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五章 神经病,精神病?

尔英的动作快,若方才只是为了教训那沈小蝶,就算是打了沈小蝶,也是掌握了力道的。不过这一回,尔英可没有手软,拉着沈小蝶的衣领就是几巴掌。

这一回,沈小蝶的脸被打肿,嘴角还流出血丝来。至于反抗……

突然见到平白多了五两银子,哪里还反应得过来要躲闪。只是被尔英打了两巴掌之后才回过神来。

沈小蝶家里是开客栈的,再怎么也不像农户家的姑娘,从小干活儿,被她爹娇贵的养着,哪里受过这种苦,自然力气也没有尔英大,就算反抗,能反抗得了尔英?

人家尔英好歹也是从苦日子过过来的,以前在陈府的时候自己在院子里开垦地方种菜,去井边担水。就算是在苏府娇养了一年,但这力气却没有退化。

尔英使足了全力在沈小蝶身上招呼,就算自己的巴掌都被打得发麻,她也遵从如锦的命令,往死了的打。

叫啊,再叫,再叫我就再用力!尔英暗暗的想。

姓沈的汉子见自己的女儿被打,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心疼得不得了,可夏林一直拦着,他就算想去救自己的女儿,也根本没办法。

他实在是后悔要了这五两银子。可世上哪里有后悔药卖。

沈小蝶的嘴巴硬得很,刚开始的时候还不停的说些恶毒的话,到后来,干脆就哭着求饶。

如锦津津有味的看着这一切,心里没有任何的罪恶感。反倒是夏妈妈看不下去。

这怎么成啊,虽说女子能在外头抛头露面。可良家子女怎么能让人围着观看。

夏妈妈扯了扯如锦的袖子,低声在如锦的耳边说道:“夫人,教训够了咱们就走吧,现在四周的人越来越多。咱们好歹是有身份的人,怎么能让这些人围着看。会伤了你的名声。”

如锦在四周环视了一圈,侧了一下身子说道:“咱们才来宁波。可没有人认识咱们,就算丢了脸,却也根本就没有人认识咱们。难道你觉得咱们会在这块地常住?大不了咱们把宅子安在南城,或者是北城便是,永远不来东城也可以。”

她只是见到围在这里观望的人,不论男女老少,目光都在沈小蝶和尔英的身上。她又是在人群里面,根本就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到她。

安承墨见沈小蝶被打得哭爹喊娘,完全颠覆了在他心里的印象。心中泄气不已,他本来是好心的呀,没想到会惹出这样的麻烦。

不过毕竟跟沈小蝶认识这么久。听到沈小蝶凄厉的叫喊,终究不忍心。眼巴巴的看着如锦说道:“夫人,你放过小蝶吧,小蝶毕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在这大街上丢了脸面,终究对她的声誉不好。”

如锦的目光在安承墨的脸上瞥了一下,见着这个少年脸上浓浓的愧色,又见少年脸上的焦急,实在是觉得这个少年被保护得太好。竟然能跟这对父女交好。不过这少年脸上的愧疚不假,如锦便想着这个少年也是好心,只是一不注意就办了坏事。

“尔英,住手!”如锦瞧着沈小蝶脸上眼泪鼻涕混杂在一起,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顿时觉得跟这样一个人较真。实在是没意思。

尔英一把推开沈小蝶。

沈小蝶竟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四肢并用的在地上扑腾。

有不少在这里观望的人对沈小蝶指指点点。又有人不住的摇头,见这里也就这么回事,便也散了开来。

按理说沈小蝶父女在这里开客栈,被欺负了,也该有邻里来帮助,可这些人竟只是看热闹。若非如此,如锦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教训沈小蝶。

