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99章 子楚子娇

第九十九章 子楚子娇

听到苍蕴如此居高临下般的言语,秦芳惊诧的挑眉:毕竟现在怎么看,都是对方人多势众,他们这边可就两人还是站在人家的地盘前,似乎,某人也太不分场合地点的嚣张了吧?

当然,她也知道苍蕴本事不低,赫赫有名,可是到底他也是个年轻人,而他口中所言宏公,却还是那个暴戾女子的祖父之辈,这中目无尊长的感觉,让秦芳顿时觉得自己这边充满着作死的节奏。

但让他意外的是,对面的侯子楚竟然并未闻言发怒,反倒是脸有歉色而言:“苍公子误会,祖父没有亲来相迎,可并非是相躲之意,乃是他身体抱恙,已卧床多日,尚不知道舍妹的失礼之处。”侯子楚说完伸手一拉身后的女子,声音有着些许的严厉:“子娇,还不速速给苍公子道歉!”

侯子娇闻言看了看侯子楚又看了看苍蕴以及他身后的秦芳,立时不满的言语:“哥,为什么要我道歉?虽然,虽然是,是苍公子来了,可我又没向苍公子动手!是,是那个女人擅闯咱家族地,我只是想给她一点教训而已!”她说完像是找到了理所当然的理由,立刻一改刚才的彷徨胆怯,霎那间又是一副咄咄之态。

眼看着女子如此不讲道理,秦芳气得就要开口解释,岂料她话还没说出来呢,苍蕴倒是一转头看向了她:“你看,我叫你等着我一起走吧,你非要逞能先上来,你说你,武功半点没有也敢这么往前闯,喏,人家都要给你一点教训了!”他话音落下,手中银月宝剑却是蹭的一下出鞘直直朝着那女子飞去。

侯子楚的脸色大变,一面推开身边妹子以身相当一面大声言语:“手下留情!”

剑在子楚的面前顿住,并未刺伤子楚半分,却是她身后侯子娇的衣服哧啦一声作响,就破了半裳,而银月剑倒是转了个圈回到了苍蕴的剑鞘之中。

立时,那女子一声反应迟钝的尖叫,倒是侯子楚反应颇快,伸手解了自己的外袍一个反手就罩在了身后脸色惨白的子娇身上,急急地冲着苍蕴言语:“苍公子素来不行下举,怎的对舍妹如此?”

苍蕴看他一眼,伸手向后抓了秦芳向前一步:“我向来奉行加倍之礼,敬我的,我还于倍数,同样不敬我的,也是还于倍数!”他说着伸手点了点秦芳身上的几处衣服破口,立时侯子楚像被噎住了一般,他转头看向侯子娇:“你出手破人衣物?”

侯子娇一愣,随即摇头:“我没有,那只是交手中剑气所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