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2章 村里事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村里事

南的规矩,红白喜事大过天,就算是世仇的两家,方办这种事的时候骚扰,要不然会激起公愤的。

正经是有点小恩怨,倒是能借这个场合缓解一下矛盾,你看你家婚丧嫁娶了,我来参加了,我参加是我的诚意,你要是拒绝,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李家和钟家打过群架,这矛盾就算是相当尖锐的了,不过饶是如此,钟胤天大婚,李跃华带了五千的红包来赔罪,这诚意不能说不足了。

其实,这五千块钱不但对李家来说是九牛一毛,对钟家来说也算不上多么厚重的礼,但是正是所谓的伸手不打笑脸人,大喜的日子,什么说道都得放到一边。

而且话说回来,在县城和乡镇,对那些大家族来说,面子是比天还要大的事情,虽然一结仇十来年甚至几十年的并不罕见,但是一方彻底服软认输的话,胜家除了收取战利品,通常也会不为己甚,都是在同一片土地上刨食、生存的,没有必要得理不饶人赶尽杀绝,做得太绝也容易引起物议。

所以李跃华就这么来了,也算是对当年对不住钟胤天的一点补偿,对此,钟家实在不能说什么,好歹李书记现在还掌握着向阳镇的大权,而钟家的老人已经退了,钟韵秋虽然是副科了,不过却是横山的,至于钟胤天,那更不用说什么了,他是有个组织部长地老丈人,可是那是素波某区委的,根本够不着这里。

事实上,李跃华根本不知道钟胤天娶了一个什么样的媳妇,他只是有点害怕钟韵秋的潜力,以及钟韵秋背后地陈太忠,要知道,当初陈太忠被省纪检委带走的时候,他可是实名提供过一些黑材料的——在官场上,这就是不死不休的大仇了。

李书记此来除了化解钟胤天的怨气,还想找钟韵秋,哪怕出点费用,也要求她帮忙关说一二,谁想钟韵秋直接撂给他一句——陈主任也来了,有什么事你自己找他去,我还忙呢。

这可是个好机会,最起码李跃华是这么认为的,陈太忠能来参加婚礼,那就说明钟韵秋在他眼里还是比较得宠地,既然这家伙在意钟家,总不能在婚礼上闹事吧?

正是有此认识,他才腆着脸走了过来,手里端个酒杯,想跟陈太忠碰一下,就算不能恩怨全消,也维持个起码的体统,不至于将来见面就撕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