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龙变

第一百六十三章 海盗船

第一百六十三章 海盗船在最危急的关头,墨霖保持着绝对的冷静。

他体内的灵能绽放起来,左右揽住令狐紫和月瑶,三人一同笼罩在红橙两色交织的光环里,免受海底暗流的侵害。

墨霖不时的将内息渡进令狐紫和月瑶的口中,同时叮嘱着她们不要害怕。

三人几乎合为一体,被暗流的力量拉扯着,不停的旋转,四周漆黑一片,完全不知道身在何方。

在无边的黑暗里,时间就好像不存在了一样。

墨霖只觉得围绕着个有巨大吸力的物体在旋转,而同时身体也在不停的转来转去。

他想要安慰身旁的两女,可声音才出口就被吞没掉,只能靠着用力抱紧她们来传递坚定的信念。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墨霖以为这种旋转将要永远不停息的时候,眼前倏然一亮。

墨霖只觉得身体一轻,好像被人托在掌心使劲的抛出去一般,猛然脱离了黑暗,摔进了光明之中。

墨霖紧紧抱住两女,噗通一声掉进了一片海水中,惹得水花四溅。

“这是什么地方?”墨霖双脚一蹬便浮上了水面。

周遭不再是漆黑无边的黑洞,也不是暴风雨肆虐的大海,而是恢复了平静祥和的碧波万顷。

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回答,天底下的大海大概都是一个模样的,没有谁能分得清楚身在何处。

唯一的参照物就是头顶上的大太阳。

可太阳当空照着,让墨霖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

好在已经没有了暴风雨和暗流的危险,墨霖暂时能松上一口气。

他提升了灵能,腰腹间的明点点亮,身体轻盈若风的完全浮上水面,双脚轻轻的踩在水上,不会下沉。

令狐紫和月瑶还不足以如墨霖一样能够踏水而行,不过她们也都各有妙法。

令狐紫将青蛇软鞭投在水面上,脚踏在青蛇鞭上凌波而立。

月瑶也如法炮制,将虹色腰带丢在水面上,双脚踩在上面,以妖力控制着平衡。

“也不知道小白他们是否还好。”

墨霖四处的眺望着,却不见小白他们的踪迹。

按照章鱼的说法,进入暗流之后生死就无法自主,不过墨霖想到自己三人无事,以小白的强大妖力也应当会平安。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月瑶问墨霖道。

“先找一块陆地吧。”

墨霖道,“我们总不能这么一直在大海上飘荡着。”

“放心吧,我带着馐果呢。”

月瑶摇晃了一下腰间的锦囊,那里面有十几个馐果,足够他们在海上生存几个月的。

墨霖让二女在海面上稍等,他脚踏海浪,风之明点点亮,高高的跃起来。

人在空中,墨霖尽可能的望向极远的地方,希望能够看到陆地的踪迹。

茫茫大海之中,一片片的蔚蓝之外别无他物。

墨霖身体借着风势在空中旋转着,手在眼部的几个穴道上拂过,同时又用灵能点亮着眼部周围的明点,目力变得比平时强上十倍。

“那边是什么?”这一招果然有效,墨霖隐隐约约在大海上看到了两个极小的黑点。

虽然不知道黑点到底是什么,总算也是收获,墨霖又观察了片刻,发觉黑点正在移动着。

墨霖心中估算着方向和距离,从空中落下来,对令狐紫和月瑶道:“我看到两个黑点,应该是海船。

咱们这就过去看看。”

两女听说有海船,都很高兴。

毕竟依靠灵能和妖力在海面上无法持久,而泡在海水里的感觉对于女孩子来说,只怕不会太舒服。

墨霖有风之明点在身,就如同是一面风帆,他左手牵着令狐紫,右手拉着月瑶,借着风势,拉着两人在一个个的浪头上滑过,飞快的奔着两个黑点而去。

方才目力所及的距离大概有两百里,在茫茫大海之上又要随时辨别方向,直到日头有些偏移,墨霖才算远远的在海平线的尽头看到两个黑点一前一后的出现在视野里。

从太阳移动的方向来看,墨霖一行正在追逐着太阳的足迹前进,而两个黑点是由北向南而来。

“是大船!”月瑶比人类的眼睛要尖的很,那两个小黑点越来越近,月瑶先一步大喊起来。

“太好了。”

墨霖心头一宽,正要带着两女去船上求助,却听月瑶又叫起来。

“墨霖哥哥,那两艘船好像正在打架。”

