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3章 捉奸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捉奸

如山根本不敢停凡尔登水泥厂的电,陈太忠对此相当

吕强可是被蒙艺接见过的主儿,还被称赞为是具有“强烈社会责任心”的民营企业家,只说这个,再给赵如山一个胆子也不敢停电。

更何况眼前在施工的是吕强的弟弟,现在也不是旧社会了,谁还敢搞“株连九族”或者“连坐”什么的?

事实上,承受电业局压力最大的,是白凤乡那里,水库归水利局和乡里共管,水利局的何鸿举肯定不鸟电业局那一套——你敢卡我的电我就敢再停你的水,于是白凤乡这边的压力就大了。

对于建福公司的这一举动,电业局是相当重视的,红山供电分局的局长已经被赵如山点名了,不是太忠库的小水电工程下马,就是你这个局长下课,你自己选吧。

以前也不是没人搞过靠建设小水电牟利的事情,但是以公司名义来搞,并且全面铺开,触角伸向整个地区的例子,是从来没有过的,是的,建福公司的针对性实在太强了,目标就是抢电业局的饭碗,这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所以说,赵局长的反应再激烈都不为过,这个小水电网屁大一点不值得重视,值得重视的是这一行为所蕴含的意义。

红山分局的局长这下坐蜡了,既然官帽子危险,他自然要使出浑身解数来解救,找红山的书记王小虎,王书记将事情推到了白凤乡的书记身上,找到白凤乡的书记,书记又将事情推到了乡长张衡头上。

张衡倒是有几分风骨,“这是为农民减负,是善举,我们不合适干预,建福公司的说了,将来上了水电之后,电价能控制在六毛以下,你们电业局地农电,不是一块二吗?”

说句良心话,这一块二都是官定价,有的地方核算下来两块都打不住,有抄表员上下其手,乡村领导免费用电,农民们又没路子反应问题,这电价怎么可能便宜得下来?

建福公司将电价定得如此之低。也是有缘故地。跟火电不同。水电地发电成本本来就极低。若不是装机容量太小。将成本控制到两毛以下是很正常地。

“从现在开始。我说地是现在。白凤乡地农电就是六毛一度了。”红山分局范局长真着急了。“我范某人说话。从来是一个唾沫一个坑。你要不信。我给写下字据。要是我翻悔。张乡长你吐到我脸上!”

人家建福公司是六毛以下。你是六毛!张衡心里冷笑。心说这个时候了你还跟我玩这种心眼。有意思吗?