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龙变

第一百六十四章 落跑公主

第一百六十四章 落跑公主 墨霖眼疾手快,一探手将刺出来的刀子抓在手中,不然约翰的胸口只怕就要开一个血窟窿了。

约翰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牙齿“咔咔”直打架。

门内惊叫一声,想要把刀子抽回来,可墨霖的手如同铁钳一样,哪容轻易的抽开。

“公主,是我!”约翰这时候才算醒悟过来,颤声的道。

那抽刀子的力量立刻就消失了,半晌门里才响起一个女声来。

“约翰,是你吗?追我们的海盗呢?”声音很清脆,如同山谷里的百灵鸟般轻灵,一听就是年轻女子。

“公主,海盗已经被赶跑了,我们安全了。”约翰爬起来道。

“真的吗?”门内被称为公主的女人还是有点半信半疑。

“千真万确,就是这位叫墨霖的旅人替我们赶走了海盗。”约翰冲墨霖手中的刀子指了指,示意让他放开。

墨霖松开了手,刀子慢慢收回到门内。片刻之后,那一条小小的门缝终于慢慢的打开,一个金发碧眼,皮肤白皙的年轻女子出现在门口,她的手中依旧持着刀子,护在胸前。

墨霖见到这女子,倒是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倒是他身后的令狐紫和月瑶齐声发出“啊”的轻声惊呼来,看来女孩子对美女的敏感程度都高的很。

“是你赶走了海盗?”女子的目光落在墨霖的身上,上下的打量着他,一脸的好奇。

“是我。”墨霖点点头,约翰称这女子为公主,而那些海盗追逐大船的目的看来也是这个女子,显然她的身份不简单。墨霖要在大陆上寻找龙珠,她说不定能帮上忙。

“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长相的人……”女子犹疑了一下,“……好丑啊。”

“呃……”大家都感觉到船舱里的温度一下子下降了,她到底会不会说话,对救命恩人就是这种态度吗?

令狐紫和月瑶都不满起来,她说墨霖长的丑,岂不就是在说深爱墨霖的两女没眼光。两女本来还对这女子的样貌有些羡慕,听到这话,立刻就同仇敌忾起来。

“公主,是他救了我们。”约翰脸上本来就都是血,又被女子的话吓出一头的汗来,苦笑着道。

“你们进来吧。”女子撇撇嘴,显然没把约翰的话当回事。

墨霖微微皱了下眉头,他不太喜欢这个没礼貌的女子。虽然不清楚这片大陆的人们有着如何的生活方式,但这女子的目中无人实在是很让人反感。

“出来吧,废物。”女子走进船舱,砰的一脚踢在房间里的一张**。

床底下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来,半晌后一个胖大老男人的脑袋钻了出来,战战兢兢的看了眼房间里的几个人,犹豫着不知要不要爬出来。

“船长……你怎么藏在床底下?”约翰惊讶的道。

“这个老废物,听说海盗要追上来就躲起来了。”女子愤愤的道。

“我……”船长擦着额头上的汗,他的丑态都被看在眼中,无话可说。

“我现在宣布解除布吕克谢的船长职务,由约翰暂时代理船长。”女子指着约翰道。

“我代理船长?”约翰的表情从惊到喜,显然很是兴奋。

那叫布吕克谢的前任船长则猥琐的瘫软在地上,哭丧着脸不说话了。

“把他带出去,让他到甲板上跟水手们一起干活。对了,你对水手们说,回到岸上之后,每个人都有五个金币的赏金。”女子又对约翰道。

约翰继任了船长,干劲更足了。他一把拉起布吕克谢,将他带出了船舱,上甲板宣布女子的命令去了。

直到此刻,墨霖才算隐约觉得眼前的女子的确有一种颐指气使的习惯,说话时候的气势显然也不是个普通人,难道她真的如约翰所说是个公主吗?