墨霖一愣,他只看到两艘船在一前一后的快速航行着,却没注意具体的情形。

听到月瑶的话,他再度腾空而起,这一回距离的近了,两艘船上的情况一目了然都落入眼底。

前面一艘船比较小,桅杆上挂着三面大帆,乘着风势破浪而行,不过看起来吃水也很深,似乎装了不少的货物,尽管全速前进,却还是被后面的船给慢慢的拉近距离。

后面那一艘船稍大一些,吃水却浅。

轻装上阵速度越来越快,看样子很快就能追上前面的那一艘。

墨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后面那艘船上,这船从外表上看着就很古怪,除了风帆染成黑色以外,桅杆上还高高的悬着一面黑色的旗帜,旗帜上画着一个骷髅头图案,随着海风飘扬着,看起来很是阴森。

除了古怪的旗帜外,在船的甲板上还有二三十个张牙舞爪大吼大叫的大汉,他们有些**着上身,还有些穿着样式古怪的衣服,相同的一点是手中都持着明晃晃的弯刀。

前面那艘船上也有几个手持武器的人,不过他们只是端着几把弓在后舷处观察着。

墨霖看个一清二楚,心中有了数,便落回海面上。

“我看后面那艘船上不像是好人,恐怕是海盗。”

墨霖道。

“海盗?”令狐紫生在兵家,距离东海很近,知道有些人专在海上抢劫货船。

当年她还是个兵家初入门的小兵士时,也曾经参加过围剿海盗的战斗。

“我们去前面那艘船问问就知道了。”

墨霖道。

他说着双手提起两女,在海面上轻轻一蹬,身体就轻飘飘的跃出去,依靠着风之明点的精微之能,速度竟然快过海船。

墨霖片刻之间就踏着水靠近了前面那艘船,脚下再略微一发力,直冲上天,不偏不倚的落在甲板上。

甲板上有十几个水手,都在紧张的忙碌着,有些在操纵着风帆,还有些把持着船舵,个个都汗流浃背紧张万分。

墨霖三人正好落在舵手的身后,那舵手听到身后的响动,回头一看顿时愣住了。

“呜啊谢了哈!”舵手口中喊出墨霖听不懂的话来。

周围的水手立刻就望过来,其中几个抓起甲板上的铁棍和弯刀,气势汹汹的逼近过来。

“我们没有恶意。”

墨霖连忙解释道,他是来寻求帮助的,可不想打架。

可对方却完全没有反应,口中叫着一连串没有意义的音节包围上来。

墨霖这才发现对方的样貌都很奇怪,身材不高,耳朵有些长,大部分水手的头发是金色和棕色,而他们的眼眸和海水一样,竟然都是蔚蓝色的。

“难道我来到了黑土魔州?”墨霖一下子想到章鱼介绍过,黑土魔州的人就是眼前这个样子。

“月瑶,把无想果给我。”

墨霖看他们越来越近,呼喝着舞动武器,心知若无法沟通的话,说不定要打上一架。

月瑶解开腰间的锦囊,想要取出里面的无想果来。

她的动作引起了水手们的警觉,两个身材较高一点的水手大叫着冲过来,一个挥刀来砍墨霖,另外一个则用铁棍来打月瑶,想要阻止她从锦囊里取无想果。

墨霖见他们动手,自然要出手阻拦。

不过从这两个水手的动作来看,他们显然没有经受过任何武道的训练,不但浑身破绽百出,就连出手时候肌肉用力的方式也不对。

轻轻一抬手,墨霖就将冲向自己的水手给推开,再抬起脚来,连灵能都不屑一用,便把那个威胁月瑶的水手给踢飞出去。

墨霖这轻描淡写的两下立刻震慑住了其他的水手,他们犹豫着不敢靠近。

而月瑶也趁机取出了无想果,丢给墨霖一个。

墨霖咬了一口无想果,果肉一入口就融化掉,化作一道暖暖的热流冲进脑海里,那热流一入脑,墨霖就觉得某个部位细胞的活力一下子旺盛起来,而那些水手们口中分辨不出意义的字眼也渐渐的变得有了含义。

墨霖将剩下的果子丢给月瑶道:“你和阿紫也都吃一点,吃了就能听懂他们的话了。”

月瑶和阿紫把剩下的果子分了吃,本来一脸茫然的神情很快就变成了好奇和兴奋。

水手之中有个看起来象是头目的人,他用手中的弯刀指着墨霖,激动着说着什么。

吃果子之前墨霖只能听到一些没有意义的音节,等无想果的效力一散开,他就明白了。

“你们这些狂妄的海盗,竟然敢打劫库兰伊王国的货船,难道不怕皇帝陛下的海军惩罚你们吗!”墨霖听明白对方把自己认作敌人,忙摆手道:“我们不是海盗的同伙。”

