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龙变

第一百六十二章 怒海扬帆

第一百六十二章 怒海扬帆明珠岛的海滩上,妖兽们聚拢在大船的周围,为墨霖一行送行。

墨霖就算是做梦也不会想到如今的画面。

他要去拯救这个世界,而人类却把他当作敌人,反倒是从小就耳濡目染痛恨的妖兽成为他的同盟,人间事的荒谬,莫过于此。

“老大,给这条船取个名字吧。”

小白站在墨霖的肩膀上道。

“唔……”墨霖看了看身旁的月瑶,又看了看令狐紫。

“就叫紫月吧。”

墨霖道。

“紫月?”每个人都在咂摸着这名字里的含义,心情各有不同。

“这个名字好。”

小白嘿嘿笑道,至少在取名上来看,墨霖把他的“威胁”当成了一回事。

名字选定,出海的时候也该到了。

茫茫大海正是最安静的时候,一望无际的海面上微风轻松,碧海晴空一片祥和,正是最适合出海的日子。

“师傅,带上我们吧。”

烈镜眼泪汪汪的扯着墨霖的衣襟。

大熊也在一旁乖乖的伏在月瑶的身边,月瑶抚摸着大熊的头,望着墨霖,显然也舍不得离开大熊。

“太危险了。”

墨霖为难的道。

烈镜的本事他再清楚不过,这小子除了口花花会吹牛,简直一无是处。

“带上他们也好。”

小白一旁忽然道。

墨霖不明白小白的意思,可看到他眼中似乎另有深意,想到船上也的确有位置,便答应了下来。

墨霖登上了船,灯笼果和章鱼作为船上的水手和向导已经就位,全体成员一共八位,只等墨霖一声令下就开入大海之中去寻找极地寒州。

“怎么样?”小白和墨霖站在船头,遥望藏着无数不可预知危险的大海,轻声的问他。

“走吧。”

墨霖放声一笑,冲着灯笼果和章鱼做了个出发的手势。

“哗啦啦”,灯笼果和章鱼口中“嗨呦嗨呦”的喊着号子,将风帆扯了起来。

灯笼果又打开船上的机关,船舷两侧的动力桨划起水来,紫月号便缓缓的开动起来。

“祝你成功……”黄泉站在妖兽之中,心中诚挚的为墨霖的冒险之路送上祝福。

在动力桨的带动下,紫月号的速度开始加快,而船上的风帆在章鱼熟练的调整之下,也非常顺畅的利用上了海面上的风力。

看着船头破开波浪前进,墨霖心中有一种感觉,他正在跨越出一个小天地,向着更广阔的世界前行。

回首望去,明珠岛越来越小,逐渐消失在视野里。

而赤县神州的大陆也早就消失不见,视野之中只留下茫茫的海洋。

“我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呢?”墨霖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身边的令狐紫似乎知道墨霖在想什么,她轻声的道:“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这里是我们的家。”

“是啊,是我们的家。”

墨霖微笑着,正是因为这里是他的家园,是他要守护的地方,他才会踏上茫茫的未知路,去做个真正的墨者。

△△△一连四天,入眼的都是平静无波的大海,瞧不出任何的变化来。

最初的一两天,没见过大海的月瑶还饶有兴趣的带着大熊在甲板上来回的溜达,烈镜也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搞怪。

可四天过去,四周除了海就是海,一睁开眼睛就是海和天的颜色,就算再壮阔,也会有审美疲劳。

烈镜和大熊躺在甲板上,月瑶横在他们中间,头枕在大熊柔软的肚皮上,无聊的望着头顶万里无云的湛蓝晴空。

“好无聊啊……”月瑶嘟囔着。

“是啊。”

烈镜差点睡着了,口水流的满脸都是,听到月瑶的话,这才猛醒了过来。

“我们什么时候能到极地寒州啊?”月瑶大声的问一旁的灯笼果。

满船之上,也只有灯笼果去过极地寒州。

灯笼果头顶上的灯笼晃荡了几下道:“我也不知道,我上一次是碰到了海底的暗流才到了极地寒州。

不过我回来的时候用了一百多天,想必去的时候也要这么多的日子。”

