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九十四章 绣坊

第九十四章

彩珠心中有些忐忑不安的跟在尔珠后面。虽说已经回来了许久,她却已经有小半年没有进过苏府。虽说府上没有多大的变化,彩珠却越发谨慎小心起来。

待到了云锦苑,尔珠让彩珠在院子外头等着。

天气有些干冷干冷的,哈出来的气顿时变成了一团白雾。

彩珠双手插在袖子里头,觉得浑身有些冷。她环视了一下四周,有丫鬟拿着笤帚扫院子

还没等她仔细看,尔珠便从屋子里头走了出来。

“少奶奶在里头用早饭,待会儿还要去老太太那边请安,我先跟你说了啊,你的事儿我也跟少奶奶说了,你可得仔细了,千万别让少奶奶不高兴。”尔珠说道。

“哎,我晓得,谢谢你,尔珠!”彩珠弯着身子,恭敬的说道。

“彩珠,你我是姐妹,我现在依旧记得,我只提醒你,千万别说起以前的事情,少奶奶不喜!”尔珠还是忍不住提醒了彩珠一句。

彩珠感激的说道:“我晓得。”

说完,便撩开外头的帘子进了去。

如锦坐在梢间的炕上,炕桌上放着几叠精致的小菜。

彩珠进来后有些拘谨,心中更是忐忑不安。她些微抬起头,偷偷的打量了如锦一眼,又赶紧把目光给缩回来。

虽然心里头着急的想知道少奶奶对她的安排,但依旧不敢打扰了少奶奶用饭。

如锦只管用饭,也不管屋子里头多了一个人。待用完饭,尔英把碟子碗筷撤走了,尔云又断了茶水给如锦漱了口,擦了手。

杨妈妈这头把引枕些微拿起来。让如锦好生靠着。

如今的身子半靠着后面的引枕,淡淡的说道:“许久未见,可还好?”

彩珠心里头猛跳。说道:“全靠尔珠姑娘照拂,日子过得倒是不错。”

如锦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往日委屈了你,想来你也受了不少苦楚,尔珠是你的结拜金兰,她若是不照拂你,又有谁照拂你呢!”

彩珠心中忐忑。方才尔珠分明叮嘱她莫要提以前的事儿,可少奶奶开口便是说以前的事情。

她该如何回答?

“是尔珠姑娘心善!”彩珠说道,随后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也是少奶奶心善,愿意给奴婢一次机会。”

说话这会儿。尔英从外头进来,把暖炉放到如锦的手上。

如锦说道:“咱们这院儿不比其他院儿,人少,做的活儿自然就多了。往日里你们这些有品位的丫鬟都娇生惯养的,就怕做不下来。”

“不,不,少奶奶,彩珠已经不是原来的彩珠,都是下人。哪里有那般娇贵!”彩珠急切的说道,“只要少奶奶让彩珠留下来,就算让彩珠做牛做马都愿意。”

“我这儿的粗活儿累活儿也用不着牛马来做!”如锦轻笑一声,“要在我这院儿里头做事,规矩不多,可若是坏了那些定下来的规矩。就别怪我不念及旧情。”

如锦的声音严厉,颇有震慑力,彩珠听得心里头发紧。

却又听到如锦的声音缓了下来,“有什么要做的,有什么要说的,尔珠都该与你说了。你且先下去吧!”

彩珠跪在地上给如锦磕了响头,退出去。

如锦看着彩珠退出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也不晓得把彩珠留下到底是对是错。

尔英像是看出了如锦心里头的担忧,说道:“那彩珠现在好歹也是拖家带口的,做什么事之前也该好生考虑考虑,该比以前踏实。”

“是呢,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敢把她放进来!”如锦呵呵的笑了笑。

“眼瞅着都快要过年,我竟没有去绣坊那边瞧瞧。昨儿萧掌柜让人捎信进来,说咱们绣坊的生意比原来更好,老侯爷夫人想见见绣出那幅富贵耄耋图的绣娘。”