无想果的效力非同一般,让墨霖不但能听,也能说对方的语言。

那头目并不知道其中的关窍,依旧怀疑的道:“你们的样子看起来就古怪,怎么证明不是海盗的同伙?”他正说着,后方的船舷处传来焦急的呼喊声。

“海盗船追上来了!”话音未落,海船猛的一震,甲板上的众人都站立不稳,纷纷跌倒在地。

墨霖早有防备,双脚如同生根一样,牢牢的钉在地上。

巨震过后,水手们横七竖八的摔了一地,那头目第一个爬起来,高声的呼喊道:“快去控帆掌舵!”他说着狠狠的瞪向墨霖,挥舞着弯刀道:“你一定是海盗的同伙!”墨霖此刻也弄清楚正是因为他的突然出现导致甲板上一片混乱,海盗船这才趁机追上来。

耳边传来后舷处不断的吼叫声,其中夹杂着海报们的尖叫和水手们放箭的破空声。

墨霖对令狐紫和月瑶道:“你们留在这里,看住船上的人,不要他们乱来。

要是有人敢不听话,不必客气。”

墨霖已经搞清楚整艘船都没有一个会武道的人,以令狐紫和月瑶的实力,他们不找麻烦还好,否则一定会倒大霉的。

叮嘱好了,墨霖衣袂一振,向船后方走去。

那头目想要阻挡,可又担心着后舷的状况,索性叫人看着令狐紫和月瑶,带上其他水手一起往后舷奔过去。

此刻船的后方已经大乱起来,海盗船接二连三的撞过来。

大船上的水手们除了射出几枝根本没办法命中目标的箭之外,根本毫无办法。

墨霖来到船舷处,船上一片混乱,水手们自顾不暇,都忙着去抵挡海盗,很快没人在意他了。

海盗船又一次的撞过来,这一回结结实实的撞在海船上,两艘船竟然粘在一起不分开了。

墨霖看的清楚,海盗船的前头伸出一个铁质的尖头来,正好撞进了大船的船身上,把两艘船给连接在了一起。

“推开!”方才那头目高声的指挥道。

一枝箭射过来,“咄”的一声钉在那头目身边的甲板上,吓了他一跳。

随即海盗船上丢过来许多条绳索,还有几个人大着胆子推过来两片木板做桥梁,看来是想要硬冲上船。

大船的水手们对比起海盗们显然胆小的多,尤其是他们手中有武器的并不多,不论头目怎么大声的叫骂,他们就是不敢上前迎战。

而那些海盗们的身手矫健之极,不过片刻间就有四五个人冲上了大船,随后占据了一块甲板,手持着弯刀保护后来的同伴。

头目深知若是被海盗们守住阵地,等更多的海盗冲上来就彻底完了。

他一咬牙挥刀道:“跟我冲啊,把他们赶下海。”

然后第一个冲了上去。

水手们都战战兢兢的跟在后面,可惜这种勇气并不能持久,眼看对方的海盗们一瞪眼睛,挥舞着弯刀凶狠的劈过来,顿时作鸟兽散。

那头目也根本不是对手,一刀劈过去却没砍中,反倒被个海盗一脚踢翻,半天都爬不起来。

越来越多的海盗登上了大船,其中有个一身黑衣,右眼上戴着个眼罩的独眼龙频频发号施令,看来应该是海盗们的首领。

“放下武器,我们只要钱不要命。”

独眼龙大声道,他喊叫的同时高高举起雪亮的弯刀,刀光晃在水手们的眼中,先消去了他们三分的勇气。

“都趴下,把手放在脑后,不然的话,我一刀一个送你们去喂鲨鱼。”

一个海盗凶狠的威胁道。

“我投降!”有水手承受不了这种压迫感,双膝一软跪倒下来,将双手放在脑后,再伏在甲板上。

有了一个榜样,大部分的水手立刻效仿,呼啦啦转瞬就趴下了一大片。

只剩下五六个勇悍一点的,手持着铁棍和弯刀慢慢后退。

可惜这是茫茫大海,除非跳进海里或者生出翅膀来,不然根本无路可逃。

“你们不打算投降吗?”早有两个海盗把水手的头目给拖到独眼龙的面前,独眼龙将手中的弯刀压在头目的脖子上,恶狠狠的对残剩的几个水手道。

那几个水手本来只靠着一口勇气支撑着,眼看头目也落在对方的手中不能挣扎,惊恐的面面相窥之间,所有的勇气都跑光了,终于全都两腿一软伏倒在甲板上。

本来场面一片混乱,墨霖孤身站在角落里并不引人注目。

不过当所有的水手都趴在甲板上之后,他就变得很显眼了。

独眼龙看到了墨霖,先是一愣,随即道:“你的样子很古怪,是哪里的人?”“我是赤县神州的人。”

墨霖道。

他一直在观察着战局,发现双方都没人懂得武道,这些凶恶的海盗充其量可算身手敏捷,却没有任何的灵能反应,让墨霖觉得奇怪。

不过想到章鱼说黑土魔州的人以精神力著称,墨霖猜测他们采用的修炼方式应该和赤县神州大不相同,或许无法用老办法感应,便暗暗的提高了警惕。

“赤县神州是什么地方?”独眼龙有点疑惑,不过他似乎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缠,冲身旁两个海盗道:“把他也抓起来,跟这些水手一起关起来。”

