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51章 毒,血流不止

第五十一章 毒,血流不止

“父亲有言,刀不能断,而太后又言,不断则我要一臂,如今这样的结果,太后应该不会怀疑我无能力断了这把刀吧?”秦芳举着已经变成了大铁环的刀大声言语,此刻百官惊色里除了抽冷之声,无人敢言。

而盛岚珠则是在惊怒里瞪着秦芳。

卿岳的一句话,让她意识到若这把刀真的毁了,她会后悔,然而即便现在没毁,她也并不会感激,因为这把刀的形状,更让她感受到的是深深地羞辱。

“卿欢!”她咬着牙,念着阶梯下那个身影的名字,似乎想要咬断其脖子饮血。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太后不必对在下如此情深意重,若非您起的头,是不会有现在的结果的。”秦芳直视而言,虽然距离的较远,但她依然要对方明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加倍还之!

静谧里,是双方一上一下的对峙,而夹在他们当中的便是那把弯曲的马刀。

“够了!收了刀,速速上来受审吧!”眼看这样的对峙里,大家对于卿欢愈加有钦佩之色,南宫瑞果断的开了口,盛岚珠扭头看了他一眼,终于沉默落座。

疼到昏迷的吉祥大总管被抬了下去,弯曲的马刀被捧了上去,秦芳依然得迈步向前。

但她连续做了这些事,已经让她的后背几乎血红一片,不过她却面不改色,这让百官们除了目露敬佩,更似乎眼有期待。

秦芳无视这些注目,只昂着头前行,忽然一阵风吹来,她感觉到了后背的凉意。

嗯?

我难道出了这么多汗吗?

不对啊,我又不胆怯,难道失血量很大吗?

她下意识的伸手在背后摸了一把。

湿漉漉的,黏黏的,她缩回了手,看了一眼,竟是满手血红。

怎么会这样?

她的眉高挑,却没有停下蹬阶梯的脚步。

她有些疑惑这样的状态。

她想到了会流血,毕竟不断的钩刺是会让自己出血的,可那不过是皮肤和肌肉破损而已,毛细血管的血又能流多少?血液自身的凝血功能就能让她只是略微狼狈而已,决不会是这样的血流成河。

难道……凝血功能出了问题?

她的眼珠微微动了动,下意识的把右手揣进了左手的袖中,指尖按压在了自己的体表上,取了一滴血后,立刻启动检查功能,当即关于自身的状态的数值项目就传递进了秦芳的大脑。

而这一数字传来,秦芳就咬了牙。

毒,她中了毒,并且体内的数据明确的表示这是破坏凝血功能的血液循环类毒素,而它们的扩散地便是后背的皮肤层--这让秦芳咬了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