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59章 三生石中照前生

第五十九章 三生石中照前生

林炎越是倨傲的,恐怕他这一生,都没有像现在这么软弱过,这么向人乞求过。

我看着跪得笔直笔直的林炎越,不由泪水滚滚。

这时,大尊冷笑起来,他不耐烦地喝道:“真是不知进退!”

林炎越跪在地上,求道:“还请大尊饶过这妇人一次!”

大尊这下怒极反笑,就在他寒着一张脸准备开口时,楼梯口传来巫木仙使的声音,“师尊,徒儿以为,这两人既然情比金坚,倒不如放到那郦山幻境……”

巫木仙使的话还没有说完,大尊便已意动,只见他右手衣袖朝着林炎越甩了去,而这一次,林炎越没有抵抗,也因此大尊衣袖一去,他便被击得昏倒在地,就在我后颈一疼,眼前一黑时,迷糊中看到大尊顺手把我们两人丢给了巫木仙使……

巫木仙使从大尊的楼阁中退下时,直是退得飞快,直到他上一了辆云车,才吁出一口长气。

坐在云车上,他随手甩了一个铜镜,朝着那铜镜打了一个法诀后,巫木仙使冷冰冰地说道:“青涣,你要求我的事我已经做到了,现在我救了林炎越和他的女人一命,正准备把他们扔到郦山幻境,至于能不能够从那个幻境中活出来,便再与我巫木无干了!”顿了顿,巫木仙使恶狠狠地说道:“昔日之恩我已还报,以后永不再见!”

……过了一会。铜镜中传来了一个声音,如果我是清醒的,一定可以听出。这声音便是常与林炎越说话的那个男子的声音,“不行,还有最后一件事,办成了那件事,你就不再欠我的了!”

……

我是在一阵鸟鸣声中清醒过来的,慢慢睁开眼,我打量着四周。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陈旧的木屋中,我身下的炕床又破又旧。不过不管是炕**垫着的兽皮,还是挂在墙上的装饰物,都透出一种洁净来。

我挣扎着爬起,小心翼翼地朝外走去。

一出木屋。我赫然发现这幢木屋竟然位于一个山峰之旁,头一低,入目便是缕缕白云。

这是哪里?

我一边暗暗纳闷,一边转头看去,见四下无人,我转向木屋的后面走去。

木屋的后面,正对着西方,我刚一走近,脚步便是一僵。

此时正是夕阳西下。染红了西方半边天的金色霞光下,站着一个身着青色衣袍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