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67章

第167章

她冷冷与他对视,将他眼里的伤心,不甘,与疯狂都看在眼里,可是,就算是这样,依然不能令她心动。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就算是强求也没有办法。她是个意志坚定的人,只遵循自己的想法。而冥休的性格,与她一模一样。这样两个性格强势的人,是无法生活在一起的。而且冥休的身上,更有一种被称为占有欲的执念,这种执念对向来不愿受人控制的月无缺来说,更是深深排斥。

她与他默默对视了一会儿,这才微微垂下眸子,叹息道:“师兄,你还是放弃吧。我不喜欢被人强迫,勉强是不能长久的。你若是坚持如此,就别怪我跟你翻脸了。”

“翻脸?”冥休忽然轻笑一声,那声音里充满着一种疯狂,“我这么爱你,你竟然说要跟我翻脸?可是,我不愿意呢!我既不愿意放弃你,也不愿意与你翻脸,你说怎么办呢。”

“你出去吧。这里是我的房间。”月无缺没有抬眸,直接下了逐客令。她好话坏话已说尽,懒得再搭理他。

“我不!”冥休怒吼一声,伸手用力将她推倒在**,重重压住了她。

月无缺大吃一惊,瘁不及防被她推倒压住,不过她反应也很快,在冥休进行下一步行动之前,手掌一翻,一柄雪亮的匕首已顶在了他胸口。

“滚下去!”月无缺的酒意在此刻全醒。她明亮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冷声道,眼睛里毫不掩饰对他的厌恶。

“我不滚,你难道就当真能杀了我?”冥休目光狠狠盯着她,身子又压下一分。

匕首刺破了他胸口的肌肤,他却毫不在意那刺痛感,只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眼底燃烧着疯狂。

月无缺毫不躲闪地直视他的目光,手中匕首握得很稳,毫不在意他会受伤。

无论是谁,在她的底限被挑衅的时候,她不会有丝毫心软。

“我最后说一次,滚开!”她道。

“我,偏,不!”冥休咬着牙,一字字发狠似地说道。他的仅存的理智,被她的强硬的拒绝和眼中的厌恶彻底摧毁了。他向来自信,这世上没有他征服不了的人,可她,此刻却真的把他给惹恼了。

他像一只发怒的狮子,抓住她握紧匕首的手,使劲一用力,匕首不受控制地自她手中落下。

月无缺扭动身子想挣脱他的桎梏,可那男人却如一座沉重的大山一般压着她,再加上她酒劲上来,只觉全身软绵绵的,根本就动不了分毫。

该死的!她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月无缺在心里低咒一声,想催动意念,却依然无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