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一百二十九章

如锦手中拿着一封信。这封信是杨家人写的,不过这一次,这封信没有转到姚兴富那边,而是直接就到了她的手上。

显然,杨家的人已经知道她是苏家的大少奶奶。

不过这信中写的大抵都是让她去宁波。

嗯,杨家人现在都在宁波安家。如锦在姚兴富那里拿到杨家人来的信,第一件事就是请姚兴富查当初杨家在成都府的事情。为何杨家人会无缘无故的消失,又无缘无故的出现。

得到的结果很平凡,无外乎杨家大老爷,也就是母亲的大哥,宠妻灭妾,杨家在成都的宅子也卖了,整个杨家人的性命都差点搭了进去。然后杨家的二老爷、三老爷在这场风波中跟大老爷一样丢了性命。

现在杨家就剩下四老爷和五老爷。

不过现在杨家的人在宁波的日子好像过得不错,四老爷和五老爷在医术上颇有造诣,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医术比杨家过世的老太爷还好。

正因为如此,杨家的人在宁波不仅过得好,还成了宁波当地极有声望的氏族。

一个氏族在地方有声望,几乎都是用时间来积累的。算起来杨家的人在宁波也不过二十几年,竟也拼到了氏族的地步,显然那四老爷和五老爷的本事不低。

不过心上的意思竟是让她跟苏彦宁和离了去宁波,却实在是耐人寻味。

这信,是通过正当的传送进来的,也不会有人拿如锦的把柄。不过如锦还是把信烧掉,这是一种习惯,让人很无语的习惯。

不过啊,她就算是跟苏彦宁和离。也没有理由去宁波,非得跟杨家的人在一起啊!

如锦想了想,还是写了一封信回过去。

等写完了信。又让尔珠把信送走。老太太的身子越来越好,过不了多久,就会痊愈。

天气暖和之后,老太太的身子也已经大好。

不过掌管家务的权利,也被放在了如锦这里。三太太倒是想从如锦手中把权拿回来呢,可平日里跟老太太聊天的时候,老太太就已经很明确的表明。既然如锦有能力打理好宅子,那就不用三太太劳心,毕竟如锦才是这个宅子将来的主母。

三太太的脸都气得发绿,没想到到后来,做的一切都是给如锦做嫁衣。

只不过三太太却没有打算让如锦这么容易的就把家给当好。这些年她一直把持着家务,府上每个院的人,都有她的人。当然,除了厨房,那边连老太太都不敢管,她这个庶媳自然也不可能把自己的人塞进厨房。

临近清明节的时候,苏彦宁几乎早出晚归,老太太之前病重,没有看着苏彦宁。可没想到她病好了之后,苏彦宁竟也不去如锦的院子,可让她抑郁了一阵子。她真的很想抱曾孙啊。若哪天她又像这一阵子病了,估计就是归西的时候。

不过苏彦宁却是解释了。

他在族里忙碌,清明节祭祖的事情可不能假手于旁人。他又跟老太太说起族长之事,只说要在清明节祭祖的时候。把族长这个位置拿到手,不然苏家旁支那边又会闹腾,实在是烦人。

对于族长的位置,老太太自然是看重的,虽说是想抱重孙,不过以现在看来,族长之位更重要。

毕竟族长之位已经空缺了十多年。再继续拖下去的话,不知道旁支那边还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老太太看到苏彦宁这般上心,比以前都还厉害,心里头自然高兴。

清明节前,皇上的圣旨也到了苏府。

大抵就是给苏彦宁授爵位,毕竟是降爵承袭,到苏彦宁这一辈,就是侯,是以就授了苏彦宁理膺侯,又说苏彦宁有功劳,就补了礼部正六品主事一职。

礼部倒是油水丰厚的地儿,不过苏彦宁虽说进了个正六品的缺,却实实在在是个闲职。人家那些在礼部的主事都有分工,不是管祭祀的,就是管主客的,或者是管仪制的,他却什么都没有。

在朝做官的早早就知道了对苏彦宁的任命,很显然,皇上并不看重苏彦宁。可苏彦宁毕竟承袭了侯位,就算在朝官位不高,可往大头上看,那也是侯爷,得罪不得。

但不论如何,都是三喜临门。苏彦宁的身份也因此水涨船高,众人又知道苏彦宁只有一个出身不高的嫡妻,不管是丞相府的,还是尚书府的,都巴巴的想把自家的庶女送给苏彦宁做妾。

却被苏彦宁给推脱。

这不,定远侯老夫人就亲自上了门跟老太太说了这事。

她和老太太是好姐妹,已经几十年了。自然也想跟老太太多一种关系。之前觉得苏彦宁没前途,便不会狠心的把侯府的庶出姑娘嫁过来做妾。可现在苏彦宁光宗耀祖了,送一个庶女过来做妾,对谁都好。