“咱们直接去杨府!”被沈小蝶腐女闹腾了一番,如锦也没了心思住客栈。

先在杨府住几天,就算是走亲戚,在亲戚家小住。只要不是寄人篱下,一切都好说。

如锦上了马车,吩咐夏林往杨家给的地址去。

安承墨看着三辆马车离开,心中的愧疚久久无法散去,可见沈小蝶还在地上嚎啕大哭。还是先把她扶起来再说吧。

安承墨只当平时帮病人那般稍稍拉了一下沈小蝶。沈小蝶起身,泪眼汪汪的看着安承墨,然而让安承墨没有想到的是,沈小蝶竟往他身上扑,紧紧的抱着他的腰,还害羞的说道:“安大哥,我就知道,只有你对我最好。你永远都会对我好,对不对。”

他的脸涨成了猪肝色。

男女授受不亲,哪怕他是大夫,有时候为了看病不会注意这些。但也绝对没有病人往他怀里扑啊。

安承墨赶紧推开沈小蝶,心中又怒又恼。

沈小蝶见安承墨把她推开,却不恼,只是害羞的看着安承墨,露出女儿家的娇羞模样,全然忘了脸上的泪水和鼻涕,说道:“我知道大庭广众之下不好,不过我都是你的人了,不会有人说闲话的。你什么时候跟我爹提亲,我也想跟你名正言顺的在一起……”

安承墨觉得,今天已经颠覆了他的认知。

这还是那个活泼可爱的姑娘吗?怎会说出这种不要脸话?

他平日里来这里,也是给沈小蝶的母亲看病。以前在宅院里见的都是些规规矩矩的姑娘,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活泼的姑娘,又见这姑娘孝顺,才把她当做朋友。他从来都没有对她做出过越举的动作,每次来也不过是给沈母看病,吩咐沈小蝶去熬药,一来二去才熟悉的,怎么会这样?

“沈姑娘,你可不能胡说!”安承墨恼怒,可他嘴讷,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是有未婚妻的,沈姑娘,你可不能乱说。”

他跟李员外的三女儿自小青梅竹马。也从来都没有对其他女子有过任何想法,如锦这沈小蝶这般说,是在侮辱他么?

沈小蝶却没有打算放过安承墨,都已经说开了。她只以为安承墨惧怕家中的父母,说道:“安大哥,我知道你肯定是被父母逼迫。才有婚约的,不过我不介意,我宁愿跟着你,做姨娘。只要你心里有我,我做小都愿意。”

安承墨愤恨不已,他跟他的未婚妻感情一直很好,从来都没有觉得被逼迫过。以前还觉得这沈小蝶活泼可爱。现在才知道,竟如此不可理喻。

他再也不想跟这沈姑娘打交道,挎着药箱,愤然转身。沈父却拦着他,舔着脸说道:“就是啊。只要你跟小蝶情投意合,我绝对不会阻止小蝶做你的姨娘。”

他一定不要再来这里。安承墨心里哭丧着想。

“沈伯父,我要去给病人看病,还请让开!”安承墨虽然想离开,可终究不会说重话。

“病人?病人可有你和小蝶的终身大事重要?”沈父拉着安承墨不让安承墨走。

这下子可实实在在的戳中了安承墨的逆鳞,病人比他自己的性命都重要,这沈父,竟然会这么想。

“沈伯父,我从来都没有说过要娶。或者是要纳沈姑娘的话,每次对沈姑娘也止于礼,你别乱说!”安承墨涨红了脸。

沈父的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安大夫,你怎么能如此始乱终弃,我家小蝶哪里不好。你竟然要抛弃我家小蝶……”

安承墨的脸绿了,他只想快点离开这里,甚至后悔帮了沈家父女的忙,早知道,就让那位夫人让手底下的丫鬟再抽沈小蝶几巴掌。

可现在,他怎么才能离开?

安承墨要哭了。

手却被突然拉住,身体也不由得被扯走,镇定下来一看,竟是那位夫人的车夫。

夏林冷眼在沈家父女身上扫了一圈,沈家父女就算再无赖,方才也被打怕了,就怕这夏林会对他们出手,哪里敢拦着夏林。

夏林走得很快,安承墨几乎是被扯着小跑,还得拿一只手护着自己的药箱。

如锦的马车就在不远处停下来。

尔英和尔云实在是好奇如锦为何让夏林转去救那个叫安承墨的少年。话说,为什么是吩咐夏林去救?

