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六章 医生世家

“夫人,精神病是精神病,神经病是神经病!虽然两种病症都是因为邪物入头部。可精神病只需要用宁神的药物,就能治好。就算不用药物,只要心境平和,也会好。神经病却只能用药物治疗。”安承墨突然觉得自己解释这么多,也不可能听懂,干脆说道,“反正就是……精神病能治好,神经病治不好。”

“夫人只要想想,方才您命令你身边的丫鬟对沈家父女做的事情,就应该更清楚在下说的话!”

如锦的脸色发沉,连声音都带了几分冷意。“那依照安大夫的意思,我该如何?”

“我会用一些安神药,夫人想痊愈的话,还是得放开些,或者是找一件感兴趣的事情来转移您的注意力。比如说我,我就觉得行医是最开心的事情,子要能让我行医,我就觉得这辈子很满足,绝对不会生夫人这样的病。”安承墨的脸上露出淡然干净的笑容。

如锦轻笑,真是个单纯又可爱的少年,难怪这么容易被沈家父女缠上。不过,安承墨的话,竟然跟当初苏彦宁开导她的话,有异曲同工之妙。

目标么?

可惜她现在真的没什么目标,若说是刻意的去寻找,那又怎么能转移自己的心思呢?

“等您到了府上,我再给您写一个方子。我会上门给您诊断的,直到你完完全全好了为止。”安承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红了一下。

“多少诊金!”如锦的气势柔了下来。

“不,不用。今天的事情是在下引起的。夫人对在下有恩,在下怎么能收夫人的诊金!”安承墨的脸上又红了一圈。

如锦想了想,也没有执意给诊金。

安承墨一边给如锦看病,一边指挥着夏林往哪里走。可他怎么越来越觉得路怎么这么熟悉呢?

北城东大街杨家?

等马车到了朱红色大门前,安承墨才反应过来为何会这般熟悉。

这不就是师傅的家吗?

他隔三差五的都会到师傅家,自然是知道师傅的家在哪里。也正因为太熟悉,根本就没有去记师傅家的地址。刚开始的时候还觉得有些熟,只以为是到过这个地方,却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的师傅家。

安承墨下了马车,看着如锦下车,看车夏林去敲门。

然后又看到门房对夏林恭谨万分,紧接着便是师母。师妹,师弟,师伯母全都出来。

安承墨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嗡嗡作响。

如锦可没有去管安承墨这个偶然碰到的人,看到杨家的人出来了,也只是一一见礼。

杨家这些人。她一个都不认识。

不过今天她没看到比较老的男人,应该她的两个舅舅都不在家。

杨家的两位夫人也没有对如锦表现得太过亲切,要是真的太亲切的话,如锦还真真会觉得不真实。

寒暄了一会儿,终于确定如锦的身份绝对没有作假,便让如锦进屋。孙氏和严氏这才招呼了一直在旁边犯傻的安承墨一起进宅子。

杨家毕竟有些家底,虽说安承墨是杨家其中一位老爷的亲传弟子,也不可能经常见到师父的女儿,毕竟都是住在内宅里。

如锦跟杨家的人接洽之后。早就已经忘了安承墨的存在,这时竟看到安承墨还在,而且,舅母还认识安承墨,看样子关系该不错,不然也不会邀安承墨进府。

如锦问四舅的夫人孙氏道:“四舅母。这位安大夫是……”

“你五舅的亲传弟子,很有天分,就是心地太好了!”五舅母严氏却接口说道。

如锦就觉得特别的怪异。

而安承墨也低着头在后面跟着。

杨家的姑娘和少爷们对如锦也没有显露出太热情的,甚至连对安彦墨也没有太热情。

如锦再一次赶到十分的怪异。她看在眼里,根本就没有刨根问底的习惯,若是以前,她甚至根本就不会去想。但现在,她却一直不停的想啊想啊,脑子里已经有了七八种心思去猜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然后得出来的唯一结果就是,杨家的人本来就比较冷漠。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得出这样一个结果,也实在是这些年被逼迫出来的。虽然不知道为何会出现这种结果,但如锦猜得**不离十。