老太太犯难了,按理说苏彦宁的身份高了,又有出息了,她应该是最高兴的。可问题就出在如锦的身份上。

苏彦宁做族长,如锦做族长夫人可以。

苏彦宁的爵位这么快就下来,可如锦还没有生嫡曾孙。身份自然就没办法跟着高起来。

这可怎么行。

现在定远侯老夫人又亲自来给定远侯府的庶姑娘说亲,老太太就犹豫了。

“公主,你说,我该如何做才好,彦宁那孩子若继续这般发展下去的话,不说咱们苏府多么的荣华富贵,但也确实光宗耀祖了。毕竟除了老太爷之外,也只有彦宁这个孩子得了赏,还补了个正六品的缺。你也是晓得的,咱们这些世家,承袭了爵位,若没有大作为,一般来说都不可能在朝廷上谋官职。反倒是世家里没有承袭爵位的后辈还能靠祖宗的荫护,做上大官。可如锦的身份实在是太低。”

“如果那陈家的只是个小官也罢,却偏偏犯了事,被流放。如锦那孩子我虽然喜欢得很,可终究也逃不脱罪臣之女啊。”

老太太无奈的叹气。

定远侯老夫人却比老太太看得透彻,安慰着老夫人说道:“娘家虽然有诟病,可我瞧你找的孙媳妇不错。咱们这些世家到底怎么传承下来的,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无非是家宅中有个贤内助。我看啊,如锦身份低微,你若待她好,她自然会一心一意的为苏府,不会生其他心思,对苏家来说是再好不过的。倘若你让彦宁娶一个门当户对的骄纵小姐进门,可是害了整个苏家。”

老太太的眉头皱得深,她自然是知晓这个理,不过她就想给苏彦宁找一个更好的。总觉得如锦虽然好,但现在不配苏彦宁。

“容我想想,容我想想!”老太太觉得头疼,这事儿,过一阵子再说吧,现在还不急,兴许过不久如锦怀孕,有了子嗣,这事儿就完了,她也不会如此费心。

只是纳妾一事,也得谨慎。

“也罢,也罢,先不提嫡妻之事,倒是纳妾,却也得找个好的,公主啊,你我姐妹几十年,可不能害了我。你也晓得,我最怕的就是家宅不宁,怕那些个庶女心高气傲。”

定远侯老夫人笑了,“放心,放心。我家的孩子,我会不知道是个如何的品行吗?我不会给你选多好的,若是太出色,便想着往上头爬,就怕你家的如锦压不住,反倒是给你添麻烦。我给你选的是现在的侯爷第五个姑娘,生母早逝,也没有养在嫡母身边,便养成了懦弱的性子。除了我定远侯府庶女的身份外,根本就没有其他好炫耀的,也没实权。相貌这些你倒是不用担心。”

“不过啊,我也不想定远侯府的孩子过来受苦,那孩子性子懦弱,你也别让你家的嫡媳欺负了她。”

定远侯老夫人算是对老太太掏心掏肺,老太太喜不胜喜,看起来精神百倍,脸色红润。

“那就这么说定了!”老太太生怕定远侯老夫人后悔一样,赶紧的说道。

“我实在是瞧着彦宁那孩子机警得很,心中也起了一份关心。你可知,他连宰相的意思都推掉了,还不是怕家宅不宁么?是个有远见的孩子,不然我可舍不得把府上的姑娘送过来。”定远侯老夫人说道。

“托公主的福,没想到老了,还能享这样的福。我看这样吧,彦宁清明节就继承苏家族长之位,纳妾之事,就定在五月初五如何?”老太太干脆敲定。

“你这老货,该是早早的就把注意打到我定远侯府了吧!”定远侯老夫人瞪了老太太一眼。

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哪里,哪里,是公主你能看得起我苏家,才这般,我哪里敢打定远侯府的主意。”

两个老夫人早早的就把这事儿给定下了。

老太太让江妈妈送走了定远侯夫人,就让丫鬟传话给如锦。

如锦得了丫鬟的话,去了荣禧堂。

荣禧堂这边一直都很安静,倒是适合老太太养身体。

老太太见如锦来了,面色早已经平静下来,哪里有定远侯夫人在的时候那般激动。

这些日子,如锦也听到外头的不少风声,只是觉得苏彦宁把宰相家的庶女推掉了,对于苏彦宁来说,实在是不是明智的选择。

如锦道了老太太这边,才坐下,老太太便说道:“我苏家嫡支子嗣单薄,彦宁到现在也没个妾,我便做出,求了定远侯府的庶出姑娘,你意下如何?”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