等约翰出去了,女子坐在了**,又打量了墨霖几眼,忽然道:“现在看习惯了,你还挺顺眼的。”

令狐紫和月瑶本来很是气愤,看这女子不顺眼,听她又冒出来这么一句,顿时面面相窥,心里暗想她不会是看上我家墨霖了吧。这么想着,两女不约而同的往墨霖的身边凑了一凑,那意思分明就是告诉女子:这是我的男人,你别想抢。

女人又饶有兴趣的看了看令狐紫和月瑶,目光中流露出一丝的好奇来,不过她很快就又恢复了自以为是的样子道:“我是库兰伊王国的罗琳公主,现在允许你们坐下了。”

令狐紫和月瑶都是脸上一寒,正想找两句话噎噎这个不知所谓的公主,却被墨霖拉住胳膊,一起按在房间里的椅子上。

等墨霖坐下来,罗琳盯着他道:“你一个人打跑了海盗?据我所知追逐这艘船的海盗是著名的独眼龙卢克,他可是纵横在西海上的头号海盗,曾经打败过一支舰队。你怎么可能一个人就击败他和他的那些手下。”

罗琳的话实在有点不中听,不过墨霖纯粹把她当作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倒也懒得生气,只是简单的说自己天生力气大,先打倒了独眼龙卢克,其他的海盗就都逃走了。

“唔,擒贼先擒王,你这么做倒是很合乎作战的兵法。”罗琳若有所思的道,“看在你立下这么大的功劳,我可以给你一些赏赐。你想要些什么呢,是钱,还是土地,或者是女人?”

最后这个选项摆明是挑衅,令狐紫和月瑶都是杏眼一瞪,三个女人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房间里碰撞上,墨霖几乎都能感受到摩擦出来的火花。

“我只是个旅人而已,并不打算要什么奖励。”墨霖忙道。

“那你来自什么地方呢,给我讲一讲吧。”罗琳好奇起来。

“也好。不过我有个条件。”墨霖道。

“条件?”大概从来没有人敢在罗琳的面前提“条件”这两个字,她眉毛一挑就要发作,可不知怎么却忍了下来,冲墨霖道:“你说说看。”

“公主也要给我讲讲这里的风土人情,我们做个交换,如何?”墨霖早就胸有成竹。

“没问题。”罗琳本以为墨霖有什么过分的索赏,一听只是介绍风土人情,立刻满口答应下来。

于是墨霖和罗琳你一言我一语的聊起来,在谈话之中,墨霖渐渐也知道了现在的处境和大陆的详细情况。

这里果然是章鱼曾经到过的北方的黑土魔州,海底暗流阴差阳错把墨霖给送来这里,看来他命中注定要先取木龙珠。

想到木龙珠虽然被火龙珠克制,可是应该能恢复赤县神州大陆的生机,墨霖觉得这一趟也没有白来。

黑土魔州的大陆分成南北两块,北方是库兰伊王国的领土,南方则是瓦罗公国。

“库兰伊王国既然在北方,为什么船会向南开?”墨霖奇怪的问。

罗琳一撇嘴:“你的问题怎么那么多。”

墨霖见罗琳的脸色有异,也不便多问。他反正已经问清楚了所在,既来之则安之,他要着手开始寻找木龙珠了。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为了寻找木龙珠,墨霖不得不再跟罗琳聊几句。

“问吧。”罗琳嘟着嘴道,其实她的样貌很漂亮,一头金发柔顺飘逸,肤色白皙,五官深邃,和赤县神州大陆上的美女有着完全不同的风韵。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罗琳的个性实在不招人喜欢,否则墨霖倒是很乐意和她多聊聊。

“在我们赤县神州大陆上有一条赤龙,不知道这里是不是也有龙?”墨霖道。

“龙?”罗琳微微扬起头,思索了一会摇摇头,“我倒是在童话故事里听说过有恶龙,可却从来没听说有人见过真正的龙。”

“没有龙?”墨霖一怔,一旁的令狐紫和月瑶也有些紧张。

不是每个大陆都有一条龙吗,而龙珠就藏在龙的体内。黑土魔州的龙跑到哪里去了?

