来就是啊。

她付了工钱,尔珠她们自然就要做分内的事情。嗯,现在尔珠她们的工钱不是她付,是苏府付罢了。

如锦晃了晃头,把宁王妃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全都扔到脑后去。这样一个女子,还是不结交为好。

宁王妃走后,如锦便回到内屋,依旧如往日那般把针线篮子拿过来做绣活儿,终究没什么事情做,做点绣活倒是能拿到绣坊里摆着赚些钱。

也不知道绣坊的生意现在如何了。

心里头虽然想着,如锦却耐着性子没有去看。虽说这年头女子可以出府,大姑娘小媳妇的在街上与小贩讨价还价也可以,不过她实在是没有出府的习惯。就算是重生了,性格也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只是不再蠢。

可这头才把针线篮子拉出来,连线头都没有穿过针眼。苏彦宁倒是火急火燎的跑到云锦苑。

苏彦宁跑进梢间,直接就闯进了里屋。在梢间里的尔英就算是想拦着,也拦不住。

“方才宁王妃与你说了什么?”苏彦宁言语有些急切。

如锦看着苏彦宁紧绷的面庞,淡淡的说道:“说了些妇人间的话,夫君为何这般紧张?”

苏彦宁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如锦,咬牙说道:“她说的话,你一句话都别相信,不然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完。苏彦宁又如一阵风似的走了。

如锦倒是奇怪,按理说苏彦宁和宁王妃的关系应该很好才对,为何方才那副样子,根本就不想让她与宁王妃接触,不仅如此,还给了她一个忠告?

难道宁王妃方才表现出来的幼稚是装出来的?

如锦不解!

倒不是宁王妃是装出来的,只是她的那番话太过惊世骇俗。分明是个王妃,竟撺掇着如锦做这个时代的人根本就是大逆不道的事情。

是以如锦才这般认为。

宁王妃傻吗?自然不傻,若是傻,又怎会这么多年坐着宁王妃的位置。在外头跟男人勾三搭四。在宁王面前还从来都没有失过宠。

如锦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她根本就没有把宁王妃的话放在心里。苏彦宁的这番忠告倒是多此一举。

如锦不管宁王妃和苏彦宁之间的事情,穿上了针线,猛的拍了一下头,恍然说道:“哎呀,我竟忘了屋里头的布料没了。”

尔珠提醒道:“您忘了,上个月月底的时候三太太差赵妈妈送了几匹上等布料过来呢,我瞧着可以做绣品。”

如锦这才想起。九月底的时候,赵妈妈把十月份的份例送了过来,还多了些布匹和首饰。

她经常在屋子里头,除了经常戴的那些头饰,还有手上的玉镯子。其他的倒是没有经常动过。

也就是前天去定远侯府的时候,从上到下都换了一身醒目的行头。

这边还想着,尔珠就已经去箱子里把布匹拿了出来。

如锦就吩咐道:“去把首饰盒子里头不常用的全都整理出来,放到箱子里头。”

“这可不成,若是放到箱子里头,万一要用该怎么办?”箱子平日里都上了锁,要是用的话,还得从里头翻出来,麻烦得很。

“不出门的话只用一两身行头就足够,我身上的衣服款式大抵相同,每样颜色也都能配得上那些首饰,你只备一身赴宴的,看起来精致、富贵点的行头就是。”

“可不行,也太寒酸了些,苏府就连个丫鬟,首饰盒子里头也有五六套行头呢!”尔珠觉得如锦实在是太过节俭。

“咱们的日子好过了,又不似在陈府那般,自然不能亏待了您自己。您那些行头压在箱子里头,也该生锈了。”

如锦哑然,金银物件哪里会生锈,她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呢!

“搁置在外头反倒是生了不少灰尘,免不得时常整理,也是一件麻烦事儿。”

尔珠赶紧接口道:“不麻烦,不麻烦,以前在陈府的时候,每日还会抬抬水,种种菜,洗洗衣服,扫扫地,可在苏府里头,水不用抬,菜也不用自个儿种,衣服有专门的浆洗仆妇,地也有小丫鬟们扫,我快要生锈了。”

这才是尔珠真正的目的呀。

如锦觉得尔珠竟也跟她一样是个闲不住的。

看来真得好好的改一改她们的想法才是。有好日子就享受呗,瞧瞧尔云,这会子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找她的小姐妹们唠嗑去了。

“你就该学学尔云,在宅子里四处逛逛,结识些姐妹才是!”如锦掩唇。

提到“姐妹”二字,尔珠脸上的笑容倒是少了许多,她想起以前在云姨娘院子里头的彩珠了。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但当初毕竟是义结金兰。尔珠偶尔也会去看看彩珠。

彩珠是府上的家生子,一家人都在府上当差,家就在苏府后门的那条巷子里头,离苏府进得很。

后来发生了那件事,自然不可能在府上当差,便早早的就嫁了人,男人虽也是在府上当差的。不过她知道,彩珠过得并不快活。

当初是她害了彩珠。

尔珠咬了咬牙,说道:“少奶奶,可还记得彩珠?”

如锦手中拿着布匹和剪子,“唰”的一声,布匹被剪开。

“记得,她嫁人了!”她的记忆向来很好。还记得当初尔珠求她救救彩珠,说是要嫁出去给人当妾还是怎么的,这一点她倒是不清楚了。终究还是模模糊糊的记得彩珠的夫家不好。

“您瞧瞧咱们屋里头可是差人,要不您给她安排一个差事吧?”尔珠说道。

如锦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抬起头,疑惑的说道:“那个彩珠不是离开府上了吗?嫁到了别家去?”

