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三章

第五百八十 第六百一十二 三章

“不行,你看,我对你多好!”雷蕾一把攥住陈太忠的手,不依不饶地摇着,“你一有事,我马上就到了,还有……我还是第一次跟老公以外的人……那个。”

“可你是记者啊,”陈太忠不为所动,“我怕你管不住自己的笔头子。”

“笔你个头!”雷蕾拿着筷子,轻轻地敲着他的手,“我知道的隐秘多了,跟你讲过没有?枉我把你当作最值得信赖的……情人呢。”

“好好好,我讲,我讲!”陈太忠没办法了,事实上,雷蕾释放出的那种信赖,他真的能感受到,“其实吧……”

当然,指望他全讲出实话,那也是不现实的,无非就是跟那些晴色小说作家一般,关键部分是要打上一层马赛克的。

一小时之后,两人终于吃完了漫长的一顿饭,不管怎么说,有了这顿饭,两人的关系,就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以前只算得上是友,现在却是比较贴心的人了。

回到房间,两人又进了卫生间,黏黏糊糊地腻在一起,洗上鸳鸯浴了。

正洗得热闹,猛然间,房间的对讲门铃响了,房门也被擂得震天响,雷蕾吓得登时就僵在了那里,陈太忠也是一愣,“呃……不会这么夸张吧?”

“不会是警察吧?”雷蕾是真的有点担心,现在已经八点多了,孤男寡女在一起,实在没办法解释,更要命的是,她还是已婚女人,不但有家庭,还有一个不错的工作。

“该怎么办啊?”

“呆在这儿,别动。”陈太忠迅疾地做出了反应,接着赤着身子走了出去,大声发问了,“谁呀,大半夜的?”

“是陈太忠吗?我们是警察,”这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不过门外的警察似乎态度还行,从猫眼处出示了一下工作证---西城分局的,“请你开门,我们有点事情想跟你了解一下。”

“我说,正洗澡呢,等一下啊,”陈太忠的脑瓜飞快地转了起来,终于叹口气。手一挥,将雷蕾的衣物和手包全部收进了须弥戒。

又得暴露了,这一刻,他心里地纠结实在没办法说了,不过,好歹刚才吃饭的时候,两个人谈得不错。

他走进卫生间。轻轻拍一下雷蕾**的肩头,“好了,别怕,就站在淋浴下,别人看不见你的,相信我。”

一边说着,他一边丢了一块浴巾给雷蕾,顺便又取了一块浴巾,围在自己腰际。

可是,雷蕾又怎么可能不怕?说不得拽了陈太忠的手。“太忠,不行吧?我真的很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