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龙变

第十三章 三脉七轮

第十三章 三脉七轮墨霖做了热身,绕着空地跑了起来。

经过两天的锻炼,墨霖已经渐渐摸索到跑步的诀窍。

他将自己的呼吸和身体的跑动结合在一起,有节奏的吸入和吐出空气。

因为身体的动作和呼吸合拍,极大的缓解了体力的消耗。

朱评漫吃着肉饼喝着酒,眼睛一直都跟随着墨霖。

看到墨霖开始有意识的控制呼吸的节奏,朱评漫不禁微微的颔首,对他的悟性表示满意。

墨霖越跑越来劲,不知不觉已经跑了超过三十圈,而他身体之中似乎还有力量。

按照之前身体状况来看的话,现在的运动量已经超出了墨霖的极限。

可他现在不但没有脱力,脚步反而依旧的有力。

墨霖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心中欣喜不已。

“蠢货……”朱评漫嘟囔一句,将手中的肉饼囫囵的吞进肚子里。

他的话音未落,墨霖忽然脚下一软,跌倒在地。

“怎么搞的?”墨霖这一下摔的突然,没有任何自我保护的意识,左臂蹭破了一块皮,很是疼痛。

“我难道没告诉过你跑步要专心吗!你方才心里想着别的事情,分心之下没办法保证呼吸的节奏,不摔倒才怪。”

朱评漫出现在墨霖的身后,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

墨霖忙爬起来,抱歉的道:“是我错了。”

“知道错了还不继续去跑。”

朱评漫吼了一嗓子,吓的墨霖忙再度开始奔跑。

有了朱评漫在身旁监督和提醒,这一回墨霖非常的认真。

他时而箭步如飞,时而悠闲漫步,呼吸的节奏则跟随着步法来变化。

“可以休息一会了。”

墨霖又跑了几十圈,朱评漫招招手让他停下来休息。

“爷爷,我看到很多墨者都能飞檐走壁,甚至还能劈开岩石,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墨霖坐到朱评漫的身边,问了一个他早就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只要修炼灵能,任何人都能做到。”

朱评漫道。

“灵能是什么东西?”墨霖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他曾经听洛芊芊说起过墨者们要修炼灵能。

可灵能具体是个什么东西,洛芊芊也说不清楚,墨霖就更是无从知晓了。

“灵能不是个东西,或者说,它不是一个有实质的东西。”

朱评漫咕噜灌了一口酒道。

墨霖瞪大双眼,满脸的迷茫,他有点不懂朱评漫的话。

朱评漫忽然伸出手来,一把按在墨霖的后腰间道:“灵能就诞生在这里。”

那是墨霖脊柱最下面三角骨的位置,被朱评漫这么一按有些隐隐的酸疼。

墨霖疑惑的问:“灵能是怎么产生的,怎么我从来没有感觉?”“当你还是你妈妈肚子里一个胚胎的时候,灵能就产生了。”

朱评漫缓缓的道,这一回他出奇的神情和语气都颇为严肃,也没有喝酒。

“每个人还是胚胎的时候,都和上天的宇宙能量相连接。

灵能就是在那个时候从宇宙之中而来,从头顶进入身体,沿着脊柱一路向下,最后藏在脊柱的底部。”

“这么神奇?”墨霖对此闻所未闻。

“只有专心修炼的人才能感觉到灵能的存在,并通过修炼来控制灵能。”

朱评漫道,“灵量一般处于潜伏状态,对于一般人来说,灵能只是存在,却难以发觉。

只有经过训练的武者才能唤醒灵能。

将灵能唤醒之后,武者可以通过修炼让灵能沿着中脉上升,越过幻海,到中脉顶部的顶轮,就能唤醒灵能和与上天结合,达到自觉的境界,成就武道。”

最后这几句话,朱评漫完全没有了平素微醺的模样,而是字斟句酌,表情肃穆。

虽然他那副邋遢的样子和表情语气完全不搭,使得效果大打折扣,墨霖还是能感受到朱评漫态度的变化,深知他所说的一定是非常玄妙的修炼法门。

“中脉和顶轮又是什么呢?”通过朱评漫的述说,墨霖大概的在心中有了一个抽象的画面,可其中有些名词还是不了解。

“人出生之时,身体之内便有七万两千条脉,其中有三条脉最重要,便是白色的左脉月亮脉,红色的右脉太阳脉和淡蓝色的中脉。

这三条脉空如芭蕉,直如箭杆,红如黄丹,明如劲火,是人体修炼的基础。”

朱评漫娓娓道来,为墨霖解释着其中的不解之处。

“三条脉之中以中脉最为重要,在中脉之上又有从下到上七个轮穴,分别是根轮、腹轮、脐轮、心轮、喉轮、额轮和顶轮。

这些轮穴是灵能的进出口,也是存储灵能的能量中心。

当武者朝向自觉的境地迈进的时候,它们就是七道难以跨越的关卡。”

墨霖的头脑之中随着朱评漫的解释慢慢的构成了一副图画:一个人盘坐在地上,身体中心有三道从头顶一直连接到脊柱根部的脉。

白色的左脉和红色右脉遥遥相望,中央是淡蓝色的中脉,中脉之上还有七个轮穴。

可惜的是,墨霖却没办法在体内感觉到这些脉和轮穴的存在。

“听懂了吗?”朱评漫问墨霖道。

墨霖点点头:“大概懂了。”

“这些东西很是高深奥妙,你年纪还轻,倒也不用一下子囫囵吞枣,日后有需要的时候我自然会讲解给你听。

眼下你最重要的是要唤醒体内的灵能。”

朱评漫道。

“我要多久才能唤醒灵能?”墨霖似乎已经看到自己开山碎石的样子,急切的问道。

“啪”,朱评漫挥手在墨霖的屁股上拍了一掌。

“臭小子,想要唤醒灵能还早着呢,继续去给我跑。”

朱评漫说着又补上一脚。

墨霖乖乖的跑了起来,朱评漫方才说的那些话在他的脑海里回荡着。

他说的那些都是墨霖前所未闻的,就好像在墨霖的身前打开了一个广阔而又奇妙的世界一般。

这个世界通往武道,也通往墨霖的梦想,对他充满着巨大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