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66章

第166章

武俊悄悄推开祠堂的门走了进来,默默立在他身边,却低垂着头,并没有开口。

他现在开始后悔,隐隐觉得后怕。他甚至不敢抬头看月怀容。

可是,脑海里一浮现香云那热情似火让他欲仙欲死的身体,他就觉得热血沸腾,不能自抑。

月怀容对这一切却根本不知道,他知道武俊进来,也不回头,缓缓问道:“香云被下药的事,你可调查清楚了?”

问了一遍,没人应声。他微微皱眉,这才侧头去看武俊,却见武俊古铜色的脸微微泛红,两眼发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不由提高了声音:“武俊!”

声音里带了几分怒气。香云给他造成的困扰已经够叫他头疼了,最得意的手下竟在这时候走神,不由又令他火气上涌。

武俊这才反应过来,不由打了个激灵,赶紧应道:“属下在!”

月怀容眼神冷厉地盯着他:“你刚才在想什么?”

武俊闻言,心里猛地一惊,随即面不改色地道:“属下在想如何替主子挽回这一损失。”

这是对月怀容忠心耿耿的他第一次对月怀容撒谎。

月怀容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些,冷哼道:“你不用操这个心,我呆在这儿,反而有利于下面的行动。我问你,香云的事你可调查清楚了?”

他向来是个精明的人,手下一个神情变化他都能猜出什么,今日却因为烦恼过多,并没有发现,武俊在回答这句话时,他垂在身侧的手在微微发抖。

武俊略一犹豫,还是照实说道:“一开始是香云夫人派几名美婢给月无缺送茶,那茶水里下了**。哪知道月无缺早有警觉,夫人下的**无色无味,竟也被她识破了。然后她吓走了那几名美婢,令人将那杯下了药的茶送还给了夫人。”

“然后香云就将那杯茶喝下了?真是自作自受!”月怀容满眼怒色冷笑,“真是个愚蠢的妇人!”

武俊却道:“二爷这回却是想错了,那杯茶并不是夫人自己喝的。而是被人灌下的。夫人自身功力也不弱,又是她弄来的药,怎么会不知道。”

月怀容依旧冷哼道:“不管是不是她自己喝的,也怪她自己!现在的月无缺,是她动得了的吗?”顿了顿,又问,“给香云灌药的人是谁?”

武俊道:“夫人说她也不认得,但是看那人的衣服,似是月家暗卫,可是衣服的纹色又有一些不同,而且他的身手深不可测,夫人的身手也不赖,可是却被他一招就制服了。”

月怀容闻言,脸色忽然一变,眸子里有阴云暗涌。与月家暗卫相似的衣着,纹色却又不同……莫非,是月家暗卫中的秘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