若不是杨家人太冷漠,根本就不会出现十几年前的灭门之灾,好在杨家的人还没有达到灭门。

孙氏给如锦安排了一个很好的院子,还询问了是不是要派丫鬟过来照顾。可以说一切都比较尊重如锦的选择。

如锦当然不会要孙氏安排的丫鬟,不管那些丫鬟有没有其他心思,还是自己身边的人最可靠。

她对杨家的人有防范,也是因为两个舅舅给她的信。

母亲的死已经告了一个段落,但两个舅舅竟然为了让她到宁波,不惜在信上写出母亲的死另有阴谋。

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阴谋。

就一个十年前成都府贪污的案子,都已经够阴谋的了。再怎么说,杨家的人把她骗到宁波来,就算没有什么坏心思,但也绝对不会安什么好心思。

休息了一晚上,孙氏才过来说她的两个舅舅起远处出诊,现在根本就没有在家,不论如何,也要好生的歇息。然后又说她的脸色看起来不好,该是病了,问她是不是要把脉。

如锦这才知道孙氏也是个大夫。

不过她已经被安承墨看过病,觉得实在是没有必要再让孙氏给她看病。但孙氏却认为她是个病人,不该讳疾忌医,还不停的开导她。比昨天到府上的时候热情得多,但这热情,仅仅停止在病情上。

如锦突然能理解,安承墨为何会是现在这副不懂人情世故的样子,他也该是被杨家的人影响了才是。

如锦在府上住了两天,夏林也在外面找到了宅子,她提出要出去住的时候,孙氏和严氏并没有任何的反对,给她的感觉就像是,她本来就应该回自己的家去住,杨家只是她的亲戚家,小住几天就够了。

就像她们表面上表达的意思一样,没有什么阴谋诡计孙氏甚至还好生提醒她吃些安神药。

如锦不由得揉太阳穴,这位四舅母,是神医么?只观面,就知道她得了什么病?大夫不是都要望闻问切的么?

如锦自然是高估了孙氏,就算是神医,也不可能看一眼就能肯定生了什么病。只是如锦平日里表现出来的一些细微的东西,让孙氏觉得如锦该吃一些安神药而已。就这么简单。

如锦很轻松的离开了杨府,而杨家的两个舅母也表示,只要她的两个舅舅一回来,她们就会派人来找她过来。

很好,如锦觉得没有亲戚的麻烦,很轻松。

然后,现在就该在意她的病情。

精神病,疯子这些字眼,就算是其他的人,也难以忍受,就别说是她了。是以,她让夏林去请了安承墨来给她治病。

既然是五舅的徒弟,又经常给人看病,医术绝对不会有假。何况她也很心虚的不想让其他大夫知道她的病情,真真是丢脸啊!

安承墨也确实是一个敬业的好大夫,给如锦开了药,让如锦经常跟人接触接触,有时间的话就去杨府坐坐,跟她的表姐、表妹们说说话,增加感情。说什么这样对病情有好处。

其实如锦觉得,除了自己有点喜怒无常之外,也没有什么大病。至于多疑,甚至是经常想些根本不必要想的事情,虽然会让自己苦恼,但对自己的生活根本就没有影响。

不过如锦还是听从安彦墨的话,去杨家找表姐表妹们拉关系。

杨家世代行医,就算是女子,也要学女医,毕竟女人的有些病,男人看的话,会恨尴尬。

是以,如锦每次去杨家,就无聊的看着一个表姐、两个表妹在认真努力的学医。至于表哥表弟们,比表姐表妹们还要辛苦,十四五岁就要去铺子帮忙,府上根本看不到人影,年纪小的,没办法去药铺帮忙的,也在府上努力认真的学医。

难怪杨家在短短十几年内就成为宁波不可小觑的世家,照这样下去,杨家会越来越出色。

如锦看着表姐表妹们一手拿医书,一手拿针的在铜人上扎,扎对了穴位,就会流出水来。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们平日里就像这样学习认穴位?”

“是啊!”杨如心,四老爷和孙氏的二女儿,也是如锦的三表姐说道。

“啧啧,真累!”如锦心中生出的佩服,要是她这么练下去,定会先疯。

杨如心一边说着,一边认认真真的扎铜人,叹息的说道:“是啊!”

显然这样一成不变的学习医书,也会让人厌烦。

“不学的话,舅舅和舅母也不会逼你的吧!”如锦再一次问道。

杨如心放下手中细小的银针,对着如锦眨了眨眼,“我也觉得,不过生在医生世家,除了学医,也无事可干啊,难道要让我整天看着自己的兄弟姊妹努力学习医术,自己无所事事?我想我会生病的。”

如锦深有体会,至少跟这些表姐表妹们相处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真真闲得发慌。

“要不你也学医吧,我见你脸色不好,该是病了,你要是无聊的话,我给你看病如何?放心,我虽然没出师,但也绝对给人看过病的,不会乱来。”

如锦:“……”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