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60章 分离

第六十章 分离

这时,天色也不早了,我看着外面渐渐黑沉的天空,心里念着林炎越,不由提心吊胆起来。于是我一边走,一边扯着嗓子叫道:“林炎越,林炎越!”我想着林炎越,呆在这陌生又古怪的地方心里也不安,便一遍又一遍地叫着。我叫了一阵,寻了一阵,眼见天色渐渐黑沉下来,眼见这山林不知多大,终是忍不住胆怯,回到石璧下准备过夜。

这块石璧有一种奇怪的能量,呆在这里时让我感到很安心。

果然,我睡在石璧下的这个晚上十分宁静,除了我睡梦中,总是听到那个叫枝女的女子低低的,倔强的一遍又一遍的在我脑海里叫着,“师尊,你在哪里?师尊,你在哪里?”

枝女老是在我梦中叫着,害得我一晚上睡得老不踏实了,天一亮,我便急急忙忙离开了这块鬼石璧。

我面前的山林很大,很大,出乎我想象的大。我原以为,在这地方找到林炎越,最多只要二天三天,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找到林炎越的时间,足足是我预料中的二十倍,三十倍。

三个月后,我在一片倒塌的山谷里,看到了受了重伤的林炎越。

我找到林炎越时,他正爬在地上,艰难地挪行到一个水潭边取鱼。我陡然与他四目相对,也不知怎的,一种说不出的心酸和痛楚涌上心头。

我的林炎越。高贵清华,无人能及,他一坐一行无不讲究。可现在的他,却爬行在泥污处处的地上,就为取得一点水喝,他全身上下无一处干净的地方,除了那双依旧明亮夺目的眼!

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一边哭一边朝着林炎越跑去,跑到林炎越身边,我小心地跪下。慌乱地翻看他鲜血淋漓的伤口,哽咽着说道:“这是怎么啦?这是怎么啦?”

我的林炎越。我那高贵不可一世,傲气冲天的林炎越,他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见我哭个不停,林炎越沙哑着声音说道:“无妨的。”过了一会。他又说道:“别哭。”

我拼命地点头,抽噎道:“我不哭,我不哭。”一边哭,我一边小心翼翼地卷起他的下袍,看向他的伤腿。

这下袍一卷,我的眼泪却是流得更凶了,只见林炎越的右腿已经完全腐烂,青黑色的毒蔓延到了膝盖上,小腿处有五六条深可见到白骨的伤口。现今,那伤口里蛆虫翻滚不休!

咬着牙让自己平静一点,我颤声说道:“林炎越。你的储物袋里还有伤药吗?”

果不其然,林炎越摇了摇头,他低声回道:“我进来后发现,腰间的储物袋已经不见了。”

一定是巫木仙使,一定是大尊的人拿走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