“一百多天!”烈镜吐了吐舌头,他有点后悔跟墨霖出海了。

本以为能去其他大陆找些好玩的东西,谁知道这日子无聊的让人想要投海。

“那还要看老天的心情如何,如果遇到了风暴,只怕还要耽误。”

灯笼果道。

“风暴吗?我看这天气好的很。”

烈镜不以为意的道。

灯笼果却摇摇头顶的灯笼:“大海上的天气谁也说不准,今天还是艳阳当空,明天或许就会狂风暴雨。”

烈镜还是没在意,自顾自的又在甲板上一趴,很快就呼呼的睡去了。

墨霖和令狐紫在高一层的塔楼上,眺望着远方,章鱼在一边控制着风帆受力的方向,一边给他们讲解着大海上航行的种种注意事项。

墨霖也是头一次的出海,听的津津有味。

不过当章鱼说到海上的风暴时,他望着平静的海面道:“有那么可怕吗?我看海面很平静,想必这一路应该很安全吧。”

章鱼却使劲的摇晃着八只爪道:“大海之上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说不定明天就有暴风雨……”他说到一半,立刻把嘴给闭上,大概是怕触了眉头。

也不知道是章鱼的乌鸦嘴应验了,还是大海真的就如同女人的心思一样易变。

只不过睡了一夜,墨霖醒来的时候,就听到甲板上章鱼和灯笼果紧张的对话。

他走出下层的船舱,顿时一愣,昨天还晴空万里的艳阳天竟然一夜之间变了脸,远处的天空不满了晦暗的云彩,一朵朵的聚着,看起来好像鱼鳞般。

天空的黯淡也影响了大海的颜色,海面变得有些阴沉,风浪也大了起来。

风吹在风帆上,将帆鼓满,船行的速度提高了不少。

不过现在恐怕不是高兴的时候,墨霖心知要遇到麻烦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墨霖问。

章鱼愁眉苦脸着,一边奋力的用八只爪控制着几面风帆,一边道:“这回糟糕了,我们恐怕是碰上暴风雨了。”

墨霖已经看出了端倪,并不太吃惊。

他走到船头,注视着前方,就见远处的天空很是昏暗,船若是一直前行,就象是在开往地狱一般的景象。

“我们要怎么办?”墨霖没有航海的经验,他知道这种时候只能依靠章鱼和灯笼果的经验。

“没有办法。”

章鱼和灯笼果在这个问题上倒是拥有非常一致的看法。

“我们要趁着暴风雨来临之前向边缘开,等暴风雨到来就把船的上层关上。

然后就只有祈祷了。”

章鱼道。

“那就这样了。”

墨霖没见识过大海中暴风雨中的力量,可远方的云和海却带给他不祥的预感。

这一场大风暴,只怕不是那么容易挨过去的。

海浪越来越大,一直都平稳航行的紫月号开始摇晃起来。

这让之前几天觉得航海不过如此的众人都觉出不对劲来。

“哇……”烈镜和大熊趴在船舷上,比赛着呕吐。

“天啊,怎么晃的这么厉害?”烈镜吐的昏天暗地,迷迷糊糊的问月瑶。

月瑶指了指远方越来越浓重的云朵,脸色也凝重起来。

妖兽天生对危险有种预感,她已经察觉到危险逐渐的逼近。

“大家要小心了。”

天上的乌云越发的浓厚,将蓝天遮蔽了大半,而风也愈来愈大,墨霖忙叫大家远离船舷,并叫灯笼果随时准备关闭船的上层。

“呼……”一阵狂风吹来,天空上顿时布满了阴霾的乌云。

从紫月号上望去,前方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后面则是阳光,天和海分成了光和暗两个世界,让人有一种一去不归的感觉。