墨霖唯恐罗琳是在瞎扯,又拐弯抹角的问了几遍,得到的答案还是一样的:她从来没听说有人见过龙。

“难道这里的龙和赤龙的习性不一样,非常的低调?”墨霖心中暗想。

虽然罗琳斩钉截铁的说没有什么龙,可墨霖还是决定亲自去黑土魔州走访一圈,找不到木龙珠,他就不走了。

“这艘船什么时候能到岸呢,我们想去陆地上瞧一瞧。”墨霖最后道。

罗琳却一撇嘴:“我恨不得永远都不会靠岸。”

墨霖不知又哪里冒犯了这位公主娇贵的脾气,也懒得再理她,冲令狐紫和月瑶使个眼色,就溜了出去。

“这个女人真是让人厌烦。”令狐紫脸若冰霜的道。

“是啊,好没礼貌的。”月瑶一旁帮腔道。

也不知是因为同生死共患难过,还是面对罗琳的同仇敌忾,墨霖惊讶的发现之前还略微有些彼此妒忌的两女竟然达成了统一阵线,这也不知是喜是忧。

两女总算有了共同话题,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墨霖则径直来到甲板上,一眼就看到前任船长,胆小的布吕克谢先生正撅着大屁股在擦拭甲板上留下的血水。

而新任的船长约翰则正在指挥着水手们修补船上的损坏。风帆已经扬起来,舵手也在修复着航路,大船正在调整方向,看来是要驶向原本的目的地。

“约翰,我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墨霖来到约翰的身边,趁他有空的时候问道。

约翰取出一张航海图来,铺开为墨霖指点着道:“我们是从库兰伊王国的约克港出发的,从北往南去,现在偏离了四十五度的航线,我正在修正航路,去瓦罗公国的宝藏港。”

“为什么要去宝藏港?”墨霖奇怪的道,罗琳既然是库兰伊王国的公主,干嘛要跑去瓦罗公国。

“咳,你只是个旅人,这些事情就不要过问了。”约翰的表情有点尴尬,看来其中一定有什么内幕。

墨霖不是个好奇的人,他也没打算再问。反正只要是去陆地上,他也不在乎是库兰伊王国还是瓦罗公国。不过龙的事情他还要再问问,免得那位罗琳是个藏在深宫里的娇惯公主,根本不知道民间发生的事情。

可惜的是,无论墨霖怎么问,约翰和船上其他的水手也都表示他们只是从童话故事里听过恶龙的故事,却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人见过真实存在的龙。

这一回墨霖彻底迷惑了,难道黑土魔州没有龙?

前方布满了迷雾,先是和小白失散,莫名其妙的来到了黑土魔州,现在又根本找不到任何龙的踪迹,墨霖坐在船头,眺望着远方,心思早就飞到几万里以外去了。

夜晚很快来临,海面上起了风,有些沁凉。

“墨霖哥哥,约翰给我们安排了底舱的房间,阿紫姐姐在烧菜,她叫你下去吃呢。”月瑶走上甲板,来到墨霖的身边。

墨霖口中“唔”了一声,却没有动。他望着天上的星辰,发现这里的星星和赤县神州的完全不同,许多星星他前所未见。

“墨霖哥哥,你是不是在烦恼龙珠的事?”月瑶问。

墨霖点头道:“他们都说没听说有龙的存在,难道我们弄错了,是不是这里从来就没有什么龙的存在?”

月瑶歪着头想了想道:“如果从前就没有龙的存在,他们的童话故事里怎么会有龙呢?”