难道那安承墨不是跟沈家父女一伙儿的?

尔云皱着鼻子,哀怨的看着如锦。他们得早点去休息啊,已经奔波劳累这么久了,到了宁波城,为什么还要继续奔波。

如锦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那安大夫会去乡下出诊,该是个有医德的人,再怎么看也不像是坏人,却连人心都看不懂,绝对是个被保护得太好的。反观沈家父女,再怎么也是姓安的大夫吃亏。”

夏林回来之后,让安承墨就坐在这里,自己也上了马车,才说道:“夫人,安大夫被救过来了。”

尔英可是听到这个字眼的,竟然真的是被救出来了。顿时就对这个姓安的大夫同情不已。

如锦便说道:“既然如此,就让安大夫带一下路,北城东大街杨府怎么走?”

尔英:“……”难道自家夫人让夏林去救安承墨,只是为了让这安承墨带路的吗?

安承墨自然是听到了如锦的声音,他这两年经常出诊,宁波城都被他跑遍了,自然是知晓这些路的,哪怕是近路,他也很清楚,便成了带路人。

安承墨久久没从方才的打击中走出来,等车辆走了半条街,才想起来是车厢里的夫人救了他,这才感激的说道:“夫人,趁现在有时间,可否让再下给您看病?”

安承墨听到一面传来一声娇喝:“真是个不知好歹的,我家夫人好心救你,你竟诅咒我家夫人生病。”

不用说,这话是尔云说的。

安彦墨苦笑,真的是有病啊!

如锦淡淡的说道:“马车在走,你能把脉?就算我不懂医,却也知晓把脉是个技术活,有车轴声音的打扰,怎么可能好把脉!”

安承墨一喜,显然这位夫人没有拒绝。他心中愧疚,也只能做这么一点事情来弥补了。

“可以观面和问诊!方才夫人下车的时候,在下已经观了面,只需问诊即可!”安承墨如实回答。

如锦恍然,难怪之前刚下车的时候,这个安承墨会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尔英、尔云。

“问吧!”如锦开口。

安承墨是个大夫,平日里虽说对人心险恶的理解太少,毕竟接触的大都是病人。但只要是跟医术有关的,就变了一个人似的。

沉着,冷静,倒是有一副名医的做派。夏林就坐在安承墨的身边,自然能感受到安承墨的变化。

“夫人可有觉得近日喜怒无常,甚至有想杀人的冲动?”

尔云一听就坐不住了,有哪个大夫问诊会说什么杀人的冲动?

“你到底是不是大夫!”尔云怒吼。

如锦的拳头紧紧的握了一下。经常冲动,不止一次有杀人的冲动。这一个月里,她已经忍了很久。

却没想到,竟然被这个年纪轻轻的大夫一语戳中。

“有!”出乎尔云意料,如锦竟然应了。

如锦从来都不怕丢面子,何况关乎于自己的身体。讳疾忌医?她可不会干这种蠢事。

“什么时候出现这种情况?”

“一个月到两个月之间吧,具体的我也不大清楚。不过自离开京城后,我就觉得越来越没办法控制。”只是没有对身边的人表现出来……

“看来真的是精神病!”安承墨呢喃了一声。要是再这么发展下去的话,恐怕真的会治不好的吧。

“可有想过自杀?”

“嗯!”每次这么想,又想过不能就这么死了。

“夫人真的得了精神病,如果我的猜测不假的话,恐怕夫人身边的两个丫鬟也得了这样的病。继续发展下去的话,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疯子!”安承墨生怕如锦听不懂,还特意解释了一下。

饶是如锦很淡定,看得很开,但突然被一个人说是疯子,再正常的人也会生气。

“你才是精神病!”如锦忍不住骂道。

说她是疯子?这不是在骂她么?

安承墨不恼,毕竟还没有达到疯子的地步,只要用药调理的话,就能好。这一类型的病,基本上都是受了刺激,没能完全放得开,积压在心里,自己承受不住,就会成为真正的疯子。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