“暴风雨马上就要来了!”灯笼果大叫道。

大家都屏住神往前方望去,就见层层迭迭的巨浪涌动着,翻腾起数十米高的浪山,而在海浪的后方还有更骇人的龙卷风。

那巨大的风柱将海水卷起来,形成无坚不摧的水龙卷,正在慢慢的迎过来。

“章鱼,停帆,换动力桨,转向!”灯笼果大声的吼着,扳动了机括。

“喀喇喇”的声音想起来,紫月号上的机关转动起来,船舷的四周升起木板来,慢慢的合拢,将船的上层给封闭起来。

章鱼将船外的风帆收了起来,八只爪控制着另外的机关,打开了动力桨,让桨全力的划动,改变前进的方向,希望能避开水龙卷。

在船的前头,有一块琉璃制成的透镜,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象。

烈镜和大熊好奇的凑过去看了两眼,脸色顿时如纸一样的白。

“怎么了?”月瑶疑惑的也凑过去看,一眼就见到镜子外正有一道滔天的海浪席卷而来。

“啊!”船舱之内一阵摇晃,海浪终于来到,一下就将紫月号给抛了起来。

紫月号如同一个圆球,在海浪里沉浮着,一个又一个巨浪打过来,将船上下的拍打甩动。

“大家抓紧了,千万别松手。”

墨霖一把抓住差点摔倒的月瑶,把她紧紧的揽进怀中,同时提醒着其他同伴。

月瑶脸上一红,自从小白帮她跟墨霖表白了心思之后,她就有点惧怕和墨霖走的太近。

此刻被墨霖搂在怀中,她只觉得幸福无比,就连近在眉睫的危险都忘记了。

烈镜和大熊死死的抓住船舷上凸起的地方,禁不住的羡慕月瑶有墨霖的保护。

令狐紫和小白也都抓住了固定的物体,看到墨霖死死的搂住月瑶,心中的感觉截然不同。

“大家小心啊。”

章鱼用六只爪子固定住身体,另外两只还在忙活着,这种时候就显示出八只爪子的优势了。

在他的控制下,动力桨拼命的划动,希望能够扭转局面,避开迎面而来的水龙卷。

不过一个又一个的大浪涌过来,一次次的把紫月号给推上风口浪尖,无论动力桨怎么努力,也抵挡不了这大自然的巨力。

墨霖从透镜望出去,见水龙卷越来越近,只怕再有一会就要来到近前。

虽然紫月号很结实,可那水龙卷实在太过可怖,让墨霖心中没底。

“章鱼,潜水!”墨霖知道不能再拖延了,立刻大声的指挥道。

章鱼也已经慌了,听到墨霖的命令,便拧动了下潜的开关。

“哗……”众人脚下一沉,就听到无数海水涌进底舱的声音。

紫月号的最底部有一个用来潜水的空底舱,当需要潜水的时候,机关打开,海水就涌进来,带着紫月号沉入海底。

而当需要上浮的时候,就再用机关将海水拍出来,重量减轻之后,紫月号自然就会被海水的浮力托出水面。

不过墨霖忽略了一点,就是下潜之前需要先用气袋多储存一些空气,这样才不会在海底窒息而死。

而这一次因为太过急促,那些气袋并没有取出来。

随着紫月号的下潜,舱内渐渐的平息下来,大家都松开了手,可却丝毫没有减弱对这场危险的畏惧。

“我们要潜多久?”章鱼问道。

他和灯笼果都是水中的妖兽,倒是不怕。

墨霖和小白也都是突破了内息境界的强者,就算不呼吸也不会怎样。

不过令狐紫,月瑶,烈镜和大熊四个却无法在水中呼吸。

如果潜水时间太久,舱内的空气用光,他们的生命可就危险了。

墨霖也不知道,虽然海底平静了许多,可海面上的暴风雨才刚刚开始,一旦真的浮上去遭遇水龙卷,只怕所有的人都会被撕成碎片。

“不用怕。”

小白道,“老大和我的气息可以渡给你们。”

他说这话的时候,狡猾的冲墨霖一笑,弄的墨霖摸不着头脑。

而等小白跳到烈镜的头上示范了一下,墨霖就知道小白那古怪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了。

小白掰开了烈镜的嘴,自己也张开嘴,一口亲了下去。

烈镜吓了一跳,想要躲却觉得一口暖暖的气息涌进体内。

他一怔之下,被小白的尾巴在喉咙处一拍,那口暖和的气息就咕噜一声吞进肚子里,立刻在体内扩散来开。

“闭上嘴,不要说话。

这一口气内息可以供你呼吸半个时辰。”

