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摊一张假牌

第六百一十一章 摊一张假牌

可是,尚彩霞并不知道章尧东的这个承诺,是的,“夜半无人私语时”的承诺,那是不入六耳的,在她想来陈太忠才半年的正科,就算不考虑学历,那两年一提也是红线,五年正处,他该偷笑了。

严格说,按两年一提的红线算,三年半陈太忠有资格问鼎正处,可是……红线是下限不是上限,二十五岁的正处,走进中央各部委办公厅都能晕倒一大片。

所以,陈太忠这个拒绝,实在太出乎她的意料,一时间,她的脑子转个不停,他怎么会拒绝呢?这人是傻的,算不出其中利害吗?

此人绝对不傻,那么,这个拒绝,就有多种可能性了。

一种可能性,是欲擒故纵的说法,好显得他为人老到,行事谦虚谨慎,自己这边略略施加点压力,那边多半就半推半就地答应了,不过以尚彩霞的直觉来看,这个可能性不大。

另一种可能性,就是尚彩霞不愿意见到的了,陈某人已经使了手段出来,把自己的女儿迷得神魂颠倒了,人家既然有这“人官两得”的把握,自然不屑于眼下这个小小的正处了。

这个可能性……就是极大的了,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可能性,不过那种可能性跟三条腿的蛤蟆一样罕见----陈某人是个正直无比的人,不屑于这些蝇营狗苟。当然,尚彩霞也是见惯了场面的人,自然不会把这点小难题放在眼里,无数的念头在她脑中一过,下一刻,她笑嘻嘻地冲陈太忠点点头,“你这话倒是没错,倒是我有点冒失了,小陈。你有一般年轻人没有的稳重。”

迄今为止,认为陈太忠“稳重”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段卫华的公子段宇轩,一个是尚彩霞---连陈太忠的父母都不敢这么说,王宏伟若是能听到尚彩霞对他是这个评价,怕是上吊的心思都有了。

其实。这也就是书记夫人的一个过门,下一刻,她就找到了一个比较合适地切入点,“那你以后除了上课,就天天在凤凰窝着?”

这话自然又是有所指,一来说凤凰太小屈才了,好激起年轻人的好胜心,二来说这么一来就不便跟蒙书记走得近了。当然,第三点就有点诛心了:你丫不常来素波的话,不怕勤勤变心吗?

陈太忠听到这个问题,却是有点腻歪了,你不就是怕我勾引你女儿吗?算了,我也给你个暗示吧,省得你没命地唧唧歪歪。于是他微微一笑,“呵呵,素波,我肯定是要常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