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龙变

第十二章 奔跑

第十二章 奔跑朱评漫看着熟睡的墨霖,脸上露出非常复杂的表情来,他走到墨霖的身前,伸出手指在墨霖的额头上一点。

墨霖的呼吸变得十分的均匀,整个人沉沉的昏迷过去。

“宅心仁厚到这种程度,说他们是死脑筋真是太抬举了。”

朱评漫将墨霖的衣服脱下来,看着墨霖**的身体嘟囔道。

“卢越人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小鬼,怎么也跟墨麒麟沆瀣一气呢,亏得他们还下了这么大的血本,难道不怕出现万一吗?”朱评漫的手指抚摸着墨霖脖子上的那一小块浅浅的疤痕,低声自言自语道。

朱评漫的手指在墨霖身体之上游走着,每个关节都要抚摸一下,最后来到墨霖的心脏位置,他的手指按在心脏之上,凝神静气,手指上忽然冒出一道绿色的光芒来。

那光芒缓缓的钻进墨霖的身体里,开始扩散开来。

透过墨霖的皮肤,能看到身体下面无数道绿色的线在蔓延着,朱评漫静静的注视着绿线,直到绿线铺满墨霖的全身。

“果然是一百零八金针锁龙阵,真是不惜血本啊。”

等到绿线停止扩散,朱评漫看着在墨霖的身体上那星罗密布的绿线构成的一个图案,颇为恼火的嘀咕道。

墨霖身体每个关节处都有个闪闪发亮的小小绿色光点,这些绿点在由绿线连接起来之后构成的图案竟然是一条张牙舞爪的龙。

朱评漫盯着墨霖身上的图案看了许久,终于叹了口气,手指轻点,墨霖身上的绿线慢慢的收拢,重新聚集到心房处钻出身体,回到了朱评漫的手指上,闪了一闪便不见了。

给墨霖穿好了衣服,朱评漫坐在床边,从怀里掏出几个果子,拔出葫芦上的塞子,一边喝酒一边低声的吟唱起一首古老的歌儿来。

“吾和汝走不同的道路,汝勇敢不退缩,吾沉默却坚定。

吾心中在咆哮,想要世界都知道,无论生命再怎么粗糙,都要活的很骄傲……”歌声悠扬,带着一种被岁月磨砺过后的沉重。

在这歌声之中,朱评漫喝光了葫芦里的酒,沉沉的睡去。

洞中的油灯灯花扑落一声,倏然灭掉,这个夜晚,重新回到安静宁和的沉寂之中。

△△△“唔……好疼啊……”睁开眼睛,墨霖第一感觉就是全身酸痛,尤其是各个关节处,就好像有锥子扎进骨骼里一般的剧痛,让他几乎没办法爬起来。

想到还要训练,墨霖忍痛爬起来,正要出洞去,朱评漫就走了进来,他的身上还背着个大布囊。

“醒了吗?收拾一下,这就出发。”

朱评漫道,一边说着一边把洞里的一些物品装进布囊里。

“出发?去哪里?”墨霖疑惑的问道。

“墨者村。”

朱评漫的回答简洁的很。

“怎么,老爷爷要去墨者村住吗?”墨霖大喜过望。

“我只是要去距离墨者村近点的山里住。”

朱评漫不满的瞪了墨霖一眼,“为了训练你,我以后再想喝猴儿酒,就得跑很远了。”

“为什么要搬去墨者村附近呢?”墨霖还是没弄明白。

“废话,你难道不是墨家的人吗?要是总在这里跟着我训练,他们一定认为你失踪了。

到时候派一群人来找,烦也烦死了。

以后你白天就在墨者村,该干嘛就干嘛,晚上到附近的山里找我修炼。”

朱评漫道。

墨霖这才了解,他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么个办法。

不过他还是道:“老爷爷不如去村子里住吧,墨者村的人都很和善的。”

朱评漫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才不要去跟一群死脑筋的家伙住在一起,气也气死了。”

墨霖实在不清楚朱评漫为什么对墨者的看法这么偏激,却也只好接受这种安排。

他也没有什么东西,只是把朱评漫给他的矿石收拾好,便一起上路了。

回墨者村的一路上,墨霖都是跟在朱评漫的身后继续用昨天刚学到的跑法来跑的,山路崎岖不平,有些地方陡峭的很,墨霖这一路简直是跑一半滚一半,等来到墨者村附近的山林之中,已经摔的遍体鳞伤。

可朱评漫好像没看到一样,还批评墨霖跑的实在太慢。

“呼呼……我来的时候用了一整天,这才小半天就回来了,很不错了。”

墨霖喘着粗气道。

朱评漫在山林里转悠了一圈,看中了一块平整的林地。

他来到林地中央一棵又高又粗的大树下对墨霖道:“以后每天晚上午夜时分我们就在这里见面,你若是缺席一次,我就再也不教你了。”