尔珠苦笑,“先头是嫁到别家去了,连卖身契都还了,不过也是个妾,后来那老头儿死了。便被正室赶了出来。彩珠娘又把彩珠接了回来。重新签了卖身契,又许给了府上的一家子做妻。”

如锦点点头。做妾终究是不好,虽说是给下人做妻,但好歹在家里头也是正经主母不是。再说苏府好歹也是公侯世家,就算是个下人,也比外头的那些平常百姓有脸面。

“她也该知足!”

“这不,她虽说是重新签了契,可终究是闲在家里头。虽说那事儿过了一年,可都不敢用她呢!”尔珠说道。

当年,彩珠虽然没有陷害云姨娘,也没有做任何坏事,可终究还是背上了不好的名声。府上的主子又不多,除开云姨娘,也就剩下老太太、三太太、苏彦宁、她、苏昔容。

苏昔容连三太太都不相信,又怎会让一个不知根底的人去伺候,老太太已经被身边的人伺候惯了,她屋子里头也没个空缺的。苏彦宁有司棋他们,三太太也有自己的人,更不会接纳彩珠。

如此一来,也只有往她这边走。

如锦淡淡的说道:“是她让你来与我说的?”

“是呢,她是想找一门差事,家里头只有男人在府上做活,又有孩子,便想着在府上当差,补贴些家用。”尔珠说道。

对于府上那些家生子,如锦还是知晓的。

苏府很大,家生子也多,有些是跟着祖宗留下来的。每家每户又开枝散叶,虽说不少赎了卖身契,但更多的却依旧留在苏府做家生子。是以苏府后门的那条街,住户基本上都是苏府的下人。

苏府虽然养了这么多家生子,对于那些一家子没有在府上供职的,也只能维持个温饱补贴,若是想吃顿肉,就难了。

也只有在府上当差,日子才会好。

如锦干脆就把手上的布和剪子放下,说道:“我屋里头的空缺倒是多,这样吧,你若是觉得彩珠这人真的放心,我便去与三太太说说,让彩珠来我院子里头当差。”

如锦思量过了,当初的事儿也不算她的错,若彩珠当初能忍得住不接贿赂,自然不会是现在的生活。尔珠也不会因为一时疏忽害了尔珠,这个责任双方都是你情我愿,她也没什么责任必须供着彩珠。

不过彩珠虽说贪了些,但终究是个机灵的丫头,她不介意给彩珠一个机会。

尔珠激动不已,若是这样,她就不欠彩珠了。她这般帮彩珠,也只是求一个心安。

如锦却认真的告诫道:“尔珠,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想当年的事情,彩珠虽说是被陷害了,但也帮咱们做了事情,咱们也给了她不少好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再说,她自小字府上长大,也该知晓当初帮咱们做事,银子是多,但危险也大。她那个时候毕竟是云姨娘院儿里头的,说起来也是为了银子背叛了云姨娘。你并不欠她,这一回就此作罢!”

尔珠心头一凛,诺诺应下,这大半年,她一直被愧疚折磨,心头才想着再也不亏欠彩珠了,主子便说出了那番话。

她不是个傻子,自然就明白过来,是啊,当初虽然说是她一时疏忽,才让云姨娘有机可乘,但既然收了银子,就该知道会出现意外,甚至丢了性命。

是她太钻牛角尖,才又给主子添了麻烦。

尔珠歉疚不已。

“尔珠,我素来器重你,便是看重你做事沉稳,可没想到你终究还是感情用事。这一回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收了彩珠,若她像以前那样收银子把咱们院儿里头的事情告诉给别人,可就莫要怪我翻脸不认人。”如锦突然变得凶狠起来。

尔珠心中一片肃然,“少奶奶,我不会再让您失望。”

如锦的脸上这才露出了笑意,“去吧,想来她这一年也受了不少苦,杨妈妈年纪大,王妈妈又不管是,咱们屋里头的粗使用丫鬟仆妇还是得要人来管不是?”

尔珠心头一喜,说道:“哎,过些天我再去与她说说。”

如锦满意的笑了笑,再次拿起手中的剪子和布料。

这布料自然是上好的云缎,不过用这种云缎绣东西的话,就不能用蜀绣的针法来休绣,不然就把云缎的价值给完全浪费了去。

不过蜀绣是她最拿手的绣法,若是用苏绣或者是湘绣的绣法来绣的话,做出来的次品还不如不做。

如此想着,如锦便把布料放下,说道:“看来今儿我是没法子做女红了,你和尔英的苏绣一直很好,这匹布料你们拿去做吧。”

尔珠看着这块布料,虽说被如锦裁剪了一块,但可以用的还很多,“我方才本想着做一个荷包,不过你也晓得,我也就蜀绣拿得出手。”

她也不懊恼,她在女红上根本就不是天才,也只能专攻一样,她自小在成都府长大,第一个接触的,自然也就是蜀绣。上辈子为了讨好苏彦宁学的绣法,也是蜀绣,这辈子跟画绢坊的姚大娘她们专研的,自然也就是蜀绣。

“是呢,也该早些做荷包才是,过年的时候旁支的亲戚们来访,也有出手的东西呀,不然等过些日子再做,又该忙不过来了。”

“瞧我,倒是忘了这一茬!”如锦说道:“这匹布该不够,明儿你去与三太太说说,过年的礼物这事儿,去库房里头把布料、各色线团全都拿过来。旁支那些有身份的人,还是该送不一样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