“老侯爷夫人知道富贵耄耋图是出自咱们绣坊的了?”尔英问道。

“呵呵,出乎我的意料,我原本以为,也还该花费些心思!”如锦双眼微微的眯起来。也该出府与萧掌柜商量一番往后的事情才是。

“这几日正下着大雪呢,不若再过几日,年前去,正好给大家带些新年礼物过去!”尔英说道。

如锦想了想,还是决定现在去,越是近了年,往后便越繁忙,苏府还要拜祭,还有宗族里头的人过来,那个时候府上的人又多,免不得有人生出心思跟踪她。

“咱们先去与老太太请安,让尔珠去准备马车吧!”如锦从炕上下来,尔云就把大氅送过来披到如锦的身上。

现在还是早上,暂时没有下雪,不过当如锦出门的时候,天上又飘起了细细碎碎的雪粒。

到了街上,如锦亲自去挑了不少礼物,有吃的,有用的。至于穿的,画绢坊本就是做穿的,也不用多此一举。

如锦还亲自去银楼挑了一对珍珠耳环,两对银镯子,让掌柜的用盒子装好了带走。

画绢坊不算太远,很快便到了。

李二郎根本就没有想过如锦这一阵子会过来,毕竟要过年了,大家都在忙碌。

可如锦终究还是来了。还把尔珠、尔英也一起带来。

如锦让车夫把马车停在画绢坊附近的酒楼,赏了车夫两个小钱让他买酒吃。这一回她们没有从画绢坊的正门走,而是绕了半条街,从后院的门。

只是她们手里头的东西多,又是三个女子,等进了画绢坊后,差点累脱了半条命。

李二郎正在院子里打水,猛的听见后门开的声音,赶紧走过来,就看到三个女子手上大包小包,赶紧接了如锦手里头的大包小包,扯开了喉咙说道:“掌柜的,老板来了!”

萧逸本在屋子里睡懒觉,乍一听到李二郎的吼声,快速从**爬起来,冲出门口,直接从楼上跳下来。

看着尔珠和尔英手里头的东西,也只好接过来。

萧逸瞧着如锦说道:“人来了就好,怎的拿了这么多东西过来。”

“过不了多久就要过年了,我正好过来瞧瞧,有没有什么忙活儿的事儿。”如锦把手缩进袖子里头,好冷啊!

“对了,老侯爷夫人那边的事儿可办好了?”

“自然是办好,咱们画绢坊前不久又进了一笔不少的银子!”萧逸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眼眸中有微光闪烁。

如锦的心情不由来的就好了起来,呵呵的笑着说道:“难不成叶家就没有来找麻烦?”

萧逸微微扬起下巴,神色中带着骄傲,“就算叶家来找麻烦,也被我轻轻松松的解决。”

如锦停下了步子,抬起头看着萧逸,说道:“叶家真来找麻烦了?”

萧逸的神色略微僵硬了一下,不过脸上的笑容未变,只是看着如锦笑。

果然,萧逸借叶老爷的手赚了不少钱不说,还有了老侯爷夫人这么一个后台,叶家若是没有什么动作,她倒是意外了。

“老板,掌柜的,外头的天儿这般冷,你们两个好歹也进屋里头说说才是!”李二郎看着两个说的起劲的人苦笑,“这外头真的很冷啊。”

李二郎这么一说,如锦才觉得浑身又开始觉得冷了起来。

几人这才往屋里头走。

画绢坊的里院不小,是两进院子,每个院子都有一栋小楼。平日里萧逸和李二郎,还有姚家夫妇二人都是住在外院儿。

只有几个绣娘,还有姚老夫人住在里院。

当然,外院的房间也就多了起来,干脆就把西厢房和东厢房全都改成绣室,里头放了不少绣架,现在还有绣娘在里头做活儿。

萧逸和李二郎把礼物全都放下,又叫了两个丫鬟给如锦和尔珠、尔英倒上热茶。李二郎说道:“老板可有事情要吩咐,可是要我把姚老夫人还有我娘叫过来?”

如锦想了想,说道:“叫过来吧,许久未见,怪想念的。”

如锦喝了几口温热的茶水,才觉得浑身暖和了,没过多久,李大娘便扶着姚老夫人到花厅。

姚老夫人说道:“方才我听二郎说起你带了礼物,终究是破费,我们在绣坊这边吃穿用度都不差,何必多花费钱财。”

如锦赶紧坐起身,扶着姚老夫人坐下,说道:“眼瞅着没过多久就要过年,自然该送些礼物。”

说着,她走到一桌子礼物跟前,挑了两样,直接递给了伺候姚老夫人的丫鬟说道:“也不晓得您喜欢什么,我就买了一堆银镯子,还有些人参、灵芝。”

“终究是破费了!”姚老夫人又说道,却没有拒绝如锦的礼物,只是脸上看着如锦的笑容越发的慈祥。

她从怀里掏出一个玉坠子放在如锦的手心说道:“我去寺里头拜菩萨的时候顺便求的,你在苏府里头日子不好过,该好生保护自己。”

玉坠子的品质并不是很好,不过握在掌心里很暖和。

姚老夫人的手有些粗糙,她把如锦的手紧紧的握着,说道:“你这孩子,也不知晓好生包养。”

如锦赶紧把手抽出来,她的手脚素来冰凉。却被姚老夫人抓住,“我的手暖和,正好给你暖暖。”

“老夫人,不行,实在是太冷了,我担心您会凉着!”如锦心头有了一抹慌乱……小落卡文中,今天只有一更,明天和后天再补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