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00章 不得不防

第一百章 不得不防

“呃……”闻听侯子楚这一问,秦芳一时有些难以回答,她眨巴眨巴眼下意识的看向了身边的苍蕴,苍蕴还真是懂的起,当即言语:“哦,两年前我有幸在此处山顶与宏公对弈一场,眼入山顶的花花草草,昨日郡主和我聊起所需药引子的外形大小,我听来觉得两年前在山上见过,便随口说与她听,结果她救公主心切,便是今日就跑来了。”

“对啊,对啊,公主乃金枝玉叶,倘若有个三长两短的,陛下怪罪下来,咱们都麻烦,耽误不得,所以,我只好赶紧来了!”秦芳见苍蕴已经帮她解围,自是赶紧应合,那侯子楚闻言了然般的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那不知郡主需要的是什么药引子,我这就遣人去摘些来就是。”

秦芳闻言立时言语:“哦,我要的药引子是油菜的籽。”

“油菜?”侯子楚当时就愣住了:“嘶,你说的,那是什么东西?”

秦芳当下忙是比划描绘自己所知的油菜模样,但是对面的几个人都是大眼瞪小眼的迷糊样,而秦芳描述中也忽然意识到,油菜本身就种类很多,外形有差,更何况这还是异时空,要知道就是她成功回到了战国时期,隔着几千年的,物种演变也会有所不同,更何况,这里到底有多大的差距,她也估算不到。

所以眼看大家都不能理解,她最后只好悻悻一笑:“那个,这东西可能大家叫的名字不一样,我呢一句半句也说不清楚,您看,能不能让我上山顶找它出来?”

秦芳话一出来,侯子楚尚未表态,他身后的两个老者便是脸色微变的一个对视,而苍蕴则是看了一眼秦芳:“候家族地之巅,乃候家历代相传书典与宝物珍藏之处,正如候家少爷先前所言,外人鲜少能上山顶,我当年能去,那也是宏公输我一赌,你还是别指望上去了,不如画出其形叫人去找找看吧!”

“这样啊!那,好吧!”秦芳一听人家有这规矩,只好应声,当下侯子楚对着苍蕴一笑:“多谢苍公子谅解。”继而便引着他们一起入了候家首院的厅堂之内。

落座看茶后,候家人备了笔墨纸砚,秦芳立刻执笔而画---这本是她不擅长的,但好在卿欢的琴棋书画术业专攻,她照着已知的形态细细描绘了一共五种常见形态,以免对方找不到类似的而错失,结果倒让一旁瞧看的侯子楚高挑了眉。

“郡主您说的药引子,莫非不是一种?”

“不,就是一种,就是油菜的籽,但是油菜它有很多种。”秦芳说着当即指着自己所绘图分别解释:“这个是白菜型的,这个是芥菜型的,这个是甘蓝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