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一百三十章

“好啊!”

如锦连想都不想,便满口答应。

对于苏府来说,有定远侯府的庶女做妾,应该也是很不错的。宰相家的庶出姑娘身份虽然高,但宰相家再怎么也比不上有上百年积累的侯府世家。

若侯府的庶出姑娘到苏府,也算是门当户对。

不论如何,在离开之前,也要把苏府的事情给做好。苏府嫡支实在是太弱,其实,苏彦宁应该多纳些妾,让嫡支这一脉强大起来。

“老太太,我觉得除了定远侯府家的庶女外,还该给夫君纳两个良妾,身份不用太高的,若是平凡人家的女子再好不过。最好是农户家的,身子不娇贵,好生养!”如锦给老太太提了个建议。

老太太被如锦这番话给惊吓住了,她毕竟也是这样过来的,就算当初老太爷再对她好,不也纳了妾吗?做女子的,哪里希望跟其他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她本以为还要好生的跟如锦说说,但没想到,如锦不仅同意了,甚至还提出再纳两个良妾。

她的目光在如锦的脸上徘徊,但如锦实在是磊落得很,根本就没有其他心思,老太太自然就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是这番话,实在是太意外了。

如锦却不懂老太太为何这般看她。她的决定应该对苏府来说是最好的,毕竟是世家,若连子嗣都单薄的话,那还怎么叫世家。这也是为了苏府好吧,为何老太太会这般看她?

“你真的是这般想的?”老太太沉声说。

如锦刚想说是,却被老太太的眼神瞪得把话咽回了肚子。浑身打了个机灵。好像这么说,真的错了。错就错在如此大方的答应。兴许老太太还会想着她这般轻松的答应,就是为了让几个女人相互争斗,她从中夺利?

如锦暗暗的揣摩了一下老太太的心思。

不过老太太要是这么想的话。也有可能。

但是她说出这番话,却是基于她已经离开了苏府,就算苏彦宁有再多的女人。也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啊。

假如将来,她还会有机会能碰到自己爱慕的男子,能成为那个男子的妻子,自然不会给自己的丈夫送女人。

但老太太却不知道她是这样的想法。

她的嗓子有些发干,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缓慢的垂下头,并不解释。

老太太看向如锦的眼神变了。不再像刚才那般亲切,反倒是带了一丝厌恶。她可以纵容如锦使小手段,哪怕将来如锦为了巩固正妻的地位打压妾,她都可以包容,但前提是。那些妾能生下儿子。

但方才如锦默不作声,显然是她猜对了。果然如锦是想让这些个进来的姨娘你争我夺,最后她自己得利吗?甚至,还会害死姨娘生的孩子!

老太太这般想着,就越来越心寒。

这种事情,她自己并不是没做过。如锦进府之后是她亲自带着的,教了她所有东西,她相信如锦真有这样的心思,也绝对做得出来。

“哼。我当你是个明理的,却没想到你竟会生出这样的想法!”老太太脸色铁青,直接把如锦赶走。

如锦皱了皱鼻子,心里多了一丝期待。

兴许过不了多久,她真的就能离开苏府了。

晚上的时候,如锦恨惬意的让尔珠把手中的地契清点了一下。然后才发现。自己其实很有钱。哪怕不算铺子,她在城外就有四个庄子。

四个庄子哎,庄子里除了她陈如锦的人,也都是些农户。一个庄子最少的有五十六户人家,最多的有百多户,就算每年靠着地租过日子,她也绝对饿不死自己。

至于那些个铺子,她已经放任了一年,陈夫人的人早已经在陈夫人下狱的时候,携款潜逃,不过被画绢坊的人不小心撞到,然后送了官。现在不管是铺子,还是庄子,都是她的。

这种感觉真好。

对了,反正苏彦宁也要纳妾,她干脆去自己的庄子里挑两个良家女到苏家,这样也算是给苏家一个交代。

但如锦现在也犯愁,要是她去宁波,是不是把这些地契全都折成银子,然后再在宁波置办地?

如锦点完地契,便喜滋滋的上床睡觉。

清明节的时候,苏彦宁带着苏家族人祭拜祖宗,成了族长。这一阵子他忙着苏家族里头的事情,根本就不知道老太太和如锦的打算。

清明过后,如锦就收到了宁波那边的来信。

不过这信上确实写了如锦不得不离开京城的理由。只是这个理由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信上的意思基本上是关于如锦的娘亲杨纯乐的身世。

也就是说,母亲是被杨家收养的?