“是!”两个海盗凶神恶煞的冲过来,一左一右抓住了墨霖的胳膊,想要把他扳倒。

墨霖纹丝不动,只是护体妖气猛地一震,两个海盗刚一触摸到墨霖的身体,立刻被弹了出去。

一个撞在船舷上,当场晕了过去,另外一个倒霉些,直接被弹出了大船,噗通摔进了海中。

这下轮到海盗们目瞪口呆了,他们都没看清楚墨霖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他们很轻易的能分辨出墨霖不是个好惹的,在独眼龙的带领下,海盗们一拥而上,将墨霖团团包围起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难道也是为了公主来的吗?”独眼龙冲墨霖喝道。

“什么公主?”墨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独眼龙说的是什么。

“别装傻了,你到底是德牧拉侯爵的人还是亚瑟亲王的人?”独眼龙又道。

“我还是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墨霖无奈的摊开手道。

“难道你是皇帝的人?”独眼龙脸色一变,“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也没指望你会对我客气。”

墨霖微微一笑。

“给我杀了他,丢进海里喂鲨鱼!”独眼龙大怒,一挥手,数十个海盗蜂拥而上。

这么多人,就算砍不死,也能把墨霖给挤死。

眼看墨霖被海盗们一拥而上而吞没掉,独眼龙松了一口气。

他踢了一脚水手头目道:“公主藏在什么地方?”水手头目倔强的不肯回答,又被踢了一脚。

独眼龙还想再拷打,就听身后“砰”的一声响。

等他回过头去,就见数十个海盗都飞在空中,画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大部分直接摔下了船回到大海母亲的怀抱,还有一些比较倒霉,摔在甲板上,直接头破血流。

墨霖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似乎完全没有动过一般。

独眼龙傻眼了,他指着墨霖惊恐万分的道:“你是圣骑士!”墨霖不知道什么是圣骑士,他走到独眼龙的面前道:“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我只知道做海盗是不对的。

现在我请你回自己的船上去。”

墨霖说着一伸手抓住独眼龙的衣领,手腕一抖,独眼龙惊叫着飞起来,嗖的摔出数十米,直接落回海盗船的甲板上,砰的一声之后传来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墨霖接着望向另外几个海盗,他们怔怔的看着墨霖,忽然好像从梦中醒过来一样,丢下了武器,哭爹喊娘争先恐后的要逃命。

“等等!”墨霖吼了一嗓子,所有的海盗都停下了脚步,个个如同雕塑般静止住,样子可笑无比。

“把你们受伤的同伴带走。”

墨霖不悦的道。

“是……”海盗们这才松了口气,手忙脚乱的把十来个受伤的同伴架起来,灰溜溜的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了。

墨霖等他们都回到海盗船上,走到后舷处,见海盗船前头的铁刺已经牢牢的嵌在大船的船身上。

他扬起手掌,“啪”的拍在船舷上,灵能顺着船身涌在铁刺上,轻柔的力量缓缓增加,竟然就将两条几乎连成一体的船给分了开来。

水手们都战战兢兢的爬了起来,他们惊讶的看着凶神恶煞一般的海盗们被赶走,不禁爆发出一阵阵的欢呼。

尤其是那满脸是血的头目,更是兴奋的嗷嗷直叫,可惜他的牙齿被踢掉了几颗,嘴里漏风,墨霖实在听不懂他在喊什么。

墨霖方才还被水手们当作敌人,这一转眼就变成了英雄。

水手们围拢过来,大声的称赞着墨霖,那头目挤过人群,激动的对墨霖道:“我们就知道皇帝陛下一定会派人来保护公主的。”

“什么公主?”方才独眼龙也提到公主,可墨霖完全一头雾水,根本就不知道所谓的公主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你不是皇帝陛下的圣骑士吗?”头目愣住了。

墨霖摇摇头:“我是赤县神州的旅人而已。”

“旅人?”头目满脸都是不相信。

“……总之我是来这里寻找一样东西的。”

墨霖编造了一个简单的故事讲给头目听。

那头目名叫约翰,是这艘船的大副,他听了墨霖的话有点半信半疑。

“总之,你跟我去见一下船长和……公主吧。”

约翰犹豫了下道。

他吩咐水手们各就各位,重新回到航线上去,然后带着墨霖,还有一直守在船中部的令狐紫和月瑶一起来到的下层的船舱。

和甲板上方才的危险相比,下层显得干净舒适和安静。

墨霖一行跟着约翰来到底舱的一扇大门前,约翰轻轻的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回应。

约翰疑惑的伸手推开门,一道刀光刷的从门内刺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