一语惊醒梦中人,墨霖怔怔的看着月瑶,忽然笑起来。他拍了拍脑袋,知道自己钻进了牛角尖。

“你说的没错,如果从来就没有龙,就不会有那些童话故事。或许这里的龙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死掉了,我们只要找到龙的尸骸在哪里就行了。”一旦开了窍,墨霖立刻就有了想法。

“现在可以去吃饭了吧,阿紫姐姐烧的菜闻起来就很好吃。”月瑶笑眯眯的道,她为自己能帮助墨霖解开心中的难题而感到万分的自豪。

“阿紫姐姐……”墨霖看着眼前样子只有十五六岁,可事实上已经三十岁的月瑶,决定还是闭上嘴,不趟进女人年龄这汪浑水。

月瑶说的没有错,令狐紫的厨艺的确很棒。船上储备的食材很丰盛,有几种蔬果是墨霖从来没见过的,令狐紫只是简单的问过船上的厨师,用不顺手的调料就做出了满满一桌子的好菜。

“快比得上烈镜那小子了。”墨霖尝了一口,赞不绝口的道。

令狐紫一撅嘴:“我做的不如他吗?”

“呃……”墨霖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这个吗,你们各有千秋。”

“算了吧,你一说谎脸就红。”令狐紫窃笑着道。

墨霖本来还没觉得,被令狐紫这么一取笑,倒是真的满脸通红了。不过他还是悻悻的道:“烈镜那小子没什么优点,唯独做菜上很拿手。以后要是安定下来,我想跟他合伙开个酒楼,他做掌勺的大师傅,我来端盘子。”

令狐紫这回倒是没有取笑,反而拄着下巴,似乎在脑海中幻想着墨霖的描述。

月瑶也拍着手笑道:“我也要端盘子。”

“有你这么漂亮的姑娘端盘子,就算做出来的菜再难吃,生意也一定红火。”墨霖道。

暴风雨之后,他们这还是刚刚轻松下来。虽然还不知道小白他们去了哪里,不过紧绷的心情总算是有了些缓解。

虽然之前吃过馐果,可面对令狐紫的好手艺,墨霖还是大快朵颐,刚吃了第二碗饭,门被敲响了。

月瑶去打开门,就见约翰站在门口。

“请进。”月瑶将约翰让进来,墨霖见他手中提着两个红色的瓶子,里面也不知装的是什么。

“这是两瓶上好的葡萄酒,谢谢你今天救了我们全船的性命。”约翰将瓶子递进墨霖的手中。

“葡萄酒?”不等墨霖感谢,月瑶就好奇的接过一瓶,拧开上面的塞子闻了闻。

“好香啊。”月瑶欢喜的道。

令狐紫也接过来闻了闻,只觉得一阵甜香入鼻,比起赤县神州大陆的烈酒来别有一番风味。

“这种酒喝起来很甜,两位女士也可以尝一尝。”约翰笑道。

“那大家就一起喝一点吧。”墨霖请约翰也就坐,将葡萄酒倒了四杯。

令狐紫和月瑶先抿了一小口,对酒的味道赞不绝口,令狐紫还向约翰请教这种酒的酿造方法。约翰是个热心的人,又对墨霖心存感激,自然是知无不言。

大家聊的开心,很快两瓶葡萄酒就喝个底朝天。对于喝惯了烈酒的墨霖来说这点酒当然不算什么,可令狐紫和月瑶都已经晕头转向了,约翰虽然是常年漂泊在海上的水手,酒量却很一般,说话也有些结巴了。

见约翰已经有了醉意,墨霖便要送他回房间休息,却见他忽然两眼放光,压低声音的道:“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去瓦罗公国吗?”

墨霖白天曾经问过这个问题,约翰却没有回答,似乎有什么神秘的内幕。眼下他似乎醉了,主动提起来,墨霖便摇摇头,饶有兴趣的道:“为什么?”