她想知道,就必须离开京城。

当然,她也可以不去,毕竟母亲的生父母到底是谁,她根本就可以不去关心,毕竟母亲在杨家的时候,又没有受虐待,杨老太爷和杨老太太是不是母亲的生父母有什么关系。

但最后,信上还说母亲的死可能不是因为十年前的贪污,而是因为她的身世。还说她留在京城会有生命危险云云。

如锦不怕死,但母亲的死她本来已经告一段落,却没想到又生出另外的事情。哪怕是为了信上提到的不切实际的猜测,她也得去瞧瞧。

五月初五,苏府多了三个女子,一个是定远侯府的姑娘赵青筠,另外两个是如锦去庄子里亲自挑的两个农家女子。

如锦不会逼迫,那两个女子都是愿意到苏府做妾的。

不过如锦这一手,让老太太肯定如锦没有安好心。她虽然在府上,可也知道如锦给苏彦宁纳的两个良妾都是如锦庄子里面的,自然也就是如锦的人。

老太太心里发沉,看来如锦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接纳定远侯府的庶出姑娘赵青筠做妾。

老太太想起对定远侯夫人的保证,越发觉得如锦是为了打压赵青筠的,看到如锦心里就梗得慌。

当苏彦宁下了朝回来,看到府上一派喜气的样子,又平白无故的多了三个女子在自己的院子里,脸色当即不悦起来。

赵青筠的丫鬟珊儿看到苏彦宁进了院子,赶忙迎上去叫了声“姑爷”,苏彦宁却立马反身离开院子。

他这阵子虽然忙碌,但也绝对没有想过要女人。

在路上碰到一个丫鬟,他赶紧叫住,说道:“把司棋叫出来,就在花园小溪边的凉亭里。”

那丫鬟被苏彦宁的脾气给吓到,却还是去苏彦宁的院子把司棋叫了出来。

苏彦宁见到司棋,便质问道:“为何不告诉我,给我纳妾的事情?”

司棋被苏彦宁的脸色给下傻了,纳妾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这事儿是老太太和大少奶奶都同意的呀。

司棋觉得很无辜,可怜兮兮的说道:“大少爷,您不是说府上有异样的动静才与你说吗?”

苏彦宁怒火中烧,这还不是异样的事情,“我院子里突然出现几个大活人,还不是异样的事情,你可别跟我说,你一直都不知道。”

司棋一僵,说道:“知道,可这是正常的事啊,那定远侯府的庶出姑娘虽是老太太做主给您纳的,但也是经过大少奶奶同意的。至于另外两个姨娘,是大少奶奶亲自挑的,不会有错。”

苏彦宁的脸都被气绿了,怎么会弄出这种事情来,他竟然忘了司棋就算是他的心腹,但终究也是古代的女子,自然就觉得这事儿很自然,没有任何的不对。

苏彦宁目光灼灼的盯着司棋的脸,说道:“你可有想过做姨娘?”

司棋立刻就红了脸,低头害羞的说道:“大少爷,兔子不吃窝边草,您已经有了三位姨娘,可不能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也不能打到待书她们身上。她们早就已经有了心上人,我也有了,还指望着明年到了年纪,你放了我呢!”

苏彦宁揉了揉太阳穴,很认真的对司棋说道:“既然你都不想做姨娘,那可有想过大少奶奶其实也不想有姨娘?”

司棋回答道:“那是肯定的啊,哪个女子希望跟别人分享夫君,但大少奶奶是苏家的正妻,就算她不想,可咱们苏家嫡支的子嗣太单薄,大少奶奶既然是族长夫人,自然该考虑嫡支的将来,苏家这一族的将来。”

他错了,他真的错了。

苏彦宁真恨不得用棒子敲开自己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的什么,他竟然忘了这茬。本来以为得到族长之位能少了很多麻烦,却没想过麻烦是少了,可又生出了另外的麻烦,这麻烦虽然比族里的麻烦少,却是近在眼前的啊。

“大少爷,就算你不想纳妾,但为了苏家的将来,不能任性!”司棋总算是明白过来,想来大少爷不想纳妾,也该是为了大少奶奶吧。

这世上又有哪个人不希望跟自己心爱的人长相厮守,可大少爷是族长,还是侯爷。哦,对了,以后得改口叫侯爷才是。

司棋想了想,说道:“侯爷,夫人就算是不希望你纳妾,但有老太太在,她也是没法子的事情。若你不纳妾,老太太定会认为夫人善妒,到时候老太太若是让你休了夫人,你该怎么办?”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