小白道。

烈镜立刻就闭紧了嘴,眨巴眨巴眼睛,扭过头去,看起来是想把被小白强吻的事给忘记掉。

小白又转头对准了大熊。

大熊先是把嘴给捂住,可看到小白眼中寒光一闪,就乖乖的松开手,还主动张开大嘴来。

小白如法炮制,又给大熊的口中渡了一口内息。

烈镜和大熊有了小白的内息,至少在半个时辰之内不会有窒息的危险。

墨霖本以为小白要为所有人渡内息,却见他帮完大熊之后就懒洋洋的一趴。

“好累啊……”小白说着将尾巴掂在脑袋下面,竟然旁若无人的就呼呼的睡起来了。

墨霖尴尬的看看小白,又看看身旁的令狐紫和月瑶,心不争气的怦怦跳起来。

海底很平静,不过对于墨霖来说,现在这个局面比水龙卷还可怕。

他宁可冲到海面上去和水龙卷拼命,也不想在船舱里面对两个美女期待的目光。

除了睡觉的小白,其他的同伴都很识趣。

烈镜和大熊扭过头去,闭紧了嘴巴窃笑。

章鱼和灯笼果也都打着查看底舱是否漏水的旗号躲开了。

只剩下令狐紫和月瑶还在墨霖的身边,月瑶甚至还在墨霖的怀中。

墨霖这时候才有点醒悟过来,忙松开了搂住月瑶的手,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那个……这个……”墨霖有点左右为难,他心里其实是想着先从身边的月瑶开始,可在令狐紫的面前,他却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

“呼……”月瑶的脸胀的通红。

船舱里的空气本来就在飞快的消耗着,而月瑶的心情一直都很激动,这让她的呼吸变得很急促。

墨霖却不知道内情,只是以为月瑶真的喘不过气来,他怕月瑶窒息,终于顾不得令狐紫,忙俯身过去轻声道:“张开嘴,我给你渡内息。”

月瑶的脸变的更红,却还是打着胆子的微微张开嘴唇。

那鲜红欲滴的唇上带着处子的芳香,美艳的狐族一直都是世间最美丽女人的化身,月瑶又身为狐族的顶尖妖王,自然更多了几分绝世芳华。

唇轻轻张开,墨霖便是一阵心悸。

他按捺住对眼前美色的欣赏,体内灵能涌动,凝结出一团暖暖的内息,由根轮输送上来,存在口中。

最后关头,墨霖还是情不自禁的偷看了一眼令狐紫,见她脸上倒是没什么生气的表情,这才放了心。

月瑶闭上眼睛,紧张的浑身颤抖,她只觉得一股温暖的热气喷在脸上,那是她在襁褓里就很熟悉的安全的气息。

墨霖终于凑到月瑶的唇前,本还在犹豫着是不是要凑的更近一点。

月瑶勇敢的往前微微一送,自己送上了门,四片嘴唇一下子粘在一起。

墨霖吓了一跳,口中的内息一下子送进了月瑶的口中,然后倏然的退开一步。

月瑶已经足够满足了,她会把这瞬间的接触永远的记在心中。

尤其是看到墨霖那副有点忐忑的表情,她更觉得好玩。

“阿紫,该你了。”

