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52章 流放,我不会死!

第五十二章 流放,我不会死!

秦芳的声音不大,但足够南宫瑞周遭的重臣们听的一清二楚。

南宫瑞闻言眼里有一抹惊色,苍蕴则是直接就沉下了脸,而她的身后更有来自卿岳的激动言语。

“宵小行径,宵小行径啊!”他没指名道姓,但骂的是谁,却不言而喻。

南宫瑞脸色难看的扫了一眼自己的母亲盛岚珠,盛岚珠则直直的瞪了回去,似在说“与我无关”又似再说“我就弄死她,怎样?”

“胡说八道!”南宫瑞强行嘴上斥责,但心中已无强劲再去为难她,因为有了她那席话,她若真死在这里,就是他这个当帝王的刻薄无仁,他不知天下百姓会如何,只知道身边的重臣们会因此而与他嫌隙。

毕竟不管是忠臣还是奸臣,都是希望辅佐的是一个仁爱之君,若心狠手辣了,连他们自己都会心绪不宁,而他若要江山安稳的能和叶相对抗,便唯有握住舆论。

当下他盯着秦芳,厉声言语:“卿欢,你伶牙俐齿,朕已见识,你负荆请罪前来,为的是什么不妨说说,总好过与朕在这里你威我胁的!”

秦芳见对方都没了战意,自是顺着梯子下:“卿欢来救的自是我的家人,不管有罪无罪,只要能让我的家人安安全全的活命,我今日也不妄流血于此,还请陛下登基后的执政首日,能大赦天下,给他们一条活路!让百姓知道您的仁爱,您对孝心的呵护。”

南宫瑞点了点头:“朕的确是决定大赦天下的,事实上你不来,朕也不会让他们死,毕竟他们都曾是南昭的重臣,只不过,父王驾鹤,到底有些相关,也不能轻罚了去,免得你孝尽了,朕的孝还没尽,故而,忠义王一家除卿欢外,事主及其家眷立往东桑流放,不得再回南昭之京,其佣奴杂役,按等划分,或冲或散的,则交给刑部断决,即刻执行!”

南宫瑞说完招了手,立刻就有别的太监替了吉祥捧了写好的圣旨出来,大声宣念,其言和南宫瑞所言几乎相差无几,这么一来,倒是南宫瑞给他自己的脸上贴了金,仿若不管惠郡主会不会来请罪,他都会这么做一般的,是个仁君。

旨意宣告之后,便是立即执行,跪地的大多数人能够不死,自是感激连连的冲着帝王拜谢,以至于那连起的木架稍带着,皆是叩谢之态。

而秦芳却总算是机会转头看向卿岳,看到的则是在被连带着叩谢时他眼里的泪,以及他身边另外三个家人的脸色惶恐与目色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