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73章 心照不宣

第七十三章 心照不宣

不怪秦芳闻听此言立刻不淡定了。

学过历史的她,岂会不知道,一旦沾染上这种恶心的后/宫之事,那注定就是要炮灰的节奏,更何况盛家本来就和卿家已经结仇,倘若让那位盛岚珠知道,自己的父亲还帮着皇上窝藏私生子,那岂不是真要不死不休了!

“对!彼时你娘尚在,也正怀着你,先帝求到了卿王跟前,卿王顾念皇室血脉与脸面,便是答应了,令文氏混迹在随行队伍之中,扶着你娘扮作她身边丫头出了府,而后就安置在一处别院内,直到生子。”甄晖简明的说了当时的事,却等于是让秦芳明白,这份相干是已经甩不掉了。

“不会,您常常出入卿王府就是为的他吧?”秦芳当即相问,因为此刻她已经明白自己为什么总会看到这位和父亲总是那么神秘兮兮的来往了。

甄晖捋着胡子点了头:“不错,为的就是他。”他说着看向韩文佩:“这孩子命苦,他娘出府安置在别院,却总是提心吊胆,后来郡主你出生后,王妃又病了,王府上下忙的底朝天谁也顾不上她,而老夫,又是个大老爷们也不懂的怎么照顾,总之等到过了几个月她生产时,险些母子两人同归,最后也是两人之中保下了他一个,却是孱弱不已。”

“当时我以为这孩子,怕是活不了了,悄悄入宫面见了当时还是太子的先帝,他着了一名御医和一名奶母跟了来,将他照料。他倒是活了下来,却被断出是有先天不足之症。更断言是难活到及冠。先帝是个仁爱之人,后来趁着你母亲病逝的殓葬之日。入王府过问,瞧瞧在你府见了这孩子一面。”

“啊?还在我家?”秦芳一时有些无语:“这要是让太子妃知道,那不恨死我家了?”

甄晖看了她一眼:“太子妃那会儿还顾不上呢,你母亲去世的那会儿,她请了旨回族地烧纸去了。”

一句话立时把秦芳给噎住了,显然是告诉她,就算没这事,卿家和盛家也已经到了这种不可挽回的地步。

“然后呢?”秦芳摆摆手,示意继续。

“然后先帝瞧看之后。便委托了我同卿王,两人顾他周全,更给这孩子赐名文佩,想要让他做个富贵闲人,能活几年算几年,至少也图个没前无忧……”

“那他怎么就跑到我家,成了我弟弟了?”韩家男人这会也算明白过来自己的弟弟是个什么情况,便是插言相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