“我不会缺席的。”

墨霖拍着胸脯保证道,虽然只跟着朱评漫训练了一天,可墨霖觉得很有成效。

一种直觉告诉他,朱评漫是个有本事的人,或许他真的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很好,你现在回村子去吧。

我在附近找个栖身的地方。”

朱评漫道,“每天晚上来的时候别忘记给我带吃的。”

“不会忘的。”

墨霖道。

话音刚落,朱评漫的身影已经一闪不见了。

墨霖张大嘴巴看着空无一人的山林,眼中闪过兴奋的光芒来。

总有一天,我也要学会这样的本领。

到那个时候,我就能做个合格的墨者了吧?墨霖年轻的心中,一腔热血不需要任何的鼓动就沸腾起来。

本来已经尘封的梦想因为朱评漫的出现而重新拼接起来,鼓舞着少年再度启程,不顾任何的险阻,为了实现梦想而勇往直前。

墨霖回到墨者村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因为怕墨轴担心,他先去了祥云机械店。

看到墨霖回来,墨轴大喜过望,不过等看见墨霖一身的伤痕,他就焦急的问:“你没事吧,难道遇到猛兽了?”墨霖不好意思的道:“是摔的……”想到墨霖那虚弱的身体,墨轴也没有再问,只是从店里取了一瓶药酒给墨霖擦。

当看到墨霖从布囊里取出来的矿石后,墨轴惊呆了,他一年要去几次矿场,也自诩经验丰富,可却从来没有过如此丰厚的收获。

看到珍贵的五星石和虎眼石,墨轴的眼珠子都快掉出眼眶了。

“这是你在什么地方找到的?”墨轴惊讶的捧起五星石和虎眼石,爱不释手的把玩一阵,才猛然想起这些矿石一般都埋藏在地下很深的地方,以墨霖的身体条件,很难取得。

朱评漫千叮咛万嘱咐,告诉墨霖千万不要泄露他的情况,墨霖也一口答应下来。

为了这个诺言,可怜墨霖生平第一次的说起谎来。

墨霖说他是在矿区深处捡到的矿石,因为他从来不曾说过谎,墨轴并没有过多怀疑,只是感叹墨霖的运气实在太好了。

“老师,这两块矿石我也没有用,就送给你吧。”

墨霖见墨轴对五星石和虎眼石爱不释手,便慷慨的道。

“这怎么行,这是非常珍贵的矿石,我可不能要。”

墨轴连连摆手。

虽然作为一个大匠师来说,珍贵的矿石简直比生命还要重要,可他却不是一个贪婪的人。

“这些矿石太珍贵,何况我还不会使用。

不如送给老师,说不定能打造出很好的法宝来。”

墨霖道,他说的的确是实情,以他现在的能力,想要打造法宝还是很遥远的事情。

也只有墨轴这样程度的大匠师或者技艺高超的工程墨者才能运用好这两块矿石。

墨轴犹豫再三,终于难以抵抗矿石的诱惑,在墨霖的坚持下收下了。

不过他承诺打造出来的法宝一定会送给墨霖一件,算是作为矿石的回报。

等墨霖回到墨者的宿舍时,已经是月朗星稀的时分,他匆匆的吃过了饭,带上几张烤好的肉饼,在其他人都已经睡下之后悄悄的出门,一路出了村子,来到和朱评漫约定好的地点。

山林之中漆黑一片,幸亏墨霖随身带着墨者制造的“光筒”,一个小小的竹筒散发着幽光,照亮着前进的路途,这才能顺利的来到约定地点。

墨霖到了的时候,朱评漫还没有来。

他刚打算休息一下,就觉得手上一轻,肉饼不见了。

“什么人?”墨霖吓了一跳,觉得耳后劲风涌动,不禁慌乱的回头望去。

“慌什么,是我。”

朱评漫看着墨霖的模样,恨铁不成钢的道。

“我还以为是……”墨霖这才松了口气,他还从没在这种午夜时分跑来过这种幽暗阴郁的地方,难免会有点怕。

“没有钢铁一样的意志,就练不成钢铁一样的身体,也就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武道高手。

你的胆子未免太小了点,应变也不够快,看来以后还要多多训练。”

朱评漫一边毫不客气的评论着,一边盘腿坐下来,开始大口的吃起墨霖带的肉饼来。

“好吃吗?这是宿舍的大娘烙的。”

墨霖道。

“勉勉强强……”朱评漫含糊的道,可看他吃肉饼的飞快速度,却完全让人看不出来他的“勉强”来。

“我说你还在愣着干什么,去跑啊。”

朱评漫又猛吃了两口,对墨霖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