墨霖尴尬的走到令狐紫的面前,不知她会不会因为自己和月瑶的过分亲密而发火。

令狐紫却没有丝毫的表情,只是微笑着也张开嘴唇。

对于令狐紫的唇,墨霖熟悉的多。

他轻轻的俯身过去,麻利的将内息送进令狐紫的口中。

本来只是送了内息就好,却不料令狐紫的舌头灵巧的钻了出来,一下子勾住墨霖的舌头。

那腻滑的香舌让墨霖浑身一抖,差一点就意乱情迷的抱住她温存一会。

令狐紫的舌头如同勾魂的武器,勾着墨霖的舌头追着她,把战场从墨霖的口中换到她的口中。

墨霖才追了过去,就觉得舌尖一疼,差点叫出声来。

从疼痛中惊醒,墨霖见令狐紫一脸阴谋得逞的得意,这才知道上了她的当。

令狐紫果然还是吃醋了,却并没流露出来,而是暗地里偷偷的惩罚了墨霖。

墨霖捂着嘴,舌尖虽然有点疼,心里却很是甜蜜。

只不过这种甜蜜也伴随着幸福的烦恼。

不管如何,总算暂时度过了暴风雨的难关,众人就在海底慢慢的等待着。

章鱼控制着紫月号在海底慢慢的游走,墨霖能从透镜里看到不少的鱼儿从紫月号船舷边游过,有些还好奇的从透镜的另一头看过来。

灯笼果打开另一个机关,操纵着一根长长的镜子升上海面。

从镜中映出的景象看,暴风雨还没有过去,海面上浊浪滔天,风雨如晦。

水龙卷更是在附近疯狂的肆虐着,好像要把漫天的乌云都给搅下来一般。

“看来还要好久。”

墨霖无奈的想着。

没半个时辰他就要给令狐紫和月瑶各渡一口内息。

月瑶从最开始只敢闭上眼睛害羞的接受,到后面瞪大眼睛看着墨霖。

有令狐紫在一旁,她是绝不肯认输的。

令狐紫则每一次都要小小的魅惑墨霖一下,然后不是在他的舌尖咬上一口,就是偷偷的拧他胳膊一下。

墨霖表面上愁眉苦脸的接受着她的“虐待”,其实心里倒是乐此不疲。

“就这样等着暴风雨过去也挺好。”

习惯了之后,墨霖倒是有点喜欢这狭小空间里的温存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大概是墨霖第七次给月瑶渡内息之后,章鱼忽然兴奋的吼了一声道:“暴风雨过去了。”

从镜面里看,海面上的巨浪已经基本停息下来。

水龙卷已经远去,而天空中的乌云也少了许多,隐约能看到从云缝里透露出来的阳光。

“太好了,我们上去吧。”

墨霖道,心情倒是有些欢喜,又有些遗憾。

章鱼开动了机关,底舱的海水慢慢的排出去。

紫月号减轻了重量,很快开始向上浮去。

“这种风暴过去之后,大海应该会安静很久。”

章鱼颇有经验的道。

“那就好。”

墨霖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

正在这时,灯笼果忽然惊呼起来。

“怎么了?”众人都望向灯笼果,却见他正指着透镜外的海底。

墨霖顺着透镜望去,就见不远处的海底正有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

那漩涡的中心是个黑洞,正在不停的旋转着,墨霖能清晰的看到许多大大小小的鱼虾不由自主的被漩涡给吸了进去,很快就消失在黑洞中。

“那是什么?”墨霖一惊。

“海底暗流!”章鱼和灯笼果一起道。

墨霖这才知道这正是水中妖兽们都最恐怖的海底暗流。

虽然他们都是被海底的暗流给送去陌生大陆的,可像他们这样幸运能找回家的并不多,大多数遇到暗流的妖兽都从此消失不见,也不知是被送去远方的大陆无法回来,还是就此死在暗流之中。

“我们要快点避开它。”

章鱼奋力的扳动了机关,动力桨重新开始划动,可是无论怎么划,墨霖都发现紫月号正在缓缓的向漩涡靠近。

“不好了,我们要被吸进去了。”

章鱼大叫道。

“那要怎么办?”墨霖也知道一旦被吸入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只能弃船了。”

章鱼出了一个馊主意。

“总之不能把命运交给暗流。”

墨霖也没有别的好办法,他果断的下令让章鱼打开上层的密封舱板。

章鱼扳动了机关,头顶上的密封舱板打开来。

墨霖一手拉着令狐紫,一手拉着月瑶,小白则带着烈镜和大熊,一起奋力的向外冲去。

才刚冲进舱,海底的水压和漩涡的吸力就猛地袭来。

墨霖身上的灵能应激而发,四散开来连令狐紫和月瑶一起保护住。

可虽然能护住身体,墨霖却发现那漩涡的力量远比他想象的要强。

他的灵能和妖力虽然能在水中施展,身体却还是不由自主的被拉扯着往漩涡的中心移去。

“不好!”墨霖大吃一惊,大自然的力量实在太可怕了。

就如同五龙珠的疯狂能够毁灭世界一样,虽然已是强者,墨霖还是无法抗衡这海底最神秘的暗流,连同着令狐紫和月瑶一起被扯进了巨大的黑洞之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