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72章 请君入瓮

第七十二章 请君入瓮

“郡主?”众人见秦芳骤然坐起,个个都是一惊,而苍蕴则是眉眼微微挑了一下没说什么。

“咚。”她一起来,便是松手松腿,立时那男人一个翻身就滚落了床坑,不但发出了声响,也惊的屋内的韩家男人同甄晖都是往后一撤。

“这人……”韩家男人从进来就注意的是春兰,以至于这会看着倒地那人双目圆睁开舌微张,一动不动才意识到这人是死了,立时就紧张倒挂着一种见鬼表情的看着秦芳。

“这人欲对我不轨,我趁着还有意识就制住了他。”秦芳轻声解释着,扫了那人一眼,眼神冷冷:“倒是让他死了。”

她是疲惫的歇下了,但是所有的军医都会对药物类的东西敏感,尤其是在未来的战争里,对意识产生影响的药物运用的几率更高,比如说审问时的诱供针,又比如说战地投掷的迟缓剂等等,所以每一个军人在进入战场前,都会接受精神药物的抵抗训练。

而作为军医,他们因为保障军队的作战能力和状态,就必须更加清楚每种药物的剂量反应在军人身上会是怎样的效果,如此才能根据当时的临床表现,而对症下药的治疗。

所以秦芳对于这些东西是完全敏感的,这使得她即使是在睡梦中也因为药物的对她造成的迟缓性,反而让她清醒了过来。

于是当那个男人欺身而上的欲行不轨之时,她凭着一股意识,来了个基础柔术的反臂双锁。制住了这家伙,而她本意是想把这男人制服了再说的。可无奈,身体的疲惫让她无法沉下去。于是她就稀里糊涂的这么睡着了。

可睡是睡了,却是把身子绷了个笔直,那男人又被反关节制住,怎么都挣不脱,而这种压迫性的体位,是会导致胸腔的扭曲,以至于气息艰难。

结果时间长了点,他就完全上不来气了,而等到此时她醒了。他也早已经体位性窒息的见了阎王爷了。

“你说他对你欲行不轨?”甄晖此时诧异的挑了眉。

毕竟对于他来说,所有的针对所在都该是那屋现在还昏睡着的那位,但现在他却听到郡主险被人非礼,一时到有点懵,不知到底来的这波是针对的韩文佩呢还是惠郡主。

“这个世界不是只有女人才会小心眼,这男人要是记恨起人来,只会比我们女人来的狠。”秦芳说着眼已扫到倒地的春兰,虽然此刻是一张陌生的脸,但那身衣服却是没变的。当下眉就一蹙,看向了苍蕴和姬流云:“她是内鬼?”

姬流云点了头:“嗯,当我发现你不对时,她就跟了来。然后提示我看屋顶,便欲刺我,不过。显然她犯了个错误,我是药王。并不代表我不会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