“我偷偷的告诉你,你千万别传出去。”约翰神秘的道。

“你说吧,我不会传出去的。”墨霖道。

“公主是偷偷跑出来的,她带着好多的嫁妆,要去宝藏港跟情夫私奔。”约翰道。

“噗……”墨霖刚喝进嘴里的一口葡萄酒差点喷出来,他咳嗽了一声,心说这个秘密可的确够震撼的,堂堂一国的公主竟然跑去别国跟情夫私奔,还真看不出来那个趾高气扬的罗琳竟然这么勇敢和浪漫。

“你知道情夫是谁吗?”约翰又神秘兮兮的问,“是个大人物呢!”

墨霖知道他会忍不住把秘密说出来的,就顺势道:“我不知道。”

“就是瓦罗公国的二号人物,德伦特侯爵啊。”约翰道,“这件事情闹的不可开交,所以才会有海盗来追杀公主。”

“哦?”墨霖不清楚其中的关窍,他想到独眼龙卢克曾经问他是德牧拉侯爵的人还是亚瑟亲王的人,看来跟这件事颇有关系。

约翰见墨霖一脸的迷惑,卖关子的快感涌上心头,得意的道:“公主是有未婚夫的,就是库兰伊王国的亚瑟亲王。她这么一逃,亚瑟亲王的脸可就丢光了,他当然很不爽。”

“这倒是……”墨霖心想被戴绿帽子这种事,只要是男人恐怕就没办法容忍的,亚瑟亲王追杀罗琳倒是无可厚非。

“还有就是德牧拉侯爵,他可是瓦罗公国里另外一个有可能继承公爵权力的人。如果公主真的和德伦特侯爵在一起了,就等于拥有了库兰伊王国的支持,那德牧拉侯爵可就危险了。”约翰嘿嘿笑道。

“原来还有这么多的门道。”墨霖这才其中其中的关系错综复杂。不过这些政治问题不是他所感兴趣的,他只想找到龙珠就快点离开,不想掺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总之这一次的旅行会很危险,说不定我们全船的人都要给公主做陪葬。”约翰的情绪忽然低落下来,然后一下子紧紧的抓住墨霖的手道:“请你救救我们吧,船上几十个水手,都是有老婆孩子的人,如果我们死掉了,老婆孩子也没饭吃了。”

墨霖这才发现约翰根本就没喝多,他跑过来名为喝酒,还装醉透露了这么多的情报,无非就是为了最后这个请求。

“你放心吧,只要我在船上,就不会让人伤害你们。”墨霖觉得这不过是顺手之劳,便应承下来。

有了墨霖这句话,约翰才算安心下来。他信誓旦旦的代表着全船的水手向墨霖表达了谢意,这才满意的离去。

“上当了吧?”一直都微醺着趴在餐桌上的令狐紫抬起头来,微笑着问墨霖。

“你也没醉?”墨霖苦笑着看着令狐紫,心知她早就觉出不对劲来。

“月瑶倒是真的醉了。”令狐紫指着身边呼呼大睡的月瑶道。

“真是个没有酒量的小家伙。”墨霖无奈的将月瑶被抱起来放在**,她喝的酒不多,可惜酒量奇差,已经完全醉倒,没有任何的知觉。

将月瑶放在**,墨霖看到她因为酒醉而嫣红的脸蛋,很有亲上一口的冲动。可令狐紫还在身边,墨霖终究是忍住了。

安顿好了月瑶,墨霖一回头,就见令狐紫眼含秋水的正望过来。

墨霖情不自禁咽了一口唾沫,醉过去的月瑶可以忽略不计,房间里等于只有他和令狐紫。

细看令狐紫因为酒意而潮红的脸庞,那滴出水的樱唇,那娟秀的身材,墨霖只觉得浑身燥热,很想把令狐紫揽进怀中,好好的温存一番。

偏偏在这个时候,煞风景的事情来到了,船身一晃,猛烈的摇摆起来。

睡在**的月瑶噗通摔了下来,却如同无事一般,继续甜甜的睡着。

“我上去看看。”这剧烈的摇晃反倒让墨霖的心清澈起来,他让令狐紫照看着月瑶,飞身出门,直奔甲板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